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一章:旷世谈判
    安兹乌尔恭现在还不知道其他的伙伴是否在这个世界。

    但是要做好一个人在这里生活的打算。

    所以。

    绝对不能够失去这些由同伴们创造的同伴。

    他去了一趟宝库。

    将同伴们留下来的所有道具全部带走。

    随后一个人离开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直接使用传送魔法,来到沈河的所在的地方。

    以死灵魔法师的身份。

    理所当然的。

    他的出现引发了整个王都所有人的恐慌,因为没有摘下了遮掩魔力的戒指,恐怖到令人窒息的魔力充盈着整片天空。

    不能看,不能探测!

    所有拥有探测能力的魔法师,都被这庞大的魔力压迫的几近窒息。

    这是怪物!

    难以想象的怪物!

    “沈,沈先生!”

    还留在这里的第一席在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沈河面前,脸色无比的惨白。

    根本就不用对敌。

    只是看一眼天空中的那个怪物,他就无比的确定,那是六大神的级别。

    甚至还可能比那要更加强大!

    他甚至怀疑沈河会不会是这种怪物的对手!

    然而。

    沈河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天空中的安兹乌尔恭却已经发现了他。

    就这样径直朝着这个方向飞来。

    第一席不足的后退。

    反而是战士长目光坚毅的站在沈河的身边。

    因为太过弱小,无法判别对方的强大,所以反而没有那样的恐惧。

    反正无论是面前的死灵法师,还是身边的沈河,甚至是第一席等人,都是可以一根手指头将他捏死的存在。

    所以。

    倒也不用太在意实力的强弱。

    安兹乌尔恭就这样呆着令人窒息的气息,来到沈河的面前。

    他甚至没有穿法袍。

    而是一生非常简陋的灰袍,将里面的宽大的骷髅身躯完全的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还是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像这样光明正大的宣告身份。

    安兹乌尔恭有些意外的发现。

    沈河的目光,并没有多少的厌恶,反而非常的平静。

    “吾乃”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安兹。”沈河直接开口。

    “你果然早就知道了。”安兹乌尔恭心情复杂。

    他其实也已经猜到了。

    对方的实力那么强大的话,没有理由会发现不了那日他那些个简陋的伪装。

    “那天看见你的时候,我可是好好的震惊了一下。”沈河轻笑道,“没有想到这一次出现的会是一位死灵魔法师。”

    “所以你才提出了要和我组队的建议吗?”安兹乌尔恭已经想明白了。

    那日沈河看出了他的身份,才会主动的过来。

    “没错。”沈河点点头,也没有否认这一点,“我不会因为种族,外貌,或者说别的什么东西,就判定一个人的好坏,所以想要接触的看看,你究竟有没有对生命的敬畏。”

    “结果呢?”安兹乌尔恭伸长了胳膊,“你看看我,本身就是介于生与死之间的种族,你还认为我会敬畏生命吗?”

    不死族对生命的漠视,不单单是在这个世界。

    就连原本的地球都有这样的设定。

    安兹乌尔恭的被动,已经让他失去了恐惧、惊慌、欢乐,甚至是这种人类才有的情绪。

    所以,即便知道面前的沈云比他强,他还是过来了。

    做足了准备。

    即便是要打,也能够全力一拼。

    “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吗?我不看种族好坏,而是看灵魂。”沈河摇了摇头,“说起来,你创造的那些部下,一个个都是罪恶值爆表的存在,即便是我的标准再怎么放松,他们也绝对说不上敬畏生命,仅仅这一点,过错就只能放在你身上。”

    过错自然不能够放在安兹乌尔恭或者他那些伙伴的身上。

    毕竟谁知道这些np会活过来。

    不过,沈河不能够暴露自己已经知晓了安兹乌尔恭真实身份的事情。

    “雅儿贝德”

    安兹乌尔恭直到这个时候,才看见了一遍的雅儿贝德。

    近乎要认不出来。

    她的服装居然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

    这怎么可能呢?

    “你对雅儿贝德做了什么!?”

    安兹乌尔恭有些愤怒,但是一道绿光闪过,他的愤怒又被他自己的被动给压了下去。

    正是悲哀啊。

    安兹乌尔恭心里想着,他自己大概连灵魂也已经不能算作是个人类了。

    “安兹大人,雅儿贝德的贞洁还是您的。”雅儿贝德有一点点的慌张,飞上来跪在安兹乌尔恭的脚边,“只是只是正义指被修改了,如果安兹大人不喜欢这样的雅儿贝德的话那即便是死掉,也”

    直到这个时候,其余的众人才知道,这位雅儿贝德竟然是面前这位死灵法师的部下。

    这个死灵法师竟然早就和沈河见过面,甚至还很有可能对决过了吗?

    “停下,我没有不喜欢的意思。”

    眼见雅儿贝德越说越夸张,安兹乌尔恭总算是找回了那个雅儿贝德的感觉。

    正义值?

    他记得雅儿贝德的正义值是负五百吧。

    “我在她的身上,做了两件事。”沈河简单的说道,“第一件事,我将她的邪恶属性变成了正义,第二件事,我解除了你作为创造者施加在她身上的限制?”

    “限制?”安兹乌尔恭不是很明白。

    如果仅仅是正义值被修改了,那还好。

    所谓的正义值就是指对善恶的判断。

    性格不会太大的变化。

    但解除限制——

    “你对她施加了喜欢你的限制吧。”沈河轻笑道,“我没有改变这一点,但是却赋予了变化的特性,也就是说,如果你对她不好,她可能会变心。”

    “”

    安兹乌尔恭听懂了。

    就是增加了反叛的可能性,不再局限于当初的设定。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安兹乌尔恭问道,“既然你能够修改设定,那甚至可以直接改变她的记忆,归属。”

    只是想想,安兹乌尔恭就觉得有些可怕。

    连这点都能够做到的话。

    面前这个人甚至不能算是玩家,而是g。

    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获胜的希望啊。

    “我不会那样做的,因为我重视同伴。”沈河摇摇头,“你看看我身边的同伴,我的妻子,我并没有给她们施加任何不属于她们的设定,这才叫做同伴,虽然,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但这才是同伴的乐趣。”

    “”

    安兹乌尔恭没有说话。

    的确。

    这一点他是深有感触的。

    因为他曾经就有一群这样子的同伴,而这个活过来的np,无论他想要怎么亲近,心里面都有种他们只是因为设定才会这样对他的担忧。

    “你今天忽然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沈河忽然问道,“我其实一直在等待,等待你们的反应,那位恶魔,应该一直在思考对付我的办法吧。”

    抓走雅儿贝德的目的也是为了这个。

    激励安兹乌尔恭以及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的那些人。

    他想要知道。

    原本和空气斗智斗勇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忽然面对一个真正强大的对手,究竟会拿出写怎么样的手段。

    结果等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什么事情,弄的他稍稍有点小失望。

    “他尝试过,但是他失败了。”安兹乌尔恭平静的说道,“所以此刻,到了我不得不出场的会后。”

    “哦?你要和我打吗?”沈河顿时来了些性质。

    “不,我要和你谈判!”安兹乌尔恭理直气壮的说道。

    “”

    沈河微张着嘴巴,有一点点的惊讶。

    谈判,谈什么?

    没有半点实力基础的谈判,岂不就是认输?

    这就认输了?说好的斗智斗勇,大战三百回合呢?

    “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沈河有一点点失望,投降的这么快的话,这个世界就没有乐趣了。

    “如果这个世界强大一些,或许还能用谋略取胜。”安兹乌尔恭摇了摇头,“但是据我们调查出来的消息,这个世界明面上的力量弱的可怕,所谓的最强团队,漆黑圣典简直不堪一击,毫无价值,我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再来雅儿贝德陷入到未知的危险种。”

    如果雅儿贝德没有被抓的话。

    大不了就带着整个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躲起来。

    反正他们无论去哪个国家,都能够过的很潇洒。

    背地里的积蓄势力,一点点的寻找其余玩家,隐藏的强者,或者说等待着未来有新的玩家出现。

    只是。

    安兹乌尔恭不能够会丢下雅儿贝德。

    而他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跪在他面前的雅儿贝德已经激动的娇躯微微颤抖,兴奋、迷恋,自得等等各种表情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沈河忽然觉得。

    只是解除雅儿贝德身上的限制是多此一举。

    有这样的感情基础,再加上这样暖男的心思,即便没有限制,也不太可能会情变。

    “好吧,谈判。”沈河忽然叹口气。

    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一步了,那也的确就只有谈判了。

    他总不能强迫着安兹乌尔恭和他打一架。

    “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够放走雅儿贝德。”

    安兹乌尔恭的身后直接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王座,他就这样端坐在上面,闪烁着点点光芒的视线直视着沈河。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沈河来投降呢。

    “修改了雅儿贝德的正义值之后,随时都可以放走她。”

    沈河索性也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造型夸张的王座,就这样缓缓悬浮着,坐在安兹乌尔恭的面前。

    不能够在装逼上面被比了下去。

    “这么说,你没有其它的条件?”安兹乌尔恭的眼睛忽然爆发一点红色光芒。

    那种窒息般的气息越发的强盛。

    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屏住呼吸,丝毫不敢吭声。

    他们有预感。

    这一次的谈判,或许会是一场会直接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变革。

    而如果谈判失败

    仅仅是想一想,就有种要天崩地裂的感觉。

    无论是谁输谁赢,他们都绝对活不下来的。

    抱着这样的直觉。

    一个个都大汗淋漓的倾听着这场旷世谈判。

    “你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口增加有多么困难吗?”沈河忽然将话题转到其它的方面,“无法治愈的疾病,短缺的粮食,意外性的死亡,这些都还好,但是,一些强者,尤其是像你这样的魔法师,想要在战场上毁掉数万人,也仅仅是一个魔法的事情。”

    “我明白了。”安兹乌尔恭点点头,“我绝对不会有做出任何大肆杀戮的事情,这样就行了吗?”

    “不够?”沈河摇摇头,“雅儿贝德我已经可以放心了,但是你的那些部下”

    “你想要改变他们所有人的设定?”安兹乌尔恭加重了语气,“雅儿贝德也就算了,毕竟我也对她修改过,但是,其他人绝对不行,他们都是我的同伴们留给我的同伴。”

    安兹乌尔恭现在非常的看重那些np。

    因为他们是昔日同伴们创造出来的珍贵存在。

    “”

    沈河沉思了一会儿,他的确没有想过,那些np性格对于安兹乌尔恭的意义。

    犹豫了一会儿,也想通了。

    毕竟他真正想要改变的,并不是那些人。

    而是面前的安兹乌尔恭。

    或者说,是想要阻止他被这幅身躯同化,而保留着身为人类的仁慈,和对生命的敬重。

    “不改也行,但是你要保证,你能够约束他们。”沈河直接说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要你们抛弃身为强者尊严,只是希望你们在惩戒弱者的时候,能够好好的想一想,那些弱者的过错,是否应该付出生命的代价,仅此就足够了。”

    “没有问题。”安兹乌尔恭郑重的点头。

    他其实在来之前,有想过很多,对方的目的。

    比如说获得他们的世界级别的道具。

    或者他们的金钱。

    他们穿越的秘密。

    但是没有想到,对方最先提出来的,竟然真的只是这样的要求。

    难道说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应该要具备的魄力吗?

    “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就没有敌对的意义。”沈河露出了笑容。

    他原本就不想和安兹乌尔恭敌对。

    而现在。

    有了一个正义版本的雅儿贝德在身边。

    再加上迦勒底的威慑。

    安兹乌尔恭应该能够更好的享受这场异世界之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