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意外?
    型月世界的根源,有抑制力看守,凡人几乎不可触及。

    但这个世界的根源,就是门户大开,随随便便的将原本只属于神祗的权能丢出去,不说嫉妒魔女,世界亲儿子莱茵哈鲁特更是如此。

    如果他与强欲对敌,就会得到一个“时间静止”无效的加护。

    至于齐木楠雄

    其实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他身上的超能力也毫无道理可讲。

    所以将掳走艾米莉娅的强欲交给他们两个,是最合适的选择。

    正想着的时候。

    天空上的白鲸发出最后的惨叫,在剑鬼连续不断的斩击当中,终于从高空坠落,重重的砸在地上。

    此次讨伐的目的,已然成功。

    莱茵哈鲁特和齐木楠雄的身形,也降落在地面上,只是一下来,齐木楠雄那毫无表情的面庞就发生了变化。

    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

    “在这个世界,我没办法直接瞬移。”齐木楠雄说道,“得让贞德与我一起去。”

    他的瞬移能力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脑海里要知道那是什么位置,但这可是异世界。

    “我也要去!”菜月昴立马站出来。

    然而,根本没有人搭理他,所有人都只是看向沈河。

    “不要耽误时间了,贞德,莱茵哈鲁特、齐木楠雄,你们三个迅速的去将艾米莉娅完好无损的带回来。”沈河非常果断的下达命令。

    “是!”莱茵哈鲁特持剑应道。

    在这种情况下,沈河就是剩余人的主心骨,倒也没有什么人怀疑剑圣的姿态。

    随即,齐木楠雄直接带着两人沿着强欲离开的方向瞬移而去。

    “为什么不让我去!我能够帮到艾米莉娅的!”菜月昴双眼通红,恨不得直接扑到沈河的身上。

    他原本就是不怎么会看清氛围的人,如今更是被艾米莉娅此前的话,与如今的状况刺激的大脑一片空白。

    对此,沈河只是非常简单的敲晕他。

    如果放在平时,说不定还会出声讽刺,好好的打击一番。

    但是现在。

    他自个也被打击到不行。

    多长时间了,自从穿越以来,他有多长时间没有像这样缩在从者身后,不敢向前了。

    当初打九头蛇,打外星人,打圣人,甚至面对投放圣杯的未知人物,这一路走来,他哪一次不是身先士卒,与从者们共同作战,进退与共。

    到了这个时候,反而只能老老实实的的等待消息。

    不过,再怎么憋屈也只能忍着。

    如果只是他自己,有危险也得上,但是现在他是迦勒底唯一的核心,如果他出了事,整个迦勒底都会顷刻间化为乌有。

    在沈河握紧拳头,面沉如水的时候。

    现场鸦雀无声。

    包括一方通行,两仪式在内的从者,全部都是沉默不语。

    因为她们都是属于会拖累同伴的人。

    如果仅仅是她们自己。

    尤其是对于两仪式、一方通行、艾斯德斯而言,无论敌人多强,哪怕明知不敌,也断然不会退缩。

    但是此刻,没有人提出要跟上去。

    因为沈河决然不会允许。

    最终,还是两仪式向前一步,不知道为什么,贞德不在这里,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

    但是在他开口前,沈河紧皱着的眉梢忽然舒展开来了。

    因为齐木楠雄向他传回信息,已经抓住了强欲,而且艾米莉娅平安无损。

    距离他们出发,前后不过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既然抓住了,就让莱茵哈鲁特解决掉吧。”沈河传回信息过去。

    齐木楠雄不会杀人,但是剑圣和贞德可不会对敌人心慈手软。

    “吾主,出了些状况。”莱茵哈鲁特的声音也有些困惑,“强欲将自己的心脏,转移到了艾米莉娅大人的身体内,如果杀了他,恐怕艾米莉娅大人也”

    “这也是权能?”沈河问。

    “恐怕是一项权能。”

    莱茵哈鲁特无奈的解释了一下。

    他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没有查询到魔力的痕迹。

    在这个世界,但凡魔法,无论是咒术,亦或是秘术,必然有迹可循。

    “确定捆住他了吗?”沈河忍不住再问了一句。

    “确定,我将他困在一段时间循环的片段中。”这次是齐木楠雄的回应。

    将一部分区域的时间陷入到不断循环的片段中,原本是齐木楠雄的超能力失控时产生的不良副作用,但是在他逐步能控制住自己的能力之后,反而成为一个大杀器。

    魔禁世界的亚雷斯塔,现在还在那个世界外太空的一个时间片段里带着呢。

    如果是这样,区区一个时间静止的权能,还真的就毫无办法。

    沈河放心下来了。

    “走吧,那边大致都解决了,我们现在过去。”

    大手一挥,没有过多的解释,直接乘坐者地龙潇洒而去。

    其余的众人互相看了看,纷纷跟上。

    即便是晕倒的菜月昴,都被罗兹瓦尔拎在手上,跟了上去。

    实际上,罗兹瓦尔此刻也颇为无奈。

    他的手上有一本睿智之书。

    只要按照上面要求的去做,就能够实现自己的目的,这也是他为何会忽然如此重视菜月昴,并且让菜月昴来参加此次大征伐。

    睿智之书上写明,菜月昴将会有能力改变世界。

    并且写明了在此次大征伐的过程中,菜月昴将会力挽狂澜,以一人之力领导者所有人解决敌人,成为艾米莉娅的最大助力。

    然而

    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让他忽然涌出了一阵阵从未有过的惶恐。

    假如说睿智之书上的一切不再正确,那他要如何将师傅复活?

    罗兹瓦尔从刚开始,就一直阴晴不定,目光不断的闪烁,在沈河众人的身上不断的闪烁。

    疑点很明显。

    睿智之书上面根本就没有半点与沈河众人有关的信息出现!

    就在罗兹瓦尔心事重重的时候,众人乘坐着龙车,足足驾驶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地方。

    库珥修等人心里已经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从齐木楠雄和莱茵哈鲁特追上去,到抓到人,不过五分钟!

    当真是相差如此之大。

    而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只有三人。

    看起来完好无损的艾米莉娅、齐木楠雄,以及莱茵哈鲁特,根本没有看见强欲的身影。

    “艾米莉娅有哪里感觉到不适吗?”

    沈河第一时间跳到艾米莉娅的面前,视线上下打量着她。

    表面上看起来毫发无损。

    “我又被你们救了一次。”艾米莉娅呼出一口气,似乎有些自暴自弃般的嘟起薄薄嘴唇,但很快摇摇头,“我没有感觉到不对,说是将心脏放在我的体内,但也只是强欲自己说的菜月昴怎么了?”

    说道后面的时候,她难得的察觉到不省人事的菜月昴。

    “他吵着要来救你,我直接把他打晕了。”沈河没有掩饰什么,随即看向两仪式。

    两仪式的双目,霎那间边成了代表着直死魔眼的深蓝色。

    仔仔细细的,从外到内的将艾米莉娅看了一遍。

    最后拔出了手中的长刀。

    直直的朝着艾米莉娅的心脏部位捅去。

    镪——!

    刀被挡住了。

    挡住的人是帕克。

    “你想要做什么?”

    帕克的语气没有往日的俏皮,反而变得沉重而又阴森。

    实际上,它现在看起来很不妙。

    右臂全部断裂,肚子上的白毛都被鲜血染红,似乎有一个很大的伤口,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强欲的杰作。

    “哥哥。”碧翠丝惊慌的扑上去,超级心疼的想要将帕克搂在怀里,但是帕克却警惕的避开,“碧翠丝,你现在是别人的精灵了”

    “不是的,哥哥。”

    碧翠丝急了,想要解释,但是帕克根本不听。

    想要在它面前将刀捅进艾米莉娅的心脏,绝无可能。

    两仪式已经皱起眉梢,但是没有说什么。

    她在艾米莉娅的心脏处看见了一团阴影,完全隐藏在艾米莉娅的气息之下,两者之间的死线交错在一起,可以说,这是一个要求非常高的手术,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艾米莉娅的死亡。

    所以她也没有万全的把握,只能看向沈河。

    沈河看懂了她的意思。

    也理解帕克。

    对于这位大精灵来说,艾米莉娅就是他的全部,容不得半点损失,从它被封印了大半的实力还如此拼命就能看出一二了。

    只是

    涉及到了权能,似乎除了两仪式外,其他从者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就交给式吧。”

    正当沈河不知应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艾米莉娅忽然抱住了帕克。

    “”帕克心疼的望着她。

    但是艾米莉娅的视线却更加心疼,抱着帕克的手掌都有些轻微的颤抖,“没事的,我相信沈河,帕克,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你要是死了,我会履行约定的。”

    帕克叹息一声,身形化作光点,钻进了艾米莉娅胸口的宝石中。

    约定,自然是指毁灭世界的约定。

    沈河思索了一会儿,也鼓励两仪式放手施展。

    他还是相信式的能力。

    “保持安静,不要打搅我。”

    式放下长刀,从袖口中拔出了一柄匕首。

    这不仅仅考验手掌的能力,还考验直死魔眼的使用。

    后者才是难度所在。

    毕竟,在“杀死”这个过程中,真正奏效的只是直死魔眼。

    两仪式将手中的匕首慢慢靠近艾米莉娅的心脏。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即便库珥修他们不懂是怎么一回事,也能从帕克与两仪式的神态中明白,解除强欲的“诅咒”,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情。

    而沈河同样非常紧张。

    如果艾米莉娅真的出了什么事,似乎也只有让菜月昴死一次了,那样的话,后续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

    已经死过一次的菜月昴,只要再死一次,绝对能察觉到自己的能力。

    不要出什么问题

    沈河紧张的盯着。

    而此刻。

    罗兹瓦尔,悄悄的拿出了一本书,开始翻动在最新的一页。

    此前已经出现过的内容,并没有因为事态的改变而发生变化,但是新的一页中,却出现了心的行动指示。

    ——叫醒菜月昴。

    竟然是这样吗?如果在这个时候叫醒菜月昴,让他看见两仪式拿着匕首捅艾米莉娅心脏的这一幕,不明所以的他必然会大叫。

    这样,艾米莉娅有可能会死。

    但是,睿智之书是师傅留给自己的,不可能会出错。

    罗兹瓦尔悄悄的,对被沈河击晕的菜月昴,输送了一道魔力。

    量不多。

    但是却让菜月昴,从昏迷当中,慢慢的睁开朦胧的双眼。

    面前的是侧对着自己的艾米莉娅。

    以及用匕首,捅进了艾米莉娅心脏的两仪式!

    “你再做什么——!”

    菜月昴瞬息间惊醒,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也近乎是在同时,沈河张开了镜像空间。

    他是到了中途的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可以用镜像空间给两仪式营造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甚至避免飞虫鸟兽的惊扰。

    然而,晚了一步。

    菜月昴的惊叫声,还是让两仪式对直死魔眼的操控,微微一颤。

    艾米莉娅的面庞瞬息间苍白。

    “齐,齐木!”

    沈河在脑海里暴喝,额头上在这一瞬间已经有冷汗冒出。

    齐木楠雄瞬息间来到艾米莉娅的身边。

    时间逆转!

    让某个人,或者某样物体的时间倒转,但是不能够复活死人,不能够扭转持续的现状。

    强欲施加在艾米莉娅身上的权能,是持续的,即便扭转之后,也会顷刻间再一次出现。

    但是,两仪式在方才的颤抖中对艾米莉娅造成的破坏,却是瞬时性的。

    只要没死。

    只要没死

    沈河的拳头握紧,直到看见齐木楠雄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但随后,就是莫名的愤怒。

    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考虑不周道,少部分是对忽然发出叫声的菜月昴。

    但他总不能自己打自己一顿。

    所以沈河离开了镜像空间,气势冲冲的走向了菜月昴。

    但是看见他那惶恐的表情。

    到口边的话又被憋了下去。

    算了——会发生这样的意外都是因为自己大意,好在没有酿成更大的后果。

    “aster。”

    正当沈河的摇了摇头,不打算再追究的时候,赛米拉米斯忽然开口道:

    “孤方才看见,边境伯爵有意使用魔力,让菜月昴在那种时刻苏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