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七章:父与子
    沈河的确就是在一旁看着,好似真的完全不会出手一样。

    实际上,有他在也根本就不会出什么问题。

    “好了吧,这样的训练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效果。”沈河看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停止了,“咕哒子,你给她的指令过于繁琐了,只需要在关键的地方以旁观者的角度给予提醒才行,并决定在怎么时候使用宝具。”

    正说着,他一挥手,面前的数个机械怪物直接被碾压粉碎。

    “实在是抱歉。”咕哒子有一些失落。

    “不,不用道歉,我还是那句话,你很有指挥的潜力。”沈河摇摇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

    浓雾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

    “听见有战斗的声音,就赶过来,结果似乎发现了意料之外的人物呢,竟然能够只用一击就毁掉数十架这样的机械怪物。”

    伴随着声音,一个人的身形从浓雾中走了出来。

    白色的战甲,手持大剑,一头金色的头发简单的束在脑后。

    终于出现了。

    莫德雷德!

    “检测到了高魔反应,咕哒子,有从者在你们那边,啊,可恶,这该死的浓雾把我们的探测范围缩短的太小了。”奥尔加玛丽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给咕哒子她们传递消息并进行监控可是她现在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还有不知名的第四人吗?”莫德雷德略微有些警惕的说道,然后看着沈河,“那么,你们究竟是敌是友呢?”

    她这句话主要是对沈河说的。

    只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另外两人的实力根本就不怎么强,只有沈河,给她一种神秘而且难以琢磨的感觉。

    究竟是从者?魔术师?还是其他的什么人?

    很久都没有人能够给她这样的感觉了。

    “你是莫德雷德?”沈河却一口叫出她的名字。

    “什么——!?”莫德雷德显然吓了一大跳,“虽然我没有遮掩自己身份的打算,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的知名度应该没有这么高才对。”

    “不,只是因为我恰好有个从者和你有关联而已。”沈河保持着笑意,“从她哪来听说过你的消息。”

    “原来如此,我的故人吗?”莫德雷德嘴角勾起一丝意义不明的笑容,“这样的话,会是敌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呢。”

    作为知名的背叛的骑士,她大概知道自己在一些故人的心中是什么样的形象。

    而能够成为英灵的,很大可能性会是圆桌骑士。

    这样一来,说是敌人的概率更大也没有任何问题。

    “查到了!”这个时候,奥尔加玛丽的声音忽然响起,“莫德雷德,是亚瑟王传说中的背叛的骑士。”

    “竟然是那个莫德雷德么。”咕哒子也反应了过来。

    作为御主后备,肯定是要掌握一定的历史与传说知识的。

    背叛了亚瑟王,甚至可以说是中止了亚瑟王传说的骑士。

    “原来我这么有名呀。”莫德雷德依旧带着略有些冷酷的笑容,然后将手中的大剑抬起,指着沈河,“废话就不用多说了,你口中我的故人究竟是哪一个?是敌是友的话,出来见见就知道了。”

    “”沈河没有说话。

    咕哒子和玛修的表情都有一点点的奇怪。

    玛修甚至拉住咕哒子说道。

    “是那个吧”

    “嗯嗯,肯定是那个的。”

    她们都是看见过沈河当初怎么收服亚瑟王并且与亚瑟王签订契约的。

    如果这个时候叫出来。

    骑士王和背叛了她的骑士,这肯定会打起来的吧。

    但是两位都是女性的话传说中也有许多不能够理解的地方呢。

    “既然你诚心的想要见见的话,那就见见吧。”沈河不紧不慢的说道,然后转过头喊了一声,“阿尔托莉雅。”

    “——!”

    听见这个名字后,莫德雷德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不,这不可能的!

    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父王,亚瑟!

    但不管怎么说,从另一边的浓雾之中,的确有一个身影渐渐的走出来。

    银白色的战甲,蓝色的底袍,以及坚定的目光。

    正是阿尔托莉雅。

    “果然是你啊,莫德雷德。”阿尔托莉雅的表情也有一点点的复杂。

    自己的女儿,自己的骑士。

    甚至是最后给予自己绝望的那个人。

    “父王。”

    莫德雷德也从口中缓缓的吐出这两个字,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直到现在都难以置信一般。

    但是,这个现实却如此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她的父王,出现了。

    “我现在,已经不再是骑士王。”阿尔托莉雅轻声道,手放在了自己的剑柄之上,“我和你一样都是英灵,过去的一切已经逝去,我发誓要守护的国家也终究还是消失在了历史的场合中,而现在,我仅仅是守护御主的从者而已,所以——”

    她拔出了自己的无形之间。

    “——是敌是友,全看你。”

    “”莫德雷德微微动弹着嘴唇,最后才终于喃喃出声,“也就是说,您竟然已经放下了一切吗?就连那守护不列颠的意志也”

    “我从来没有放下守护不列颠。”阿尔托莉雅冷声道,“但是啊,莫德雷德,你难道还不明白了,无论我如何挣扎,那也都已经成为不可挽回的事实。”

    她的国家已经没了,在她的手中消亡的。

    再怎么不甘。

    这都是无法挽回的事实。

    阿尔托莉雅已经学会了将那份挣扎压在心里,变成缅怀,这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

    “所以说,难道您就不恨我吗?”莫德雷德的表情忽然带着些狰狞,她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大剑,大声喊道,“我可是毁掉了你最热爱的一切啊,再怎么样,你也应该是要恨我才对,这见面的此刻,难道不应该好好的厮杀吗?”

    “莫德雷德,既然你这样问了。”阿尔托莉雅深吸一口气,“那我就这样说了,我一直以来恨的也就只有我自己而已!”

    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国家,恨自己走错了道路,甚至恨自己拔出了石中剑,成为王。

    阿尔托莉雅从来就没有将国家毁灭的过错放在莫德雷德,或者说其它任何一个骑士的身上。

    无论是她,还是黑呆,都仅仅是怪自己。

    “”沉默,长久的沉默。

    莫德雷德紧紧的握着自己的长剑。

    她早就知道这个答案。

    但是,不甘心。

    她应该要被恨才对,应该要被攻击,被干掉,然后死在那柄剑之下才对!

    “但是,我恨你!”

    说着这样好像小孩子赌气般的话语,莫德雷德挥舞着手中的大剑冲了上去。

    阿尔托莉雅面色严肃。

    无论莫德雷德是打算做着无意义的发泄,还是打算做着更加无意义的拟补。

    只要进攻。

    那她就会守护着自己的御主。

    这对知名的国王与王子,眼看就要再一次爆发战斗。

    然而——

    砰的一声。

    沈河直接挡在了莫德雷德的前面,抬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抓住了她的大剑。

    “什么!?”

    莫德雷德显然吓了一大跳,但是无论她如何用力,都似乎没有办法能够砍下去。

    而阿尔托莉雅也有一些明显的不满。

    “应该是我来保护你才对,御主!即便你不需要我的保护。”

    “别闹了,阿尔托莉雅。”沈河却轻轻的摇头,“你这个女儿不懂事也就算了,你都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还不明白我吗?我可是最看不得相亲相爱的人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自相残杀,这简直就是人间惨剧啊。”

    “”阿尔托莉雅忽然陷入了沉默。

    自然不是纠结于沈河所说的相亲相爱是否是正确的。

    而是因为那句人间惨剧。

    直到最后,她的国家可不就是人间惨剧。

    明明是非常强大的国家,却陷入了那样的内乱,士兵们被杀死,人民流离失所,甚至一直跟随在她身边的骑士们,也没有几个能够有好下场。

    “算了。”她忽然收起了自己的剑,斜斜的看了眼莫德雷德,“这种连御主都打不赢的从者,也的确没有我出手的必要。”

    “你说什么——!?”

    莫德雷德一下子就受到刺激了。

    她这一声,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父亲失望的表情。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失望了。

    这是在鄙夷好不好!

    “喂喂喂。”沈河望着好似下一刻就要爆种的莫德雷德,一脸无奈的看着阿尔托莉雅,“你什么时候都变得这么过分了啊。”

    一句话,直接报复了两个人。

    莫名就想要像她挑战,然后死在她剑下赎罪的莫德雷德,以及没有给她守护御主机会的自己。

    “不是您说的吗?我都跟了您这么长时间了,御主。”阿尔托莉雅微微一笑。

    “你变了,阿尔托莉雅。”沈河伤心的说道。

    然后微微的用力,直接在魔力爆发后的莫德雷德脑门上重重的敲了一下。

    “你也给我安静点啊。”

    这一下,直接顺手封印掉了她的所有魔力。

    因为对于英灵的规则力量已经很熟悉了的缘故。

    封印英灵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再把贞德叫出来。

    力量的消失,这一瞬间的虚弱感甚至让莫德雷德险些站立不稳。

    就连大剑也无法握住的摔到地下。

    但即便是这样。

    她也也就张牙舞爪的朝着沈云猛扑了过来,势要将骑士的精神展现到底。

    然后,就被沈云按在脑门上。

    不断拳打脚踢,却毫无作用。

    “够了!”阿尔托莉雅忽然怒斥了一声。

    虽然说刚刚是她有意激怒莫德雷德的,但是这个时候看见她如此不依不饶的攻击自己的御主,还是有些无法忍受。

    她大步的走过去。

    忽然用力一巴掌拍到莫德雷德的脸上。

    啪——

    不要说莫德雷德了,沈河与咕哒子等人都懵逼了。

    莫德雷德更是捂着自己的脸蛋,不可思议的望着阿尔托莉雅。

    “怎么,我打你不得吗?”阿尔托莉雅扬起手,又是一巴掌,“你这个不孝子,我早就已经说过,你根本就不适合当国王,看看你刚刚的样子,鲁莽,冲动,连最基本的力量差距都看不出,还不甘心,你有什么不甘心的!有本事就把国家保护给我看,证明你自己能够保护好国家啊”

    沈河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场家暴现场。

    没有用大剑,甚至没有用魔力。

    阿尔托莉雅就这样一边不断的教训,一边拳打脚踢,莫德雷德一开始还抵抗了几下,到后面就完全的抱着头蹲下。

    沈河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终于——

    阿尔托莉雅停了下来,微微喘着气。

    “你听进去了没有?”她看着脚边抱头蹲的莫德雷德,“我的一生中犯了无数的过错,但其中最让我的自责的过错之一,就是没能好好的管教你,你既然有想要成为王的心思,我本应该好好的教育你成为一位合格的王,但是”

    “不!这根本不是父王您的过错!”莫德雷德猛地站起来,指着自己,“都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您的期待,还做出了那种不可原谅的事情,我”

    “所以我现在不是正在教训你吗?”阿尔托莉雅又是一巴掌拍在她的脑门上。

    但是沉默了良久之后。

    放在莫德雷德脑门上的手掌,却渐渐的变成了轻抚。

    “既然我们都有过错,那就不要再追究谁对谁错的事情了,我们的国家毁灭的事情,无论怎么追究过错也无法挽回。”

    “父王”

    莫德雷德忍不住投入了阿尔托莉雅的怀抱中。

    沈河在一旁看着这样的一幕。

    忽然意识到。

    自己原本准备的各种办法,各种说辞,各种嘴炮,竟然基本上没有用到。

    阿尔托莉雅跟在他的身边,果然也是学会了很多啊。

    如果是以前的阿尔托莉雅,这样的事情,这样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说出来的。

    虽然简单,直白。

    但是有的时候也很有效果。

    “看起来,你们已经重归于好了。”沈河子啊这个时候走过去,看着莫德雷德,“那么,你要不要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从者呢?莫德雷德?这样的话,阿尔托莉雅已经成为我的从者很长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