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六章:菜月昴的决定
    沈河明白库珥修的心意。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层次相差极大,即便是普通人中赫赫有名的强者,在面对更高层次的危机时,也犹如蝼蚁般脆弱。

    一切希望都只能寄托于他人,这对于库珥修这类人来说,就是种折磨。

    “不要太看低了自己。”

    沈河伸出手,按在了库珥修的肩膀上,直视着这位男装丽人,认真的说道: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普通人的世界,你们绝非是被忽视之人,对于你而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保障大众的秩序——如果民众不存在了,拯救这个世界也毫无意义。”

    “是!”

    库珥修压抑着内心的情感,略微颤抖着回应。

    沈河又看了眼其它几位候选人。

    至今为止,他对于国王候选人的支持态度,已经再清楚不过,但是在嫉妒魔女再一次出现的此刻,国王选举似乎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即便是高傲的普莉希拉,在亲自感受到嫉妒魔女与神龙的威势之后,也只是面色难看的沉默不语。

    或许最终的结果,依旧是对她有利的。

    但她却无法在这个过程中影响到哪怕一点点,只能和所有人一样被动的等待着结局,这样,也能算是世界在围着她运转吗?

    “蕾姆,走了。”沈河安抚好库珥修后,终究还是不忍心的走到蕾姆面前,蹲下去,摸摸她的头发,轻声道,“你姐姐虽然爱错了人,但我不会伤害她的,现在先关起来,兴许时间久了,她就会把罗兹瓦尔忘了呢。”

    这当然只是简单的安慰。

    但是对于此刻的蕾姆,就好像是救命稻草一样。

    她抓住沈河的手掌,两眼泪汪汪的望着他。

    “沈河大人”

    “走吧。”

    沈河微微一用力,将蕾姆从地上拉起来,没有松开她的手,反过来紧紧握着她。

    这个丫头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依靠了。

    毕竟连最在意的同胞姐姐都抛弃她。

    另一边的莱茵哈鲁特也抱起依旧昏迷的菜月昴,被封印在时间片段中的强欲,也被两仪式一刀彻底结果了,至此,此次大征伐,以一种毫无成功氛围的成功结局返回。

    沈河等人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来到了边境伯爵的府邸。

    这里现在已经没有了主人。

    艾米莉娅望着往日熟悉的居所,有些神情恍惚,而蕾姆更是差一点又流出了眼泪。

    罗兹瓦尔的事情,对她们而言显然是相当严重的打击。

    旅行卡的时间快到了,但是见她们这个样子,沈河也不好急着先回去,而是招呼着她们在庭院的草地上坐下,菜月昴也在路上醒来,却一直沉默着不做声,而是静静的呆在一边,神情恍然,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艾米莉娅,你还打算竞选国王吗?”沈河先看向艾米莉娅,“说实话,现在的格鲁尼卡需要一位有足够威望的王国,我选择库珥修也是源自于此,至于你所希翼的公平,我会交代库珥修安排下去。”

    “我不知道。”艾米莉娅有些茫然。

    精灵是无比重视契约的生物,半精灵也同样如此。

    她其实与罗兹瓦尔并不怎么亲近。

    竞选国王,更多的只是遵循契约。

    不过,这样一来。

    就又一次完全失去了目的,应该怎么样救助精灵森林内被冰封的精灵们?

    “沈河”

    碧翠丝趴到沈河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大堆。

    沈河恍然大悟。

    “这样我们来建立一个契约吧。”他已经有了主意,“艾米莉娅,你今后协助库珥修,如何?毕竟我们没办法每时每刻都留在库珥修身边,而作为回报,我帮你解除精灵森林的封印,将那些精灵解放出来。”

    “这样行吗?”艾米莉娅睁大了眼睛。

    “反正都帮你这么多次了,多这一次也无妨。”沈河耸耸肩,“总不能罗兹瓦尔都做得到的事,我们还做不到吧。”

    “”艾米莉娅有些沮丧。

    沈河的确是帮她太多了,这份恩情感觉根本还不清。

    “那么,就这样说定了。”

    沈河两手一拍,也算是又解决掉了一个问题。

    虽然原本没有想要和艾米莉娅牵扯过深,但她毕竟是女主角,不知不觉间就帮了她这么多,她又是一个会念着别人恩情的性子,这份羁绊也算是建立起来了。

    然后又看向蕾姆。

    蕾姆此刻远比艾米莉娅要茫然。

    罗兹瓦尔是杀害鬼族的仇人一事,虽然意想不到,但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震撼。

    真正的打击,源自于拉姆。

    从出生开始,蕾姆的世界里就只有拉姆一人,可以说是从憧憬,到自责,到依赖,一路走来,拉姆如今宁可抛弃她也要陪着罗兹瓦尔的行为,打击太大了。

    “蕾姆的话,从今往后就跟着我吧。”沈河终究还是心一软。

    虽然此前在怒极的时候,有想过索性点将罗兹瓦尔干掉,拉姆愿意跟着一死就随她去,现在倒有些庆幸,没有那么冲动。

    罗兹瓦尔肯定是要死的。

    但是陪上拉姆的一条命,就不值得。

    “我可以吗?”

    蕾姆怯怯的看着沈河,蓝色的大眼睛里又是担忧,又是期待。

    拉姆已经被沈河抓了。

    她终究还是无法放下自己的姐姐。

    “拉姆并没有过错。”沈河点点头,随后眉梢一挑,“你跟在我身边,也可以多劝劝她,为了罗兹瓦尔那样的人,不值得。”

    “谢谢,谢谢大人!”蕾姆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眼泪又要往下掉。

    她还真的是,非常单纯,惹人怜爱。

    不要说沈河。

    齐木楠雄此刻也在默默思索着帮助拉姆的办法,还别说,真让他想到了一个。

    “以后等级高了,我可以时间穿梭回去。”齐木楠雄用心灵感应对沈河说道,“大幅度进行改变的话,太危险,但是,拉姆的情感对于事态的变化,影响应该不大,如果是未来的迦勒底,说不定可以及时的修正。”

    “要做到这一步?”沈河一愣。

    等等——

    沈河忽然有一种异常怪异的感觉,以至于他忽然站起来。

    齐木的时空穿梭能力,改变的是单一的时间线。

    真正的扭转已经发生的既成事实。

    如果他这样说了。

    那岂不是

    “如果未来的我做到了,那么现在状况应该就有所改变。”

    齐木楠雄即便无法读心,也知道此事的沈河在想些什么。

    于是沈河又重新坐下。

    拉姆的事情有没有被改变,很容易被证实,但沈河所想的其实是另一件事情,那就是系统的真实来历。

    有没有可能是未来的自己给自己的?

    还特么真有可能!

    截至目前为止,沈河都未曾从系统中感受到明显的恶意,或者说重大的威胁,甚至随着实力的增强,反而愈发的感觉到心安,因为与从者的契约是直接建立在自己的灵魂上的。

    制作系统的大佬,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

    除非那位大佬就是自己!

    沈河的心中忽然前所未的松了口气,虽然这只是猜测,但这无疑是最令人心安的猜测了。

    “齐木,等有时间,好好的给我讲下时间穿梭以及时间线上的奥秘吧。”

    沈河决定多了解下这方面的知识,其实在上次见到从未来过来的齐木楠子之后,就应该要想到这点的。

    齐木楠雄自然是答应下来。

    实际上,时空穿梭改变现实,有着极其严苛的要求。

    首先一点,被改变的现实,必须要能够控制其影响,哪怕是极其微小的失控,也很有可能会最终卷起蝴蝶的风暴。

    所以,越是巨大的变化,越是难以改变。

    稍有不注意,就会让变化远远超过自己的控制和预期,反而是一些细微的改变,有可能实现完整的控制。

    “蕾姆去收拾下东西吧。”

    蕾姆在得到沈河的保证后,似乎又重新打起了精神。

    这座府邸,已经无法住下去了。

    “贝蒂也要把库收走。”碧翠丝跟在蕾姆的身后,路过齐木楠雄的时候,忽然拉了拉他的衣袖,“齐木来帮忙啦,那可是超多的书。”

    “好。”齐木简短的回复。

    临走前,他的视线看了眼不远处的菜月昴。

    一个麻烦的人物。

    齐木楠雄在心里如此的定义道。

    他口中的麻烦,可不是指实力上的威胁,而是指那种,是好人好心却总是给别人惹麻烦的那种,没错,就像他的那一大堆小伙伴一样。

    “艾米莉娅,要不要也去我的城堡中住几天?”沈河对艾米莉娅发出了邀请。

    “我”

    艾米莉娅有点为难的看了眼菜月昴。

    这座府邸的人,基本上都安排好了。

    但还剩下菜月昴。

    沈河肯定不会邀请菜月昴的,艾米莉娅又不傻,但她有些担心,被抛开的菜月昴会不会又做什么无礼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无法不在意从菜月昴身上冒出来的嫉妒魔女——身形近乎和自己一模一样。

    “就这样就好啦。”

    菜月昴似乎注意到了艾米莉娅的眼神,站起来,走过来。

    随后,猛地下跪,将头顶在地上。

    “之前实在是对不起,都是我又自大,又狂妄,才会不理解艾米莉娅的好心,还,还差点害死你。”

    “”

    沈河的表情有点呆。

    这货真的是菜月昴?

    不过艾米莉娅除了松了一口气外,却并没有太多的吃惊。

    “我就知道,菜月昴肯定会明白的。”

    艾米莉娅露出温和笑容,弯下腰,抓住菜月昴的胳膊将他扶起来。

    此时的菜月昴脸上,无声的流淌着眼泪。

    沈河在他的目光中,看见了强烈的自责,和对改变的渴望。

    “我会离开的。”菜月昴握紧着拳头,根本不敢去看艾米莉娅的笑脸,他一边流着泪,一边说道,“无论是去王都也好,还是去其它地方也好,我一定会努力,一定会变强,直到可以帮到艾米莉娅的那天!”

    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吗?

    沈河若有所思。

    也是,现在的菜月昴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死亡回溯的能力,此前的表现,不过是认为自己身为穿越者,具有特殊性的心理还在作祟罢了,到了现在,也应该要开始接受现实了。

    这是好事。

    有自知之明就不会再头脑发热的作死,毕竟,沈河也没办法二十四小时盯着一个喜欢作死的人。

    “太好了!”

    艾米莉娅同样为菜月昴的变化而感到高兴,随后,她忽然转过头,眼巴巴的看着沈河。

    “答应过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到的。”沈河无奈,他自然知道艾米莉娅看着他是什么意思,“让菜月昴去跟着莱茵哈鲁特学习剑术吧,他的魔法天赋略差,但是身体素质还行,肯吃苦的话,在剑术上还能有不错的潜力。”

    “万分感谢。”

    艾米莉娅面庞微红,有些害羞的对着沈河弯腰致谢。

    “怎么还不好意思起来了。”沈河哑然失笑。

    “因为我觉得自己好像变坏了。”艾米莉娅有些俏皮的吐了下粉嫩的舌头,“你都已经帮了我这么多,还总是为了这点小事麻烦你,偏偏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谁让我心好呢,而且艾米莉娅这么可爱,换一个人可别想让我这么热心。”沈河也轻笑起来。

    “总之。”艾米莉娅的面庞更红了些,小声但是非常认真的说道,“虽然这么说或许有些自大,但是在我的心里,沈河就像是帕克一样,所以,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做的,请务必要直接告诉我!”

    “哈哈哈,帕克要是知道我和它抢女儿,肯定会恨死我。”沈河这回真是比较舒畅了。

    只有帮助懂得感恩的人,才会令人心情愉悦。

    不枉他做了这么多。

    一旁的菜月昴看着这两人亲近的一幕,眼里的羡慕无法掩饰。

    如果能帮助艾米莉娅的是他。

    现在他和艾米莉娅的关系也能够有这么好了吧。

    “菜月昴。”

    沈河这个时候,忽然走到了菜月昴的身边。

    菜月昴有一点紧张。

    他和罗兹瓦尔那样的怪人都能相处的来,但是对于沈河这种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的人,反而没法相处。

    “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兴许还比不上你。”沈河还是第一次,这样正式的和菜月昴交谈,他的表情很认真,“所以我一定程度上,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但是,无论你想要的是什么样的未来,活着走到哪一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只是活着?”菜月昴的声音有些苦涩。

    “当然。”沈河郑重的点头,“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或许能够让艾米莉娅增加一点自责,但也仅此而已。”

    “我明白了。”

    菜月昴感觉心脏有些刺痛,脸上却毫无表现。

    他的确已经明白了。

    艾米莉娅之所以这样帮他,第一是因为善良,第二,是因为她认为,自己将他带回来,就有了一定的责任。

    他又怎么能够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和消磨这份善良和责任呢?那样,实在是太丑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