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休比的疑问
    沈河也在公司内的别墅里看完整个视频。

    基本上,就是一个标准的公关式宣言,以阿提兰国王的身份介绍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意志,并试图以此得到全人类的广泛接受。

    效果不能说没有,但恐怕不会非常好。

    在看完视频之后,沈河也去看了眼各大网络平台的谈论。

    结果正如他所想的那样。

    面对突然冒出来,并且表示愿意站在地球阵营的阿提兰王国,更多的人发出了质疑的声音,对异人族这个拥有非凡能力的种族,对他们的来历,甚至对他们提前占据了月球的不满,很多人更是表示了对其宣言中希望回到地球的担忧。

    毕竟这不是少数拥有非凡能力的英雄,而是一整个种族。

    沈河不清楚里面有没有其它势力的公关因素,但毫无疑问,异人们想要融入地球,还需要面临很多磨难。

    不过,他不打算插手太多。

    迦勒底在这个事件当中,应该充当一个呼吁大家和平相处,呼吁互相尊重理解的角色,而且不要明确站队阿提兰王国,强行让地球上的人类接收异人族,否则可能起反作用。

    毕竟阴谋论在舆论中的市场经久不衰。

    眼前最大的问题,果然还是应该如何利用这场外星战役。

    “三天的时间,奇瑞塔人只发动了一些小型战役。”沈河坐在房间的床上,面前是自己的一众从者。

    从者内部会议基本上都是在房间内召开,大家各自找位置坐,没有什么拘束,也没有半点会议氛围。

    甚至薇尔莉特和休比两人还在吃着薙切绘里奈做的点心。

    话说休比也能品尝人类的食物吗?

    “他们应该是在收集人类军队的情报。”鲁路修轻咳一声,把沈河的视线从女孩转到他的身上,“我们掌握的奇瑞塔人信息太少了,也不清楚他们是否懂得兵法诡计,或许可以从洛基那里获取些信息。”

    “奇瑞塔人其实不足为惧。”沈河的目光微微闪烁着,“我主要担心,他们会求救”

    即便在奥丁与古一都还活着的此刻,灭霸不敢亲自下场,但是作为宇宙中的霸主,他也完全没有亲自出手的必要。

    沈河比较担心的,是宇宙中的其它势力会插手,比如说,创造了异人族的克里帝国。

    地球上可还遗留有克里人的尸骸呢。

    “求救也不用担心。”鲁路修看的比沈河更透彻些,“时空门毕竟掌握在我们手中,仅此一点就留有足够的退路,万一真的形势严峻,我们可以利用宇宙魔方开启连接阿斯加德的通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如今这个特殊时间段,做一些平常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博弈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时刻关注全局,关注自己的目的。

    鲁路修本身就是心思缜密的人,又是处于事件的第三者视角下,所以往往能抓住最重要的点。

    “你是说什么事情?”沈河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反倒是齐木楠雄若有所思,因为他已经从鲁路修的脑海中得到了答案。

    “虚拟世界。”

    鲁路修的口中吐出这几个字。

    恍若一道闪电划过脑海,沈河也恍然大悟。

    “我们苦心营造了现在的状况,只要外星人的军队还留有一天,我们就掌握了最好的底牌,问题就在于要用这张底牌去换一些什么东西?”鲁路修没有等待沈河的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下去,“我们可以用它来换取阿提兰的和平入场,也可以用它来换取迦勒底的声望,但这些都只是不稳定的利益,而虚拟现实——这是万世之基。”

    万世之基沈河无语,说得好好的,怎么又犯中二病了呢。

    不过,鲁路修的意思他已经明白了。

    虚拟世界这个东西利用的好了,绝对是一个建立势力和权威性的大杀器。

    因为它代表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更加优秀,更加先进的世界。

    正常情况下,世界上的旧秩序拥有者,是绝对不会允许将这样的新秩序让给其他人,这也就是托尼辛辛苦苦复杂化虚拟现实头盔的重要原因。

    但现在是非正常情况下。

    一旦能够利用外星人的威胁,建立起一个属于迦勒底的虚拟现实世界,那就真正有了与世界安理会使用非暴力手段扳手腕的资本。

    对方所拥有的,无非就是钱和掌控力。

    这两眼东西,迦勒底都能够从虚拟现实中得到,到时候,他们就同时拥有了钱和掌控力,以及武力。

    “值得一搏。”沈河很快拍板。

    上一次被世界安理会用舆论逼的他不得不亲自下场忽悠,说不憋着一口恶气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在迦勒底不知不觉发展到这个地步的现在,沈河也时常在思考一个问题。

    迦勒底究竟要做什么?

    最初决定建立迦勒底,是因为式和薇尔莉特被九头蛇埋伏,让他认为需要一个势力,用来保护他和他的从者们。

    这是非常纯粹和基础的需求。

    就好比一个人最初建立事业,只是希望能给家人一个温暖安稳的家。

    但是当事业越做越大,人也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就会有新的目标。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沈河的脑海中忽然冒出这样一句经典的话,然后不知怎么的就嗤笑了一声。

    “御主?”贞德轻声喊了一句。

    “没事,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沈河冲坐在自己身边的媳妇笑了笑,然后又看向鲁路修,“现在的确是发展虚拟现实公司业务的好时机,但具体的做法恐怕还需要多琢磨,万一那些人决心鱼死网破,那也挺糟糕的。”

    “他们所求无非就是利益。”鲁路修嘴角勾起笑容,“这样纯粹的思想反而更好对付。”

    在他看来,世界安理会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没有一个确切的“人”,他们是权势的聚合体,是利益的化身,是抛弃了自我的,由整个社会秩序扭曲而来的思想代表。

    想要彻底除掉他们,只有毁灭秩序一条路。

    而毁灭秩序,必然会带来杀戮和死亡,他的御主并不希望这样,他的很多同伴也无法接受这样。

    鲁路修想到了自己的妹妹,也不由在心里叹口气。

    抛弃底线固然能让人更加强大,但人终究不是只为了强大而活着的。

    “这些事情慢慢讨论吧。”

    沈河忽然错开话题,他也发现了,这里近乎只有他和鲁路修两个人在说这个,其余从者都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哇

    “鲁路修。”沈河忽然又喊了鲁路修一句,“你家的两个妹妹,已经在城堡里住了有一段时间了,我现在都有些不敢见她们。”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无奈完全没有掩饰。

    尤菲米娅还好一些,性格温和,只要心狠点也基本上也只有欺负她的份。

    倒是娜娜莉,真的让沈河有些吃不消,只要遇见了,就乖巧的凑上来,话里话外却都在打听她哥哥的消息,单纯的双瞳里总是带着担心和幽怨,最关键的是,沈河还真狠不下心来欺负这样的一个小女孩。

    “只需要再一段时间就好了。”

    在这方面,鲁路修反而要比沈河更狠心些,随后他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着沈河。

    “御主,我这边可能用不了多久,还需要再拜托御主照顾一个人,是女性,十三岁。”

    “”

    沈河发现贞德的视线顿时变了些。

    就连在低头啃着蛋糕的薇尔莉特都忽然抬起头,望着沈河。

    所以你刻意强调十三岁是啥意思?

    “”沉默了一会儿,沈河反问了一句,“是蒋丽华?”

    “不愧是御主。”鲁路修竖起大拇指,“我准备学曹操来一次挟天子以令诸侯,正如全世界都找不到尤菲米娅公主一样,只要天子和尤菲米娅在一起的视频公布出去,他就会明白,自己根本找不到他的天子。”

    这段时间以来,鲁路修基本上稳住了十一区内的形式。

    但是想要毁灭不列颠尼亚帝国,仅仅依靠十一区是做不到的,所以必须要寻求更强大的势力。

    中华联邦就是最重要的目标。

    “举手之劳的事,根本不算什么。”沈河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这些。

    不过对于那位银发红瞳的幼年天子,他还是有些期待的,以前看动画的时候就挺喜欢这位角色。

    贞德有些苦恼的望着自己的恋人。

    她自然明白御主在想些什么,御主似乎很喜欢小女孩。

    “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

    鲁路修站了起来,对其他从者示意一下之后,申请了回归。

    沈河同意了之后,看着鲁路修消失的位置,也不由叹了口气。

    “谋略型的从者也只有鲁路修一个,果然是少了些,迦勒底的摊子越铺越大,我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想了想之后要做的事情,他就觉得有些头痛。

    这句话说出来后,薇尔莉特张了张口,随即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

    贞德也同样如此。

    就连两仪式都皱了皱眉头。

    现场的氛围一下子有些怪异。

    沈河也反应过来,讪笑了一下,“我也只是随口说说,你们都有帮了我很多,非常感谢。”

    即便是一家人,有些话也不能随便说的。

    “不,这是实话。”两仪式扭开头,肩膀依靠在门边,“反正我也只会战斗。”

    生气了这个动作,式姐绝对是生气了

    “哪里。”沈河苦笑,“建立迦勒底本来就是我的任性决定我是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即便别的人不说,以齐木楠雄的性格,能够帮他到这一步,就已经是令沈河非常感动了。

    毕竟,他与从者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要求一方必须要为另一方付出。

    “我可不是为了你的道谢才做这些的。”

    两仪式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烦躁,索性打开门直接走了出去,反正会议也已经结束了。

    “那我也先去城堡里了。”

    齐木楠雄也走向房间边上召唤出来的城堡大门。

    比起这边的别墅,他更喜欢城堡。

    因为那里有薙切绘里奈做的甜点。

    其它的从者们也相继离开,到最后,房间里又是只剩下贞德、薇尔莉特,再加上个萌萌的休比。

    “我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沈河转过头看着贞德问道。

    “当然。”贞德也有些无奈的望着他,“御主明明在之前很会说话的,也都看得懂我们的心思。”

    “这是因为”沈河摇了摇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召唤出来的从者,尤其是最先被他召唤出来的那几个,不知不觉中都和他所了解的“人设”相比发生了变化。

    虽然这让她们更加真实,但的确不如一开始那样能够摸透她们的心思了。

    “我不知道其它人是怎么想的。”贞德靠近了些,但似乎有些难为情般的挪开了视线,“但是对我来说,不单单是作为恋人,也作为从者,都会全心全意的陪伴在御主身边哦,硬要说愿望的话,能够守护您,指导您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谢谢你。”

    沈河露出微笑,伸出手把贞德搂在怀里,这位圣女大人,的确有让他依恋的魅力。

    不过对于这个怀抱,贞德似乎有些很不习惯的样子,身子一直扭来扭去想要挣脱。

    都差不多是老夫老妻了,抱一下有这么害羞的吗?

    沈河正纳闷的同时,忽然感觉到一道奇怪的视线,却是面前的休比正目光囧囧的盯着他们。

    “你在看什么?”这个视线就连沈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御主的体温、脉搏、生殖器都发生了变化,确认已经做好了交配准备。”休比用软软的声音说道。

    “”

    诡异的沉默之后,怀里的贞德咻的一下推开了沈河,脸色已经红润的不像话。

    “小,小孩子不能够这样说话。”贞德似乎努力的想要拿出大姐姐的威严来。

    “可是,休比已经两百一十岁了。”

    休比发出似乎是抗议的声音,忽然靠近了过来,轻轻的贴紧到沈河的身上,过了一会儿,双眼茫然的抬起头。

    “没有反应,不明白,是因为休比的魅力比不上贞德?”

    “我的‘兴致爱好’很正常。”沈河压住休比的肩膀推开了她,近乎是咬着牙齿说道,“你如果想要了解人类的心,就要先了解人类的常识,要是有谁对你产生了交那啥的反应,先打个半死不会有错。”

    他只是比较喜欢萌哒哒的小孩子,又不是变态。

    休比的外表看起来也只有十一二岁而已,比渐渐成长的薇尔莉特都年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