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三章:奖励抽取与召唤
    这一天晚上,两个小女孩玩到了很晚。

    葵也罕见的,没有叮嘱凛按时睡觉,而是等到她们玩累了以后,才小心的抱着她们回房间。

    沈河和贞德也在远坂家的客室休息。

    但是看着窗外的月亮,沈河却无心睡眠,因为从第二次副本活动的斩赤世界通关之后,一直到现在,他才总算从连日的繁忙中解脱出来。

    索性来好好的处理一下收获。

    沈河打开了系统界面。

    这个系统并非是像一些小说所说的一样,出现在脑海中,而更像是投影到视网膜上,随着实力的增强,沈河甚至能隐隐察觉到它的存在。

    或许早晚会有一天能知晓它的来历。

    沈河把这些先放到一边,打开背包。

    首先,召唤石已经累计到了八十六颗,差不多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一次。

    当然,也和沈河并没有急着召唤有关系。

    随着等级的增强,无论是他,还是从者的等级增长速度都越来越慢,得先把现有的从者等级练起来再说。

    然后——

    就是斩赤副本活动的通关奖励,以及那张反转英灵召唤卡。

    副本通关奖励和魔禁副本结束后的情况一样,都是三个金色的宝箱任选其一,虚拟城堡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出来的。

    来试试手气。

    沈河不由自主的搓搓手。

    “打算召唤新伙伴了吗?”贞德看着沈河的这样的动作,就猜到了他在做什么。

    “并不是。”沈河摇摇头,“不过也是要看手气的事情。”

    “那么......”

    贞德红着脸,从被窝里握住沈河的手掌,放在胸前,默默的祷告着。

    ——愿主祝福御主。

    沈河哑然,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安静又幸福的看着她祈祷完。

    然后就用这只手,轻轻的点开了做左边的的这个箱子。

    和上次一样,做出了选择之后,三个箱子从左导游的依次打开了。

    第一个箱子,也就是沈河选择的这个箱子打开后,里面出现的是一个仿若水晶般的碎片。

    斩赤红之瞳世界(残)。

    脑海里面浮现了对应的信息,拥有了这个碎片之后,等同于拥有了只针对斩赤世界的永久性的旅行卡,虽然不能够带非从者的人员进去,也不能够带人出来,但是却可以进行物资上的任意流通。

    这可真是......沈河不由在心里苦笑。

    并不算太好的结果。

    如果是上次的通关抽奖中抽到了魔禁世界,那就发达了,因为仅仅是作为后勤基地的话,一个拥有大量人力物力的现代工业社会的作用,无疑比斩赤世界这个满是危险种的世界要强大许多。

    罢了,有总比没有好。

    第二个箱子继续打开,里面是一个好像棋盘一样的东西浮现。

    虚拟训练场。

    介于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训练场,可以模拟全部世界的规则、环境、敌人,可以说是足不出户就能体验万千风景的神器。

    果然是和虚拟城堡一套的东西。

    沈河啧啧了两声,也只能期待着下一次的副本活动能早点到来了,不过这样的话,基本上他已经知道了第三个箱子里会是什么东西。

    任意契约卡。

    不出所料的,第三个箱子打开后,里面装的是一张和上次一样的,可以与任何生灵建立从者契约的道具卡片。

    只是最终,除了第一个箱子开出的斩赤世界碎片,其余两样都随着箱子一并消失在背包中。

    “怎么样?”贞德期盼的问道。

    “还不错。”沈河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从今往后,我们就算彻底开通了斩赤世界,那可是一整个世界的资源呢。”

    “哇——”

    贞德发出惊叹声,但更多的是原因是以为自己的祷告有用了。

    然后靠近了些枕在沈河的胳膊上,因为心情愉悦而弯起来的大眼睛望着他。

    “御主不趁着好运再试试召唤伙伴吗?”

    “呃,还是算了吧,要见好就收才对。”

    沈河连忙摇头,虽然抽到斩赤世界也不差,但是对比之下他更想要另外两个,这可说不上是运气好。

    而且说起从者。

    背包里还有一张反转英灵契约卡。

    心念一动,手中出现了一张漆黑的卡片,只是这样看着,就隐隐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反转英灵,通常情况下也就是在英灵的名字后面加上“alter”的后缀。

    既有和御坂美琴·alter这种,独立于主体之外的全新者。

    也有和阿尔托莉雅·alter这种,完全就是主体第二人格的存在形式。

    但无论是哪一种。

    通常情况下都带有浓重的负面情绪。

    而要说所有的反转英灵中沈河最喜欢的......

    当然是骗氪黑贞啦。

    贞德·alter,被人称作黑贞的她并非是怀中这位贞德的别侧面,而是因圣女贞德的死而哀叹的吉尔,对圣杯许下愿望而形成的全新英灵,即为向法兰西,甚至是人类复仇而生的贞德。

    作为与原本的贞德处于正反面的英灵,可以说她完全不具备贞德那种不顾一切也要艰难前行的意志。

    但是那种破罐破摔,完全感受不到前途,向着毁灭径直前进的态度,反而也拥有着令人惊叹的魅力。

    只是......

    沈河低头望着怀里的贞德,神情稍微的有些复杂。

    “怎么了,御主?”贞德当然注意到沈河的变化。

    “贞德......”沈河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听听贞德的意见,“你有没有想象过,因为被自己所拯救的人背叛,而充满了怨恨,执意复仇的自己?”

    “这怎么可能呢?”贞德睁大了眼睛,“我最后的结局,从我抛弃一切走向战场的那天起就做好了准备,我也从未后悔,从未怨恨,更不可能复仇。”

    “没错,你正是这样的圣女。”沈河咬了咬牙,“但我所说的,是alter化的你。”

    “......”

    月光洒在贞德露出不可思议表情的面庞上。

    那苍蓝色的眼瞳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怜惜。

    “那样,岂不是很可怜吗?”她轻咬着嘴唇说道。

    “......”沈河没有想到贞德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并非是为了得到人们的认可而去做那样的事,更不认为人们抛弃我的行为是种背叛。”贞德轻声的说道,“人性中理所当然的会有恶的一面,但如果因此而否认人们曾经对我的帮助和信赖,只会同样置身于‘恶’的痛苦中不可自拔......就好像这次看见的吉尔一样,假如真的有作为复仇者的贞德存在,那她一定很痛苦。”

    “仇恨的确会令人痛苦。”沈河望着手中的卡片,“所以我在想......要不要召唤她作为我的从者。”

    “可以做到吗?”贞德同样将视线放在卡片上。

    她知道沈河的手中会有一些特殊功能的道具卡。

    也能感受到这张卡片上那令人不适的邪恶气息。

    “当然可以。”沈河轻点了下头,“这张卡片的作用,就是召唤一个反转状态下的英灵从者。”

    “那就......”贞德刚想同意下来,可是忽然感到不对,一个翻身压在沈河的身上,露出一点点尖锐的虎牙瞪着他,“花,花心可是不对的哦,御主。”

    “我哪里有花心了。”沈河有些心虚的移开视线。

    “骗人。”贞德压迫力十足的俯下身子,以可以接触到彼此呼吸的距离盯着沈河的眼睛,轻咬着嘴唇,“御主可是说过从前就最喜欢贞德这样的话,现在想想,御主从前喜欢的究竟是哪个贞德呢?”

    “那个......”沈河有些说不出话来。

    主要是一直以来又害羞又纯情的贞德忽然摆出这样的姿态,给他一种强烈的诱惑感,尤其是那近在咫尺的红唇。

    沈河向来是个遵循本心的人。

    所以他很干脆的搂住身上的贞德,噙住她的嘴唇。

    “唔......”

    贞德瞪圆了眼睛,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沈河会在她“质问”的时候做这样的事情。

    起初还有些挣扎。

    但是很快的,就双目紧闭,面色通红的瘫软在沈河的怀里。

    “这个地方......”贞德用仅存的一丝意识喃喃的提醒道。

    “那就先回去!”

    沈河喘息着,抱着贞德一个翻身,直接从远坂家滚到了城堡中的房间内。

    至于要不要召唤黑贞。

    日后再说吧。

    第二天,天色还蒙蒙亮的时候,穿戴整齐的沈河就和贞德返回远坂府邸。

    虽然一夜没睡,但他们都是精神抖擞的模样。

    只是贞德的脸上还带着一层淡淡的绯红,甚至因为害羞而不太敢看沈河。

    “走吧,该去接樱回去了。”

    沈河倒是很自然的握住贞德的手,就像牵着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牵着她走出房间。

    虽然还很早。

    但是葵却已经醒来了,正在庭院里收拾着昨夜樱换下来后洗干净的衣服。

    “沈先生,贞德夫人,早上好。”

    看见沈河和贞德之后,葵贤淑的打着招呼。

    “早上好,远坂夫人。”沈河虽然昨天说过让葵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但是葵依旧用敬称,他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樱还没有醒来吗?”

    “还在睡呢。”葵的目光中流露出慈爱,“那孩子昨夜玩的太晚了,要我去叫醒她吗?”

    “不,不用,还有些时间。”沈河看了眼手表,摇摇头。

    “这样......”葵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沈先生......是会将樱带离日本吗?”

    “没错。”沈河点头,他也正好要找葵来说这件事,“我仔细考虑过,小学就不让樱去学校读书了,我打算将她带到身边教育,等到了读初中年龄的时候,再让她回冬木上学,到时候可能要寄宿在远坂家。”

    “这真是......”葵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她就感觉好像要被忽如起来的惊喜砸晕了一样,原本甚至都做好了再也见不到樱的准备,却被告之几年之后,樱就可以回到身边。

    “另外,我应该每个月都会带樱回来一天左右的时间。”沈河轻笑道,“我早已经说过了吧,不会让樱和远坂家彻底断开联系的。”

    “谢谢......”

    虽然每个月只能够见到女儿一次,但葵已经感到非常满足了。

    以前的间桐家,可是禁止他们再接触樱的。

    沈河只是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做出这个决定,会导致每个月需要浪费一张初级旅行卡,但是这对于沈河而言不算什么,对于樱的成长却至关重要。

    毕竟,樱对于远坂家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

    等到了要离开的时间,远坂时臣也从魔术工房里出来,断裂的手臂上安装了一只简陋的魔术义肢。

    沈河忽然想到。

    不知道这条时间线上存不存在最高位的人偶使,苍崎橙子。

    算了,他把这个想法压下去,想要见见橙子的话,还不如用旅行卡去两仪式的世界。

    毕竟橙子的版本太多了。

    “那么,就此告辞。”沈河轻轻的拍了下樱的肩膀。

    “姐姐再见,母亲大人再见。”樱乖巧的挥手告别。

    并没有对远坂时臣说再见啊......沈河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牵着樱的小手,直接在虚空中打开了金碧辉煌的城堡大门,然后在凛和亏震惊的目光中,被一群在门口的精英女仆迎了进去,城堡的大门这才缓缓关闭。

    直到此刻。

    葵才对远坂时臣所形容的“大人物”有了一个初步认识。

    不过,葵想起沈河的笑容。

    幸运的是个好人呢。

    而另外一边,解决掉所有事情回到城堡中的沈河,也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

    但是这种轻松愉悦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他准备召唤黑贞。

    经过了一晚上的努力,沈河最终还是说服了贞德,将这张反转英灵召唤卡用在黑贞的身上。

    但是说实在的,反转英灵大多都是渴望毁灭世界,杀光人类的“恶”属性性格,更不用说黑贞还是作为罕见的复仇者阶职而存在。

    所以召唤出来的黑贞会是什么样的性格,沈河也没有底。

    不过——

    召唤吧,贞德·alter。

    手中的魔法卡化作一道流光消散,在这房间正中间逐渐形成了一个繁复的召唤魔法阵,沈河和贞德两人都不由的屏住呼吸。

    即紧张又期待的望着面前的魔法阵。

    最终,白发的少女沐浴在法阵消散的微光中,在她睁开眼睛的一霎那,苍金色的眼瞳中仿佛透露着永不熄减的火焰和憎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