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三章:沈河三问
    面前的男装丽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军人二字。

    虽然是个女子。

    但是背脊挺直,目光坚定,无论是手脚的动作还是脸上的表情,无一不体现出威严肃穆的气质。

    即便是在释放出宛如巨龙般压迫力的沈河面前,也没有丝毫的胆怯和退缩。

    不知道为什么,沈河忽然想到了阿尔托莉雅。

    大概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不会和寻常人一样无比的崇敬神龙吧。

    就在沈河思考的时候,库珥修顶着压力,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

    随后坐到沙发上。

    在她坐下的时刻,压迫力犹如潮水般迅速褪去。

    “不错。”

    沈河的嘴角微微勾起笑容。

    他把自己定义为,拥有强大实力,和十足傲气的强者。

    “我是卡尔斯滕家族当代家主,格鲁尼卡国王候选人之一,库珥修·卡尔斯滕。”

    这一连串的头衔,代表着库珥修对沈河的重视,同时,也是让沈河自报来历的意思。

    “沈河,旅行者。”沈河却只是简单两个词。

    “只是旅行者?”库珥修锐利的视线紧盯着沈河。

    她拥有辨别风向的加护,能够看出细微的变化,效用是辨别对方是否撒谎。

    但,面前的沈河并没有撒谎。

    “没错,旅行者。”沈河点点头,“不过,我是莱茵哈鲁特的挚友,受到他的托付,在如今的王国候选人之中,寻找真正的贤王。”

    “当代剑圣,莱茵哈鲁特。”库珥修缓缓的吸了一口气。

    因为她的加护告诉她,面前之人的这句话,同样没有撒谎。

    他真的是代表莱茵哈鲁特,来寻找支持的国王候选人。

    这也无法撒谎,因为很容易证实。

    但是,莱茵哈鲁特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却让库珥修难以平静。

    王国至强者、骑士团团长、剑圣家族的当代剑圣。

    即便是一个毫无跟脚的普通人,得到莱茵哈鲁特的支持,都能一跃成为国王选举最有利的候选人,而如果被支持的是她,卡尔斯滕的当代家族,获胜的希望顷刻间就可以碾压其余的任何候选人。

    “我有一个疑问。”库珥修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并且敏锐的发现了最大的疑问点,“阁下,不是格鲁尼卡王国之人吧。”

    以外来者的身份,参与他国的国王选举,这无论在哪一个国家,都是非常敏感的事。

    莱茵哈鲁特身为王国骑士团团长,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

    “不错。”沈河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压迫力,就好像只是一个普通人一样,“但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莱茵哈鲁特的信任与友谊。”

    “我明白了。”库珥修慎重的点头。

    如果是这样,那对方其实不能算作是外人。

    而应该算作是莱茵哈鲁特一方的所属人员。

    能够拉拢外来的强者。

    同样是身为国王的能力体现。

    “所以——”沈河的身躯微微前倾,眯起眼睛,“如果你真的是贤王,那就证明给我看。”

    “”

    库珥修略微沉默了一会儿。

    她从未见过这种形式。

    正常而言,如果说有谁选择了一位国王作为支持者,那必然是通过观察、接触,随后在自己心里下达了判断。

    但现在,对方却需要她自己证明。

    不过,只是略微的思索了一会儿,库珥修就知道应该怎么做,莱茵哈鲁特的支持,绝对不能够轻易放弃。

    “格鲁尼卡王国,如今不过是虚假的繁荣。”库珥修开始述说自己的理念,“与神龙的契约,即是保障,也是约束,毕竟,格鲁尼卡王国非龙持有,而是我等所属之地”

    库珥修最大的理念,就是对与神龙的契约秉持怀疑的态度。

    她甚至讲述,当她成为国王之日,就是与龙解除契约之时。

    沈河认真的听着,却稍稍的有点失望。

    这就是思维方式的差别。

    以至于他还未听完的时候,就不由抬起手,中断了库珥修的讲述。

    “三个问题。”沈河伸出三个手指,“第一,在龙的契约庇护之下,格鲁尼卡王国内最大的弊端所在;第二,解除与龙的契约之后,格鲁尼卡王国可能会面临的困境;第三,假设已经解除了契约,你将如何使王国繁荣。”

    三个问题,直指核心。

    库珥修甚至忍不住猛然站起来,控制不住内心汹涌的情感。

    沈河问的这些,她不可能没有思考过。

    但那只是杂乱的思考。

    像这样摆在一起,彼此互相映衬,还是第一次。

    甚至让她觉得,如果能够弄明白这三个问题,就可以正确的辨明,王国的未来在何处。

    沈河没有再说话,也没有什么严肃的表情,仅仅是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库珥修站起来,看着她又坐下去,看着她陷入了沉思。

    这三个问题的范围非常广。

    但同样的,沈河也没有要求库珥修说出非常详细的答案。

    他仅仅要一个思路。

    或者说,先让库珥修自己进行思考,等一下装起逼来才会更加震撼。

    时间一点点流逝。

    站在库珥修身后的威尔海姆,都略微有些担心的望着自己的家主。

    一个小时后。

    库珥修终于从漫长的思考中回复过来,似乎是已经得到了答案。

    “格鲁尼卡如今最大的弊端,在于过度依赖盟约,甚至已经无法解决盟约范围之外的任何困难,一如十四年前征讨白鲸事的失败。”

    “解除了于龙之间的契约之后,我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失去庇护之后,国家的脆弱。”

    “解除契约之后,我当使国民背负起过去属于龙的一切责任,无论是战乱、瘟疫、还是饥荒,只有凭借着自己度过了这一切,王国才会引来真正的繁荣!”

    库珥修将这三个问题,总结为自责、自清、以及自救。

    责怪国家过去的软弱,清楚国家当下的脆弱,以及拯救国家的未来。

    即便是站在她身后的威尔海姆,都不由露出赞叹和自豪的目光。

    在这个王国。

    也只有他选择的家主,才能有如此的魄力。

    实际上,沈河也颇有些赞叹。

    能够在这个时代,看清楚这三件事,已经算的上是拥有着超越时代的眼光。

    不过,他表面上却依旧毫无表示,甚至还低垂下了视线。

    “三个答案,没有一个是我想要的。”

    沈河明白,库珥修的能力就相当于一个微表情测谎仪。

    因此他没有说“很失望”。

    而是换了一种意思相差无几,但是却并非谎言的表达方式。

    不出所料的,库珥修露出了不怎么服气的表情,即便是威尔海姆,也有些觉得沈河是在故意找砸。

    “请赐教。”库珥修礼仪到位,摆出了受教者的姿态。

    “第一问题,当代王国的最大问题,在于不思进取。”沈河也没有继续卖关子,“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今的格鲁尼卡王国,比起四百年前的格鲁尼卡王国,可有明显的进步?如今的国王荣耀,比起狮子王之荣耀,可有更胜一筹?”

    库珥修的表情愕然在那里。

    她所提出来的,不正是这个问题吗?

    过度的恩惠会产生停滞,停滞会导致堕落,堕落将敲响丧钟。

    所以她才说,现在的王国最大的问题,在于过度的依赖于龙。

    “重心不一样。”沈河自然明白库珥修在想些什么,他不紧不慢的解释道,“依赖于龙、不思进取、王国羸弱,这三个元素彼此依存,但同时也相对独立。”

    这就是科学的思维方式带来的优势。

    库珥修借助基本的逆推逻辑,将“王国羸弱”的原因,归结到最初的“依赖于龙”。

    但实际上,真正对“王国羸弱”起到直接效果的,却是“不思进取”。

    甚至进一步探索,也很容易发现,“不思进取”才是造成王国一系列问题的最大根源思想。

    “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事物,就是是指导思想。”沈河见库珥修还不怎么明白,索性直接点说,“举个例子,依赖于龙,的确会导致不思进取,但是,如果国王将‘进取’二字列为王国的指导思想,力求从上到下,每一周、每一月、每一年都要产生进步,都要更加繁荣,并且让这种精神深入人心,那么,龙的庇护,还会导致不思进取吗?”

    在现代社会,治国先立纲。

    无论是自由、平等的资本主义制度,还是解放生产力,消除两极分化的社会主义制度,都少不了作为指导思想的核心精神。

    可以说,思想是照亮国家前进的明灯,失去了它,国家的发展就失去了方向。

    “这,这可能吗?”

    库珥修此时感觉,有一座新的大门好像出现在她的面前。

    但是她不敢打开。

    因为她怀疑、或者说害怕,门的后面,会不会只是谎言。

    “你认为,只要龙的庇护依旧存在,人们就不可能会还有进取之心?”沈河的嘴角勾起微笑。

    “难道不是吗?”库珥修微微捏紧了拳头,仅仅的盯着沈河。

    不知不觉,她已经完全将自己摆在学生的位置,甚至希望能够从沈河那里得到正确的答案。

    “恩赐会导致停滞。”沈河说出了库珥修刚刚所想的句子,但是他紧接着说道,“会推动前进,假如说国民停止前进,那只能说明,国王没有让他们看见他们渴望的,且无法通过龙来实现的。”

    轰——!

    库珥修只觉得有一道巨雷在她的脑海中炸响。

    她明白了,她已经明白了!

    龙不会帮他们讨伐白鲸,所以十几年来,那些在十四年前的大讨伐中幸存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再磨砺着自己,努力变强。

    因为他们拥有着再一次讨伐白鲸的。

    如果说,如果说!她能够让国民渴望不依赖于龙的强大,渴望自强,那么,即便是在龙的庇护之下,人们也会焕然一新。

    不再停滞!

    库珥修浑身颤抖着。

    她现在觉得,自己过去想要解除于龙的契约,实在是有些稚嫩,或者说,不过是在迷雾中看见一条模糊不清的河流,就贸然的趟上去,却没有发现隐藏在河流之下,被掩盖的桥。

    因为——

    解除契约以拯救王国的本质,依旧是通过解除契约,来逼迫人们的思想发生改变。

    思想!真正重要的不是契约,而是思想!

    “看起来,你也已经有些明白了。”沈河心里有一点得意。

    “是!”库珥修猛地站起来,目光炯炯的望着沈河,随后九十度鞠躬,“请先生教我!”

    她的心里面已经认定了。

    在自己面前的,绝对是一位大贤者。

    明明是外来者,却对格鲁尼卡的王国的现状看的如此透彻。

    甚至寥寥数语,就让她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

    库珥修此时已经明白,为何王国的剑圣,莱茵哈鲁特,会如此信赖对方,甚至拜托对方来在挑选真正的贤王。

    “不急。”沈河见成功得到了对方的重视,反而不怎么着急,“现在的国王候选人中,我见过的,只有你和艾米莉娅。”

    “艾米莉娅原来如此。”

    库珥修忽然想起,之前的确听说艾米莉娅的支持者,边境伯爵罗兹瓦尔曾经跑去骑士团与莱茵哈鲁特见过一面。

    当时还以为是在为艾米莉娅寻求剑圣的支持。

    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是为了证实沈河身份的真实性吧。

    只是

    库珥修想着剩下的两个问题,觉得心痒难耐。

    那两个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只说她是错误的,却不继续说下去了。

    这让库珥修看着沈河的眼神,都变得幽怨无比。

    “我对目前出现的四位国王候选人,也有一定的了解。”沈河被这样完全不符合人设的目光看的有一点点的不自在,索性直接说道,“无论是眼界、还是能力,你都不弱于其她几人,只是我也需要进一步的了解。”

    需要进一步的了解并没有错。

    但沈河只是不想要这么快,就明确的站在库珥修这边。

    那样,他在艾米莉娅那边的身份,就会变得比较尴尬。

    而之所以这么快找过来。

    也是为了在库珥修这里加深影响,强化地位,同时,在白鲸及魔女教的关卡正式开始之前,刷些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