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战斗结束
    冲到后方之水身边的沈河,照例是使用长枪猛刺。

    就宛如训练时一般,无论敌人怎么躲避,眼里面都只盯着一个目标,每一击都用尽全身的力量,甚至抛弃了防御,无视了对方的一切攻势,沉浸在绵延不绝的重复攻击中。

    这样初学者的攻势,对于后方之水而言简单至极。

    然而他挥动的铁棒却宛如陷入泥潭,无形的限制力量作用于他的全身,后方的一方通行挥舞着拳头冲了上来,水源魔法阵必须要用于阻挡给他带来巨大危机感的两仪式,面对复数位强大力量拥有者的围攻,展现出无敌之势的后方之水陷入僵持之局。

    ——能赢。

    这是沈河心里面无比确定的想法。

    手段尽出,士气正盛,只需要抛弃一切顾虑,全力战斗。

    如此浩荡的战斗,巨大的声响近乎席卷了大半个学园都市,自然不可能不引发别人的关注。

    惧怕战争之人只能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祈祷着战场不会波及到他们,也有心中充满焦虑,正在努力靠近战场之人,比如说食蜂操祈,但是更多的,都只是在观望。

    某个风力发电机的尖端顶上,一位少女正站在那里眺望。

    爆音、冲击波、狂暴的激烈碰撞,连空间都被扭曲吞噬在黑暗中,好似世界末日降临,那毫无疑问是属于怪物的战场。

    但是少女并不在意这些,因为她也是怪物中的一员。

    她所在意的,或者说所关注的,是那偶尔一晃而过的刺目电光。

    那个人在那里,那个假冒的御坂美琴。

    御坂美琴·alter死死咬着嘴唇,自从认识到世界的黑暗,认识到自己被欺骗,被这个世界背叛的事实,她就抛弃了以前的一切,包括善良、单纯,甚至被人恐惧,被人厌恶也无所谓,但是为什么,会还存在那个被她抛弃了的自己。

    “姐姐大人——”

    身后忽然出现熟悉的声音,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形紧贴着她的背后,脸庞像小狗一样不断在她的后颈处摩擦。

    “黑子。”

    即便感觉到有不明液体低落到皮肤上,御坂美琴·alter也只是淡淡的喊了一声。

    因为她对身后之人非常信任,在属于过去的记忆中,黑子一直站在她的身边。

    “姐姐大人是有在意那边的战况吗?嘿嘿嘿。”

    明明是在问正经的事情,到后面却发出奇怪的笑声,黑子的小手顺着少女的肩膀一点点的下移。

    碰到了碰到了,哇,这辈子都不洗手了。

    御坂美琴·alter似乎是这才反应过来一样,但也只是伸出手把趴在背后的白井黑子拎到前面来。

    “别玩闹了。”

    完全没有责怪的语气,也没有以往“爱的鞭挞”。

    白井黑子眼里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丝痛心。

    “姐姐大人想要去那边的战场看看吗?”黑子一个咕噜又滚到御坂美琴·alter的身上蹭啊蹭,“黑子可以带姐姐大人去哦。”

    “不行——!”

    想也没有想的拒绝,让黑子的脸上出现愕然的表情。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这让御坂美琴·alter更加烦躁,她直接把黑子拎到自己身前,充斥着冰冷气息的双眼注视着她。

    “无论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你都不会离开我,对不对?”

    “姐姐大人。”黑子的表情渐渐凝固了,面色涌现出非正常的潮红,“这这这这,这是在求婚吗?黑子,黑子真是太幸福了!啊,不行了,黑子的心脏,黑子要去了——”

    带着令人误解的声音,白井黑子的身形咻的一下一下消失了。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一处明亮的房间里,小手抵着自己的胸口,忍不住的大喘气。

    差一点,差一点就忍不住要暴露了。

    “黑子——”

    旁边忽然传来幽幽的甜美声音,把黑子吓得差点尖叫起来。

    却发现是初春饰利蜷缩在被窝里,抬起的眼睛满是黑眼圈。

    “你差点吓死我!”黑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黑子。”初春饰利的声音带着点点的哭腔,“攻不破,无论怎么样都攻不破,那栋没有窗户的大楼。”

    “”白井黑子也沉默了下来。

    她和初春饰利在这段时间近乎搜寻了整个学园都市内的所有研究机构,想要找到御坂美琴会变成这样的原因,到最后也只剩下理事长所在的“没有窗户的大楼”,那里就好像一个完完全全的禁地一样。

    就连实力变得异常恐怖的姐姐大人,都无法攻破那栋大楼。

    现在初春电子入侵也失败了么

    “可恶啊!”白井黑子狠狠锤了一下墙壁。

    虽然经常给人以“变态”的印象,但是白井黑子无疑是优秀的风纪委员,拥有强烈的责任感和正义感。

    最重要的是,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那个挚爱的姐姐大人,那个令她无比憧憬的姐姐大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哪怕是因为御坂妹妹们,姐姐大人也绝对不会把愤怒发泄到无辜之人的身上。

    白井黑子,想要让御坂美琴恢复以前的样子。

    “我们现在怎么办。”初春饰利擦了擦眼角。

    “如果不是科学的原因。”白井黑子咬着牙齿,“那就只能是因为魔法了,我早就觉得那两个魔法师不对劲,今天晚上也忽然跑过去战斗,那根本就不是姐姐大人的命令。”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她们两人都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魔法这种东西,也是最近才知晓其存在,这要怎么去查。

    沈河不记得这是自己刺出的第多少枪。

    持续的高强度战斗,让这个团队正在逐步摸索出合作战斗的方式。

    核心的取胜点,就是将两仪式护送到后方之水的身边,哪怕只是有短兵相接的机会,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废掉敌人的武器,甚至给予重创。

    但如此明显的意图,和危机感,让后方之水全力警惕。

    他开始在战场上游走,借助神之右席控水的力量阻碍敌人,一击即退,同时拥有圣人和神之右席实力的后方之水,在这样拥有月亮的夜晚,可以持续高强度作战一整夜。

    “他在僵持战局!”神裂火织体会着这种不可思议的实力差距。

    神子的力量会给使用者带来巨大的压力,所以她只能尽可能使用“唯闪”这种一击必杀的术式,而对方却好似不知疲倦般的,持续处于神子状态。

    沈河没有回应。

    贞德早已经抵达战场的四周,只要把最后一张中级强化卡交给她,让六十级的贞德加入战局,顷刻间就会形成压倒性的优势。

    但是沈河发觉自己这方并不占劣势之后,想要把那张中级强化卡节省下来。

    而做到这一点的希望,就在两仪式的身上。

    “圣母的慈悲削减严惩。”

    再一次的低语声在黑夜中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的沈河等人,只能无奈的暂且拉开距离。

    那是纯粹的魔法术式,再加上圣人的力道,发出恍若陨石坠落般的庞大破坏力,甚至可以一击重伤同为圣人的神裂火织,超过了一方通行的计算极限,即便是装备了恶鬼缠身的沈河,也不敢去硬抗。

    然而——

    “我准备好了。”式的声音忽然响起。

    “那就是现在!”

    沈河精神为之一怔,不退反进。

    后方之水一直在躲避着两仪式,唯有使出这一招从天而降的重击时,那巨大的冲击力不允许他有任何后退的举止。

    同样的一招见过数次,两仪式已经不需要再用眼睛临时捕捉死线。

    她紧紧跟在的沈河的身后,在巨大的冲击来临之际,以在脑海中模拟数百次的角度狠狠推上长刀。

    那个位置,会有一条最大的死线!

    光芒四处迸发。

    那是巨大的铁棒,化作粉末般细屑的声音。

    成功了!

    沈河直接丢掉了长枪,以手臂紧紧扭住后方之水的手腕。

    这对于后方之水而言是用近战经验可以对付的招式,然而齐木楠雄的念动力涌来,神裂火织甚至也丢掉自己的长刀,单纯的以擒拿术扣住另一条手臂,一方通行能量操控全开,暴起的飓风阻碍了呼啸袭来的水蛇,所有的这些,让后方之水陷入数秒中动弹不得的境地。

    这就已经足够了。

    “啊啊啊——”

    后方之水终于发出属于狂化状态的大喊,然而两仪式的长刀已经毫不留情的刺入他的身躯,将那属于圣杯狂化的力量,尽数杀死。

    哗啦啦的声音,漂浮在半空中的庞大水源顺从星球的重力跌落到地上,冲刷着已经完全沦为废墟的城市。

    后方之水膨胀的身躯也犹如漏气的气球般陷落,恢复成原本的特性,然后陷入昏迷状态,失去了狂化加持的他,再也难以承受精神状态改变带来的冲击。

    “终于结束了。”沈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一直在使用恶鬼缠身的他也已经接近筋疲历经。

    不过庞大的经验忽然涌入他的身躯,等级再升一级的同时,背包里赫然出现一个金光闪闪的宝箱。

    竟然第一个金制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