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一章:通关方法
    沈河众人,将宇智波鼬围了起来。

    但是没有急着动手。

    宇智波鼬的实力不算弱,只是对上这个阵容,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你再用一遍幻术。”沈河开口,打破了僵局。

    “什么?”宇智波鼬没有弄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你刚刚用过一次幻术吧,再用一次试试。”沈河重复了一句。

    他其实还没有想好,找到宇智波鼬后要做什么,然后就这样直接遇见了。

    不过,在刚刚一刹那,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在宇智波鼬使用幻术的那一刹那。

    “好。”

    宇智波鼬从未遇见过这样古怪的要求,但他没有拒绝。

    魔幻·枷杭之术!

    写轮眼拥有的“催眠眼”的幻术能力之一。

    在施术者构筑的精神世界里,被捕捉之人的四肢会有一种被打进楔子的感觉,身体的自由也完全丧失,同时还伴有物理痛感,堪称拷问的秘技。

    霎那间,他的额头上有冷汗冒出。

    越是强大的幻术,对眼睛的负荷也就越大!如果失败的话,甚至还有可能会被反噬。

    他当然失败了。

    对方毫无遮掩的紧盯着他的写轮眼,却毫无作用,写轮眼丝毫无法干涉对方的查克拉,起到幻术效果。

    “这究竟是”

    宇智波鼬紧紧握着自己手中的苦无,他现在所遇到的情况完全打破了忍界的常识。

    傀儡?面前这人也是傀儡吗?

    不,即便是傀儡,只要看见了他的眼睛,也应该

    “嗯,很不错的催眠能力。”沈河揉了揉自己的鼻梁。

    方才宇智波鼬的幻术,并非是毫无效果。

    他的体内没有查克拉。

    所以干涉查克拉的那部分可以免除,但是催眠方面,却恍若和所有其他世界的催眠都是一样,通过某种标志性的诱导引起的一种特殊的类似睡眠又非睡眠的意识恍惚的心理状态。

    这部分是世界的通用部分!

    沈河感到脑海中有灵光闪过。

    他抓住了这灵光。

    “宇智波鼬。”沈河顿时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

    俘虏么,看来目标果然是自己。

    宇智波鼬没有说话。

    但是下个瞬间。

    替身术!分身术!体术·瞬身之术!

    霎那间,七八个不同的分身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突围,而隐藏在其中的真身,选择了一方通行的方向。

    这个没有武器,非常年幼,体格肌肉也异常瘦弱无力的少年,是最好的突围方向。

    噗!

    在拳脚相接的一刹那,无法抵挡的恐怖力道瞬间席卷全身。

    非常干脆的,宇智波鼬倒飞了回来。

    正对着贞德的方向。

    “主赐予你神罚!”

    贞德很果断的施展了技能,恐怖的大意志降临到宇智波鼬的身上,查克拉,写轮眼,甚至包括体术,都在顷刻间被封印起来,刚好维持着仅仅剩下的普通人的力气。

    被抓了

    宇智波鼬面色难看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全是根本看不懂的忍术,看不懂的封印。

    这群人究竟是什么人!?

    就在宇智波鼬干净利落的扑街后,另一边的干沛鬼鲛,也被一击侧踢重重的砸到地面上,不省人事。

    “有点弱。”艾斯德斯一手拖着猎物巨大的身躯,一手拎着猎物巨大的武器,一步步走来,“还总喜欢喊着什么‘不可能’,这个地方的人都是这样吗?见到无法理解的事情就无法接受?”

    这已经不是无法理解的程度了。

    宇智波鼬望着被艾斯德斯拎在手上的“鲛肌”,沉默不语。

    这柄忍具,可以吸收他人的查克拉,而且只认自己喜欢的人,但是,这忽然冒出来的女人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抓住,并毫发无损。

    这些人

    看起来甚至根本就不像是忍者!

    “这柄武器给我看看。”

    沈河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鲛肌”,但是他一伸手,“鲛肌”就自动从艾斯德斯的手中飞去。

    这武器是活的。

    被握在沈河的手中,“鲛肌”忽然剧烈颤抖起来,或者说,剧烈的“挣扎”起来。

    最顶端的部分,露出了一张狰狞的大嘴。

    它在恐惧。

    但它挣扎的愈厉害,沈河眼中兴奋的光芒就愈加旺盛。

    “把查克拉传给我。”

    沈河用自己磅礴的精神力,向鲛肌下达了这样的指令。

    鲛肌可以在战斗中吸收敌人的查克拉,随后传给主人。

    这在整个火影忍者剧情前中期的时候,也是非常少见。

    在沈河的完全碾压的精神压迫下,鲛肌发出一声悲鸣,不再挣扎,赫然已经屈服。

    随后,一道道能量流近沈河的身躯内。

    这就是查克拉。

    沈河眯起眼睛,细细的感受着这力量。

    如果说阴属性魔力是水,那么查克拉就是粘稠的藕粉水,并非是质量更高,而是更难操控,普通人的精神力恐怕很难让查克拉自如的构建成各种阵法模型。

    这就是必须依靠灵活的双手结印辅助施法的原因吗?

    沈河操控着自己的魔力,慢慢朝着查克拉的表现形式靠拢,从能量波动,到性质,再深入的分析本质。

    当魔力彻底转变的时刻。

    沈河浑身一震。

    他从这个世界感受到了某种极强的亲和力,似乎有源源不断的天地能量在为他欢呼雀跃,彷如在这一瞬间,他就由外来者,变成了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土著,甚至是变成了世界之子。

    原来是这样沈河的眼瞳愈发的明亮。

    已经不需要再测试了。

    他从自己此刻内心最真实的冲动,得到了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解析、并吞噬这个世界。

    “休比。”沈河招了招手。

    休比一蹦一跳的窜到他的面前,扮演着“好妹妹”的角色。

    “你刚刚解析了这人释放的技能吗?”沈河虽然是提问,但已经确定了答案,“把动作和能量的流动方向传给我吧。”

    “知道了。”

    休比乖巧的点头,通过契约通道将方才宇智波鼬释放的忍术解析信息传给沈河。

    沈河做了一个简单的实验。

    他的双手开始缓慢的结印。

    一直在观察着他的宇智波鼬不由睁大了眼睛。

    因为结印的忍术,正是——火遁·豪火球之术!

    轰——!

    足足有四五米直径的巨大火球从沈河口中喷吐而出,恐怖的热浪瞬息间焦化了大片的树木,而当这火球喷射出去时,一条长达数百米的灼烧之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宇智波鼬感觉自己的心脏狂跳。

    这绝对不是级的忍术,根本不可能有敌人在正面撞上这样的攻击时还能活下去!

    沈河却略微的有些失望。

    他再一次伸出了双手,同样是缓慢的结印。

    轰——!

    依旧是同样大小的火焰,却不再是橘红色,而是仅仅直视着就足以灼烧双眼的小太阳!甚至在其出现的那一刻,连空气都开始翻滚,形成高温飓风。

    这一次,众人面前的半个森林消失了。

    大地被融化成岩浆,植被连褐色的焦炭都不曾留下,只是一瞬间,世界就变成了人间地狱。

    最初,是直接用魔力按照查克拉结印时构成的反应阵图施展的。

    后面,是用魔力转变的查克拉施展的。

    差距明显。

    使用查克拉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世界的加持,最关键的是,出招的那一霎那,能明显感受到有莫名的力量彻底的融入了体内,导致一时间无法控制力量。

    那股力量,错不了。

    是这个世界的根源,或者说,某种名为“火遁·豪火球之术”的加护。

    这个世界的根源没有独立的意志,却遵循力量最基本的本质,自动融入与自己性质类似的存在,也就是沈河根源的体内。

    “御主忽然变得这般强大。”艾斯德斯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沈河,却没有高兴,反而有种失望和不满,“那岂不是没有我们出手的余地?”

    她加入沈河的队伍,是为了战斗。

    这句话一说出,其余不少从者的表情都变得有些不怎么自然。

    本来就够闲了。

    御主还这么强的话,这日子还怎么过。

    “我可不喜欢战斗。”沈河哑然失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我今后大概要做个痴迷探索的研究人员。”

    这种攻略副本的方式,是在逼他朝着托尼靠拢啊。

    “这样也不错。”两仪式忽然开口道,“最少不用担心沈河会被轻易干掉了,我们也能尽兴点。”

    “没错。”一方通行深有感触的点头,“本大爷受够了一边盯着御主一边战斗的感觉,根本不敢追击。”

    “都是因为御主过去太弱了。”休比也一本正经的插嘴到,表情活脱脱的像一只埋怨哥哥没用的妹妹。

    沈河:“”

    过去拖累了你们还真是对不起了哇。

    “你们都去战斗吧,我只要有薇尔莉特陪着就够了。”

    沈河恶狠狠的说道,随后一把抱住了薇尔莉特,蹭蹭她的脸颊,还是薇尔莉特好哇,从来不会嫌弃自己。

    “变态。”

    “幼女控!”

    “贝蒂现在更换契约者还来得及吗?。”

    “说起来,御主,这两只猎物要怎么处理?”艾斯德斯看着地上趴着的两人,问道。

    “一个装进笼子里,另一个带走,我们去木叶。”沈河见终于有人说起正事了,连忙接过话题,“我现在需要更多的忍术,所以我们去木叶,那里有一个我比较感兴趣的人。”

    在知晓了如何吞并这个世界的根源性力量后,沈河就对所谓的剧情失去了兴趣。

    一步步的掌握忍术的本质。

    最后吞噬这个世界的根源。

    活动第一弹也就通关了。

    “木叶?有强大的猎物吗?”艾斯德斯只对强敌感兴趣。

    “不知道。”沈河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宇智波鼬。

    在听到他们要去木叶的时候,这个人的眼瞳,明显一收缩。

    果然是对木叶无比的狂热。

    这让沈河眉头微蹙,热爱故乡并不存在什么问题,莱茵哈鲁特同样无比热爱自己的故土,但是,任何情感都不能变的偏执,那样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走吧。”

    顺手打开一个城堡的小门,将干沛鬼鲛丢进地牢,随后,拎起宇智波鼬,身形扶摇直上。

    朝着贞德指明的方向,破空而去。

    只有能飞的休比与装备了is的薇尔莉特跟上了他的速度。

    其余人都要等到沈河到地方之后再进行召唤。

    这一切,都没有丝毫遮掩的展示给宇智波鼬。

    但是也没有解释。

    沈河就是要展现自己的强大和神秘,展现这可以轻易碾压木叶的力量,他想要看看,宇智波鼬在面对这力量和威胁的时候,会如何去做。

    实质上,宇智波鼬的内心已经震撼到无法形容。

    这是一个关系看似非常亲近的团队。

    和【晓】完全不同。

    他们有着闻所未闻的力量形式,展现出来的一切似乎与大陆上现有的忍术完全不同。

    他们知道木叶。

    他们想要得到木叶中的某个人。

    这样的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团队难道说是从海外的国服,完全未知的地域赶来的强者?

    必须要尽快通知木叶!

    宇智波鼬的内心在拼命计算着,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保住性命,不要做任何可能会激怒对方的事情,在到达木叶之后,再趁机将这些信息传达给木叶火影!

    沈河虽然不知道宇智波鼬在想些什么,但是考虑到他的性格,也能够猜个大半。

    在拎到手上的时候。

    沈河就知道这个人的身体是什么情况。

    癌症晚期。

    并不是某个特定部位的癌症,或者说已经开始转移,在肺、肝、胃等等重要身体器官中,都存在着大小不一的恶性肿瘤。

    正常情况下,这具身体已经可以被判死刑,所以这个人将自己余生的全部信念都交付给了木叶,以及自己的弟弟,佐助。

    他做的事情,如果站在他所忠诚之人角度,无疑是伟大而又令人震撼的。

    沈河曾经就很喜欢这个角色。

    但是,真正接触的时候,作为并非是热爱木叶之人,却有些心理阻碍。

    尤其,对于华夏人而言。

    即便是弑兄杀弟,虽然有违伦理,但如果情有可原,也并非无法接受,比如说大唐之主李世民,身为皇家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甚至是杀妻证道,在网上某些黑暗流小说中也受人追捧。

    但是杀害父母

    还是在父母的关怀和爱意并未缺失的情况下

    唉。

    沈河在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能够将自己或者迦勒底替代掉宇智波鼬内心的木叶角色,那召唤这个从者,还大有可为,如果做不到,还是算了。

    不知不觉中,沈河的视线,看见了远方的城市。

    木叶村。

    整个村子并不大,站在高空可以看见全城,而以沈河的视力,能够轻易的看见位于城中心的竞技场中正在发生着什么。

    中忍考试,宇智波佐助,对战我爱罗。

    有了!

    手上这家伙对外似乎是木叶村的叛忍吧,有赏金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