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心烦的两仪式
    贞德出现在沈河的身边。

    不过刚刚准备出发的时候,沈河脑海里忽然收到两仪式返回原世界的申请。

    “怎么了?”沈河建立起召唤通道。

    对于从者而言,唯一能够联系御主的方式,就是申请回归原世界。

    所以通常情况下,这个申请也起到了“申请通话”的作用。

    但是两仪式并没有在脑海中进行通话,而是直接回应召唤,霎那间来到沈河的身边。

    白色和服,持刀,英气勃发。

    “如果是要去杀人的话,带上我。”两仪式语气平淡,“很久没有杀人了,稍稍有些压抑。”

    “......”

    式的杀人冲动,应该已经基本上缓解了才对。

    不过,沈河还是点点头。

    反正不是什么厉害的对手,让式发泄下也好。

    “说起来,刚刚式是和贞德在一起吗?”

    沈河在带着几人前去乘坐昆式战机的时候,好像不经意般的询问了一下。

    “没错,贞德帮我给波斯猫转移位置。”两仪式在说起波斯猫的时候,还看了沈河一眼,目光中带着很清晰的埋怨,“最近经常不分昼夜时间地点的叫,吵得很,我把它和那些东西都搬到衣橱间去。”

    “嘛,毕竟小波也到了发情期了。”贞德脸上憋着古怪的笑容。

    因为两仪式一直不给她养的波斯猫起名字,所以其他人都用小波来称呼。

    “这么快的吗?”

    沈河稍稍的愣了一下。

    他记得这只猫咪买来的时候也才三个月大的样子,这才养了几个月。

    “母猫咪可是到了八九个月大就开始发情了。”贞德对这些倒是很熟悉,“我小时候也养过,即便是平时很温顺的猫咪,到了这个时候也会变得很暴躁呢,不过,只要怀上了小猫咪就会好很多了,生下后更是。”

    “这可真是不好意思。”沈河苦笑。

    他是知道两仪式喜欢清静,当初选择波斯猫的原因,也是这种猫足够温顺,懒懒散散的。

    看来无论什么品种也敌不过发情啊。

    这么说......

    沈河不由观察了一下两仪式,微皱着的眉梢,一直揣摩着刀柄的手掌,以及稍微加重的呼吸。

    “看什么!?”两仪式发现了沈河的视线,直接瞪回去。

    果然也和小波一样比平时暴躁不少,难道说......因为被吵的烦了,所以原本已经趋近平稳的杀人冲动又出现了?

    沈河有些自责,这段时间一直都花时间陪着贞德她们,就连吃饭都是,竟然一直都没能注意到两仪式的心情变化。

    看来之后要多陪陪式了。

    现在,就让她先好好的发泄一下吧。

    ......

    沈河乘坐者昆式战机出行的消息,虽然对于迦勒底的情报部门而言是最高等级的机密,但是依旧被泄露了出去。

    毕竟战机出动总有能被侦查到的痕迹。

    而且即便迦勒底再怎么无敌,由科尔森创建的情报组织,甚至是守护者公司,在整个世界的力量的面前也无法保证绝对的严密,甚至可以说漏洞不少。

    于是,这个消息被很快的传到了某些人耳中。

    他们开始慌张了。

    沈河这次离开天空花园,显然是去检查卡尔的,但正常情况下,卡尔身上包括记忆在内的所有痕迹已经全部被消除了。

    他们可以说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做到极致。

    既然这样,沈河此刻应该要返回天空花园才对。

    这样的紧张,并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从守护者公司内部传来的进一步消息,让这些人松了一口气,因为卡尔已经被释放出来了,而且毫无掩饰的和斯凯走在一起,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步显然已经实现。

    那么,沈河是乘坐战机去哪里,就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

    直到巨大的昆式战机在墨西哥蒙特雷城的上空显露身形,巨大的阴影顿时笼罩了所有设计此事的人。

    因为埃米尔·布朗斯基,也就是憎恶,就躲藏在这里。

    “必须马上安排埃米尔逃走。”罗斯将军有些坐不住了。

    憎恶可以说是军方隐藏的杀手锏,甚至在这些年里已经趋近于可以稳定的变身,如果这么轻易的损失了,那将会是军方的巨大损失。

    “已经来不及了,将军。”旁边的军方人员语气充满了紧张,“沈河带着三个迦勒底的核心人员从飞机上跳下来,他们完全没有隐藏身形和目的,就是奔着埃米尔大校去的。”

    “这里可是市区!不是浩克当初躲藏的树林。”罗斯将军忍不住用力一锤桌面,“迦勒底已经完全肆无忌惮了!”

    这种情况,军方根本毫无办法。

    如果异人族中的那个能够传送的异人还在的话,说不定有办法,但那个人已经被严密的封锁在月球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所以现在的罗斯将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亡一步步逼近他最强大的部下。

    “将军!”另一边有通讯员急匆匆的赶来,“收到最新指示,上头要求冻结计划,立即启动备用计划撇清关系。”

    “那群懦夫!”

    罗斯将军感到无比的憋屈。

    长达两个月时间的计划,竟然只是在沈河刚有动作的时候,就需要直接放弃,一丝犹豫都没有。

    不过他也很清楚。

    憎恶差不多是他们手中最强大的战力,也是非常关键的战力,假如损失掉了,在找到替代品之前,都只能先冻结计划,继续等待着机会。

    就在这边抓紧时间隐藏相关资料和人员的时候,沈河等人已经来到一座公寓的面前。

    因为他们出场的方式,和全世界都熟悉的相貌,引来了一大群的围观者,但是也没有多少人敢太过于靠近,都只是拿着手机等工具远远的拍摄。

    沈河并没有继续向前。

    在他的感知中,他要找的人已经从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头发花白,身材干瘦却非常结实的中年人,身上并没有穿着普通人的衣着,而是美国的特种军服,再加上机枪和手雷,可谓是全副武装。

    这下子,就连平民们也察觉到了不妙,一些聪明点的人已经开始转身就跑。

    “你不打算逃跑吗?”

    沈河伸出手拉住有些按捺不住的两仪式。

    “哼,逃跑也没有意义吧。”埃米尔冷笑了一下,“你们......真的击败了浩克?”

    “那很轻松。”

    沈河已经感受到了杀意,当然,站在他身边的几人也都感受到了。

    “非常不错。”埃米尔说出了一句典型的英文,眼瞳中霎那间浮现一抹深绿色,连带着表情也变得挣扎起来,“只要杀掉你们,就意味着我比浩克更强!然后我要去杀掉他!要让他看着自己的钟爱的一切全都毁掉!”

    近乎是和绿巨人变身差不多的画面。

    身躯膨胀,撕去上衣。

    要说不同的地方,就是从骨头处和背脊出延伸出的狰狞骨刺,以及那充满了憎恶的眼神。

    “不错,这正是已经知晓憎恶滋味的怪物。”

    两仪式霎那间拔出了自己的长刀,刀面上倒映着绚烂闪耀的双目。

    杀人并不能给她带来愉悦。

    但是她却享受着此刻内心的杀意,这能够让她全身心的投入,忘掉其它的事情。

    就是在这个瞬间。

    已经被憎恶所支配的怪物用力撞击着地面,惊人的力道将整片水泥大地都崩裂掀起,石块带着沉重的呼啸声朝着众人砸来。

    骤然响起尖叫声渲染着战斗的氛围。

    “贞德,你保护下平民吧,一方通行,公寓里应该还有些敌人。”沈河只是吩咐到,但是也没有躲闪。

    因为所有的石块在来到他身前的时候,已经化为最细碎的粉末随风消散。

    结构和动力。

    两仪式以快到人眼难以辨别的速度,将石块上的这两样概念尽数杀掉。

    炫目的双眼好像要燃烧起来。

    直死魔眼催动到极致。

    眼中的世界被夺取了色彩,夺取了轮廓,一层层的裂纹不断浮现,扭曲着,翻滚着,甚至几乎覆盖住了事物本身的模样,仅剩下可以杀死的概念。

    已经......强化到这个地步了!

    式在心里感叹了下,再加上全身涌动的力量,她已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超乎想象的强大。

    单手持刀,换成两手,身形霎那间消失在一片模糊的影子中。

    并不是速度快到了极致。

    而是在移动的瞬间杀死了身边的光。

    式奔跑在布满裂纹的世界中,像蝴蝶一样飞舞着身子,就这样直接冲向了咆哮着破坏的怪物。

    一刀。

    宛如视觉出现了停顿。

    憎恶的右腿在下一个瞬间,变成了普通人的模样。

    这骤然的变换让他难以保持平衡,整个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是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

    两仪式完全没有拖延时间享受战斗的打算,只是将长刀化为密集的刀光,斩杀憎恶身上所有的力量。

    没有反抗的能力。

    即便视线能够跟上刀的速度,已经被憎恶吞噬的理智也无法判别大师级别的刀术。

    而在沈河等人的视线中,憎恶膨胀的身形正在快速的消退,他在逐步变回普通人。

    直到最后一刻,两仪式停了下来,长刀插在埃米尔的脖子边上,双目中代表着直死魔眼的炫目也渐渐消散。

    属于憎恶的力量,已经完全的被杀死。

    从此世间再无憎恶。

    至于埃米尔......

    不杀他了?

    沈河心里发出了疑问,但是没有做什么动作。

    两仪式黑色的眼睛平静的看着埃米尔的依旧充满了憎恶的视线,过了一会儿,似乎是确定了什么。

    刀光划过。

    鲜血溅在了刀身上,毫不留情的斩杀。

    之所以多此一举,她也只是想要看看,这究竟是被力量吞噬的人,还是已经沉浸在憎恶中的怪物。

    “其余的人都解决掉了。”一方通行从公寓的大楼中出来,“有一个是能力者,不过很弱小就是。”

    “嗯。”沈河只是轻轻点头,然后望着两仪式,“感觉怎么样?”

    “......奇怪......”

    两仪式收起长刀,按着自己胸口。

    那种烦躁的感觉依旧存在。

    似乎并没有因为杀戮减轻。

    “这样啊......没事。”沈河心里有些担忧,但还是露出轻笑,“今天有不少敌人要解决,反正我们也很久没有一起战斗了。”

    “......嗯。”两仪式应了一声。

    “走吧,贞德,下一个目标。”沈河转过头喊了一句。

    正在给受伤平民治疗的的贞德小跑了过来,确定了两仪式和沈河没有受伤后,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是不怎么强大的敌人,但她的注意力也一直放在这边,毕竟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战斗的主要意义在于守护,守护御主以及她的同伴们。

    那么,下一个目标。

    是九头蛇和贾盈那些躲起来的异人族。

    原本九头蛇打算继续潜伏起来等待机会的话,沈河也未必会想着找这些残余人员的麻烦,毕竟九头蛇的确是枝繁叶茂,谁也想不到他们究竟隐藏在哪些地方,想要全部清除,即便是有贞德也难以实现。

    但是既然他们再一次冒头。

    那就不用客气什么了。

    昆式战机再一次起飞,随后隐身消失在天际中,无可侦查,但是却宛如一座大山般压在所有相关人员的心头。

    他们真实的感受到这种豪不讲道理的实力压制。

    根本就无需获取情报,也无需在意他们精心准备的计划。

    不过就是找到人,然后干掉。

    就足以让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将军,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我们这里?”旁边的一个参谋紧张的望着罗斯,“要不要进入最高级别的警戒状态?”

    “警戒?”罗斯将军嗤笑一声,“那有用吗?”

    “可,可是......”

    这个参谋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

    那些曾经给他们带来巨大信心的武器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如此可笑。

    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此刻所有军官的脑海中都浮现类似的问题。

    最强大的武力不再是人数,也不再是武器,更不再是经济和军队,而是被掌握在个体的手中,那些人就好像古代的神灵一样,俯视着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