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人工智能帝国
    “意思就是说,经过了与危险种的战斗,我感觉到我们在普通兵力上的缺陷。”沈河望着托尼,组织了一下语言,接着说道,“一直以来,迦勒底的发展方向都集中在少量的高端战力上,但是,我想要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比如说,能否对这种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的世界进行改造,并把资源利用起来。”

    在暂时没有新的世界需要去处理的时候。

    沈河将注意力放在了已经开通永久旅行权的斩赤世界上。

    资源不能浪费。

    而且现在漫威世界里的机器军团发展过程中,最大的限制就是基础资源。

    毕竟整个地球的金属矿产也就这么多,能分到武器,或者其他类别发展的也就只有一小部分,这小部分还不是全部都属于迦勒底的。

    “你的意思是说......”托尼的目光微微闪烁着,“开创一个人工智能帝国?”

    “我不能随意的携带生命体去其他的世界,但只要是还没有诞生灵魂的人工智能,就不在此列。”沈河说道。

    “而我,恰恰就是人工智能之父,还是个机械技术的超级科学家。”托尼已经明白了沈河的意思。

    既然没有办法带太多的帮手过去,而本土的人类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那就将一切都交给自动化机械。

    从寻找、采矿、到建设、生产。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

    但并非不可能实现,应该说,实现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不存在太多技术上的关卡。

    而一旦实现了......

    托尼想一想那副画面,心里也有一些激动。

    这是在地球上无论如何都难以实现的项目,太多的制约因素了,但是在那样一个世界就不成问题,他可以放手试验,而相比于人类,他还要更加信赖自己制造出来的机械。

    “总之,这个项目就交给你了。”沈河望着托尼的模样,就知道他心动了。

    “我可以尝试一下,不过,我需要一个人的帮助。”

    “谁?”

    “班纳,他是本世纪最优秀的遗传学专家之一。”

    班纳博士加入虚拟现实公司开始,一直都在多个科研项目发挥作用,托尼也和他有过合作项目。

    “......”沈河忽然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怎么了?担心那个大家伙会搞出事情来?”托尼看沈河的样子,还以为他是在担心浩克,于是随意地说道,“放轻松,那家伙在这半年来从未暴走过,他控制的很好,即便真暴走了也没关系,不过是个暴躁的大块头而已。”

    “我并不是担心浩克......算了。”沈河摇摇头。

    他主要是想起了被托尼以及班纳博士鼓弄出来的奥创。

    但是现在,心灵宝石已经在自己手上。

    更何况,奥创的出现也有多个版本,最初的奥创甚至根本不是托尼创造的,假如它最终还是会出现,那也只有战斗一条路可选。

    “所以,你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托尼顺手从桌子上端起了一盘年糕。

    原本正低着头和粉蒸肉较劲的阿尔托莉雅刷的一下抬起头来,视线直勾勾的盯着他手中的盘子。

    托尼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

    这位亚瑟王当初一剑毁掉大片城市,还差点干掉他的事情也就是在几个星期前。

    “想吃自己点去。”

    沈河一把从他手中抢过盘子,还细心的帮阿尔托莉雅倒了点桂花酱,放在她面前。

    阿尔托莉雅立刻伸出手护住,谨慎的看着托尼。

    “不就是盘年糕嘛。”托尼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小声的嘀咕。

    “食物可是战士和人民得以生存的根本。”阿尔托莉雅顿时不满起来,“这是战争,没错,是战争啦!”

    “......”

    托尼显然无法理解吃货的萌点所在,但是考虑到面前这位美丽女士的战力,和沈河绝对不会帮他的事实,还是很老实的没有还嘴。

    最后也只是郁闷的看着沈河。

    “还有其它的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

    “等下吧。”沈河忍着笑意看着托尼哑口无言的样子,“我思考了一会儿,觉得只是在这里想着怎么被动防守,作用有限,我过段时间还是得去一趟阿斯加德,然后通过他们那里去星际社会,看看能不能提前一步把无限宝石抢夺手中。”

    “这样......”托尼安静下来。

    他原本是想要和沈河一起去阿斯加德,但现在沈河的意思,很明显是希望他能留下来负责项目。

    这使得他有一些犹豫。

    “我会在天空花园留一座城堡的大门。”沈河补充道,“所以即便离开了,也不是完全和地球断开联系,借助城堡,还是能够比较自由的往返两边,当然,带你过去看看也行。”

    “那就没问题。”托尼一听,当即同意下来。

    他原本就有些舍不得离开小辣椒,这种情况无疑是最好的。

    “那就没你事了。”沈河早料到会这样,“出门前再帮我点三份桂林米粉,要酸辣味的,再来二十串烧烤的羊肉。”

    “你这见色忘义的家伙。”托尼竖起中指。

    但还是起身离开,从现在开始,他又要有的忙了。

    沈河没把托尼的话当一回事。

    他只是笑眯眯的望着面前的阿尔托莉雅。

    不得不说,看着呆毛王吃饭,不仅赏心悦目,还容易让人产生食欲感,弄的他都有点饿了。

    这一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了下午。

    阿尔托莉雅这才放下了碗筷,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水,呼出一口气,眯起眼睛。

    “太舒服了。”

    “感觉味道怎么样?”沈河看了眼旁边堆积的碗盘。

    差不多把这家菜谱上的所有事物都吃了个遍,看来以后的喂食还是要悠着点。

    虽然吃不胖,但是太耗时了呀。

    感觉慢慢吃的话,她能够一整天不停嘴。

    “嗯,虽然比不上绘里奈亲做的美食,但是种类繁多,口味别具一格。”阿尔托莉雅翻着面前精心制作的菜谱,“御主,这个......能带走吗?”

    “应该能吧,一会和店主说说。”沈河看了下手表,“还有点时间,再陪我走走吧。”

    “是,原本骑士的指着就是护送和陪伴......”

    阿尔托莉雅说着说着,不由有点脸红,她忽然发觉,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是御主陪着自己。

    “不用这么拘束。”沈河轻笑道,“既然已经放下了身为王的责任,那就好好享受普通人的生活吧,事先说明,我也只是想要再随意逛逛街而已。”

    “逛,逛街?”

    阿尔托莉雅的脸色更红了些。

    这不就是和约会一样吗?

    “是,但对于我来说,这也是第一次经验,虽然有不足,我也会努力的。”

    “......”沈河怀疑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多余的话了。

    不过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笑着摇摇头,然后起身带着阿尔托莉雅走出去。

    大概是因为快到了晚饭的时间,街道上的人更多了些。

    大部分都是西装革履,或者穿着方便进入虚拟世界睡眠舱的制服,毕竟如今的相当一部分的建设工作,都是在虚拟世界中控制着机器人进行操作。

    沈河开始有些期待这座天空城真正发展起来的模样了。

    这一走,就一直走到晚上。

    天空花园虽然还在建设中,但是并不算大,沈河这也是第一次走遍了每一处地方,一直到在边缘位置建设的观赏台,才停下了脚步。

    因为悬浮在云层之上,所以上空的星夜格外浩瀚,而下方云雾翻滚,放眼望去,宛如置身于星河般。

    “真的很美。”

    阿尔托莉雅望着这幅梦幻般的景色,稍稍的有些出神。

    “不列颠,也有这样的天空吗?”

    沈河直接坐在种满了鲜花的草地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不知道......”阿尔托莉雅在沈河的身边坐下来,摇了摇头,“现在想想,应该是存在的,只是我从未注意过......所以脑海里也没能留下任何美丽的景色。”

    她的一生都是在繁忙和征战中度过,直到最后一刻也没能有喘息的机会。

    “那可真是可惜。”沈河却有些陷入了回忆,“以前小的时候,中秋节都会被父母带着回乡下老家,一大家子亲戚吃完饭后,就搬个凳子坐在门外吃月饼看月亮。”

    虽然论景色比不上现在,但那个时候,也是最初开始懂得了欣赏自然美。

    “御主......是为什么想要守护世界呢?”阿尔托莉雅转过头望着沈河,“因为御主在过去的时候,只是个普通人吧,普通人......很少会去思考,遇到了真正的危机时是否需要站出来,因为单单是想要让自己生活的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是作为王而生的吧,也会知道普通人的想法吗?”沈河有些愕然。

    “别的不知道,但是这种事情......只要看眼神就能明白了。”阿尔托莉雅低声说道。

    最初的时候,所有的子民看她的眼神,都是像是在看英雄,在看救星,在看希望,将一切都寄托给别人的人,是不会在真正的危险来临时挺身而出的,但是在最后,他们却能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欲望而挥舞着武器征讨她,谴责她。

    不过,正确的引导着人民本来就是王的责任。

    如果让人性的恶充斥着整个社会,那是当权者的失职。

    “你说的也没错吧。”沈河思考了一会儿自己的想法,轻声的说道,“我最初的时候,只是不忍心看见数十亿人民死去,哀鸿遍野的凄惨场面,才决定站在英雄的这边,到后面,是觉得需要给自己一个目标和工作,如果真的事事无为的终日享受,那再美味的食物也终究会失去味道,再好的美酒也总有一天会平淡如水,至于到了现在......”

    他稍微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看着阿尔托莉雅碧绿色的美丽眼瞳。

    “我想,是为了此刻的心情吧。”

    “此刻的心情?”阿尔托莉雅有些不解。

    “对呀。”沈河仰头躺下,“能够像这样,在同伴的陪伴下舒舒服服的享受着美景,是怎么样的权利和金钱都无法换的吧。”

    “......”

    阿尔托莉雅也学着什么的样子,躺了下来,望着天际间清晰的一条美丽星河,她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躺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轻盈的脚步靠近,然后娇软的事物轻轻的碰了碰沈河的大腿。

    他有些迷糊的伸手一捞,感受到了滑腻的触觉。

    “哎呀呀,master原来是个足控吗?”抚媚的声音传来。

    “赛米拉米斯?”沈河一下子就清醒了。

    他睁开眼睛,发现正站着俯视自己的,正是赛米拉米斯,而自己手中抓着的,是她那脱掉了高跟皮鞋,裹着丝袜的玉足。

    “master呀,就算你是个足控,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孤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呢。”赛米拉米斯掩嘴轻笑道。

    这么多人......

    沈河猛地站起来,他这才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站了好几个人。

    贞德、黑贞、两仪式、薇尔莉特、休比、艾斯德斯......

    住在城堡中的从者,差不多全来了。

    莺莺燕燕的一大群女孩子,足以让人看花了眼。

    “御主呀。”贞德握紧了拳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我们可是一直等到现在,也没看见你们回来吃晚饭呢,这是带着阿尔托莉雅做什么事去了呀。”

    “那个......”沈河果断从背包里拿出了袋子,“我给黑贞买礼物去了。”

    “咦?”黑贞睁大了眼睛,指着自己,似乎不怎么相信,“给我买礼物?”

    “对啊对啊。”沈河不停的点头,“黑贞你刚来,什么都缺吧,喏,这是衣服,这是生活用品,这是装饰品......”

    “哇哈哈。”黑贞笑的眼睛都弯起来了,把所有的袋子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拍了拍沈河的肩膀,“我就原谅你了。”

    “呼——”沈河松了口气。

    然后就发现了有些不对劲,转过视线,贞德、薇尔莉特、甚至是休比,都直勾勾的望着他。

    糟糕了......

    “御主,偏心。”薇尔莉特面无表情的最先出声。

    “御主,就算是给黑贞买礼物,这么晚还不回去也是不对的哦。”贞德举起了小拳头。

    “啊呀,御主怎么还不松开孤呢。”赛米拉米斯一点都不嫌事大。

    于是,沈河很快就被淹没在声讨中。

    下一次。

    还是召唤男性的从者吧。

    沈河苦笑着在心里想道,痛苦并快乐着。

    不过,两仪式并没有向前,她只是站在众人的后面,伸出手摸了摸头发下,沈河送的发夹。

    “无聊。”

    让人完全摸不清意思的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