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二章:强权的权能
    来的人不是动画中的怠惰,而是暴食,沈河对此其实有一点惊讶。

    这说明,魔女教也在时刻关注这他们这边的情况。

    而且暴食的实力,也超出了沈河的预计。

    在权能被限制住的情况下,依旧能够于两仪式和艾斯德斯的攻势中苦苦支撑,虽然败势已经显露,但是这份实力,已经不比他的一些从者弱小。

    怠惰似乎没有这么强吧。

    “薇尔莉特,到我身边来。”

    沈河在脑海中呼唤薇尔莉特,同时将她召唤至自己的身边。

    “御主?”

    薇尔莉特一副乖巧的等待命令的模样。

    但沈河只是摸摸她的头,随后命令所有其余从者戒严,紧接着全神贯注的准备快速结束与暴食的战斗。

    四周必然还有其余的魔女教大罪祭祀。

    所有从者中,仅仅拥有技巧而毫无特殊能力的薇尔莉特很有可能会面临被权能秒杀的危险,沈河不可能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沈河,借一些魔力给我。”

    站在沈河的背上观察了好一段时间的碧翠丝跳下来,视线紧盯着面前的暴食。

    “拿去。”

    沈河将体内的魔力,沿着契约建立的通道灌输入碧翠丝的体内。

    “够啦够啦,太多啦!”

    碧翠丝一脸消化不良的大声喊道,这四百年来还从未什么时候能有过如此之多的魔力。

    相较于沈河,她对魔力的使用无疑更加精湛。

    仅仅是伸出手,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就逐步在战场的中心成型。

    暴食根本未察觉到危险的降临。

    他还在利用小范围的权能,与不断攻到他身边的两仪式周璇。

    即便是这样,也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可恶!雷格鲁斯那家伙怎么还没有来!”暴食快要抓狂来了。

    这次魔女教来的可不是一个大罪祭祀。

    而是整整三个!

    准确点说,是对此次格鲁尼卡王国的行动有兴趣的大罪司祭祀恰好有三个。

    他们虽然同为魔女教中人,却基本上各自做各自的事,甚至会根本不认识。

    这么一说——

    那两个家伙就打算在一旁看着他死掉也说不定。

    意识到这点后,暴食已经快要绝望了,他自从得到了权能,成为魔女教大罪祭祀之一后,从未面对可以威胁他性命的敌人,甚至毫不客气的说,对于大陆上那些闻名在外的强者,他都可以尽情的碾压。

    如果沈河知晓暴食的心声,大概会告诉他,有一句话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过沈河并不能听见敌人在想什么。

    所以他就这样冷眼看着,碧翠丝的强力魔法渐渐成型,阴系魔力构成玄奥的图案遍布在整片空间,犹如密集的丝网般,完全将这片空间禁锢起来。

    仅仅使用了少量的魔力。

    却产生了比沈河秒杀掉白鲸那一击时还要强力的效果。

    果然,即便有了天赋,还是前路漫漫呀。

    沈河叹息了一声。

    然后暴食就死了。

    无论他还有什么后手,有什么权能没有使用出来,在两仪式的直死魔眼之下都没有意义,只要被砍中,就会死亡。

    而也就是在这一刻。

    站在某个树上的两人,似乎有所感触般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

    “暴食死掉了。”

    一个穿着白色教士衣袍,有着白色头发的少年说道。

    他的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

    就像是个小孩子见到了喜欢的玩具。

    “真是怠惰啊。”

    另一位则是有着绿色头发,穿着黑袍,弓着腰的男子。

    “算了,死了就死了。”

    方才好一脸兴奋的白发少年,忽然又变了淡漠的表情,然后下一个瞬间以更加兴奋的色彩盯着面前的战场。

    准确点说,是盯着其中一位银发的少女。

    “你看见了吗?那个女孩!”

    “看见了不可思议,啊啊!大脑在颤动。”黑袍的男子更加激动,扭动着身子,向前伸出了双手,“这就是宿命!是爱给予我的宿命,真的是一模一样!这是何等的幸运,何等的吉日,她将会是我等教徒的赞歌”

    “赞歌?不,她是我的,是我的妻子!”白发的少年摇摇头,目光狂热。

    “什么?”黑袍的男子愤怒的望着他,“你竟然想要亵渎我等的信仰吗?”

    这两个人,正是在路上偶然遇到,随即跟着一起来的强欲与怠惰。

    而现在,他们显然产生了分歧。

    “我已经无法忍耐了,我要带走她,要让她成为我的新娘!”

    强欲毫不遮掩自己的和狂热,他粗暴的跳跃,身形纵身而下,毫无章法,宛如稚子般的姿态,却在极强的推动力之下疾射而去。

    随后,无形的暗影之手抓住了他。

    “我绝不允许!决不允许有人亵渎我的爱!”

    怠惰浑身颤抖着,咬着自己的手指,一根接着一根,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音。

    那牵扯住强欲的无形的暗影只手,正是源自于他的背后。

    这边突兀起来的打斗,毫无疑问的被骑士们发现了痕迹,在于白鲸交战的此刻,警惕的命令也被迅速下达。

    一些士兵知道此刻才发觉,在四周的树木上,不知何时隐藏了一个又一个黑色的身影。

    那死尸般的作风。

    令人作呕的气息。

    毫无疑问,正是魔女的遗留物之一,在大陆上肆虐了四百年的魔女教教徒。

    “尔等可是魔女教大罪祭祀!”

    库珥修驱动着地龙上前,大声的质问着。

    此刻,天空中的白鲸已经在一种强者的攻势之下,不断的发出惨叫,败势已定,相比之下,魔女教的威胁更胜于白鲸。

    实际上,若非是莱茵哈鲁特有意让自己的爷爷发泄仇恨的痛苦,早就已经一剑斩了白鲸。

    而面对库珥修的质问。

    强欲的视线只是看着她,随后双手拍掌,蹦跳着,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太好了,又有好几个个漂亮的妻子,都和我走吧,这样我就能凑齐三百位妻子啦。”

    这样的话语,无疑激起了众人的愤怒。

    “狂妄之徒!”

    “竟然敢对库珥修大人不敬!”

    “今天正好将魔女教铲除掉!”

    已经有人开始鸣唱魔法,各种秘技、弓箭、魔法,声势强大的众多远程攻击一起轰上,尽数都集中在惹了众怒的强欲身上。

    一时间,小片的森林,都在这样的攻势之下被破坏殆尽。

    然而当烟尘消散。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完好无损的强欲。

    “都退开!”

    库珥修再一次连忙发出警告的声音,却已经晚了。

    强欲向前一步,大地轰然炸裂,而他的身形犹如人肉炮弹一般冲进人群,没有任何章法、技巧,仅仅是冲撞,宛如小孩打架一般的挥拳,脚踹,就在瞬息间杀死了十几位王国的精英战士。

    刀砍在他的身上蹦出火花,拳头打在他的身上宛如击中铁块,魔法、诅咒、声波、加护,所有的一切毫无作用。

    “他是强欲!”

    “曾以一人之身攻陷佛拉基亚帝国的城塞都市葛克拉!”

    “快退!等剑圣大人归来!”

    这样的战斗方式,已经有人认出此人。

    大罪祭祀中的强欲!

    虽然出现的次数最少,但是攻陷城塞都市葛克拉的那一战,让他声名远扬,威胁程度甚至超越了最为活跃的“怠惰祭司”。

    轰——!

    犹如巨人在蝼蚁中移动的强欲,终于撞上了另一位巨人。

    同样三脚猫的拳脚功夫,却在撞击的一刹那,形成了恐怖的冲击漩涡,巨大的轰鸣声甚至让一些人的耳朵留下鲜血,好似有巨大的山峦在面前倒塌!

    那同样是一位白发的少年。

    残忍的笑容,亢奋的神态,强横的力道,甚至让人恍若看见了另一位强欲。

    来者,正是一方通行。

    其余的从者混杂在战斗的人群当中,因为没有直接的命令,所以仅仅随着自己的心意而行动,而在看见强欲的一霎那,一方通行就找到了对手。

    “仅仅只有这种程度吗?”

    一方通行发出了狞笑,刚刚不过是反弹对方的力道,而现在,磅礴的矢量聚集在拳头中。

    嘭——!

    空气压缩在极致后爆开的声音。

    强欲的身形以比冲来时还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宛如打水漂的石头般在地面上不断撞飞,甚至撞碎大树也无法减速分毫,当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强欲已经飞到了数百米开外的地方,留下了一道被粗暴的撞击而形成的路线。

    这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战斗了。

    不单单是众人,库珥修也深刻的明白了这一点。

    “所有人退开!不要做无畏的牺牲!”她再一次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敌人就交给大贤师的同伴。”

    没有什么过多的沮丧或者不甘,除却还能攻击白鲸的人,全部都驱动着地龙朝着远离战场的方向奔驰。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

    英雄的力量,必然是远远的超过集体的力量。

    不过,四位王选者,与她们最核心的支持者,没有一个退开的。

    在这种情况离开,毫无疑问会被打上失去勇气的标签。

    紧接着。

    飞走的强欲,又回来了。

    依旧是毫发无伤。

    或许他的力量远比不上一方通行,但是他的身躯,却已经不是简单的物理攻击就能够破坏。

    “不玩了不玩了。”

    强欲的嘴里嘟囔着不满的词汇,就像孩童一样,面对力气比自己还大的他人,就失去了比拼力气的兴致。

    “不破的身躯?”

    一方通行在明白这一点之后,也失去了战斗的心思。

    这种敌人,只要抓起来,再让两仪式捅一刀就行了。

    于是他冲了上去。

    对着强欲的下颚挥出拳头,只要再一次触及到了,他能够用精准的矢量操控将敌人的身躯完全禁锢压缩,即便无法破坏,也绝对无法再动分毫。

    然而在即将触及的一刹那,敌人消失了。

    真真切切的消失了。

    一方通行停了下来,他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妙的地方,因为他的衣服忽然变得破破烂烂的。

    这是不可能的!

    在战斗的时候,他都会有意识的保护好自己的衣服。

    除非

    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被攻击了,只是在矢量自动反射下才平安无事。

    “艾米莉娅——!”

    身后忽然传来了菜月昴凄厉的惨叫声。

    艾米莉娅,本应该在她所处的位置,但是,她却消失了。

    “典开·解析。”休比的身形从不远处中窜了出来,“答案,艾米莉娅被敌人掳走,有明显的移动痕迹。”

    “竟然只带走艾米莉娅吗?”普莉希拉挥动着折扇,一脸的嫌弃,“虽然我完全不想有被那种人带走的经历,但那人还真是没有眼力,不,我不喜欢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么说正是因为我不喜欢艾米莉娅,敌人才会带走她的吗?呵呵,有些愧疚呢。”

    “混蛋!你在说什么!?”

    菜月昴完全无法忍受有人在这个时候说着风凉话,挥舞着拳头就朝着普莉希拉冲去。

    但是毫无疑问,他被一脚踹飞了。

    “与实力不匹配的只会令人恶心,如果有本事的话,就追上去把人救回来呀。”普莉希拉毫不掩饰自己对菜月昴的鄙夷,“哪怕只是毫无希望的挣扎,都比现在的姿态好看些。”

    “小姐,你还是少说两句吧。”旁边的阿布无奈的小声提醒道。

    他真的担心自家的小姐会引起众怒,尤其是那位艾米莉娅看起来与大贤师众人的关系不错。

    而此刻,沈河的身形也从镜像空间中走来。

    手中拎着暴食的尸体。

    “发生什么事了?”沈河皱着眉梢看着一片狼藉的四周。

    怠惰,以及那些魔女教徒,在艾米莉娅消失的时候也纷纷消失了。

    库珥修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强欲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竟然会让他把艾米莉娅带走?”沈河有些惊怒。

    虽然说齐木楠雄和莱茵哈鲁特都在高空中默默保护着那些奔到空中讨伐白鲸的强者。

    但地面上的从者可是有足足七八位!

    “御主”贞德轻咬着薄唇,“我立刻追上去。”

    “一起去。”

    沈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艾米莉娅虽然是女主角,但是在剧情当中也死过不止一次。

    不到最后一步,还是不要使用菜月昴这个重置器会比较好。

    “等一下!”赛米拉米斯忽然叫住了沈河,她的眉梢比较罕见的紧皱着,“御主不能去,那是一种几近于让时间静止的能力,很危险,让齐木楠雄和莱茵哈鲁特去就行了。”

    方才的那一刹那,她还是隐约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毫无疑问,涉及到了此方世界的规则。

    放到型月世界,那就相当于是当之无愧的“魔法”。

    “如果是时间静止,那我应该死了才对。”一方通行不置与否。

    “所以我说的‘几近于’是。”赛米拉米斯摇摇头,“两仪式或许能看到些什么,但是未必能够在被伤害之前破坏,难道说,你们想要让御主冒险吗?”

    面对这个质问,所有的从者都只能否决。

    即便是两仪式,也不敢托大。

    方才的暴食足够证明权能的难缠,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敌人不是面前的敌人,而是将根源之力给予敌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