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四章:结束
    雾忍村在火影这部超长篇动画中算一个挺神奇的忍村。

    大概就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人气超火的白就是雾忍村的一员,可惜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白与再不斩已经死了,要不然沈河还是挺好奇白究竟是不是男的。

    灵魂可看不出男女。

    话说,在那个时期火影的作者就知道画女硬说男的魅力么,不亏是超人气动漫。

    “神大人,可以出发了。”

    就在沈河想些杂七杂八东西的时候,猿飞阿斯玛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说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神大人”成为了他们对沈河的称呼。

    “嗯。”

    沈河原本想说些什么,但是到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

    他们先到了码头。

    虽然大家都是忍者,能够在水面上行走,但路途远了些,查克拉不够,因此还是要坐船。

    结果正准备租借的时候,发现前方来了一群人。

    为首者——五代目水影·照美冥!

    一个红色长发,有着烈火红唇与傲人身材的成熟女人。

    “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前来迎接神大人。”照美冥向前一步,姿态落的很低。

    “无妨,不用拘束。”沈河表情温和的回应。

    他已经在这群人中看见了六尾的人柱力,一个外表冷漠,穿着蓝色和服露出胸口结实肌肉的男子。

    从这态度看来,雾忍村打算服从。

    这也正常,毕竟他这个“神”亲自来这里,还打算搞些小动作的话,一个不好就是直接引火上身。

    “神大人请上我们的船吧。”照美冥也在偷偷的观察着这位神。

    相貌不算英俊,但是耐看。

    虽然表情温和,但是站在那里就有难言的上位者气息迎面而来。

    这个世界怎么就出现了这样一个人?

    老娘堂堂水影

    从未有过像这样卑躬屈膝的照美冥很憋屈,连嘴角牵出的笑容都相当的僵硬。

    “不,既然六位人柱力也在这里,那我们直接去找三尾。”沈河轻摇了摇头。

    所有的尾兽中,也只有三尾矶抚是处于野生状态。

    因为它的人柱力早死了。

    “神大人,但我们不知道三尾的位置。”照美冥渐渐的也摆正了心态。

    “不碍事,我知道。”沈河摆摆手。

    他现在距离完全攻略这个世界,只差一点点,即便找不到绝的位置,想要找到查克拉如此庞大的尾兽还是轻而易举。

    虽然最终的目标——绝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但沈河也不泄气。

    万一那只绝真的是如此的小心翼翼,眼见着他将尾兽带走也不肯冒头,那就只有等以后再寻机会了。

    反正是永久开放的副本。

    沈河就这样想着,一言不发的走到船上面。

    结果,抓捕三尾的过程毫无压力。

    找到,一挥手,将其封印在卷轴中,然后带走,甚至其余的忍者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至返程时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位神究竟做了何等惊世骇俗的事情。

    那可是尾兽!

    对于忍村而言就等同于生死灾难的尾兽!

    抓头野猪也比这简单的挥手要困难些吧。

    照美冥忽然庆幸自己够小心。

    甚至力排众议,交出人柱力。

    恐怕这位神想要毁灭整个忍村,也就是像这样挥挥手的事情吧。

    “各位,你们的情况怎么样了?”沈河在脑海中询问其余的人。

    “出现几个拦路的,似乎是晓的成员,被解决了。”一方通行最先回应道。

    之前长门已经说了,除了他自己亲自控制佩恩六道前来找他以外,晓组织其余的成员也大多派出去了,目的是寻求机会争夺尾兽。

    事已至此,即便是他也无法再收回命令,不过他也从未将那些各村叛忍视为同伴。

    沈河又等了会其它人的回复。

    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除了两仪式那条路。

    “贞德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潜伏在四周。”式的声音很平静,但沈河却能从中辨别少许的杀意。

    “谁?”

    “团藏。”式回答道。

    竟然是逃离木叶村的团藏?

    沈河在脑海中飞速思考了一圈,很快就明白团藏找到贞德那一路的目的。

    贞德和式与他的关系,在木叶并不是什么秘密。

    团藏找上他的妻子。

    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呵呵。

    沈河在心里冷笑了两声,但是丝毫没有动怒。

    这种层次的敌人已经不值得他生气了。

    “正好,替佐助报仇吧。”

    “不。”式却否决了沈河的意思,“佐助需要一个敌人。”

    “那也行。”沈河并不在意。

    简单的沟通了一会儿后,通话挂断。

    式与贞德正在返回的途中。

    在挂断了和御主的通话后,有一个木叶忍者走了过来。

    “两位大人,前方似乎有情况,我们发现了晓的踪迹。”

    “晓?”

    贞德还是知道这个名字的,似乎是敌人之一。

    不过就在她准备去看看的时候。

    唰——!

    刀光闪过。

    面前的木叶忍者直接被一刀两断。

    “式”

    贞德似乎是吓了一跳,但是也很快反应过来,举起长枪警惕的站在两位人柱力的面前。

    被式斩断的木叶忍者,在死亡后,尸体变成了一个白色的的人形模样。

    “彼此散开!互相警惕!”

    带路的上忍第一时间喊道。

    所有的中忍纷纷散开。

    互相警惕着身边的人。

    毫无疑问,刚刚那个忍者是被敌人顶替的,但他们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式一刀之后,却缓缓收回了刀,然后转过身。

    “佐助,你去,判断哪一个是敌人。”

    “是!”

    佐助默默点头。

    他的眼睛瞎了,但是听觉却愈发的敏锐,单单凭借着心跳的声音就能够察觉到忍者的位置,只是式要他感受的,却是杀意或者说敌意。

    这几近于直觉。

    非常难。

    贞德略微有些纠结,佐助要是距离那些敌人太近而没有察觉到的话,很容易就被反杀。

    “死了也能让御主复活。”式发觉了贞德的纠结,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靠近了贞德的耳边,小声的提醒道,“而且我们不会在这里留太久,得尽可能的教会他多一些东西。”

    细微的声音和呼出的气息一阵阵吹到贞德的耳朵里,痒痒的,让她面色微红。

    以式的敏锐,自然发现贞德的变化。

    有些好奇般的,故意吹了一口气。

    “式!”贞德一下子跳开了,气恼的瞪了式一眼,“现在还有敌人在呢。”

    大概只有沈河才清楚,贞德的耳朵,尤其是耳廊里面,更是敏感。

    式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有些奇怪。

    但就是这一失神瞬间,有黑色的液体从地下伸出,缠住了式的脚,与此同时,木叶忍者中近半的忍者骤然暴起发难,目标是佐助以及贞德!

    躲在暗处的团藏眼瞳微微闪烁,似乎是想要出手,但还是忍住了。

    突然冒出来的敌人,目标毫无疑问就是两仪式。

    但他可是很清楚,另外一个女人才是神的妻子。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式猛然拔出利刀,刺向自己的小腿部,直接贯穿!

    似乎有惨叫声从地底传来。

    反而是被贯穿小腿的两仪式毫无表情,长刀用力一割,黑色的液体纷纷消散,但式甚至连衣服都毫发无损。

    直死魔眼的捕捉之下,又岂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可以伤害她的?

    “式,这个就是黑绝。”贞德的面前忽然出现一些启示,连忙提醒道,“别让它跑了。”

    式的双目一凝。

    直死魔眼的视线直接穿透了土地,看见深入到地下的存在。

    果然有一团代表着生命体的死线在不断扭曲。

    顿时有些懊恼。

    早知道这就是沈河要找的黑绝,刚刚应该等它全部附上来了再砍死的。

    不过此刻手上的动作也不慢。

    刚刚那一刀,直接砍断了黑绝身躯的一部分,说是重伤也不为过,现在那团扭曲的死线正使徒沿着植物的根须飞速原理,但是两仪式的长刀紧随而至。

    大片的土地直接湮灭掉。

    这是被杀死了“存在”而引发的现象,锐利的刀锋之下,每一次刺出就是数十米的空洞。

    黑绝疯狂逃窜。

    他根本就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接找上神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蠢到直接去找神的麻烦,只能抓个神的女人来获取和神谈判的资本,但是这个女人也太恐怖了。

    精神融合可是他的杀手锏!

    一旦被黏上,就算是宇智波斑也难以逃离,这个女人居然轻易的砍中精神体,自己还毫发无伤!

    得赶快跑!

    自己是母亲唯一的希望!

    “不能让他和白绝接触!”贞德通过祈祷获得了启示。

    她看见画面中,黑绝与白绝接触之后,顷刻间即可远遁,速度极快!

    所以长枪纵横,将在场的每一个白绝分身尽数杀光。

    同时借由御主向齐木楠雄求助。

    瞬息间,齐木的身形出现,手上还拿着游戏机。

    又来一个!

    黑绝望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粉发少年,只能转弯。

    只能转弯!

    只能转弯!

    只能

    黑绝自身完全没有发现的是,他已经转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弯了。

    正是独属于齐木楠雄的时间轮回封印。

    不管你有什么手段,只要出现在齐神的身边,就能够被拉入到一个无限循环的时间区域,而自身毫无察觉。

    “那个人怎么处理?”

    齐木楠雄的视线转向不远处,正是团藏躲藏的方向。

    被发现了!

    团藏的呼吸几近停滞,想要逃走,但是直觉告诉他,如果逃走顷刻间就会被秒杀。

    太可怕了。

    完全看不懂这些人的能力,每一个人都是超出了理解之外的存在。

    “把他留给佐助杀吧。”式丝毫没有掩饰的说出这句话。

    佐助心里一凝,周身的肃杀之气愈发的浓烈。

    只是听师傅这样一说,就知道躲在暗中的人是谁。

    团藏!

    而此时的沈河,也已经收到了这个好消息。

    黑绝被封印了。

    白绝虽然逃走了,但是问题不大,毕竟白绝的实力不强,搞事情的能力也比不上黑绝,它只是那些被大筒木辉夜封印在无限月读之中的人类的集合体。

    宇智波带土和长门都已经“改邪归正”,在大筒木一族之人再次来临之前,应该都不用太过担心这个世界会出现问题。

    “还是挺轻松的。”沈河喃喃了一句。

    在知道剧情的情况下,这样的一个世界,对于如今的迦勒底而言也的确没有多少难度。

    所以系统攻略的重心,也已经从剧情转移到学习。

    学习这个世界的全部规则。

    已有的忍术学完之后,接下来就是现有的忍术未能达到的未知领域,那才是最耗时间的。

    不过,先把六道之力的规则掌握吧。

    当沈河回到木叶的时候,其余各个忍村的人柱力也全部都被带了回来。

    看的出来,几个好战狂都玩的比较尽兴。

    毕竟,近乎每一条方向都有【晓】的成员干扰,而其中有些人还是颇为难缠,尤其是找上了一方通行和御坂美琴·alter的不死二人组,险些就让他们束手无策。

    但最终,还是胜了。

    在木叶又滞留了一个星期。

    将这个世界已经出现过的忍术完全学会,彻底把控现有忍术的规则后,沈河终于召集了所有的人柱力。

    包括漩涡鸣人在内。

    看的出来,他们中的一些人都有些不安,毕竟好几位人柱力都和自己的尾兽相处密切。

    要不是担心村子会受到神的迁怒,恐怕他们早就逃走了。

    “把你们聚集过来,并不是为了抽取你们体内的尾兽。”

    沈河看着面前的众人,第一句话就让他们神情复杂,有松口气的,有失望的,也有纠结而复杂的。

    作为人柱力,基本上是都远离普通人的性格。

    尾兽给他们带来力量的同时,也带来了排斥和痛苦。

    “我只需要一部分的力量。”

    沈河说着,伸出手轻轻一指,每条尾兽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查克拉不受控制的从体内被剥夺出来。

    “这怎么可能!”

    九尾在鸣人的体内咆哮。

    连自己的查克拉都无法控制,就算是六道仙人在世也做不到这点。

    这就是根源与力量的区别。

    六道仙人能够控制和使用六道之力,但是这所谓的六道之力,也只是这个世界的根源之下诞生的独有的规则和力量。

    沈河看着面前的九道不同颜色,不同性质的查克拉,将它们柔和在一起,然后细细的感受。

    他的身上变换出白色的法袍。

    他的额头上开始长出了犄角。

    有宛如绝对黑色的小球浮现在他的身边。

    正是六道仙人模式!

    求道玉和仙人锡杖都是这特殊性质的查克拉带来的具现化产物,包括这六道袍也是。

    不过有点丑。

    沈河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看动画的时候还觉得挺帅气的,但是在自己身上出现,感觉丑爆了。

    当即散去体内的根源之力转化成的六道查克拉。

    外貌恢复原状。

    也就是在此刻,系统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