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契约新从者
    “百分之百。”沈河毫不停顿的回答道。

    “信心十足自然好。”阿尔托莉雅却完全不信,“但如果失败,一切希望也都只是虚妄。”

    “当然,那就走吧。”沈河只是笑笑,他也不解释,解释了就不叫做惊喜了。

    等阿尔托莉雅带着一众圆桌骑士一直跟着沈河走到屏障边缘时,她才注意到,沈河这边只有他一个人。

    “你的其余从者呢?”

    “他们......”沈河摸了下鼻子,“总之,一切就交给我好了。”

    原本他是想要带着其余人一起去的,但是贞德说,不打扰他招揽新从者......

    说话时那眼神,就好像他是去哪里撩妹一样。

    但招揽新从者......不能算撩妹!御主和从者的关系,能算撩么?

    “你心里有数就好。”

    阿尔托莉雅说出这句话,随后就是沉默不语。

    她回过头看了眼身后的城市。

    虽然这里不是她的王国,但她被召唤到这里,却感受到了使命。

    她没能拯救不列颠,最少,也要拯救这里。

    沈河望着阿尔托莉雅坚毅的目光。

    有点尴尬。

    总觉得开玩笑可能会开过了,但是在随后的一路上,好几次张口想要解释,都不知道要怎么说。

    反而是阿尔托莉雅和崔斯坦身上的战意,愈发的浓烈。

    终于,一行人逼近了那头巨龟的面前。

    说是面前完全不恰当,因为对于众人而言,就好像是到达一座雄伟的大山之下,仅仅是那抬起的脚掌就足以覆盖小半个帝都,实在是难以将其与真正的活物联系起来。

    巨龟似乎并没有看见众人。

    谁又会注意脚下的尘埃。

    “沈河。”阿尔托莉雅握着手中宝剑,“你应该早有计划吧。”

    “自然。”沈河此时,已经有了主意,“阿尔托莉雅,你此时,应该是处于不完全的英灵状态吧。”

    “......”虽然有些奇怪沈河在此时询问这个问题,但阿尔托莉雅还是点头,“不错。”

    和一般的英灵不同。

    她并非是在死后成为英灵,而是在失败的那最后一刻,濒死的一瞬间与世界的意志,阿赖耶签订了英灵契约。

    所以她的召唤,本质上是一种时空跳跃,一旦在圣杯战争中取得胜利,夺取圣杯,她将返回她的亚瑟王时代。

    并用圣杯改变一切。

    “你真的认为,圣杯可以拯救你的国家吗?”沈河转过身,就好像不经意般的问道。

    “......”

    阿尔托莉雅没有说话。

    无论是正常状态下的她,还是此刻黑化状态下的她,成为英灵的心愿,都只有一个。

    用圣杯拯救不列颠国。

    “我也算经历过诸多的世界。”沈河盯着她的眼睛,“想要扭转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并非不可能,但,那只是再创一条时间线,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你这是在嘲笑我的挣扎吗?”

    阿尔托莉雅瞪着沈河,她有点生气,不,应该说是很生气。

    “如果......换做我是你,可能会挣扎的比你更厉害。”沈河没有移开视线,他的表情很认真,“我不会管真假、虚妄、哪怕知道改变一切之后的世界只是个谎言,我也会蒙蔽自己,让自己在这虚妄的世界里活下去,但......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阿尔托莉雅,希望能回到拔出石中剑的那天,改变命运,抹消自己成为王的存在。

    这虽然是一种逃避,也没有什么不好。

    但问题在于——

    “你根本不是这种甘于逃避的性格。”沈河不想给她喘息的机会,近乎是步步紧逼道,“如果你是,我会帮你,但在我的眼中看来,这种选择,只是你在极度悲伤下的自我否认,那样的愿望真的实现了,你也不会在那虚假的世界中得到救赎。”

    “我会怎么样根本就不重要。”

    阿尔托莉雅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踏前一步。

    她不在乎自己会怎么样。

    只在乎不列颠的命运,那些因为她成为王而死去的人民的命运。

    “没有错,你根本就不重要。”沈河自然不可能会在这样简单的辩论中认怂,“但你却把王国毁灭的原因尽数归结在自己的身上,这是非常荒谬的想法,因为创造历史的并不是英雄,而是人民,即便没有你,不列颠同样会走向毁灭——甚至会更早。”

    “这不可能!”阿尔托莉雅无法接受这个理论,“你根本不知道不列颠是如何灭亡,那全是我......”

    “但是我知道没有人能比你做的更好。”沈河打断了她的话,“你难道连自己的功绩都否认了?”

    “......”阿尔托莉雅深吸一口气,“你究竟想表达什么?”

    “你对圣杯的期待错了。”沈河放缓了声音,他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那个圣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个,就和你手中的剑一样,只是帮助我们追逐目标的工具,就好像......现在一样。”

    伴随着话语的落下,那移动着的庞然大物,忽然缓缓停下了脚步,低下了身躯,在好似山摇地动的壮观场面中,轰然的趴在了地上,激起大片的尘埃。

    “这,你,你......”阿尔托莉雅完全说不出话来。

    因为她已经猜到了沈河所做的事情,但却被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和情绪充斥在胸膛。

    为什么她没有想到。

    即便什么沈河等人没有出现,她也可以用手中的圣杯,献祭更少的人民,控制巨龟。

    但无论是白呆毛王,还是她,从一开始所想的都只是战斗,还是逃避,这两种选择。

    一如她为王的时刻。

    “不想上来看看吗?”沈河伸出了手。

    “......”

    阿尔托莉雅,下意识的把手伸了过去。

    沈河拉着她,在巨龟的身躯上奔跑,沿着光滑的鳞甲,一路攀爬到平整的头颅顶上。

    然后,巨龟缓缓的抬起头颅,甚至越过了它背上的山峦。

    一轮朝阳,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又是一个世界的命运,被改变了。”沈河慵懒的舒展了下身子,“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我总能感受到充实和自豪,你当初带领着不列颠取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时,也是一样的感觉吧。”

    “如果......”阿尔托莉雅望着这样美丽的景色,声音却带着苦涩,“你在哪一次失败了,你会怎么样?”

    “我的话......”沈河问了下自己的内心,“会很痛苦,很悲伤,会大哭一场......但,贞德,齐木,我的同伴们,会安慰我,和我一起承受。”

    “真普通。”阿尔托莉雅喃喃道。

    “是啊,这就是普通人的做法。”沈河转过头望着她,“无论生活遇到什么样的失败,哭过喊过之后,也只能接受那样的自己。”

    真好。

    似乎听到微不足道的叹息。

    阿尔托莉雅的眼角,隐隐划过一丝晶莹。

    但很快被光华覆盖。

    就在沈河的目光中,她的身上涌起白色的光芒,漆黑的服饰在这光芒中,一点点的化为银白色的战甲,以及蓝色的披风。

    呆毛,又长回来了。

    “阿尔托莉雅......”沈河一半是激动,一半是紧张。

    面前的阿尔托莉雅,对比之前的黑王,眉宇间少了一份冰冷森寒,多了一份温文尔雅。

    “沈河。”她转过身,伸出手,“这个给你。”

    “这是......”

    沈河望着他递过来的东西,那是一个金灿灿的杯子。

    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圣杯。

    “之前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阿尔托莉雅单手横在胸前,敬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深感歉意。”

    “不麻烦不麻烦。”

    沈河连连摆手,他忽然有一点点的拘谨。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那个......阿尔托莉雅,签订从者契约的事......”

    虽然面前的呆毛王和黑王共享记忆,但毕竟性格不同,要是之前的好感全白刷了,那就亏惨了。

    “承蒙看重。”

    阿尔托莉雅微微低垂下视线,有着一丝丝的茫然,看的沈河心里一紧。

    “只是,我之所以成为英灵,是为了能有机会,改变不列颠的命运,如果那一切无法挽回......”

    “那就试试吧。”沈河伸出手,“如果有什么办法,我们一起去尝试,圣杯也好,其它的什么也好,从者和御主之间,原本就是互相帮助的关系,你的心愿,也会有我的一部分的责任。”

    “......”

    阿尔托莉雅怔怔的望着沈河的笑脸。

    在这宛如奇迹般被挽救的世界面前。

    散去了身上的战甲。

    将白皙的手掌放入沈河的手掌心中。

    假如是连圣杯都无法做到的事,面前的这个男人,或许真的,能够再一次缔造奇迹。

    “这样,今后就是荣辱与共的同伴了。”

    沈河按捺住内心的兴奋,和想要给这手掌戴上戒指的冲动,从背包里刚刚的得到的金箱子中,拿出那张不出所料的强制契约卡。

    从者的契约,开始在两人的灵魂中建立。

    从刚刚开始,这一次的活动副本世界,也已经结束了。

    虽然只收获了二十几枚的召唤石,但是能召唤到阿尔托莉雅就是最大的惊喜,更不用说还附带一位艾斯德斯。

    “我们走吧,崔斯坦还在下面等着呢。”沈河拉着阿尔托莉雅转身。

    “御主,手......”

    “对了。”沈河忽然转过头,从背包里塞过去一个可爱的狮子玩偶,“这是给你准备的礼物。”

    “狮子。”阿尔托莉雅有些惊喜的用另一只手接过去。

    却发现这不单单是一个狮子,还是一个背包,里面用密封袋装着各种精致的糕点。

    这下子连还被沈河牵着的手都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