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三章:渴望强大的佐助
    “谢,谢谢。”

    日向雏田胆怯的看着面前陌生的叔叔,她还是知道自己被救了的。

    沈河只是点点头。

    见卡卡西也来了,想必是不会再有事,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视线看见了向日雏田的右臂。

    那里有一丝血痕。

    应该是被苦无划伤的。

    只是

    沈河能清楚感知到,她的血液中含有一种独特的力量。

    伸出手,在她的受伤处轻轻一抹,伤痕瞬息间愈合了。

    不仅如此。

    此前与向日宁次对决留下的伤势,也瞬息间尽数恢复。

    同时有一点点血液被沈河收集起来。

    “谢谢大叔。”

    向日雏田目光惊讶的活动着四肢,没忘记对着沈河正式鞠躬道谢。

    她虽然年幼,但是身为向日家族的大小姐,基本的修养还是有的。

    “嗯。”沈河这次轻声应了一个字,随后看向依旧警惕的望着他的木叶众人,“无须多想,我说不会插手就不会插手,方才不过是因为我家的妹子心有不忍罢了。”

    很自然的,甩锅给了薇尔莉特。

    卡卡西的余光瞥了眼已经彻底崩裂的竞技场,面罩下的嘴角微微抽搐。

    无论这人说的是那两位女孩中的哪一个。

    都不像是会“不忍”的人。

    不过,现在的确没有精力再和这个不知名的恐怖强者耗下去了。

    卡卡西和其它的木叶上忍对视一眼,留下两个人保护向日家的大小姐,同时盯着这人,而他自己则继续战斗。

    沈河也乐得清闲。

    视线在周围的场地上略微扫过。

    大部分的普通人都已经撤离,十二小强中也仅仅只有向日雏田还留在自己身后,主角漩涡鸣人也不见了踪影,想来还是和原著一样,跑去在佐助面前装逼了。

    “大叔。”向日雏田缓缓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开口道:“鸣人我的朋友不见了,我想去找他。”

    “嗯?”

    沈河愣了一下,随后余光看见了那几位上忍的眼神,才反应过来。

    他们应该是让雏田找借口离开自己这个危险人物。

    忽然间起了玩心。

    板起脸。

    “鸣人?是个男孩子的名字吧,这你就不用去担心了,男孩子应该要有自己的冒险,凡是杀不死他的冒险,都会使得他更加强大。”

    “杀,杀死”

    向日雏田的身躯晃了晃,小姑娘有些被吓着了。

    作为忍者,死掉再正常不过。

    但是通常情况下,忍者们都会有意或者无意的不去想这个问题。

    “一日不成为至强者,就一日活在危险中。”沈河的视线看向不远处的结界内,“即便是你们的三代火影,这一次也凶多吉少。”

    “”

    以向日雏田现在的年纪,和她的性格,还不能完全理解沈河的话。

    但是躲在暗中的根部,却听明白了。

    这一次大蛇丸的突袭,有根部团藏的参与,如果说面前这人插手,导致三代火影不死

    必须马上通知团藏大人!

    但就在根部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略显阴冷的声音传来。

    “呵呵,即便是火影大人牺牲,那也是身为火影的职责所在。”

    本应该镇守根部的团藏,却在此刻出现在沈河的面前。

    他一直在附近查看?

    也是,这个人想当火影都想疯了,这样的计划,不可能不亲自盯着。

    沈河的双手隐藏在袖子中。

    视线在团藏绑着绷带的右臂上略微扫过。

    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

    “我当木叶的宇智波一族为何会被灭族,原来是有人盯上了他们的写轮眼,你以为,这种眼睛是数量多就有用的吗?”

    “——!”

    团藏露出的那只属于自己的眼瞳猛然收缩。

    伸手一挥。

    惨叫声瞬息间传来,卡卡西留下的那几位上忍,被突然冒出的根部忍着尽数斩杀。

    “竟然有叛徒扮作木叶上忍的样子。”

    团藏看了眼躲在沈河身后的日向雏田,还是难得的掩饰了一句。

    宇智波一族在名义上并非是叛徒。

    因此他的右臂,最好要隐瞒。

    杀掉几个可能的泄露者之后,团藏的视线阴狠的盯着沈河,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右臂,究竟是走漏了消息,还是面前这人当真如此恐怖?

    团藏的嘴唇微动,却是有声音通过秘法直接传入到沈河的耳边。

    “你不插手,封印之书上的禁术,给你十道。”

    “”沈河眉梢一挑,“成交。”

    他原本就不打算插手。

    三代火影不死,木叶就不会进行蜕变,而且三代火影已经活了如此之久,最终为木叶战死,也算是死而无憾。

    不过,目光却有些玩味。

    私下里达成这样的条件,差不多相当于卖国,不,卖村了,这样的人也想要当火影么。

    要知道,无论私下里多么肮脏,站在明面上的那个人,都必须要受人敬重,而非厌恶。

    “走了,小姑娘,带你去找你的朋友。”

    沈河伸手拉住向日雏田的一条胳膊,身形瞬息间消失。

    只剩下表情阴晴不定的团藏。

    此时,漩涡鸣人依旧是在最后千钧一发的时候,在我爱罗的手中救下了佐助。

    这也是沈河特意过来一趟的原因。

    他发现,这个世界的剧情太容易改变了。

    偏偏有不知道有多少次是“千均一发”。

    “鸣人!”

    向日雏田在看见鸣人的时候,就想要冲出去。

    但是被沈河拉了回来。

    “男孩子的冒险,我们看着就行了。”

    沈河满不在意的拉着向日雏田坐在一颗树上,还拿出了一些点心、肉串。

    雏田自然是没心情吃东西的。

    但是沈河有,还吃的很香呢。

    仔细想来,以前看动画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桥段,漩涡鸣人大战我爱罗时真正开始入迷的,现在重新看一遍现场版,感觉还不错,有那么一丝丝情怀的味道。

    像这样的热血型主角,真心为他好的话,就不要插手太多。

    只有真正的热血冒险,才能造就真正的热血主角。

    自己已经够咸鱼了,没必要让人家也变得和自己一样咸鱼。

    沈河带着回忆情怀的心情,美滋滋的重看了一场精彩大戏。

    当一切结束时。

    沈河终于没有限制向日雏田的行动了。

    她径直冲了下去,流着泪扶起已经是筋疲力尽的鸣人。

    沈河也慢条斯理的走过去。

    “是你!”

    宇智波佐助惊讶的看着沈河。

    这人的身上没有刚才那种恐怖的气息,但那时的感受,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低级的咒印。”沈河饶有兴致的看着佐助身上蔓延的咒印,“不过有一定的潜力,这是那个大蛇丸施加在你身上的?”

    “是。”

    佐助低声说道,略微挪了挪身子,挡在鸣人的面前。

    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让沈河眼前一亮。

    此时的二柱子,明明很有爱啊。

    是什么时候变成之后那样了呢,似乎是从叛逃到了大蛇丸那里开始的吧。

    “我之前抓的那个俘虏,是你的仇人?”沈河饶有兴致的,再问了一句。

    “是!”

    佐助的目光中再次爆发出浓郁的仇恨和杀意。

    “但以你的实力,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秒杀,知道什么叫秒杀吗?”沈河伸出手指,慢慢的靠近佐助的眼睛,“就是在你眨眼的时间里,你就死了。”

    佐助浑身的肌肉绷紧着。

    看着越来越近的手指,丝毫不敢眨眼。

    啪——!

    沈河收回了手指,但是在那之前,在根本无法察觉的时候,佐助的额头一痛。

    “那个人杀你,就是这么简单。”沈河双手背在身后,就这么站在宇智波佐助的面前,淡淡的说道,“我杀那个人,也是这么简单。”

    直白,粗暴的话语。

    让宇智波佐助浑身颤抖着,大汗淋漓。

    他死了。

    如果是战斗,是面对自己的哥哥,他就已经死了。

    如此血淋淋的直视自己的弱小,直视恐怖的强大。

    “呵呵呵。”

    沈河小小的装了一个逼,笑呵呵的转过身,准备离开。

    佐助这个第二主角,和鸣人完全不同。

    他不是属于热血流。

    纵观佐助的整个人生,不是走在自己装逼的路上,就是走在被鸣人装逼的路上,简单来说,就是通过他的逼格来衬托第一主角的逼格。

    所以在他的面前装逼,还是挺有感觉的。

    “请等一下!”

    沈河的身后,传来佐助的声音。

    他停下脚步。

    已经猜到了佐助打算说些什么。

    “要怎么样!”佐助死死的捏着自己的拳头,“要怎么样,才能变得强大!”

    “你刚刚不是已经看见了吗?”沈河没有回头,“相比于仇恨,守护之心才是强大之源,你要想清楚,你所憎恶的,究竟是宇智波鼬,还是无法守护重要之人的你自己。”

    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之后,再次向前走,这次无论身后传来什么话语,沈河都没有再停下来。

    宇智波佐助望着原本只是吊尾车的鸣人。

    想着他刚才异常惊艳的战斗,就连那种可怕的怪物,都被他击败了。

    这就是守护的力量么。

    无比渴望变强的佐助,第一次开始正视鸣人的亮点。

    而与此同时。

    沈河却在心里苦笑。

    明明不想插手的,结果还是忍不住多嘴了几句。

    不过,多嘴之后,似乎又有一份根源融入体内。

    因为他的话可能会影响重要角色的命运?

    算了,多嘴就多嘴把,来到这个世界,想要什么都不改变是不可能的,如果这些人偏离了原本的轨道,甚至丢掉了性命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最终。

    三代火影还是死了。

    木叶村在这样的一场大战中,损失惨重,最重要的是,三代火影的死给很多年轻人极大的震撼。

    木叶的精神,火影的意志,直到这个时候才是埋进新一代骨干的心中。

    沈河也在木叶村住下。

    团藏送了他一个不小的庭院,此前似乎是某个根部的基地。

    站在门口,看着门外那些穿着黑衣的村民和忍者,感受着浓郁的追悼氛围,即便是沈河,也微微有些被这氛围感染。

    最原始的家国情怀,正是从出现牺牲开始。

    如果他当时出手了。

    三代或许会活下来,但是对于木叶村,可能会失去更多。

    “御主。”一直呆在沈河身边的薇尔莉特,忽然看向街道的远处,“那个人又来了。”

    “真是”沈河晃了晃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从街头走来的,是一身黑衣的宇智波佐助。

    在知晓他们住在这里后,他近乎每天都来。

    “沈先生。”

    佐助喊了一句之后,就站在门口,也不说话,也不做什么多余的动作。

    “你就不用修炼吗?”沈河无奈的问。

    “卡卡西老师说,我身上的咒印不稳,短时间内不宜修炼过度。”佐助仰着头,漆黑的眼瞳毫不退缩的直视沈河的眼睛,“更何况,鸣人跟着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外出修行,如果我只是一个人训练,与鸣人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从几天前开始,宇智波佐助就一直恳求着,想要沈河指点他修行。

    但是,沈河自个都在从头开始研究基础忍术。

    因此自然拒绝。

    随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即便是让休比或者薇尔莉特把他打一顿丢出去,他也只当这是考验,第二天后绑着绷带又跑了过来。

    然而沈河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教,如果是鸣人说不定还能指点一二,但是佐助的话,完全就是跟在大蛇丸身边时才进步飞快。

    天知道大蛇丸在他身上试验了什么才会有那样的成果。

    “御主,薇尔莉特,开饭啦。”

    这个时候,屋内的贞德忽然走了出来,她的身上还系着围巾,端着一叠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美食。

    虽然看起来像是厨艺惊人的家庭主妇。

    但实际上,不过是将薙切绘里奈做的美食稍微加热了一下而已。

    “来了。”

    沈河回头应了一声,继而牵起薇尔莉特的手掌,转身走进屋内。

    佐助望着他的背影。

    这些天,他也大概知道了这屋内有些什么人。

    非常,非常温馨的氛围,就像是他曾经的家。

    果然

    即便是这样能够轻易抓捕那个人的强者,也是依靠着守护之心而达到这一层次的吗?

    只是宇智波佐助的双手紧握,自己最想要的守护的东西,已经被毁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