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神盾局的报酬
    关于薇尔莉特,沈河知道的信息并不多。

    毕竟原著动画的主线是薇尔莉特长大后的故事,那个时候的她有着令人迷醉的美丽和单纯而又震撼人心的情感。

    而对于幼儿时期的薇尔莉特,沈河所了解的信息都是从百度百科上得知的。

    大概就是因为特殊的战斗力和机器般一丝不苟执行命令的特点,一直被人当做武器使用,不过

    “就算是武器,那群人都不知道好好爱护一下的吗?”沈河的声音带着难以压抑的怒火。

    因为脱掉那层完全不能够被称之为衣服的破布之后,他看见的是一具遍体鳞伤的身躯。

    刀伤、淤青、甚至还有弹孔,看起来近乎所有的伤痕都是在战斗中产生,伤口处满是脏兮兮的灰尘和泥巴,很多地方还在渗着鲜血,要不是女孩有着强悍的体质,单单细菌感染就能轻而易举要了她的命。

    不那群人就是想要她死在战场上。

    既希望利用她来杀戮,又恐惧她的杀戮。

    “你会说话吗?”

    沈河一边用舒适的温水和柔软的毛巾小心翼翼清理着她的伤口,一边试图搭话。

    然而没有回应,薇尔莉娅只是用大大的蓝眼睛望着他。

    “好吧,薇尔莉娅这是你的名字,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总有一天,你会成长为一位和这个名字一样美丽的女孩你知道拥有名字的意义吗?那意味着你不再是武器,不再是工具我到底在说些什么。”

    沈河无奈的苦笑。

    他还真的很少有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薇尔莉娅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沈河,即便是温水流进了眼睛里,也依旧是睁开的,甚至没有眨眼,她听着沈河说着些她听不懂的命令,不知怎么着,脑海里忽然涌现出些莫名的东西,在那些东西的驱使下,她缓缓张开口:“御主。”

    沈河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

    老天爷,他竟然有一种闺女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感觉。

    “你还会说些什么?”

    沈河清洗的动作更柔和些了。

    “御主。”

    “只会说这个?你自己的名字呢,薇尔莉娅。”

    “御主。”

    “不,不是这个,跟着我念,薇尔莉娅。”

    沈河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有耐心,但无论他怎么说,薇尔莉娅也只是不断重复着“御主”两个字,似乎是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加强记忆。

    直到清洗了整整一个小时之后,沈河才心满意足的看着面前裹在浴巾里的薇尔莉娅,那散落的金发就好像丝绸一样笔直光滑,乳白色的肌肤上虽然还有很多伤痕与淤青,但竟然透露出一种光彩夺目的健康肤色,再加上蓝宝石般清澈动人的眼睛。

    可爱到让人难以抵抗啊!

    “你应该肚子饿了吧。”

    沈河跑到冰箱里拿了块草莓蛋糕,递到薇尔莉娅的面前。

    薇尔莉娅精致的鼻子好似小动物一样动了动,伸出小小的手指抓起一小块,含到嘴里,骤然化掉的美味让她一下子瞪圆了眼睛,看了沈河一眼,确定这是属于自己的食物之后,一下子把整个脸蛋都埋了下去,大口的吞咽着。

    “慢点吃”

    沈河又怜惜又好笑的轻抚着少女的背脊。

    他这是养了一个闺女,还是养了一只宠物。

    不过都一样,可爱就行了。

    起身给床上的式姐盖了一下床单,沈河让贾维斯打开一个虚拟光屏上网,打算看看应该从哪里搞点钱。

    低级召唤虽然能够抽到不少美元,但那也就只够日常开销,买个房子都不够,更不用说用来发展势力。

    搜索了一短时间,沈河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这里是电影漫威的世界,准确点说,是复仇者联盟系列电影漫威的世界,蜘蛛侠还要等到第一次纽约大战之后才会出现,奥斯本工业根本不存在,不过有蜥蜴博士,但那也是等蜘蛛侠出现之后的事情了,对现在而言没什么用处。

    除非去暴力控制黑帮,但以齐木的性格

    “我没有什么意见。”

    “——!”

    被吓了一跳的沈河转过身。

    发现不单单是齐木楠雄,还有科尔森也在房间里。

    “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短时间,我想是您看的太入迷了。”科尔森把视线放在虚拟光屏上,“儿童教育读物、淑女培养手册,熊布偶沈先生,这是您的女儿吗?”

    “呃,不是。”

    沈河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关闭购物网站。

    解释了一下薇尔莉娅和两仪式的身份之后,他顺手抽了张餐巾纸,一边给薇尔莉娅擦着嘴边和脸上的蛋糕屑,一边问科尔森:“神盾局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弗瑞让你来,是想要知道些什么吗?不过我并不能说太多,毕竟未来也不是一成不变。”

    这丫头是怎么把蛋糕吃到睫毛上去的。

    “实际上,我们局长并不怎么相信预知未来,我这次来,是有些事情想要拜托沈先生帮忙。”科尔森带着笑容看着面前这温馨的一幕,“神盾局内部可能存在问题,我们现在严重缺少可以信赖的人手,而最近,有一个关于九头蛇的线索不能不查……当然,我们也准备好了报酬。”

    “报酬?”沈河稍稍来了些兴趣,“能够打动我的报酬可不低哦。”

    科尔森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块平板递给沈河,上面是一个华夏老人的相片,还有资料。

    “这是一位居住在唐人街的华裔富商,无子无女,只有一个收养的继子,而最近他被查出身患绝症,命不久矣,因此想要把全部的财产留给他在华夏的孙侄子,沈先生,这原本是我们神盾局留给内部人员的一个隐蔽身份,所以需要沈先生在神盾局留个编制。”

    科尔森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只要沈河帮忙,就能接手这些财产。

    沈河看着资料,这是一个在华裔圈颇有些名气的商人,总资产加起来大约三四亿美金。

    这可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正愁没有钱养女儿,啊——不,养从者,神盾局就送回来了这样一个重礼。

    “你们局长可真是有心了。”沈河把平板递回去,“说说看,是什么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