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两仪式特别篇
    直死魔眼,是一个可怕的能力。

    拥有该能力的人可以在绝大多数物体表面目视到如同裂纹般的“死之线”,如果沿线割开就会对物体造成不可防御、不可治愈的伤害。

    两仪式所拥有的直死魔眼,更是其中的翘楚,以至于连概念、未来、记忆这种虚幻的东西都可以杀掉。

    如果这样的两仪式,再配上被强化后的身躯

    “呼——”

    沈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以驱散心里的紧张。

    他面前的两仪式已经戴上了头盔,而他也召唤了齐木楠雄,最后给自己戴上另一个头盔。

    “启动吧。”

    微微闭上眼睛。

    声音和视线都在这一刻被剥夺,然后灌输以虚假的世界。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穿着简单白衣的沈河,一眼就看见了面前那个穿着深红色和服的少女。

    原本紧张不安的内心,在这一刻忽然平静了下来。

    他缓缓的走过去,站在少女的面前,对方也在注视着他,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茫然。

    毕竟刚刚从那无尽的虚无中出来。

    “你好,两仪式。”

    这是沈河见到偶像后的第一句话。

    “这里是哪里?”

    平淡的,甚至还有一点冷酷的回应。

    很好,这很式姐。

    “虚拟世界、数据世界,或者别的什么说法都可以,借用脑电波将电脑构成的世界信息传输到你的大脑,现在你的身躯都还是在沉睡,我只是把你的意识拉到这里来。”沈河顿了顿,略有些迟疑,“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

    “被召唤的事?”

    两仪式的脑海里,的确有相关的信息。

    在那段陷入永恒虚无的时间里,这些信息,是从外界传来的,唯一的东西。

    “我不是指这个。”沈河微微低垂着眼神,“我是指你的另一个人格你已经独身一人了。”

    【式】和【织】是这具身体,或者说名为“两仪式”的这个女孩的两个人格,一个代表着代表阴性、肯定、女性的人格【式】,一个代表着阳性、否定、男性的次人格【织】,而在那场事故之后,就只剩下【式】了。

    两仪式怔怔的望着这个陌生人。

    她理解对方所说的意思,但是,没有实感。

    她记得过去的一切记忆,又好像失去了一切的记忆,因为那份记忆,和她此刻所应该拥有的性格之间,不相符。

    看着过去的自己,现在的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旁观者。

    即便是两仪式这个名字,也好像只是别人的名字。

    “你的内心现在存在着空洞。”沈河明白她此时的感受,他当然明白,“过去的你,是属于【式】和【织】两个人格,而现在,只剩下【式】了,所以你无法体验应该从记忆中获取的种种感情,但这并不是问题,你可以用新的记忆,去填补那份空洞,我想,这也是【织】的愿望不要让【织】的牺牲白费。”

    沈河不知道他说的这些,刚苏醒的两仪式能不能理解。

    但他有种,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一切说出来的感觉。

    他了解两仪式现在的感受,了解那份试图模仿过去的自己,试图找回过去,却忽视了现在的感受,她甚至没有把握活着的实感,这是一种无法忍受的窒息般的苦闷。

    他想要让两仪式,尽快从这份苦闷中走出来。

    “你好像很了解我。”两仪式看着四周的一切,“这很奇怪,因为我的记忆中没有你,还是说这里只是幻觉,你是我幻想出来的人物?”

    “你就把这一切,当作是幻觉好了。”沈河微微一笑。

    他忽然展开胳膊,在这个霎那间,爽朗的微风吹拂,卷起地上的青草,整个世界都变化起来,耳畔间由风声渐渐变成了鸟鸣声,飞舞的青草组成了一棵棵青翠的树木,还有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光晕的湖泊,典雅的木制阁楼,微风中旋转着火红的枫叶。

    一身和服的两仪式站在这美轮美奂的场景中,如黑绸般绮丽的长发随风飘扬

    “美丽的环境总是会让人心情愉快,这里很适合修养。”沈河欣赏着这如画的少女。

    两仪式原本就是属于在男性看来是女性,女性看起来是男性的中性美人,有着凛冽而又过于完美的相貌,当置身于古风的环境当中,那份卓越的气质,总是能让人联想到策马奔腾又美如梦幻般的武侠风景,而这,也是沈河以前最喜欢的一点。

    “那么,我就先离开了,阁楼里有美食和水,如果还有什么需求,就按下你面前视线右下角的联络按钮。”沈河好像绅士一样的行礼,“我还会再来的。”

    按下退出按钮之后,沈河的身躯犹如星光一样缓缓消散。

    五感回归自己的躯体,摘掉头盔,他的脑海中还回味着刚刚看见的景象。

    果然,能够抽到两仪式真是太好了。

    “有什么变化没?”沈河望着身边的齐木。

    “有,她的心跳速度加快了百分之十二,手指轻微动弹八次,甚至有一次手臂的活动,看起来就像快要苏醒了一样。”

    “太好了!”沈河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按照托尼的猜测,只要继续给两仪式使用虚拟头盔,刺激她的思维活跃,就很快能够彻底从沉睡中醒来。

    这一天之后,沈河每天的任务又多了一个。

    除了刷副本,给齐木楠雄制作咖啡布丁,亲自教导薇尔莉特说话,还会前往虚拟世界中,和两仪式交谈。

    用他的话来说,这是在“给她增加新的记忆”。

    实际上这些天,两仪式的确过的很舒服。

    这里有着令人心情舒适的美景,静怡的环境,没有人来打扰,也没有过去记忆中的任何一个人,这让她不需要刻意伪装过去的自己。

    而那个自称为御主的人每天都会过来,他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从伙伴,到外面的现实,到什么样的甜点好吃,甚至还会变换着不同的场景,让她好像周游了世界一样。

    不过,有个人能够说说话,也不会太无聊。

    直到这一天。

    “今天就到出院的时间了。”沈河在泰山之巅,给她递过一杯热茶。

    “如果这里是医院的话,病人们都会想着法子生病的。”两仪式接过热茶喝了一口。

    “这可不行,再好的医院也是给病人住的,你已经痊愈了。”

    毫无责怪或者命令的感觉,平平常常的话语,总是让她想到记忆中的另一个少年,他们的确有相似的地方,不过,她不喜欢这样的语气,有种说不出来的原因。

    “沈河,我讨厌你这样的语气。”

    两仪式很直接的,好似男性一样的口吻回话。

    沈河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但很快变得很认真。

    “可是我需要你,需要你那份能够看见【死亡】的力量。”

    雷神的锤子,已经在昨天出现在墨西哥,这也就意味着,阿斯加德的剧情终于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