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第一位机械从者
    竟然是这玩意。

    沈河看着出现在背包里的红色石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玩意虽然诞生过程异常邪恶,但对于炼金术士而言无疑是至宝,问题在于

    这里没有炼金术士!

    今天这是怎么了,尽是抽到一些看起来超厉害,但实际上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用的东西。

    莫非说这就是机械生命卡池的特性?

    沈河看着仅剩下的十个召唤石,有些犹豫了。

    要是再来一次这种玩意

    但是前两次都没抽到从者,接下来出从者的概率很大啊

    连续抽三十次总比下次只抽一次十次要好一些吧

    最终沈河还是没能压制住抽卡的魅力和下一次抽卡一定会更高概率出从者的错觉,闭上眼睛,按下了最后一次十连召唤的按钮。

    算上最初的一次,他已经一共抽取了四十次机械卡池,要是真的连一位机械生命从者都未召唤出,就不得不考虑是不是和机械卡池五行不合了。

    最后一次十连召唤,沈河一直闭着眼睛。

    心里默数。

    一、二、三十。

    没有系统语音的提示声。

    太惨了哇。

    沈河满脸的沮丧,要知道,动画里面的机械生命绝大多数都是萌妹哇。

    “御主”这时,他的耳边传来贞德的声音,却不是安慰,而带有一丝丝的紧张。

    沈河有些狐疑的睁开眼睛。

    然后完全愣住了。

    因为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位奇怪的少女——外表是十岁左右的人类,淡紫色的长发与红宝石般的眼眸形成显明对比,完全裸露的身躯上除了雪白肌肤外,还有随处可见的机械,以及如尾巴般垂在地上的两根管线。

    是谁?从者?

    不对,为什么没有系统语音提示,也没有对方是否同意召唤的通话。

    就在沈河愣神的功夫,少女宛如石雕般的表情,忽然有了变化,准确点说,是由纹丝不动的死物变成了呆滞的生命。

    “【疑问】,本机无法连接其余机体,原因不明,记忆搜索未发现特异点。”

    “【疑问】,发现被命名为‘御主’的高序列指令个体。”

    “【论证】,人类成为机凯种高序列个体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本机疑是出现故障,正在检索中,检索中”

    沈河就这样听着这位少女口中不停的喃喃“检索中”,直到她的头顶上开始冒出明显的黑烟。

    这就有点惊悚了,要是坏掉了没得修啊,沈河连忙晃动着她的肩膀。

    “喂,你要被烧坏了,快停下来。”

    “收到命令,被动停止检索,【结论】,本机已经被人类控制。”少女的头顶不在冒烟,好似没有聚焦的眼瞳转移到沈河的身上,机械般的语调骤然变成娇滴滴般的声音,“主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停止这种语调。”沈河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如果是一位丰满抚媚的御姐用这样的语调,再加上勾人的眼神,的确是种享受。

    但面前的少女却是萝莉的外貌,而且面无表情,这就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问题】,无法理解,记忆库显示该情景模拟能够使雄性人类亢奋,增加本机生存概率。”

    少女的语调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但是脸上的细微表情却远比一开始灵活,甚至还存在眨眼的动作,看起来就好像一位天然呆的少女一般。

    她正在飞速的学习,适应自己面临的状况。

    沈河的脑海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实际上,从对方的口中吐出机凯种这几个字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面前的少女是谁。

    来自游戏人生剧场版的机凯种少女,休比。

    唉。

    “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叫休比了。”

    沈河从背包中拿出一件薇尔莉特的备用黑色长袍给她披上,大小刚刚好。

    “【理解】,更改个体识别编号为,休比。”

    “还有你这说话方式。”沈河在心里又叹了口气,“你得更像位人类才行比较胆小话不多,不说多余的话,就这样的性格吧,此外,那些好像机械一样的词汇也不要说了。”

    “正在追踪与提示设定一致的人物,加以模仿”

    休比微微闭上眼睛,大约十秒钟后再次睁开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

    冰冷的感觉不复存在,红宝石般的眼眸里带着宛如小动物般的警惕,怯怯的望着沈河。

    “这样,可以吗?”

    “可以。”沈河长长的舒了口气,看向身边的所有从者,“从今天起,休比就是我们新的伙伴了。”

    “欢迎。”贞德最先反应过来,走过来半蹲下身子,握住休比的手掌,“我来先帮你穿件衣服吧,嗯,薇尔莉特,休比看起来和你身材差不多,能先借她几身衣服吗?”

    薇尔莉特点点头,跟在贞德与休比的身后走出去。

    沈河已经叮嘱了休比,这里的人都是不能伤害的同伴,虽然是机械生命,但是休比算是机械生命中的独特个体,因为她具备理解“心”的潜质。

    “抽到了从者,但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两仪式忽然问道。

    这是摆在脸上的事实,因为沈河的表情并不如同以往般带着难以抑制的笑容。

    一旁的齐木楠雄连借口都没找,直接瞬移离开。

    他可不想参与进麻烦事。

    于是,房间里突兀的就只剩下沈河与两仪式。

    “式”沈河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抬头,轻声道,“你会不会想念他,黑桐干也。”

    “为什么问这个?”

    两仪式的眉头微微皱起,并非是美人蹙眉的姿态,而是两边朝着中间聚集,这是她生气前的表现。

    但最终,她还是回答了沈河的提问。

    “最初内心空洞的时候会,但现在已经不会了。”

    如果不是沈河忽然提起,两仪式都已经差不多要忘却了这个属于过去的两仪式的名字。

    “我毁掉了你的一份姻缘。”沈河这个时候,才抬起头望着她,“如果按照原本的命运,你会成为黑桐干也的妻子,还会有一个女儿”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两仪式有几分粗鲁的打断了沈河的话,“你这个样子很令我讨厌。”

    握紧,松开又握紧的拳头表明两仪式现在已经非常生气,生气到随时可能一拳打过来的地步。

    “抱歉。”沈河苦笑着摇摇头,“其实不单单是你,还有贞德、薇尔莉特但老实说,我从来没有为这种事情纠结过,尤其是贞德,如果连喜欢的女孩子都不敢抢,哪里还有什么脸面说喜欢她,只是现在的休比”

    “她很特殊?”两仪式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了。

    如果沈河说出后悔召唤她们这种话,或者流露出这种心理,她或许真的会一拳打过去,打死算了。

    “如果说存在我不愿意拆分的情侣,她算一个。”沈河又叹了一口气,“她的恋情证明了一个种族对世界的救赎之路,证明了以弱小之身缔造的不可思议的奇迹,证明了真正的爱情与有没有洞无关咳咳,总之,切断她本来的命运,令我有些患得患失。”

    虽然还不知道休比世界的时间线,但仅仅是召唤她,就足以毁掉那个本应该的得到救赎的世界。

    两仪式想了一会儿,骤然出拳,猛烈的拳风在瞬间压缩空气,正中沈河的脸颊,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你在做什么?”沈河被吓了一跳。

    因为从者无法伤害御主的铁令,这一拳打倒他身上的实际力道就和抚摸差不多,但单单身体的条件反射就令他一阵阵难受。

    “切。”两仪式收回了拳头,“没有发生的命运比写在书上的故事都不如,既然改变了命运,那就负起责任来不就行了吗?”

    “那也不用打人吧”沈河嘴角抽了抽,小声的嘟囔,“如果是贞德的话”

    “贞德的话,她会戳你的眼睛。”两仪式斜斜的瞥了他一眼,转身直接走了出去,“你自己解释。”

    沈河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嘴角再次抽动不已。

    竟然会找两仪式谈心事,他果然是脑袋抽筋了。

    等到贞德带着薇尔莉特与穿戴好的休比回来的时候,沈河费了不少劲才把房间受到拳风席卷后的变化压了下去,然后注视着他唯一一个机械从者。

    ——机凯种·休比。

    因为从背部右侧延伸出来的宛如三根绫刺般的机械部位,休比不能穿紧身衣,只能穿一些宽松的衣服,所以现在穿的是薇尔莉特的小埋同款仓鼠服。

    不得不说,淡紫色的长发,雪白的肌肤,娇小的身材,再加上萌萌的大眼睛。

    超级萌啊。

    沈河的眼睛闪闪发光,忍不住伸出手在休比的脸颊上捏了捏。

    手感也超级好哇。

    搭配小动物般的怯怯眼神,口感更佳!

    一旁的薇尔莉特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忽然察觉到了大危机。

    “啪。”贞德把沈河的魔爪拍掉,“真是的,御主不要随便摸女孩子的脸。”

    “好吧好吧。”沈河有些遗憾。

    但是很快的,薇尔莉特主动拉起沈河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摩擦。

    贞德:“”

    “哈哈哈。”沈河大笑了几声。

    他忽然觉得原本有一点点沉重的心情一扫而空,难怪人家都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乖巧可爱的小女孩总是能给人带来最大的温暖。

    心情好了以后,沈河也没忘记正事,他看向休比问道:

    “休比,你的实力应该也被封印了一部分吧?”

    “可用的精灵量不足原本实力的百分之一,计算量、侦查能力、解析能力都得到了同等程度的减幅。”休比用细柔的声音汇报,随后补充了一条,“休比为机凯种中的‘解析体’,力量不满战斗力特化机体‘战斗体’中的百分之三十二。”

    “已经足够了。”沈河并没有失望。

    机凯种虽然在游戏人生十八种族中排名不靠前,但却是属于潜力极大,而且实力被严重低估的种类。

    即便只有百分之一,也可以碾压远比人类强大的兽人种。

    更何况,在召唤出休比之后,沈河也已经得到了有关机械生命从者的等级制度,与一般的从者不同,她们没有等级,每一次使用机械之心和魔力强化都会一定程度的提高实力,但根据实力的不同,却存在阶级划分。

    沈河直接取出此前收集的机械之心,按到休比的额头上。

    “强化。”

    发光齿轮状的机械之心融入休比的身躯。

    没有任何变化,系统界面中的参数依旧是一阶机械从者。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魔力都只消耗了二十点。

    “感觉怎么样?”沈河问道。

    “感觉”休比歪了歪头,“御主的手很温暖,有点痒痒的。”

    “我是在问实力上有没有变化。”沈河无语。

    机械之心的使用需要直接接触机械从者的外在部分,任何部位都行。

    “可用精灵量提升到原本总量的百分之一点三四。”休比给出精准的数字,“其余参数提升比例相同。”

    原本有百分之一,也就是一个机械之心能够提升千分之三点四的水准么。

    以休比原本的实力而言,已经不算差了。

    沈河索性把今天所有的魔力都用于强化休比,她的星级并不是五星,而是四星,在游戏人生的世界,休比的实力的确算不上什么。

    “实力,恢复到接近百分之二十四了。”休比小声的汇报。

    在整个强化过程中她一直一言不发,倒是完美诠释了“胆小话不多”的性格设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河总觉得,她现在的表现其实并不完全是伪装,毕竟忽然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失去了同伴,还失去了自由,受制于人。

    “贞德,你来教她一些现代社会的常识吧。”沈河最后,也只能这样安排。

    原著中休比对“心”的探寻,是自发开始的。

    沈河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勾起她对“心”的追求,也不知道在自己身边,她能不能如原本的命运一样理解并拥有“心”,但正如两仪式所说的那样,他改变了她的命运,就得负起责任。

    责任啊

    沈河叹口气,能够做顶梁柱的男人,无论在哪一个世界生活都离不开这两个字。

    包括漫威世界现在面临的外星人入侵危机,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