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正牌辅助装置 > 章节目录 第220章 救走了
    康尼猜的没有错,前来袭击火车的人确实是林薇音,因为他看见女孩很快便穿着那身奇特的金属铠甲从天而降落到了地上。不过来者只有女孩一个,最应该出现在此处的南宫荣反倒不见踪影。

    但他没一会就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德林佩尔的城卫队正如康尼所说的那样属于正宗的墙头草,魔偶小队在的时候他们就是帝国的爪牙,南宫荣和其小伙伴过来后就成为了哈巴狗,这会儿不仅没有用枪挟持满车都是的汉族人作为人质负隅顽抗、甚至还主动离开车厢将随身携带的枪械仍在了女孩视线可及的地方,以证明自己对她完全没有任何敌意。

    林薇音并没有发现车皮上两台装死中的魔偶,她的注意力全都被这些城卫队给吸引了,此时正在不耐烦地朝满脸堆笑中的他们挥着手示意站到旁边去,然后将目光放在了运输【货物】的车厢上。

    每节车厢中都挤满了人,没有座位也没有卧铺,他们真的就像是货物般被胡乱塞在了里面,脸上充斥着麻木和冷漠。便在这群即便看见获救的希望也仍然无动于衷的人群中间,有一个人忽然甩掉了身上的死气沉沉和萎靡不振,以一副活力满满的模样从车厢内跳了出来,径直大步走到了林薇音的面前。

    女孩瞅了很长时间方才认出对方正是自己的便宜哥哥,只是少年如今这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造型和平时的他截然不同,令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还真是意外,把自己的脸弄脏并不是什么难事,可你究竟是怎样把衣服也给弄成这幅模样的啊?”

    南宫荣穿的仍然是出发时那套半新不旧的衣服,现在它的表面沾染了大量污渍不说还有着许多破洞,一些地方更是被撕裂成了布条,看起来和周围那些同胞没什么两样,都是经历了战斗之后还没来得及清理自己就被抓住了的凄惨造型。

    对于便宜妹妹的疑问少年不禁苦笑着耸了耸肩回答道:“没办法,有些时候你必须想办法保持低调不引起某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家伙们的注意,免得对方对自己产生兴趣进而遭殃,所以出门穿半旧的衣服和掌握如何迅速将自己弄得十分邋遢的技巧乃是很有必要的。打扮得光鲜亮丽存在感太高容易引来许多麻烦,而一个脏兮兮的邋遢汉族人却不会,这就是帝国随处可见的常态啊。”

    女孩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好半天后才整理着心情重新开口了:“这些先不提,总之你有成功地混进去并及时向我提供了情报,做得相当不错呢。讲道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认为你能够成功,毕竟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乃是帝国的通缉犯,竟然还打算玩伪装潜入,这不是作死是什么?只是我没想到你会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

    “嘛,帝国就算要通缉我对方发布到各地的照片也肯定是我在烈达纳接受训练时所拍摄的,所以他们只知道人模狗样状态下的我、像现在这样的绝对没有见过,根本没必要担心。话说回来,你是怎么拦截火车让它停下的,我发现动静一点也不小啊。”

    想要挡住火车最简单暴力和直接的方法就是破坏铁轨,不过今天晚上天空中乌云密布看不见月光和星光,火车很难在远处察觉到危险而提前减速,这种情况下即便是老司机也会翻车的吧。

    同理搬几块巨大的岩石放在铁轨上挡道也行不通,反而会造成更加严重的事故。

    林薇音闻言不禁扭过脑袋朝火车头的方向看了两眼:“喔,那个啊,我在附近随便砍了几棵树摆在了铁轨上,然后把它们给点燃了。这样就算今晚没有月光火车也能及时注意到异常,然后剩下的便只有等它刹车减速咯。”

    很显然女孩的计划并没有任何问题,之所以会出现令乘客们措手不及的急刹车现象,估计是开车的老司机稍稍走神了吧?不不不,会犯这种错误的肯定不会是老司机,而只会是才上路不久的萌新。

    但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在火车停下来后林薇音立即根据南宫荣提供的情报对魔偶小队机师们所搭乘的车厢发起了袭击,让对方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领到了便当,在瞬间便彻底粉碎了火车上仅有的战力。

    实际上会出现这样被偷袭还不自知的情况和开小差的康尼没有多大的关系,魔偶小队的队长心里很清楚这家伙肯定不会认真执行任务,所以在车厢里也安排了专人守在由马蒂亚斯匆匆开发出来的用于探测周围远方物体的仪器前面,真要有谁试图接近火车的话马上就能够发现。

    本来应该是如此的王道展开才对,可无论是电波还是魔力、哪怕使用的能量不同其探测原理还是相同的,所以……未曾见识过电子战的马蒂亚斯就算再怎么天才,也绝对想不到林薇音身上的动力装甲还有着吸收探测能量以便在雷达上隐形的特殊效果。

    这原本是防止动力装甲的使用者被深渊给探测到的,结果却无意中骗过了马蒂亚斯开发出来的仪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吧,我承认是你赢了,果然穿上动力装甲后你的封印就彻底解除了呢。”南宫荣顺着看过去后很快便发现了横在铁轨上的那团烈焰,以及在火光照耀下显现出来的被拆得七零八落的铁轨,“怪不得司机会选择急刹车,他估计是准备直接撞过去的时候突然看见这截断掉的铁轨了吧?”

    “那是当然的,本小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让他们随便离开,真以为自己头铁就能够走得掉了吗?”林薇音眯着眼睛露出了一个仿佛猛兽准备捕猎的危险表情,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不过我亲爱的欧尼酱,你确定干掉魔偶小队的那群机师真的大丈夫?”

    能够入选王室秘密组建的特殊部队的人,多少都和保皇派的大佬们有些联系,对南宫荣来说这个理由便已经足够了。毕竟莱伊的决断都是在这些家伙的影响下妥协之后做出来的,在奥克塔薇尔已经不会再主动找南宫荣麻烦的如今,帝国各处仍然在继续进行的对汉族人的残酷压榨全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

    先前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支持王室结果在战争中投入了太多,所以现在需要全部补回来,而对象则正是少年的同胞,既然如此和对方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想要在南宫荣同胞的身上咬一口血肉下来,就必须得冒着被少年狠狠打掉牙的风险!

    “没关系,只有把他们打得痛了才会老老实实地夹起尾巴。再说贵族富商之类的各种势力尾大不掉甚至还有可能趁着这次机会越做越大,这样的局面莱伊和奥克塔薇尔肯定都不愿意看见,我们帮忙修剪一下枝叶也没什么不好。至于来自于对方的报复……反正我们马上就要迁居异世界了,管这作甚?”

    女孩耸了耸肩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毕竟她都已经将导弹招呼在了魔偶小队机师的脑袋上,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嘛,你觉得没问题就好。现在赶紧让你的同胞从车上下来,然后借着黑暗的掩护连夜前往湖边营地吧。虽然这里离德林佩尔不算远,可毕竟要步行过去,我们的时间并不是很多。”

    南宫荣点点头很快便转身朝车厢中疑惑地朝外面望着的同胞们招呼了起来。

    ——————————————————我是分割线——————————————————

    康尼和内斯德待在各自的机体内连半个动作都没有做,甚至连彼此间的电台交流都停止了,像个木头人般静静地看着南宫荣将他的同胞们组织集合成了一支队伍,浩浩荡荡不紧不慢地顺着铁轨渐渐离开了。

    原本押送汉族人的城卫队甚至还提出了沿途护送他们的请求,不过少年并未接受,而是让这些家伙留了下来守着火车,以便等察觉到事情有变的帝国将增援部队派来时能够有人报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看样子我们也要加入到负责报告的人员之中了,康尼。”内斯德在最后一名汉族人完全消失于远方的黑暗中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和上面说,因为袭击发生时我们正在睡觉所以没能立刻发现危险?”

    “喔拜托,我可不想侥幸逃过一劫后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康尼顿时气急败坏地抓狂道,“这样吧,到时候我来回答上面那些家伙的提问,你在旁边乖乖闭嘴当哑巴就行。因为你丫的只要一张嘴就肯定会瞬间露馅,然后把我们俩全都害死的!”

    “好吧,我知道了。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让魔偶站起来然后出去透透气了?感觉在里面闷得慌。”

    康尼自然不会拒绝搭档的这个提议,两人很快便在城卫队的杂兵们惊愕的眼神中操控机体离开车皮站在地面上,继而打开舱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二位大人,你们这是……”

    面对小心翼翼地主动凑过来的城卫队军官的询问,康尼只是给了对方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没什么,仅仅是为了保命而已,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军官理解地点了点头,接着朝康尼和内斯德各自递过一支烟天南地北的扯了起来,那模样完全不像是刚刚有遭到突然袭击,而更像是几个旅途中互相结识的意气相投的人正在愉快地闲聊。

    没办法,训练有素的部队要么已经挂掉加入了深渊阵营要么全部集中在红树岭那里,德林佩尔这儿只有一群临时征召的乌合之众罢了,再加上康尼那圆滑的性格,双方会有如此表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帝国的增援部队并没有如同康尼或南宫荣想象的那样很快就赶到了事发现场,事实上由于康尼的出现、让城卫队军官误以为他已经通过魔偶的联络装置通知了上级,结果就没再让手下去通报;而康尼又认为城卫队已经报告过了,结果等他们意识到这些时,午夜都过去大半了。

    最后于天蒙蒙发亮之际,一架飞机才摇摇晃晃着出现在了康尼等人的视线里,从火车上方经过之际从它的尾部【掉】出来了某样东西,在空中下落了一阵后突然张开了翅膀。

    那是一头狮鹫造型的飞行魔兽,体内无法容纳操控者的旧型号,不过用来当坐骑却很合适。

    等狮鹫落地之后,康尼惊愕地在它的背上看到了奥克塔薇尔、夏尔罗特以及另外几个自己认识的保皇派大佬,忙不迭站直了身体开始向长公主殿下行礼。

    然而女孩却抬手阻止了对方的行礼:“先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的殿下。南宫荣并没有选择在德林佩尔城内动手,而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悄悄切断了拴着奴隶的绳索制造了一起小规模群体逃跑事件,然后他便混在那群人中被城卫队抓了回来,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火车站,从而掌握了我们魔偶小队机师搭乘的车厢在什么位置。

    接着与南宫荣分开行动的林薇音便在这里的铁轨上点燃了被砍倒的大树并破坏了铁轨以阻止火车前进,然后从空中对队长他们的车厢发起了袭击。我和搭档虽然当时正在车皮上的魔偶内执行警戒任务可探测仪器上完全没有事先发现对方,她很可能是通过传送法术出现在攻击位置的,而等她发起攻击后一切都已经迟了。”

    康尼的解释有模有样而且也十分合理,不过一名保皇派的大佬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就算对方打了你们一个措手不及,但在那之后呢?你们当时正坐在魔偶里面吧,难道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南宫荣那个野蛮人救走了他的猪猡同胞?”

    “那么你会怎样选择,面对那两个规格外进行微不足道的抵抗然后被对方轰杀至渣还是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