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四章:嫉妒魔女的请求
    赛米拉米斯的话,让全场鸦雀无声。

    沈河完全没有遮掩内心的愤怒。

    没有多余的动作。

    众从者悄无声息的分散开来,隐隐将罗兹瓦尔包围在内。

    “真是有趣。”

    最后,还是罗兹瓦尔自己打破了沉默。

    他那小丑的妆容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

    “大贤师,只怕早就对我多有不满吧。”

    没有承认自己是否做了那样的事情,反而将话题转移到沈河的态度上。

    “不满?不。”沈河却出口否认,面无表情,“直到刚刚,我都没有对你不满过。”

    这是实话。

    一个剧情人物,所作所为都有着自己既定的特征,沈河此前看待罗兹瓦尔的时候,更多的只是在以看待剧情人物的目光。

    直到刚刚,差点被这人搞的全局崩溃。

    剧情人物不再按照既定的剧情发展,那就成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所以沈河才骤然发现,罗兹瓦尔是如此的令他厌恶。

    罗兹瓦尔没有说话。

    但是他的目光再一次看了眼手中的睿智之书。

    上面浮现出新的话语。

    ——杀死菜月昴。

    这一句话让他眼瞳微微的收缩。

    也有些搞不清楚了。

    但是至今为止都是按照睿智之书上的情况走下去,所以现在也

    轰——!

    一方通行已经在一瞬间冲了上去,与此同时,赛米拉米斯的链锁凭空浮现,莱茵哈鲁特持剑上前,即便是沈河,都双手一拉一侧,有犹如火花般的细线朝着罗兹瓦尔手中的书本卷去。

    那样的一个书本,实在是太刺眼了。

    沈河知道那是什么。

    既然如此,就根本无需解释,直接将书本抢过来就行。

    罗兹瓦尔虽然是格鲁尼卡王国第一魔法使,但是毕竟没有达到权能的层次,在众人一齐出手的霎那间,完全没有杀死菜月昴的机会。

    而沈河也拿到了书本。

    看见了上面的那句话。

    “这就是你一直在做的事情?”沈河向前翻动着书本,“此前还雇佣猎肠者及咒术师攻击艾米莉娅,所有的一切,仅仅是因为一本书?”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滑稽。

    这本书上的内容,根本就是互相冲突。

    上面说艾米莉娅必然要成为国王。

    上面又说要让猎肠者偷走艾米莉娅的徽章,让咒术师杀死城堡中的所有人。

    也只有魔女的狂信者,才会相信这样滑稽的话语。

    实际上,在沈河看来,这更像是从零这本书小说的作者在强行推动剧情,恶意的借助罗兹瓦尔之手给主角营造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危机。

    罗兹瓦尔已经被赛米拉米斯的连锁完全捆住,并且吃了一发贞德的神罚,一身魔力被尽数封印。

    而拉姆死死的挡在罗兹瓦尔的身前。

    蕾姆在一旁哀求的望着拉姆。

    沈河继续在这本属于罗兹瓦尔的睿智之书上翻动着,面色越来越沉重。

    罗兹瓦尔夺取了自己子孙的?

    罗兹瓦尔是摧毁鬼族部落的凶手之一?

    罗兹瓦尔强迫拉姆与他建立契约,成为他的棋子?

    “这是个混蛋!”

    一直在沈河身边跟着看书籍的碧翠丝愤怒的喊道。

    四百年来。

    竟然所有的罗兹瓦尔当家,全部是最初那位魔女的弟子!

    “单单上面记录的这些,就够你死一百次了。”沈河冷冷的望着面前的被捆起来的罗兹瓦尔,“你还有什么遗言?”

    “”

    罗兹瓦尔的脸上,丝毫没有在意的神态,甚至还带着微笑。

    这让沈河的眉头直皱。

    他难道还有什么后手?

    不,不可能的,莱茵哈鲁特就是此界最强,就算是强欲魔女复活,甚至嫉妒魔女突破封印,也救不了他——至于拉姆的情绪,沈河已经不打算管了。

    “真的,很意外。”

    罗兹瓦尔最终,还是开口了,却不是以往那种宛如歌剧般的唱腔。

    反而是很普通的声音。

    沈河没有说话,他在等待,其余人也没有说话,即便是因为被欺骗而充满愤怒的菜月昴,也没有再做什么出人意料的行动。

    “我以为,我现在应该会很绝望,很悲伤,并想要垂死挣扎。”罗兹瓦尔的笑脸,嘴角愈发的朝着两边咧开,真正的像小丑一样滑稽的微笑,“但结果——并没有,四百年的努力莫名其妙的功亏一篑,复活师傅的目的也难以实现,但是为什么,我现在毫无感觉呢?”

    一阵阵沉默。

    沈河没有回答罗兹瓦尔的疑问,毕竟在众多的异次元世界,尤其是动画世界,变态实在是太多了。

    他对于了解一个变态的想法毫无兴趣。

    不过,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看起来应该不存在什么意外了,罗兹瓦尔应该是没有后手了。

    “我知道为什么。”正当沈河准备干脆点解决掉这人之后,碧翠丝忽然开口,而且一本正经的认真说道,“因为你活的太久了。”

    “哦?”罗兹瓦尔有些愕然的望着碧翠丝,但是他渴望答案。

    “贝蒂能理解的,活的时间太久,就会渐渐的忘记情感,做所的一切仅仅为了目的,但是与这个目的有关的情感,也早已经被忘记了。”碧翠丝看着罗兹瓦尔的表情,也由愤怒变成了怜悯。

    四百年,她几乎都快要忘记自己是什么样子。

    原本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承担着这样的痛苦。

    没想到,罗兹瓦尔也是。

    真是愚蠢。

    碧翠丝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也沉默不语。

    “等式出来后,就杀掉他吧。”沈河平淡的说道,“是时候结束了。”

    他忽然有点心累,还有点压抑。

    自己现在的寿命,也难以预计。

    获得时间久了,力量越来越强了,就愈发的看淡一切,自己现在就已经有这样的征兆,很多不该犯的错误,都因为渐渐僵化的大脑而变得大意。

    最初的时候,并不是这个样子。

    对付九头蛇还好好的用了下脑子,提前一步逼迫他们主动暴露,现在却越来越不怎么喜欢用脑子了,要不然x战警的世界,也不至于会乱七八糟。

    沈河在思考自我反省的时候,其余人都依旧只是沉默着。

    库珥修完全没有想到,从格鲁尼卡王国诞生就一直继承并持续的历代边境伯爵,都是同一个人,而且还做出了那么多不可原谅的事情。

    单单雇佣杀手攻击王国候选人,就是死罪。

    这样的事实,让她的思维转不过弯来。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有人向罗兹瓦尔提出了这个问题。

    是紧紧咬着嘴唇的蕾姆。

    “毁了我们的村子,杀害我们的亲人,就连姐姐的角也”

    如果说在场的众人,谁收到的冲击最大,那无疑就是蕾姆。

    她一直一位罗兹瓦尔是她们姐妹两的救命恩人。

    结果。

    那却是一场自导自演的谎言。

    毁掉整个鬼族,杀掉所有的人,随后再救出这对姐妹,带在自己的身边。

    “大贤师不是都已经说了吗?自然是因为,睿智之书上就是这样写着的。”罗兹瓦尔依旧是在笑着,好像对自己即将死亡没有丝毫的感觉,他忽然想到什么般的,看向了拉姆,“说起来,与拉姆的约定,看来是我输掉了呢。”

    “约定”蕾姆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姐姐,“难道说,姐姐你早就知道了吗?”

    “呼——”

    拉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转过身,目光和罗兹瓦尔一样的平静。

    “没错,我就早就知道了,然后与主人建立了契约,如果事实按照那本书上走的话,我就服从主人的命令,如果不是,那主人就交给我处置。”

    “原来是这样吗?”蕾姆好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抓住拉姆的衣角,“姐姐一定很痛恨仇人吧,只是断了角,才不得不听这个人的命令的。”

    拉姆沉默不语。

    “如果是死在拉姆你的手里,也算不错。”罗兹瓦尔饶有兴致般的看着拉姆,“约定是我输了,你早就恨我入骨,现在你的心愿可以达成了哦。”

    “姐姐”

    蕾姆看着沉默的拉姆,脸色越来越苍白。

    她们这对姐妹,相互扶持着长大。

    就算姐姐瞒了她很多事,那份对罗兹瓦尔的爱意,她又怎么会毫无察觉。

    “对不起,蕾姆。”

    拉姆转过头去,避开了蕾姆的目光。

    “怎么会”

    蕾姆瘫软在地上,蔚蓝色的眼瞳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光彩一般,大颗大颗的眼泪滚滚留下。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自己的姐姐爱上了仇人,甚至还准备着抛弃自己这个妹妹,陪他一起去死。

    “怎么,你还不急着报仇吗?”罗兹瓦尔却没有看明白。

    在他的心里,拉姆一直是恨他的。

    然而拉姆没有说话。

    如果蕾姆不在这里,她倒是想要在死前,好好倾诉下自己的爱意,但是,不能够给蕾姆更大的打击了。

    而就在这时,镜像空间内发生了变化。

    两仪式从中走了出来,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甚至刘海都尽数被汗水打湿,变成湿漉漉的模样。

    权能本来就异常抽象,难以捕捉到死线。

    更不用说还要格外小心不要伤到艾米莉娅的心脏。

    “辛苦了。”

    沈河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毛巾,递给两仪式。

    随后看向艾米莉娅。

    脸色有些苍白,但那只是灵魂不断受到死亡威胁的缘故,身躯上没有什么大碍。

    “我已经把权能‘杀死’了。”两仪式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就算强欲死了,这份权能也不会再被下一个强欲继承。”

    魔女教的大罪祭祀,四百年来已经换了许多届。

    那是源自于嫉妒魔女的权能。

    沈河忽然,感觉到不妙。

    如果只是杀掉大罪祭祀,嫉妒魔女应该根本不会在意,但如果是连同权能一起杀掉呢这等同于剥夺了部分嫉妒魔女的能力。

    “啊——!”

    骤然间,身后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菜月昴捂着自己的左胸口,表情异常的痛苦,而在他的身上,原本就浓郁的魔女气息以恐怖的速度翻涨,甚至又无形的气息,一点点化为肉眼可见的阴影。

    沈河在一瞬间,带着所有从者强制退出。

    随后,再一次带着两仪式、莱茵哈鲁特、齐木楠雄三人归来。

    “这个气息”

    库珥修等人已经控制不住颤栗的身躯,包括普莉希拉,甚至也包括可以慷慨赴死的罗兹瓦尔。

    因为,这是禁忌。

    饮尽世界之物,影之城的女王,最可怕的灾难。

    ——嫉妒魔女!

    根本看不见形象,甚至没有勇气直视,所有的一切知识都在脑海中化为空白,所有的一切理智都恍若从这身躯中被剥夺,只剩下最本质的恐惧,这就是库珥修等人此刻的模样。

    但是沈河却看得很清楚。

    那是由密集的黑雾构成的人形,宛如胳膊般的部位在环绕在菜月昴的胸口,常人难以忍受的气息已经让菜月昴的目光呆滞,口吐白沫,宛如下一刻就会死亡,但又有什么力量拒绝了他的死亡。

    沈河的思维飞速的运转。

    信息有三。

    嫉妒魔女虽然被封印,但依旧可以展现强大的力量。

    嫉妒魔女不允许菜月昴说出死亡回溯的实情。

    嫉妒魔女无比的宠爱着菜月昴,曾经在菜月昴的耳边喃喃着“爱你”的词汇,但那份喃喃的模样却与传闻中的行动不符。

    这三条信息中可以分析出很多的事情,以动画世界的特性,这样的一位至关重要的女性角色,即便是反派也必然会被洗白。

    就在沈河试图寻找更多的信息时,菜月昴身上却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双手松开了他的身躯。

    阴影正在逐步脱离。

    离开菜月昴的身上,宛如液体般低落在地面,随后一步步的朝着沈河等人流淌。

    在完全脱离的时刻,菜月昴宛如解脱般的晕死了过去。

    而沈河等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由阴影构成的女人。

    身躯的轮廓,若有若无的头发,妙曼的四肢,除了面庞依旧无法看清,面前的阴影,已经具备完全的形状。

    她伸出了双手,做出了拥抱的姿态。

    却不是对着沈河,而是对着两仪式。

    “太好了。”

    宛如风的喃喃般轻柔的声音、

    “——请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