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八章:超非头铁型抽卡
    罗兹瓦尔有过试图杀害你们的行为。

    沈河直接就这样说了。

    拉姆也就算了,但是蕾姆是他想要带走的女仆,如果说也对罗兹瓦尔如此忠心的话,就有必要再好好考虑下了。

    “”

    蕾姆眨了眨眼睛,随后低垂下视线,但是没有愤怒。

    沈河见她这样,心下松一口气的同时,也自顾自的解释下去:“我的确答应过帮你修复你姐姐的角,但是,拉姆对罗兹瓦尔的情感,已经超过了普通女仆对主人的情感了,你是她的妹妹,你应该更明白这一点吧。”

    在这个府邸中呆了那么久,沈河也早已经看出了拉姆的情感。

    那是毫无疑问的爱恋。

    甚至可能已经到了不顾一切,超越自己生命的地步。

    “姐姐喜欢主人的事,我早已经知道了。”蕾姆依旧是低垂着视线,轻咬着嘴唇,断断续续的说道,“但是姐姐断了角罗兹瓦尔大人又是最强大的魔法师,所以蕾姆想如果姐姐能够修复角的话,或许能够得到幸福也说不定”

    “这就是你的想法?”沈河紧皱起眉梢。

    这种想法在他的眼中,实在是太单纯,难道说拉姆拥有了实力,罗兹瓦尔便不会拿她当棋子么。

    蕾姆只是默不作声。

    但是从微微颤抖着的身躯,和紧紧攥着衣角的手指中可以看出,她很紧张。

    她在担心,姐姐拉姆会为了罗兹瓦尔,而站在沈河的对立面上。

    这种情况下,夹在中的人,是最痛苦的。

    “算了。”沈河见蕾姆这个样子,也不想再逼她了,“你出去吧。”

    “”蕾姆没有动。

    “还有什么事吗?”沈河皱起眉梢问了一句。

    “蕾姆不知道要怎么做。”蕾姆身躯一颤,眼眶直接红了,“蕾姆只是姐姐的影子,又弱小,又无用,根本不能够影响到姐姐,姐姐也不会听蕾姆的,如果罗兹瓦尔大人真的要姐姐对客人怎么样,那蕾姆蕾姆”

    “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交给我好了。”沈河拍拍蕾姆的肩膀,无奈的安抚道。

    看来,想要问问蕾姆的想法,实在是不是什么好的决定。

    蕾姆毫无疑问有她的优点,但是弱点也很明显。

    太重视身边亲近的人了。

    她会不顾一切的鼓励,支持,跟随,但是却很难自己拿主意。

    让蕾姆离开之后,沈河毫无形象的直接坐在碧翠丝旁边的椅子上,叹口气,心下也有些淡淡烦扰。

    早知道会穿越,当初就应该去找小说,找资料,绑架作者逼问信息,更改设定才对

    这时,旁边的碧翠丝开口了,“罗兹瓦尔的性格,和他的父亲、爷爷、祖父,简直一模一样,梅札斯家族似乎世世代代都在为一个目标努力。”

    沈河闻言,不由看向碧翠丝,“贝蒂知道这个目标是什么吗?”

    “贝蒂怎么会知道。”碧翠丝翻了个白眼,放下手中书籍,单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歪着头说道,“不过,梅札斯家族每一代都是惊才艳艳又短命,算算时间,罗兹瓦尔的寿命也没几年了。”

    “还有这种情况?”沈河眼前一亮。

    现在最烦扰的事情就是拉姆对罗兹瓦尔的忠心和爱意。

    爱情是最盲目的。

    处于爱情中的拉姆根本不可能用语言来说服,哪怕被背叛,被伤害,甚至遍体鳞伤,也必然会坚定的站在罗兹瓦尔那边。

    所以沈河才觉得,罗兹瓦尔悄无声息的死掉是最好的。

    “你打算收留蕾姆吗?”碧翠丝忽然问道。

    “没错。”沈河点点头,“你知道的,我的城堡中虽然有不少虚拟女仆,但那些女仆毕竟没有灵魂,要是有一位管理者会更好,而蕾姆在身为女仆的能力方面,完全符合女仆长的要求。”

    “这样的话,不如直接摊牌吧。”

    “摊牌?”

    “没错。”碧翠丝自得的说道,“如果梅札斯家族有什么目标是不得不做的话,对你而言说不定会很容易,还不如直接摊牌呢,毕竟,再怎么说罗兹瓦尔也是算贝蒂看着长大的。”

    “原来如此。”沈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他倒是把这点给忘了。

    除了拉姆和蕾姆,碧翠丝也是外冷心热的典型。

    即便她不怎么喜欢罗兹瓦尔,但也是在这梅札斯家族的府邸居住了四百年之久,蒙受照顾,如果说没有办法情感也不可能。

    这就是所谓的,实力无法解决人际关系问题的典型吧。

    “不说这个了。”沈河伸出手,直接撑着碧翠丝的腋下将她举高高,“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和我签订契约呀。”

    “放,放我下来!”

    碧翠丝张牙舞爪的挥动着四肢,还呲着牙齿,不过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不放,你不签订契约就不放”沈河又开始了对碧翠丝的日常逗弄活动。

    这段时间以来,他别的什么都没做,但是和碧翠丝的关系倒是越来越好了。

    碧翠丝虽然是个四百年的大宅女,在某些方面出乎意料的单纯,但是无尽的书籍却同样给了她出乎意料的智慧,这两者结合起来,就给人一种又博学又蠢萌的怪异感觉,莫名的很有萌点。

    总之,沈河是越来越满意了。

    平平淡淡的一天就这样度过。

    虽然说想要去找罗兹瓦尔摊牌,但是却不是现在。

    迄今为止已经经历了许多事,沈河深切的意识到,展现能力是驱使谈判胜利的最大作用力。

    耐心等着吧。

    游荡在天空的白鲸坠落之时,就是一切结束之日。

    一晃,又是十天时间度过。

    白鲸大征伐在即,沈河也提前一天夜里,来到罗兹瓦尔的府邸。

    “罗兹瓦尔依旧不在吗?”沈河发现,府邸里的主人依旧不在。

    罗兹瓦尔这近一个月以来,似乎有在刻意躲避着他,大概也是担心会被他看出什么,或者说,担心会被他在暗中下黑手吧。

    “他提前去王都准备了。”

    艾米莉娅穿着粉红色的薄纱居家服,里面淡薄的短袖服饰清晰可见,虽然丝毫不色情,却散发着出人意料的魅力。

    菜月昴从沈河出现到现在,视线从未从艾米莉娅的身上挪开。

    “太可惜了。”沈河惋惜的说道,“我还打算向他介绍我的同伴们呢。”

    “咦?沈河你还叫了同伴来吗?”艾米莉娅惊讶的说道,不由向门外看去。

    “当然。”沈河的嘴角勾起笑容,摊开双手,“请由我,隆重的介绍”

    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门外的庭院中,忽然逐个出现了许多的身影。

    齐木楠雄、两仪式、薇尔莉特、贞德、休比、两位御坂美琴、一方通行、阿尔托莉雅、艾斯德斯、甚至连离开了天空花园后实力不足一成的赛米拉米斯,都过来凑个热闹。

    一共十一人。

    迦勒底战斗部全员,尽数在此!

    艾米莉娅和蕾姆等人,都已经张大了嘴巴,完全说不出话来。

    太,太多人了!

    而且太厉害了!

    这里的每一位身上都散发着难以形容的气质,甚至包括那几位小女孩也是,而且每一位女性都拥有着难言的魅力。

    可以说放到大街上,每一位都会吸引大部分人的眼光。

    而现在,一口气来了如此之多。

    “我现在才注意到,你这个家伙的伙伴,绝大多数都是美人呢。”碧翠丝忽然恶狠狠的瞪了沈河一眼。

    她虽然在城堡中见过了大多数的人,但那时候分开见面,却没有现在骤然聚集在一起时来的令她震撼。

    沈河也只能讪笑。

    迦勒底本来就是女多男少,阴盛阳衰,更何况今日未来的剩余三位从者,可全部都是男性。

    鲁路修、冥土追魂、莱茵哈鲁特。

    所以直接导致,十一位从者中有整整九名是女性。

    “啊啦,aster,这位就是咱们的新伙伴吗?”赛米拉米斯施施然的走来,望着碧翠丝娇笑道,“孤与你还未见过面吧,孤名为是赛米拉米斯,乃是aster最钟爱,最可靠、最强大的同伴呢,你可以称呼孤为女帝陛下。”

    “少,少来了!”

    碧翠丝瞪圆了眼睛,这个家伙,这种语气,这种眼神,难道是在挑衅吗?

    “呵呵哒。”赛米拉米斯虽然是在轻笑,但是眼神中却的确带着明显的挑衅意味,“其实,孤可是不赞同aster与你签订契约,毕竟,你的实力的确是有些没用,也帮不上aster的忙。”

    “你这家伙!”碧翠丝一下子跳起来,甚至调动了浑身的魔力,“我可是超级厉害的大精灵,竟然说我没用,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和我签订契约吗!?”

    “但是,aster并没有急着和你签订契约吧。”赛米拉米斯的脸上带着轻视,“说不定对于aster来说,你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呢。”

    “过,过分!”碧翠丝涨红着脸,一把抓住沈河的手掌,“来签订契约,现在就签!”

    “”

    沈河没有说话,默默的感受着从碧翠丝的手中传导至他体内的魔力。

    赛米拉米斯只是一开口,沈河就知道她要做什么。

    如今自己与碧翠丝之间的关系,只差临门一脚。

    但就是无法突破。

    赛米拉米斯虽然性格有些恶劣,但也不是会无事生非的人,刚刚不过是在用简单的激将法推动着碧翠丝走向最后一步而已。

    魔力,开始在沈河与碧翠丝体内沸腾。

    两人的牵手处,迸发出了玄奥的光晕,似乎伴随着无可辨识的歌颂声,另有无形的意志环绕在他们的中间。

    艾米莉娅和菜月昴等人发现自己被看不见的力量轻轻推动着远离。

    庭院中的一大群人,瞬息间进入府邸,分布着将沈河和碧翠丝围在中间,其中一位粉红色头发的男子,更是直接悬浮在半空中,谨慎的观察着御主的状况。

    沈河感受到了——世界根源的气息。

    虽然没有明确的证实。

    但是他的心头却涌上明悟,世界的根源,世界的意志,正在注视着他。

    却没有害怕的感觉。

    因为那意志,在他的眼中却是如此的弱小,不,并不算是弱小,只是就像是大象俯视着蚂蚁,神灵注视着凡人,好像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将这世界的意志轻易的抹除。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沈河的心中闪过荒谬的情绪,他忽然间轻轻移开视线,在自己的身边看见了另一个世界的意志。

    没有力量,却比之前那个更加完整。

    那是两仪式。

    准确点说,是两仪式体内的根源式。

    沈河隐约间,似乎有种明悟,但是这种明悟却稍纵即逝,当他想要抓住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

    根源、世界意志、魔力。

    契约已经完成。

    “叮。”系统发出久违的提示声,“恭喜御主成功召唤五星超稀有从者:贝蒂·碧翠丝。”

    真的能算作召唤?

    沈河的心里涌现出惊喜。

    这算是漏洞吗?那岂不是说他只要研究出灵魂契约的方式,就可以随意的契约任何他想要契约的人。

    “叮,检测到非正常召唤。”

    “”

    系统再次出现的声音,让沈河脸上刚刚浮现的笑容直接僵住了。

    “叮,检测到系统漏洞,启动自动修复程序。”

    “叮,正在修复中,进度百分之一。”

    “叮,正在修复中,进度百分之三。”

    “叮”

    沈河听着脑海里连续不断的修复声,望着系统界面上的修复进度条,那种感觉别提了。

    就好像考试刚刚六十分过关,还未来得及欢呼,忽然被告之题目有错误,正在讨论是否重新进行统分

    整颗心都揪起来。

    面前的碧翠丝微微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消化传入她脑海中的信息。

    其他的从者也大多在盯着他。

    别最后判定契约失败啊。

    沈河相当忐忑的盯着系统界面,这关系到他是否可以契约任何想要契约的人为从者,关系到碧翠丝能否自由的跟在他身边,关系到

    终于,修复进度到达百分之百。

    “叮,系统修复完毕,增添道具卡:从者契约卡。”

    “叮,默认已契约从者:贝蒂·碧翠丝,使用从者契约卡,扣除一百召唤石。”

    扣,扣除一百召唤石!?

    沈河瞪圆了眼睛,连忙看着系统的介绍。

    新出现的这种道具,效果只有一个,就是在双份平等自愿的前提下,契约非召唤人物为从者。

    但是要消耗足足一百颗召唤石。

    沈河自从召唤莱茵哈鲁特之后,这么长时间没有抽卡,也就只累积了一百三十颗召唤石而已。

    这一下就只剩下三十颗了。

    要知道,按照之前抽卡的概率,平均三十到五十颗召唤石就能召唤到一位从者!

    等于说

    沈河望着碧翠丝,嘴角抽了抽。

    他相当于进行了一次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的超非头铁型抽卡,只有这种情况下才会用足足三倍多的石头召唤出一位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