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八章:契约吗?
    实际上,沈河对此也有一点点惊讶。

    毕竟几句话就能信赖别人的女孩,估计也就在这样的动画世界里才存在,换个现代社会,女孩子大多不吃这套。

    “御主”贞德似乎看出了沈河在想什么,不满的轻咬了下嘴唇,“我当初也是几句话就相信你了呢。”

    “”沈河哑然,他这回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总之”贞德却似乎不准备这么简单的放过他,微微俯下样子,毫不掩饰的用鼓起的脸颊传达自己的气恼,“如果到时候御主再救她一次,或者帮她一个大忙,后果可是会超严重哦。”

    “”

    沈河自然明白贞德所说的“超严重”是什么意思。

    仔细想想,蕾姆或许真的是那样子的性格。

    菜月昴只是舍己为人的拼死救了她,随后就被她认定为是自己的英雄,甚至愿意付出所有么。

    “安心,我会把握好度的。”

    沈河伸手拍了拍贞德的肩膀。

    他之前说那些话,并没有想着刻意攻略之类的,只是不希望使菜月昴再像原本的剧情一样死于蕾姆的手下,导致时间再次重置。

    至于说没了那几次死亡收获的信息,菜月昴还怎么攻略蕾姆,沈河自然不可能会在意这样的事情。

    “如果我是说如果。”贞德稍微强加重了下语气,但是很快又软了下来,嘟囔着说道,“事情真到了那一步,就带回去吧,反正城堡内也缺一个女仆长。”

    “是是是,反正咱们家城堡又不缺女主人。”沈河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搂着媳妇好好安慰了。

    他也清楚,以贞德的善良,在知晓了蕾姆的身世后,不怜悯是不可能的。

    不过说实话。

    就他而言,如果说从零世界有哪个是他想要带走,甚至想要契约成为从者的,那不会是蕾姆,也不会是女主角艾米莉娅,而是大精灵碧翠丝。

    这位在库里活了四百年,外冷心热,还有一点点小毒舌的双马尾萝莉,非常适合带在身边。

    无论是撑场面,还是除乏解闷,甚至是作为战斗助力好好培养,都非常不错。

    只是可惜,这又不是活动世界,没有贝蒂的专属up卡池,召唤的概率太低了。

    明天,应该就能见到她了吧

    沈河脑海里想着各种而言的事情,渐渐的沉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依旧是被贞德的轻柔声音唤醒。

    因为昨天睡的比往常早很多的缘故,今天醒来的时间也早很多,看天色还只是蒙蒙亮,沈河想着昨天的事情,干脆翻身起来,整理下自己和贞德的衣服。

    “走吧,我们去找一位很有趣的‘合法萝莉’。”

    “合法萝莉?”

    贞德听着这个新鲜的词汇,但是也能理解是什么意思。

    自家的御主还真是喜欢小孩子呢。

    怀着不知道要不要吃醋的怪异想法的贞德,老老实实的跟在沈河的身边,看着他两眼放光的仔细端详着一个个房间的大门。

    碧翠丝所在的库,是一个移动的房间。

    它可能与这整栋府邸的任何一扇门相链接。

    但是实力到达沈河这个层次,即便不怎么会运用这一身的恐怖魔力,也足以观察到空间中的轻微扭曲。

    “就是这个!”

    沈河的视线看向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然后冲上去,一把打开。

    “呀——!”

    意料之中的惊叫声。

    却不是贝蒂发出的。

    在沈河的面前,是一个超大的浴室,而蕾姆和拉姆这对姐妹已经脱掉了女仆外套,着身子站在水池边,瑟瑟发抖的抱在一起看着他。

    “抱歉。”

    沈河的视线只停留了一秒钟不到的时间,然后果断关门。

    难受的捂住了鼻子。

    被整了啊,这种动画后宫主角才有的福利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被那只合法萝莉给狠狠的整了一次。

    “御主”

    旁边的贞德发出了幽幽的声音。

    “简直太过分了!”沈河狠狠的握紧拳头,“那个家伙绝对是知道了我正在找她,故意把库转移到这里来的!”

    “哼!”

    贞德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虽然她也知道刚刚不是御主的错。

    但是在发现开错门之后,御主竟然停顿了足足一秒的时间才关上了门,这对于他的反应力而言,都足够把两位小姑娘看个仔细了。

    实际上,贞德这就是冤枉沈河了。

    任何人看见那一幕都会愣一下,在反应过来之后,沈河立马就道歉并关上了门,区区一秒钟真的非常短。

    他绝对没有把细节记下来!

    “贞德,你留在这里替我道下歉。”沈河扭了扭手腕,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我去找那只萝莉好好说道说道。”

    话说完之后,沈河的身形已经瞬间消失。

    并不是去了哪里。

    而是单纯的速度快,他甚至已经将身躯的全部力道都集中起来,极快的传说在整座府邸中,捕捉着那道空间波动。

    仿佛是发现了他的目的一般,碧翠丝的库也开始在整个府邸中的全部房间飞速转移。

    这下子沈河更加肯定,刚刚就是那只萝莉在故意整他。

    “呵呵。”

    冷笑了两声,沈河的身形骤然发生了变化。

    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

    这是古一所属的术法之一,奇异博士对战灭霸时也用到过,并没有什么太过复杂的操作性,仅仅是对魔力的浓度和质量要求极高。

    这些“分身”近乎以极快的速度遍布整个府邸。

    沈河的真身隐藏其中,终于,赶在某一个时期捕捉到了被贝蒂转移的库。

    呼呀——

    伴随着风压的声音,门被猛然打开,不出所料的,一个穿着华丽褶边洋装的少女就正坐在里面。

    “真是不可思议,作为人类,你是怎么找到机遇门的。”碧翠丝微微喘着气,显示移动书库并非毫无消耗。

    “靠感知就够了。”

    沈河收回了所有的分身,走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不,不经过允许就擅自进来,真是无力至极的家伙。”

    碧翠丝冷淡的低下头,似乎是盯着膝盖上的书本,不过沈河还是能从那惹人爱怜的脸蛋上看出一点点慌张。

    原来这家伙也知道惭愧啊。

    “明明无礼的人是你才对。”沈河直接走了过去,视线看着周围的书籍,“我又没有得罪过你,却让我打开那样的地方,果然是因为在这里闷了太长的时间所以变得无聊起来吗?”

    “哼,那明明是你自己反应迟钝而已。”碧翠丝索性关上书,抬起头就这样盯着沈河。

    “竟然不否认吗?”

    沈河随意的抽出一本书,就这样径直走到碧翠丝的身边,坐下,翻了起来。

    这样旁若无人的行为让碧翠丝的呼吸为之一滞。

    “太,太嚣张了!”碧翠丝气恼的伸出了手掌,“刚刚也好现在也好,以区区人类的身份来说,真是让人火大。”

    就在话语刚刚落下的一瞬间,无形的魔力朝着沈河席卷而来。

    并没有用太大的力量。

    仅仅是保持着能够把人推出去的程度而已。

    虽然是只恶劣的幼女,但不过是外冷心热。

    “作为能够化型的大精灵而言,你的力量是不是太弱了些。”沈河自然是纹丝不动。

    “你这家伙,难道想打架吗?”

    碧翠丝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她的忽然直接靠近了沈河的背部。

    但是很快的,她的表情变得异常的惊讶,甚至不由张大了小小的嘴唇,好像看见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一样。

    “怎么,感受到了什么吗?”沈河笑眯眯的问道。

    他自然发觉了碧翠丝想要做什么,抽取他体内的魔力。

    但是先不说他的魔力能不能被抽取,单单那犹如大海般的量,就足以让这只大精灵狠狠的惊讶一下吧。

    “区区人类,有什么好得意的。”碧翠丝的小脸蛋都有些涨红,随后嘟囔了一句,“也不过在人类中算不错而已,哼,你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欺负贝蒂吗?”

    “我可没有欺负你,仔细想想,刚刚也好现在也好,都是你在欺负我吧。”沈河无奈的说道,“总之,我要在你这里躲一下,直到刚刚的尴尬事过去为止。”

    “真是没用”

    碧翠丝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也知道刚刚那件事是自己理亏。

    最关键的是。

    单单从魔力含量来看,她很有可能不会是沈河的对手,当然,作为尊贵的大精灵,这点是不可能会承认的。

    “说起来。”沈河却放下了书,转过身子,视线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幼女,“你竟然是在通过库吸收府邸的魔力,而不能自己汇聚吗?”

    “你这家伙!”碧翠丝捏紧了小拳头,忍不住对着沈河怒目而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即便是贝蒂也也”

    后面的话也没说出来,因为她发现,沈河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嘲讽,反而像是在沉思。

    沈河的确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所有的从者,都是在被系统召唤之后,与他建立了灵魂上的契约,但这个契约并不受系统的管控。

    随着实力的增强,他越来越能够感受到。

    系统只是起到一个沟通不同世界的作用。

    即便是强化,也更多的是依赖于他的魔力和从地下城中打出来的那些蕴含特殊能量的强化石。

    这样的话

    如果是不经过抽卡召唤,而是先一步签订契约,那会怎么样?

    “贝蒂,我的精灵亲和度如何?”沈河表情认真的问道。

    “这个”碧翠丝似乎有一点点的不情愿,但还是小声的嘟囔道,“作为人类来说,还算是不错。”

    实际上,不单单是不错。

    碧翠丝从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个人的精灵亲和度高到一个难以置信的地步。

    精灵,其实就是魔力在世界的意志作用下形成的能量体。

    这个人仅仅是站在这里,就有远远不断的魔力聚拢在他的身边。

    如果不是因为这点。

    她根本不会搭理区区一个人类,更不用说捉弄一下。

    “既然这样”沈河也松了一口气,“那要不要和我建立契约呢?”

    “哈,哈!?”碧翠丝的声音徒然抬高,瞪圆了眼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人类?”

    “咦,我在很认真的说着很认真的事情呀。”沈河指了指自己,“你看,我是没有契约精灵的人类,你是没有契约人类的精灵,而且不是自夸,我最自信的事情就是魔力含量了,你又不能够自己凝聚魔力,这么看来我们简直天生一对哇。”

    “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碧翠丝一副三观尽毁的表情,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竟然这么轻易的向第一次认识的精灵要求契约!

    他难道不明白对精灵而言契约代表着什么吗?

    一旦契约了之后,契约者就差不多是精灵的全部!

    这个家伙!

    “太不要脸啦!啊啊!烦死啦!”

    碧翠丝涨红着脸,这次直接调动了整个库的魔力朝着沈河一齐推来。

    果然还是心急了些么。

    沈河有点失望,因此也没有怎么反抗,就这样被她噗通一下推出了门外。

    外面是位于四楼的阳台。

    这只萝莉的心有点黑呀。

    沈河一个灵活的翻身,稳稳当当的站在地面上,躲过掉到被施了新鲜动物粪便的花坛的命运。

    “早,早上好,沈河。”

    在他的面前,是看起来正在聊着天的艾米莉娅与菜月昴两人。

    艾米莉娅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点儿怪异。

    “出现啦!”菜月昴就不讲究这么多了,夸张的指着沈河,“凌辱双胞胎女仆的凶手出现啦!”

    “”沈河一头黑线。

    他已经猜到了那对双胞胎姐妹会怎么用独有的双声道述说他的“恶行”了。

    “菜月昴不要乱说,沈河才不是那样的人呢,一定有什么误会。”艾米莉娅反驳了菜月昴的话语,然后又望着沈河小声的问了一句,“对,对吗?”

    “”

    这种不确定的语气让我怎么回答。

    即便是以沈河的脸皮,这个时候也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的笑容,然后果断错开话题。

    “艾米莉娅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