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沈河选中的国王
    “修复姐姐的角这种事情,真的能够做到吗!?”蕾姆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失去角的是天赋绝佳的姐姐,而不是她,即便这只是数年前的事,也几乎要把现在的蕾姆压垮。

    “只是试试,不过,希望还是很大的。”沈河安抚了一句。

    其实从刚刚蕾姆的出角状态,他就已经看出来了,角不是实力的来源,而是天线,是鬼族吸收和释放自身魔力的渠道。

    没有角的拉姆,恐怕时刻都处于虚弱状态。

    明白了这一点,要修复就不难,毕竟迦勒底还有呱太医生在这里。

    只是,沈河也不会轻易的就帮拉姆修复了。

    因为罗兹瓦尔。

    拉姆对罗兹瓦尔的忠诚甚至可能比对蕾姆的姐妹情还要大一些,而修复角的拉姆,即便比不上莱茵哈鲁特这种挂壁,也堪比最强的那几位大罪祭祀。

    这个时候修复拉姆的角,等于说是给罗兹瓦尔添加助力,而且还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不管怎么说,沈河也算是把这件事记在心里。

    蕾姆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异常乖巧的跟在沈河的身后。

    心里面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欣喜。

    姐姐的角还有希望恢复,那位天资纵横的姐姐还能回来,这等于说一束阳光刺穿了她心里数十年来愈发密集的乌云,整个人的颜色都不一样了。

    沈河自然发现了蕾姆的变化。

    这样也不错。

    他嘴角不由勾起了一丝丝的笑意,虽然说他做不到像菜月昴这样奋不顾身,但这就好比手里有大把的钱,又何必硬要追求什么相互扶持,一起拼搏。

    沈河与蕾姆此刻并没有回府邸,而是掉头朝着村庄那里走去。

    毕竟府邸已经安全了。

    反而是村庄那边,还不知道魔兽有没有清除干净,森林的结界也未修复。

    等到他们抵达的时候,贞德已经将大部分失踪的孩子带回来。

    没有谁受伤。

    毕竟敌人的目的只是用孩子拖住他们。

    “都在这里了吗?”

    沈河看了眼将贞德围在中间感谢的村民们。

    “还有一位女孩。”贞德有些担忧,“但她似乎不是在森林里面。”

    “嗯,那个女孩就是咒术师,应该是从府邸逃离了。”沈河想了想,一挥手,一座悬浮摩托就出现在面前,“贞德,你追上去,尽可能的活抓回来。”

    “知道啦,交给我吧。”贞德明白了沈河的意思后,不由期待的望着这辆摩托车。

    她虽然有些害怕飞机,但地面上的交通工具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也的确比自己奔跑的速度要快。

    而另外一边,蕾姆已经安抚好村民,简单的修复了下结界。

    剩下的就得等罗兹瓦尔回来,再对这片森林内残留的魔兽进行一次全面的清除。

    做完这些后,她就回到了沈河的身边。

    看这模样,现在沈河在她心里的地位,说不定比罗兹瓦尔还要高了。

    幸好贞德已经离开。

    “既然已经没什么事了,那我就不回府邸了。”沈河对蕾姆说道。

    “客,客人要走吗?”蕾姆顿时有一些慌张。

    自从沈河说过,有希望修复她姐姐的角之后,沈河在她心中的地位就完全不同了。

    并不是喜欢之类的情感。

    但是依赖,或者说视为救命稻草之类的情感,还是有的。

    “你姐姐的角,一时半会没有时间和材料开始修复。”沈河明白蕾姆在慌张什么,索性解释了一下,“我还有自己的事情需要解决,放心,等一切都结束之后,我会实现自己诺言的。”

    “那”蕾姆咬了咬薄唇,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拉,拉钩。”

    “好,拉钩。”

    沈河也伸出了小手指,轻轻的勾住了蕾姆。

    语气有一点点小无奈。

    不过拉完勾之后,蕾姆的心情看上去已然好了很多。

    这种没有多少契约效果的契约,却给了她极大安慰。

    “那么,你回府邸去吧。”沈河见状,也松了口气。

    “好。”蕾姆退后了几步,忽然拉起了女仆装的裙摆,露出甜甜的笑容,“客人一路顺风。”

    “”

    沈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过头,身形瞬间消失。

    没办法。

    蕾姆大概是忘记了,她的衣服早已经在刚刚的战斗中变得破碎,原本沾满了血痕时还没什么,但此时一拉

    咳咳,贞德看样子是已经回来了。

    沈河察觉到贞德的气息在不断的靠近,看来那个咒术师根本就没有逃多远。

    远处属于悬浮摩托的灯光在夜色中不断的逼近,随后稳稳的停在面前,一身戎装的贞德拎着一位小女孩潇洒的翻身跳下来。

    画风有点不对

    沈河望着这豪爽的姿态,兴奋的眼神,差点以为自己看见了黑贞。

    好在,贞德很快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御主,这个就是咒术师。”贞德手中的小女孩看上去已经昏迷过去了。

    “把她弄醒吧。”沈河望着这个小女孩。

    从外表看上去,只是一位绑着咖啡色辫子的少女,最多不过十一二岁。

    不过应该不是真实的年龄。

    贞德的手掌上亮起白色的光晕,很快,少女渐渐的睁开了眼睛。

    只是一瞬间,她就明白了自己所处的状况。

    “名字。”沈河手中的长枪横在她的脖子前。

    “梅丽。”梅丽没有过多的犹豫。

    她能够感受到杀意,最主要的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办法能够撬开别人的嘴,甚至是记忆。

    “是谁雇佣的你?”沈河又问。

    “”

    这回,梅丽沉默了。

    她失去了最后一点侥幸,但是也明白,这个问题一旦回答了,自己也就失去了价值。

    “算了。”

    沈河摆出一副似乎是失去了耐心的样子,手中的长枪轻微抖动,就要向前刺去。

    “是边境伯爵罗兹瓦尔。”梅丽知道已经没有办法了,似乎是担心沈河不相信,她连忙补充说道,“他遮掩了自己的相貌,但我们我们有办法知道他的身份,也证实了他在今天晚上离开,我,我可以作为证人证实他。”

    一般人都绝对不会相信,边境伯爵会雇佣杀手攻击自己的住所。

    因此,梅丽认为,对方或许会需要留她作为证人。

    这也是她活命的唯一机会了。

    “”

    沈河沉默了半响,随后挥挥手,直接将她击晕。

    丢到了城堡的地牢中。

    “竟然会是罗兹瓦尔吗?”贞德也感到万分的惊讶,“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雇人攻击自己的住所。”

    “谁知道呢。”沈河耸耸肩。

    虽然说以前看动画的时候也在弹幕上看到过这样的猜测,但真正得到证实,还是现在这个时候。

    或许这个信息会有用。

    毕竟要修复拉姆的角,前提一定是罗兹瓦尔死了,或者被限制在迦勒底的手掌心中。

    “走吧,我们去一趟帝都。”沈河思考了一会儿,暂且把这个消息放下了。

    他翻身坐上悬浮摩托,拍了拍后座的位置。

    结果,贞德似乎是有些害羞的说道,“那个御主,请问能让我来驾驶吗?”

    “”

    沈河默默的自己坐到后座上。

    他从来不知道贞德会喜欢驾驶摩托车,明明她不怎么喜欢乘坐飞机来着。

    不过这个时候望着贞德脸上兴奋的笑脸,以及被狂风吹着飞舞的麻花辫。

    沈河暗自的把这个喜好记下来。

    或许以后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带着贞德去草原,去大海,尽情的尝试。

    在时速接近二百公里每小时的摩托速度之下,他们很快就抵达王都。

    为了避免麻烦,沈河在很早的时候就收起了悬浮摩托,也没有走正门,而是偷偷摸摸的翻墙进入。

    目标,卡尔斯滕家族。

    没错,就是五位王选者中的那位绿发男装丽人,库珥修·卡尔斯腾。

    这是沈河选择的最适合作为国王之人。

    理由也很简单,只需要排除即可。

    五位王选者中。

    艾米莉娅根本没有管理国王的天赋,其执政理念也颇为幼稚。

    而菲鲁特则更是胡来,偏偏还难以掌控,选她的话还要哄小孩子。

    至于说傲娇女普莉希拉,那种天上地下,唯吾独享的自信,会很难讨论正确的治国理念。

    最后一个,商业天才,安娜塔西亚,则与沈河所拥有的能力重合了。

    要想实现莱茵哈鲁特的梦想,沈河对这个王国的帮助,只能是集中在政治、经济、技术三个方面,而毕竟他的身份是外来者,也无法长期滞留在这里,因此,国王就必须要拥有足以推动整个王国改革的魄力。

    最重要的一点——

    库珥修是五个候选人中唯一质疑与龙的契约的人,她希望断绝王国与神龙的契约,摒弃对神龙的依赖性,建立一个自立自强的大国。

    这正是沈河必须要做的。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个在神龙的庇护下毫无危机感的国度,无论多么繁荣,都只是无根浮萍,沙漠大厦。

    有贞德在,沈河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卡尔斯滕府邸,这个继承了王国的建立者,狮子王族徽的大家族。

    沈河没有翻墙,而是大摇大摆的敲门。

    他早已经在门前感应到了结界。

    没有等待多少时间,门从里面打开,出现在大门后的,是一位穿着黑色套装,腰杆挺直的老者。

    对于别人而言,第一印象可能是行为举止极度洗练的老绅士。

    但是对于沈河而言,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柄入鞘的利剑。

    好锐利的意志。

    不但沈河发现了,贞德也发现了,这让她稍微的向前一步,挡在沈河的身前。

    面前老者视线,在看见贞德的一瞬间,也微微一凝。

    大精灵么

    这个世界的人,很容易将贞德这种完全由魔力构成的英灵看作是精灵,实质上,两者的确有不少相似之处。

    “不知道客人深夜来访,可是有什么要事?”老者的脸上刻画出柔和的笑容。

    不过这只是普普通通的待客之道,沈河轻而易举就察觉到那双眸子中的警惕。

    “我们是莱茵哈鲁特的挚友。”沈河第一时间搬出了莱茵哈鲁特这座大山,紧接着再抛出了自己的目的,“希望能和卡尔斯滕家族的当家,库珥修·卡尔斯滕见一面,以辨别,是否要支持她成为国王。”

    “”

    即便是以老者的修养,此刻都难以按捺惊讶的表情。

    莱茵哈鲁特的挚友!

    辨别是否支持当家成为国王!

    这究竟是莱茵哈鲁特的试探,还是着两个人的意思?

    “请进。”

    老者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正确的回应。

    沈河与贞德进入府邸,视线却还放在他身上。

    第一眼,他就认出了这人的身份。

    威尔海姆·范·阿斯特雷亚,莱茵哈鲁特的亲爷爷,剑圣家族的入赘者,被称为“剑鬼”的大剑豪,现在与莱茵哈鲁特的关系颇为紧张。

    他同时也是卡尔斯腾家的执事,库珥修·卡尔斯腾的剑术指导师。

    原本的剧情中,他似乎与莱茵哈鲁特和好了。

    自己要不要推动一把呢。

    沈河略微有些犹豫的时候,就已经被带到了一个整洁奢华的房间,马上有女仆奉上香茗。

    不同于只有两位佣人的边境伯爵府邸,卡尔斯滕作为格鲁尼卡王国数一数二的大贵族,在各个方面都颇为讲究,即便是以习惯了城堡女仆的沈河的眼光来看,这里的服务和无可挑剔。

    不过他进来却不是来享受的。

    视线盯着房间大门。

    一个颇为肃穆的气息正在靠近,即便没有见过面,沈河也能从气息中大概猜到来者的身份。

    正是库珥修。

    心念一动,直接调动体内的魔力,让其浮于表面,霎那间,汹涌的压迫力透体而出。

    门外的库珥修,徒然停下了脚步。

    她感受到了。

    难言的窒息感涌上全身,好像只要打开这扇门,就会有一头活着的巨龙出现在面前。

    里面的究竟是什么人?

    她的心里不由浮现出这样的疑问。

    即便是她的师傅,剑鬼威尔海姆都没有给她带来这么大的压力。

    但对方应该不会是敌人。

    要不然根本不会从正门进来,有这样的实力,直接闯进来即可。

    库珥修的手掌已经搭在门上,咬着牙齿,猛然推开。

    霎那间,更加汹涌的压迫力一排排袭面而来,甚至让她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家主!”此时赶来的威尔海姆,似乎想要冲上来。

    “没事。”库珥修却阻止了他。

    因为她已经看见了里面的人,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气势却宛如巨龙的男子,正端坐在沙发上,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

    那种眼神自从她成为国王候选人之一后,很多人都这样看过她。

    那是在审视,她是否有成为国王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