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天炼神诀 > 章节目录 第434章 天才,妖孽
    天风公国边境,狂沙荒原。

    荒山野岭,一座古老的庄园坐落其中,说不出的突兀,庄园中随处可见的绿树,更有种说不出的苍凉,还有倔强。

    炉火正旺的书房内,叶北山翻阅着一本小册子,神情越发凝重起来。

    以一己之力,层层设计,反杀红叶山庄的洪家。

    审时度势,借势而为,逼走黄龙山庄的黄家。

    剑吼西风,吞并铁鹰堂。

    铁血反击,屠灭神光堂。

    云龙城擂台,十招击败公孙康,割掉公孙康的舌头。

    炼器师总公会,加持铸剑大师称号,成为荣耀联邦最年轻的铸剑大师。

    京城玉雕拍卖会,笼络佛、道两界高人,对抗皇权。

    天风城外,和天风书院的山长彻夜长谈。

    雨林城中,获得雨林皇室的隆重招待。

    问剑堂少堂主,三川叶家家主,三川联盟三巨头之一,九风行省炼器师公会首席顾问,云龙公国三等伯爵,铸剑大师,皇家兵造局高级顾问,慧心宗和法严宗亲封的无心法师……

    这些都算不得什么,让叶北山感到震惊的,是叶长生的年龄,是三川叶家崛起的速度。

    叶长生不过十六岁,而三川叶家的崛起,不过发生在短短的三年之内!

    这要加持多大的气运,才能走到这一步?

    叶长生的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才能做到这一切?

    叶长生父子,当年是被逐出枫城的南枫一脉,所以不可能借到枫城叶家的威名和势力。

    叶长生走到今天这一步,依靠的全是他自己。

    说句不客气的话,如今枫城叶家的新一代子弟,即便借助了家族的名头,又有谁能达到叶长生的成就?

    天才,妖孽!

    可笑那两个孩子,以为打着枫城的名头,软硬兼施,就可以夺了叶长生的地位家业,何等天真,何等狂妄?

    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妖孽,一个天才,一个把所有人都给比下去的神炼血脉的传人。

    叶北山忽然有些明白了,为何从文和从新横死之后,枫城那边却不赞成扩大事态,去追究叶长生的罪责。

    枫城那边应该早就在关注叶长生了,甚至产生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兴趣,所以才会采取观望的态度。

    那他派人去找叶长生的麻烦,是不是有些不妥?

    叶北山暗叹一声,此刻想收手也来不及了,狂沙门的剑客,已经对叶长生下手了吧?

    希望他们下手不要太重,天叶家族已经被枫城边缘化了,如果再惹得枫城不快,天叶家族的处境只会更加不堪。

    叶北山摇摇头,放下叶长生的资料,又拿起了另一本小册子。

    “畜生,畜生!”叶北山双手颤抖,眼中泛起血丝,几乎是满脸杀气地看完了小册子。

    册子上,叶从文和叶从新他们干的那些龌龊事,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好像一把把利刃,刺在叶北山的心头之上。

    他原本以为,这两个孩子只是贪财,只是贪图享乐,就算做得过分了一些,也不会太离谱。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的所作所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叶北山合上了册子,依靠在椅背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天叶家族虽说被发落蛮荒,可也毕竟是枫城的人啊,枫城叶家的子弟,怎能如此不堪呢!

    叶北山痛心疾首,缓缓睁开双眼,疲惫的眼神扫过刚扔下的册子,又看到旁边的册子,越发痛苦得摇摇头。

    一个地下,一个天上,不能比,不能比。

    换做他是枫城的主事者们,会选择哪一个,这还用说吗?

    “铁心,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叶北山无尽低落,喃喃自语道。

    书房外响起脚步声,一位黑衣仆从走进来,躬身道:“家主,云龙城传来消息,沙天木护法亲自出手,重创了叶长生!”

    叶北山豁然起身,神情凝重无比,当得知叶长生没有性命之忧,他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沙天木是天叶山庄的四大护法之一,实力堪比半步先天,既然是他出手对付叶长生,分寸势必拿捏得非常好,不会出什么差错。

    叶北山当机立断道:“传令下去,云龙城事了,让他们都回来吧!”

    ……

    云龙公国,京城皇宫的御书房中,太子左元义劳形于案牍之间,浑然不觉窗外的天色已经放亮。

    直到大太监陈前端上一盏热茶,他才回过神来,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

    陈前看着左元义泛着血丝的双眼,不禁揪心道:“殿下,国事虽然繁忙,但您要爱惜龙体才是。”

    左元义苦笑摇摇头,沙哑道:“歇不得啊,新年将至,留给本王的事情太多了。”

    新年之后,他将正式登基,成为云龙公国的国王。

    新年之后,云龙公国也将正式加入荣耀联邦,成为联邦的附庸之一。

    这个国王当了也是无趣,然而为了家国的利益,为了那些忠心耿耿的追随者们,他又怎能轻易放手?

    御书房外,一位密谍司的官员禀告后走进来,低声道:“殿下,天叶家族的那位管家,已经离开了松江行省,大概不久就会抵达云龙城。”

    左元义脸色阴沉,端起的茶杯放在嘴边不动,忽然一声怒吼,将茶杯狠狠砸在地上。

    碎片四处乱飞,陈前和两位御前小太监慌张跪倒在地上,密谍司官员更是浑身发抖,额头贴着地一动不敢动,任由滚烫的茶水在眼角流淌。

    一片死寂中,陈前小心翼翼抬起头,用脚轻轻踢了一下密谍司的官员。

    那官员哆嗦了一下,接着如遇大赦一般,仓惶退出了御书房。

    陈前重重在地上磕头,流泪道:“殿下,天叶家族的背后,是强大的天风公国,是强大的枫城,且不说枫城这等庞然大物,只是天风公国所向无敌的天风骑兵,就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殿下,一定要息怒啊!”

    转眼之间,陈前的额头就一片血肉模糊,但却依旧不停地重重磕头。

    自古主辱臣死,可是他现在还不能死。

    他何尝不知道殿下遭受的屈辱,可是他们必须忍,也只能忍。

    制怒,制怒。

    书案后,左元义咬牙切齿,双拳紧握,眼中的怒火渐渐消退了下来。

    左元义低沉道:“来人,传令鸿胪寺人等,随同本王,去迎接天叶家族的贵客!”

    陈前抬起血肉模糊的额头,哭喊道:“殿下圣明,殿下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