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间谍的战争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惊天宝藏
    杨逸在赌命。

    现在他赌赢了。

    当然,不是纯粹的赌,而是杨逸对亚伦的心态和做出了一个基本的判断。

    首先,杨逸的价值很大,不管他是作为要背叛清洁工的人,还是作为一个被亚伦揪出来的清洁工,他的价值都极其的高。

    然后,邦妮的价值也很高,亚伦说他对邦妮完全不感兴趣,这种可能性不大。

    所以杨逸敢于赌一把,赌什么呢,赌亚伦又在测试他的性格。

    有时候,性格缺陷不是坏事。

    比如一个间谍应该是不受感情影响的,在面临多种选择的时候,选一个对任务最有利的做法,至于个人情感应该是被压抑的,被摒弃的。

    但这时问题又来了,人都有感情的,有的人自私,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先,为了能活下去可以杀死任何一个人,这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人更加适合当间谍,还是一个感情丰富,会被感情困扰做出错误选择的人适合当间谍?

    理论上讲,机器人更加适合,但是纵观整个世界历史,那些传奇的间谍全都是信仰极为坚定,感情极为炽烈的人,为了祖国,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一个为了自保可以毫不犹豫杀死自己女人的家伙,在面临考验的时候,有多大的可能性可以为了组织付出一切代价?

    杨逸有这个基本判断,所以他觉得亚伦并不想真的杀死邦妮或者他自己。

    但是杨逸拿枪对自己开火还是在赌命,他不知道枪里有没有子弹,不知道枪能不能打响,但他只能冲着自己开枪。

    有的时候就得赌,你赌对了,剩下的路就好走,赌错了,就得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为什么?因为不光是杨逸知道性格对于一个间谍的重要性,亚伦当然也知道,而且亚伦肯定也知道杨逸会认为这是他在进行测试。

    那么,杨逸不赌的话,怎么让亚伦相信他真的是宁死都不肯对邦妮下手呢?

    如果亚伦真的想让杨逸亲手打死邦妮的话怎么办,要知道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确实很大的。

    所以杨逸赌了,他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然后还赌赢了。

    但是赌赢了,通过了测试就结束了吗?

    当然不可能结束,这只是对性格的测试,仅此而已,如果杨逸这么简单就能彻底赢得亚伦的信任,那么清洁工又何必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这是测试?”

    杨逸显得并不是很惊讶,如果显得特别惊讶就是在侮辱亚伦的智商了。

    杨逸只是很淡定的道:“有这个意义吗?我说了会给你表示诚意的,所以你这样做,让我感觉很不爽。”

    亚伦也是微笑道:“只是个对性格的测试,我不喜欢特别绝情的人,对这样的人我无法信任,现在你的性格测试通过了,但是,你的诚意在哪里我还没看到。”

    杨逸看了看邦妮,道:“她怎么处理?”

    亚伦认真的想了很久,然后他终于沉声道:“我们可以不杀她。”

    杨逸毫不犹豫的道:“不可能,她是我的人,不,她是我的女人,她以后仍然是我的人,不管她之前在清洁工是什么身份,是什么地位,做过什么,都和以后无关,和你也无关!”

    亚伦摇头道:“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能容忍的极限,就是在知道她都知道什么之后放她离开。”

    杨逸举起了右手,不耐烦的道:“我知道你想讨价还价,迫使我付出更大的代价,但这么做毫无意义,因为我现在不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真的,我甚至不担心你会在事后杀了我,但是现在,我唯一想做的是让清洁工付出代价,那么我的条件,我唯一且不可能更改也不可能让步的条件就是邦妮。”

    杨逸盯着亚伦,亚伦注视着杨逸。

    思索了很久,亚伦终于点头道:“我同意,我有权作出这个决定的,所以你可以放心,邦妮以后绝不会受到任何打扰!”

    亚伦同意了,接下来该杨逸表示诚意了。

    之前所说的一切条件,或者说一切测试都要以杨逸能做到什么程度。

    杨逸深吸了口气,然后他缓缓的道:“我昏迷多久了?”

    “五十个小时。”

    杨逸思索了片刻,道:“五十个小时,时间有些太久了,但是清洁工负责和我联络的人一定会等着我的消息,就算我有可能变节,他也会等着我的消息。”

    亚伦点头道:“可以理解,你想把他引出来?”

    “是的,把我的联络人引出来,他是负责和级客户沟通的负责人,位置很高,作用很重要,通过他,你甚至能找到清洁工的最高层!”

    亚伦伸了下手,道:“等等,你见过清洁工的高层吗?”

    杨逸毫不犹豫的道:“见过,当然见过,一共两次。”

    “什么身份?”

    “元老会成员,美国负责人之一,美国的两个负责人之一。”

    亚伦的脸色立刻严肃了起来,他伸手对着基顿招了招手,然后才对着杨逸道:“你的记忆力很好,把他的外貌特征拼出来。”

    杨逸急声道:“不!没意义的,每次见面他都做了伪装,现在听我说,你不要想着从高层出手,你该做的不,我们该做的是马上全面出击,把清洁工在美国和欧洲的触手斩断,我知道的事情非常多。”

    亚伦点头道:“你继续。”

    “我马上联络埃尔文,也就是我的联络人,时间有些久了,我不清楚他是会亲自出面还是派人先试探我,如果我只是昏迷五个小时就好了”

    杨逸显得有些遗憾,亚伦则是反过来安慰他到:“没办法,这真的是没办法的事情,你当时的情况相当危险,如果能把你的联络人钓出来当然最好,如果不能的话,那我们至少也可以有所收获。”

    杨逸低声道:“在我和埃尔文见面之前,你们需要全面出击,你们的准备时间要多久,因为我一旦见过埃尔文,那就很可能没机会再动手了!所以你们的行动必须要快,时间必须要短!”

    亚伦显得有些激动,而他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激动。

    “你能提供多少线索?”

    杨逸看了看亚伦,然后他低声道:“有些是线索,有些是我知道详细情况的清洁工分部,我想说,你们赚大了,真的,当我把情报给你之后,你会知道我脑子里的宝藏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