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身份解释
    在魔禁世界,大部分的教派都是十字教的分支。

    即便属于不同的教派,也仅仅是对主的理解上存在差异,但他们都承认自己所信奉的是同一个主。

    神裂火织无法想象,这样一个被主认可的少女出现,会给整个十字教派带来怎样的冲击。

    有人会视她为圣女,将她的话看作主的启示福音。

    有人会视她为异端,将她的力量贬为对主的亵渎。

    但是对于现在的神裂火织来说

    反正先低头就对了。

    “我们无异于与你们为敌。”沈河身上的帝具·恶鬼缠身缓缓消散,“我们的目的,是解决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特异,为此正在寻找盟友。”

    贞德没有说话,她只是挽着长枪,站在沈河的身后。

    谁是主事人,再明显不过了。

    “特异?”神裂火织不解。

    “上条当麻应该和你们说过吧,当前在学园都市发动战争的御坂美琴,无论是力量、性格、作风,都与之前相差太大。”沈河说着,看了眼上方的公寓,“贞德、一方通行,我们先上去。”

    “——贞德!?”

    神裂火织忍不住发出疑问的声音。

    这个名字长期起来一直作为十字教派赫赫有名的圣女而存在。

    虽然有可能只是同名,但是这带着旗帜的长枪,以及银白色的铠甲,和那被主认可的虔诚信仰,这个名字,应该不是偶然。

    神裂火织现在所想的还只是继承名号一类的事情。

    这在魔法师世界里也同样存在,继承先贤的名号。

    贞德轻点头,转身的时候看了眼坐在地上,双眼紧闭不住祷告的史提尔,伸出手掌虚对着他。

    “愿主宽恕你。”

    只是霎那间,史提尔感觉内心的躁动恢复了平静。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刚刚差点以为自己要被主抛弃了。

    不过站起来之后,依旧谦恭的低着头,教会魔法师的实力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来自于信仰,背叛了信仰的人,就连魔法的实力都会慢慢消退,那个炼金术士奥雷欧斯就是例子。

    神裂火织紧紧跟着这三人来到上条当麻的公寓。

    刚刚的战斗并没有影响到其余人,因为这座公寓内所有的学生全部搬离了,所以他们才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基地,布置防御结界。

    沈河见到了有着一头刺猬发型的少年。

    和动画中看起来还是有些区别,衰样更重些。

    不过他下意识把穿着白色修道服的少女护在身后的行为,到是和动画里没什么区别,是个无可救药的老好人。

    “我是来自加勒底的御主,名叫沈河。”

    沈河向着上条当麻伸出右手,和对方的右手握了一下。

    什么都没有发生,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看来系统的神秘度层次更高一些,上条当麻的右手有着消除一切“特异之物”的能力,系统毫无疑问就是属于特异之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上条当麻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史提尔两人,“忽然就说着有敌人来袭之类的话冲了出去,结果就只是误会吗?”

    刚刚的战斗都让他有种房屋随时会倒塌的感觉,如果因为误会毁掉公寓就太不幸了。

    “时间有限,我长话短说。”沈河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你应该已经知道御坂美琴的情况,我们怀疑,现在学园都市内发动战争的御坂美琴,并不是真正的御坂美琴,而是某人借由万能的许愿机——圣杯,创造出来的独立个体,我们称之为御坂美琴·alter。”

    “圣杯?”

    “另一个御坂美琴?”

    神裂火织和上条当麻同时发出声音。

    一个的注意点是放在万能的许愿机上,而另一个的重点则放在另一个御坂美琴上。

    “难怪我觉得哔哩哔哩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上条当麻不禁皱了眉头,“我认识的哔哩哔哩,虽然又粗鲁又不讲道理,但也绝对不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他在战争开始后也见过御坂美琴,结果被毫不留情的攻击了。

    而且对方很清楚他的能力,拉开距离借由地形以及别的东西间接对他进行攻击,如果不是神裂火织及时赶到,他怕是会被直接秒杀。

    “圣杯那是什么?”

    史提尔用难得的孱弱口气询问,神裂火织也看向沈河,身为魔法师,他们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那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沈河只能解释,“这就是特异所在,有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东西流落到这里,加勒底是一个专门处理此类事件的跨次元世界组织”

    沈河给他们大致解释了一下加勒底,以及存在大千世界的存在。

    甚至还有贞德的真实身份,并且严厉禁止上条当麻靠近贞德三米以内,虽然说英灵的不死不灭性在被召唤后同样得到固化,但要是死了,得一天才能恢复过来。

    在贞德演示下灵体化之后,神裂火织和史提尔再无怀疑。

    “竟然是真正的圣女大人!”

    神裂火织一下子变得拘谨起来。

    她虽然是圣人,但是圣人的身份与信仰以及功绩无关,纯粹是因为生而拥有神子的力量,只代表着实力,而贞德却是在历史中创下伟大奇迹,被整个十字教派尊封为圣女的传奇存在。

    更不用说对方已经成为主所创造的圣灵。

    “贞德已经被加勒底从你们的主那里要了过来。”沈河觉得有必要说清楚这点,“虽然她依旧受到主的庇护,但是我不准备让她卷入你们这个世界的教派争斗,解决特异之后,我们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沈河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所有的教派在见到贞德之后都会奉她为圣女。

    要是每个教会成员都有这么虔诚的信仰,魔法世界就不会存在战斗。

    “正如御主所说。”贞德温和的声音中,蕴含着一种充满包容的暖意,“我已经是过去的存在,你们为靠近主而出现的争议,不应该由过去之人来干涉。”

    这就是收到主的启示而拯救自己国家的圣女吗神裂火织不由为那份真挚所吸引。

    这边沈河解释着当前情况的同时,另一边躲在高楼顶上观察下方诱饵的齐木等人,也发现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