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间谍的战争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不能脆弱
    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安东离开了重症监护室,而这个时候,杨逸的脸已经能见人了。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萧苒终于离开了重症监护室,这个时候,杨逸的脸已经基本上恢复了。

    这半个月来,杨逸没进过重症监护室,他只是每天都站在门外看看。

    终于,当萧苒转进了普通病房的时候,杨逸第一次坐在了萧苒的床边。

    “嗯,你会好起来的。”

    杨逸没说萧苒的腿有机会好,因为他觉得时机还不是很成熟,还有,既然亚伦告诉他这个消息属于绝密,那么就最好不要到处乱讲,即使萧苒是哪个需要被医治的人也是一样。

    “哎,你说,这坐轮椅的话该怎么射击呢?”

    萧苒紧皱着眉头问了杨逸一句,然后她一脸严肃的道:“我想了很久,坐轮椅上不太方便啊,而且我想过了,坐在轮椅上开枪最大的一个麻烦是后坐力,肯定会受影响的啊。”

    “你……就想了这个?”

    萧苒瞥了杨逸一眼,道:“要不然呢,我该想什么?咦,你的脸……唔,整的还行,不过一看就是整容脸。”

    杨逸哭丧着脸道:“喂,我这明明只是微调好不好。”

    “是吗?你过来,把脸凑过来。”

    萧苒伸手捏了捏杨逸的鼻子,扯了扯耳朵,然后又捏了捏他的腮帮子,随即点头道:“好像是很正常啊。”

    “我这又不是假鼻子,当然正常了!”

    萧苒耸了耸肩,然后她下意识的翻了下身,可是上半身动了,下半身却没动。

    虽然不着痕迹的又翻了回去,但杨逸能看出来,萧苒还没习惯已经瘫痪的身体。

    “老妖呢?”

    “隔壁,他很好。”

    “哦,没事儿就行。”

    强行转话题的结果就是很尬,萧苒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挠了挠,道:“那个什么,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了。”

    杨逸低声很温柔的道:“你才刚刚睡醒好不好,一直躺着……嗯,我给你按摩一下吧,呃,我叫护工进来给你按摩一下。”

    萧苒有气无力的道:“你怎么这么不开眼呢,我想上厕所了,懂?出去!”

    杨逸慌忙的站了起来,然后他冲着在门口等的两个护工点了点头,然后他逃也似的来到了隔壁的房间。

    虽然受伤也很重,但安东已经进入恢复期了,他可以在护士的看护下慢慢走动一下。

    “怎么了?”

    “没事,没事,嗯,你还好吧?”

    安东看了杨逸一会儿,然后他摇头道:“我很好。”

    摇着头说自己很好容易让人误会,安东紧接着不紧不慢的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接受事实,也要承受后果,如果你觉得对不起萧苒很正常,但是不要表现出来,嗯,你以前怎么对她,以后还怎么对她就行了。”

    “嗯,呃,哦,那个什么,你觉得……没事。”

    安东没看杨逸,他仍旧是慢慢的道:“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没必要吞吞吐吐的。”

    杨逸叹了口气,摇头道:“没事,没事,你继续活动,我……”

    杨逸本想是去看萧苒的,但他犹豫了一下之后,终究还是没好意思再进去。

    萧苒已经需要被人照顾了,想到这里,杨逸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安东用很怜悯的眼神看着杨逸,然后他终于道:“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时间会冲淡一切。”

    这里是灰衣人的一个堡垒,有些话,真的不能说。

    杨逸对着安东点了点头,然后他一个人反身走向了医院的花园,他只是想一个人走走。

    拿出了电话,现在用的电话已经不是清洁工所给的那个了,在花园里随意溜达的时候,杨逸把第一个电话拨给了安娜斯塔金娜。

    “嗨,还好吗?”

    杨逸有气无力的道:“不太好,我的心情很糟糕,我现在应该是充满了斗志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失去了信心,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

    这段时间以来,杨逸和安娜斯塔金娜已经有过几次通话了,但是直接表达自己的颓废,以及表达自己内心的不安还是第一次。

    不仅仅是因为萧苒,因为知道萧苒是有可能被治好之后,杨逸的心里至少已经不那么绝望。

    现在杨逸更大的心理压力来自于亚伦。

    亚伦是个比想象中厉害了太多的对手,杨逸所做的一切计划,在亚伦这里好像都失去了意义。

    杨逸现在的处境不是取得了亚伦彻底信任之后得来的,而是因为亚伦有着无比强大的信心施舍给他的,就是说亚伦根本不在乎这是不是杨逸的阴谋,就算是,亚伦也能毫不费力的解决掉,而这个想法对于杨逸来说打击太大了。

    作为一个间谍,杨逸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个透明人,这让他觉得自己未免太失败了。

    安娜斯塔金娜当然知道杨逸现在的处境,她只是不知道杨逸现在的心境。

    但是安娜斯塔金娜敏锐的发觉了杨逸的异常,然后她就说了一句话。

    “你很好!你必须很好!”

    没有鼓励,也没有什么开导,安娜斯塔金娜只是说出了事实。

    杨逸有什么资格消沉呢,他没有资格意志消沉,没资格伤感。

    杨逸必须马上振作起来,安娜斯塔金娜说了一句话,告诉了他这个事实后,杨逸就真的振作了起来。

    那种由里到外,从内心强大,到身体响应内心迅速兴奋起来的振作。

    “知道了,我现在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迅速压下所有的负面情绪,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挑战,这是一个非常珍贵且罕有的本事,简单来说就是拥有一个强大的内心,而杨逸真的是有一颗强大的心,外加顽强的意志。

    失败不可怕,挫折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受到打击之后就一蹶不振,心理太脆弱的人没资格成为间谍。

    安娜斯塔金娜很欣慰,她沉声道:“可以开展工作了吗?”

    “可以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很好。”

    杨逸呼了口气,沉声道:“要注意安全,清洁工很可能会报复的,另外你要做好准备,我们很快就会进行一次大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