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亚雷斯塔
    “御主——”

    所有人都看向沈河。

    单单气势就能造就这般的压力,毫无疑问是超级强大的人,而己方又丧失了两位圣人级别的战力。

    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要交由御主来判别。

    然而沈河只是摆摆手,紧皱着眉头,示意让自己考虑一会儿。

    自从身躯越来越强大之后,他的记忆也越来越清晰,正因为如此,他完全看不懂现在的状况。

    要想控制住人工天使,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病毒传输进扩散ai力场的能力者脑海中。

    原著中的人工天使来自于御坂妹妹们的ai力场,所以亚雷斯塔通过最后之作来传输病毒。

    但是现在,最后之作应该还好好的,扩散ai力场的也并非是御坂妹妹们。

    啊啊啊!

    早知道会穿越,就应该完整的把原著看一遍,再去贴吧论坛跪求大触分析设定。

    就在沈河头痛的时候,状况再一次发生改变。

    已经完全沦为废墟的学院都市中,有什么东西恍若天地间唯一一道光芒般刺穿了天空,缓缓上升。

    正是人工天使。

    她的周身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辉,有着犹如水晶般的翅膀徐徐展开,羽翼间迸发着危险的火光,即便是远远看着,沈河也能够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量。

    对方很显然发现了自己等人,视线稍稍看过来一会儿,但是并没有在意,不过一刹那间,人工天使以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冲向云霄,划过一道长长的白色音爆云,磅礴的气势也随之远去,只在天边留下切开阴云的轨迹。

    “不能够等下去了,我们去找亚雷斯塔。”

    沈河在对方看过来的瞬间就已经做好了决定,除去强大的气势,那样的眼神中不带有丝毫的危险性。

    这说明此时完全体的修斯·风斩,并非是处于被操控的状态,而是以自我意识在行动。

    还没有被上条把妹手攻略掉的风斩,很有可能是被亚雷斯塔忽悠了。

    “终于要去找那家伙?”

    一方通行感觉全身的气血都已经涌动起来了。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一手操控了绝对能力者计划的亚雷斯塔。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呢。”

    御坂美琴·alter冰冷的面庞也第一次带着灿烂的笑容,但是眼神却愈发冰冷。

    亚雷斯塔看起来是引众怒了。

    “贞德,你在路上给御坂美琴·alter治疗一下,美琴,你和天草教众人带着神裂火织和后方之水去医院,保持联系,鲁路修,你带着薇尔莉特,调动部队提防学园都市的特战小队差不多就先这样。”

    沈河也只能做出这样的安排。

    人工天界已经形成,人工天使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目的离开,继续观望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反正亚雷斯塔是早晚都要对上的。

    阵容已经选定,一行人从这里分开,沈河等人朝着“没有窗户的大楼”直奔而去。

    即便学园都市已经沦为废墟,但是在那栋大楼的四周依旧处于亚雷斯塔的绝对监控范围内,因此偷袭没有任何意义。

    只不过前进到一半的距离,天边就传来滚滚的轰鸣声。

    那是钢铁战机盘旋的声音,大量的漆黑的重刀被无人战机以超音速投射,恍若流星雨般带着烧红的光芒划过阴暗的天际,所有人都都处于被攻击的范围。

    “一方通行。”

    沈河喊了一声,心里面不怒反喜。

    既然亚雷斯塔派出无人机阻拦他们,最少说明他还是存在畏惧的,如果悄无声息的敞开大门等着他们,那就不得不考虑到天使艾华斯的存在了。

    一方通行在沈河出声之后,用力一蹬,操控着矢量反推着自己的身躯冲向天空,正面撞击上携带着巨大能量的黑色长刀,矢量控制,长刀的攻击方向直接调转了九十度,硬生生的撞飞了一整条路上的所有攻击。

    其余的重刀依旧降临,千苍百孔的地面犹如海浪般大幅度起伏。

    “齐木,你看着点上条当麻。”

    沈河早已经将恶鬼缠身穿戴在身上,只不过是一些冲击的余波还不至于影响到他们的前进。

    不过,亚雷斯塔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

    天边随后出现大量的小点,转瞬即来,赫然是数不清的导弹,密集的尾焰甚至照亮了小半个天际,沈河在最短的时间里作出了判决。

    他带走了两仪式和贞德回到漫威世界,只留下齐木楠雄独自一人保护上条当麻。

    至于御坂美琴·alter,她的伤势已经被治愈的差不多了,还不至于会在这种地图式轰炸中受伤,一方通行更是不可能会被伤及分毫。

    这一招显然是针对沈河等单纯依靠肉身强度之人。

    在漫威世界静静等待了三分钟,然后再一次进入魔法禁书目录的世界,只是刚一出现,就感受到足以融化石块的灼热空气,缺氧、高温、密集的黑色灰层,或许核爆之后的中心地带就是这样的一副光景吧。

    沈河没有浪费时间,继续朝着那栋没有窗户的大楼全力冲刺。

    以这个世界的科学技术,除去超能力者以外,还没有能够挡住高等级个体强者的可能。

    因此理论上来说,被安置在生命维持舱内无法动弹,也无法使用任何魔法的亚雷斯塔,根本不会是沈河一众人的对手。

    “然后是驱动装甲部队吗?”一方通行已经看见了面前的不断用来的沉重部队,“真是麻烦,这些杂碎就交给我,你们瞬移过去。”

    “好。”沈河点头。

    一方通行不说,沈河也是这个打算。

    这个位置距离“没有窗户的大楼”已经很近了。

    齐木楠雄用念动力包裹着所有人,拉扯到自己的身边,心念一动,除去一方通行以外的所有人瞬间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一栋高楼外。

    除了没有窗户,看起来和其它的大楼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在两仪式的视线中,深灰色的死线在大楼上不断扭曲、消散、重现,这代表着“变化的缺陷”。

    不过,这里似乎不需要死线,也不需要上条当麻,因为,大门是打开的。

    “没有窗户的大楼会有门吗?”

    沈河感觉自己对原著的记忆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他虽然没有看完整部小说,但也知道,客人想要来到这里和亚雷斯塔见面,就必须要通过一位拥有瞬移能力的超能力者带进去。

    而现在,他却在面前看见了一个代表着“门”的缺口。

    “都已经到了这里,怎么样也不能退缩吧。”

    上条当麻卷起袖子,一马当先的朝着漆黑的门内走进去。

    沈河没有阻拦,因为上条当麻是正确的,这种时候只要丢弃上帝视角,丢掉过去通过剧情所了解的一切信息,不去思考那么多设定剧情,真正的思考双眼所看见的东西。

    反正打不过就跑。

    “我们小心点过去。”沈河第二个走进大门,“贞德,你保护好式。”

    突兀的,脚步停止了。

    原因很简单,他没有听见那身熟悉的“是,御主”。

    身后的“门”已经完全消失了,一并消失的还有四周所有的伙伴,整个身处的位置全部漆黑一片,视线所及处的唯一,就是脚下不断向上延伸的阶梯。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在电脑上玩什么单机的城堡探险游戏一样。

    整个世界都是虚无的黑暗,偏偏脚下的阶梯却一目了然。

    每走一步,就会有新的阶梯从黑暗中出现,身后的阶梯消失,仿佛在提醒他,一切已经没有了退路。

    “即便是在这种状况下,你也能使用魔法?”

    沈河并不慌张,他只是一步步缓慢的向前走去,然后对着虚无的黑暗说话。

    他很清楚亚雷斯塔正在观察着他。

    但是,没有什么能够切断御主和从者之间的联系。

    “人工天界,本质上不过是‘教派争夺’。”前方的虚无传来淡淡的声音,“它可以毁灭的,仅仅是‘其余教派的信仰’,但是,我早已经抛弃了那些。”

    “你的意思说,你现在使用的魔法,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全新流派?”沈河饶有兴趣的听着,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是了,你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魔法师之一,或许再过个几年前,你的存在也会被神话成诸如耶稣之类传说。”

    魔禁世界的力量体系本身就来自于信念。

    超能力者是来自于“自我现实”,魔法是来自于人们几千年来的信仰,亚雷斯塔作为近代最传奇的魔法师,超能力者开发技术的创造者,有一些不受人工天界限制的技术再正常不过了。

    “外来者”淡淡的声音继续传来,带着某种毫不掩饰的疑问,“你们的存在,已经完全超脱了宇宙的真理。”

    “超脱的只是你们这个宇宙。”沈河继续向前走着,他的语气同样很平静,“信仰缔造力量,自我现实改变真正的现实,所有的这些,都不过只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真理’,但我们,完全不属于,也没有必要遵从这个体形话说回来,我还要这样继续走多久?”

    他本以为亚雷斯塔现身了,这楼梯也该结束了。

    然而他一步步向上走,螺旋的楼梯也还在一步步向上延伸。

    这让他有种自己在被戏弄的感觉。

    “我的计划,被你们完全打乱。”亚雷斯塔好像在做出确切的宣言,“你们扭曲了一切的轨迹,让本应该处于中心的上条当麻边缘化,你们创造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你们甚至抹去了无可匹敌的魔神。”

    “”

    前面都对,抹去了魔神是什么鬼。

    不过,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真的有魔神的。

    “你的天使呢?”

    沈河直接了当的询问他最关心的问题。

    然后对方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沉默了很长时间,甚至都让沈河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离去。

    他通过脑海中的召唤对话确定了其余人的安全性,并安抚她们,没有遇到危险的话就先不要前往自己的身边。

    终于,这漫长的螺旋楼梯走到了尽头。

    这里是一片广阔的空间。

    不,应该称之为宇宙。

    没有所谓的建筑,就像是在漂浮在虚无的半空中,但是却犹如拥有重力般的存在上下左右,无形的力量将他限制在某个高度上,脚下是硕大的蓝色星球,上方是漫天闪烁着光芒的恒星,转过头去,某个方向还传来异常刺目的太阳光芒。

    以沈河那点贫瘠的知识,完全辨别不出这里是不是真正的宇宙。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站立在他面前的人。

    长长的银发一路延伸到脚踝,穿着绿色基调的手术大衣,有着虚幻到好似一切人类集合体的外貌,毫无疑问,这就是亚雷斯塔,而且是好端端的站立者,完全不是在生命培养舱中的亚雷斯塔。

    “我一直都弄错了。”亚雷斯塔以从长久的沉思回复过来的语气说道,“我一直以为魔神的消失、艾华斯的消失,是你所为,但是现在看来,你或许是关联者,但却不是操控者——你和上条当麻一样,都只不过是棋子。”

    “是吗?”沈河并不生气,“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自以为可以将别人的一切都操控在手掌心的人,人类永远都不会是棋子,即便会因为各种算计而按照你的计划去行动,但那依旧经过自己的思考而做出的决定,换句话说,人类从诞生开始,又有谁不是在大环境的洪流中被迫生活?”

    他并非没有想过系统可能会是某个存在的阴谋。

    但是思考这样的问题,没有任何意义,即便是以前普通人的生活,也同样是按照社会的既定节奏一步步的被迫走下去,并随时准备面对各种可能出现并破坏一切的危机。

    每个人能做的,只有当不愿意看见的危险来临之时,赌上一切去挣扎。

    而不是在危险还未出现的时候,就整日提心吊胆。

    “你说的很正确。”亚雷斯塔沉默了半响后,居然认可的点头,“即便是我,我的过去,我的仇恨,我的行动,也都是在周边接触到的环境下被迫完成,所有人类,都不过是命运洪流下的棋子。”

    “我并不是在和你讨论哲学的。”

    沈河摆摆手,恶鬼缠身的长枪摆了个枪花,尖锐的枪头指着对方。

    “虽然搞不懂你现在的状态是怎么一回事,但,回答我的问题,然后结束掉这场战争,你没有除了战斗以外的拒绝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