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赢下一城的女帝
    “当然没问题。”托尔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也同意下来,“我说过,阿斯加德会是迦勒底最好的朋友。”

    “既然这样,等会可要喝个痛快。”

    沈河轻笑了一声,他对于这个傻大个还是有不少好感的。

    但相比于单纯的托尔,奥丁是一位标准的王者,这一点从他对待托尔的人类女友的态度就能看出,奥丁虽然口中说着和平,但实质上绝对不是真心喜欢羸弱人类的众神之王。

    王者,就没有不暴虐的。

    不过,势力之间的一切平等都是建立在实力上,经过这一战之后,沈河对迦勒底现在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的认识。

    更何况此刻的奥丁还是最虚弱的时候。

    “嘿,河,庆功宴准备好了吗?”这个时候,托尼抱着他的女友小辣椒从天而降,“自从吃过你家厨娘做的美食,我都快要吃不下其它的东西了。”

    “那你要难受了,我家的厨娘可是位正儿八经的大小姐,在她的世界里说不定要比你还富有。”沈河笑着打趣了一句。

    “不务正业的富豪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专利。”托尼耸耸肩,“好了,让我们去你的城堡吧,佩珀还没有去过呢。”

    “那保证她会大吃一惊。”

    沈河看着其余人差不多聚集了,也没浪费时间,直接打开城堡的大门。

    其中有不少人都不清楚城堡的存在,诸如鹰眼,旺达兄妹,帕克,黑蝠王一家人,他们都一个个瞪圆了眼睛,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讶。

    毕竟,现在的迦勒底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似乎都不是不可能的。

    庆功宴开始了。

    因为不单单是庆祝战争胜利,同时也是欢迎赛米拉米斯加入的缘故,就连呱太医生都受邀参与。

    当然,这里的美食并不全部都是薙切绘里奈制作的,因为人数太多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从她的世界中买回来的,沈河还特意点了一下主角的小店,所以味道上同样非常美味。

    酒过三巡,氛围愈浓。

    因为人数非常多的缘故,并没有所有人都围在一起,而是各自散开,沈河带着贞德走到帕克那边,他正在和旺达她们坐在一起,兴奋的手舞足蹈。

    “感觉怎么样,帕克。”沈河端着酒杯示意。

    “这太酷了,沈先生,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帕克连忙双手端起酒杯与沈河砰了下,然后一饮而尽,结果呛的咳嗽了好几声。

    “你可以带一些回去给你的家人。”沈河笑道,“他们会为你自豪的,不是吗?”

    “当然。”帕克说起这个时候,脸上涌动的情感一览无余,“他们是最好的家人。”

    之前大战的时候,帕克为了能够帮忙,鼓起勇气把他就是蜘蛛侠的事情告诉他的姨父和姨母,那对在这个版本中年轻的过分的夫妇。

    虽然一开始有过震惊和担忧,但是在最后,还是给予了帕克最大的支持。

    一旁的斯凯和旺达他们脸上都有着无法掩盖的羡慕。

    年轻的守护者中,也只有帕克还能有一个温馨的家。

    旺达和皮特罗还好些,他们好歹还有彼此,斯凯想了想自己依旧活着的父母,忍不住一阵阵心痛。

    她已经得知了自己的父亲还活着的事情,但是却无法找到他,即便是动用迦勒底的势力也找不到。

    沈河注意到了斯凯的神色变化,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清官难断家务事,再好的外人,也无法真正插手家庭的内部矛盾。

    他又看向旺达和皮特罗两人,“听说你们的实力进步很大?史蒂夫刚刚在那边还猛夸你们来着,说你们已经差不多可以独当一面了。”

    “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向队长学习。”皮特罗谦虚了一句,然后似乎有些迟疑的样子。

    “想问什么就问呗。”沈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一直觉得我不是位严厉的领导者。”

    “实际上。”皮特罗显然是被推为代表,“我们都想知道,如果战争兵器被推广到人们手中,还需要守护者来惩戒犯罪吗?”

    “”沈河微微愣了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你们是这样想的吗?”

    斯凯和旺达都默不作声,显然她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战争兵器的民用产品推广,毫无疑问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巨大的变化,其中最显著的变化之一,就是沈河当初在发布会上所说的,人人都可以守护者,人人都可以守护自己,甚至是守护他人,毫无疑问,这对犯罪事件的减少产生积极作用。

    如果真的有一天,街道上到处都是由人们控制的战争兵器,守护者差不多就可以结束掉自己的使命了。

    “帕克,你觉得呢?”沈河又转过头问帕克。

    帕克的眼里还残留着吃惊和茫然,很显然,他并没有思考过刚刚皮特罗的问题。

    “我觉得额”帕克张了张口,但一下子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我明白了。”沈河在心里叹口气。

    从帕克的眼中,他已经知道了蜘蛛侠的答案,从这个问题中,他也已经知道了旺达她们的答案。

    “对于这个问题”

    沈河沉思了一下,拉着贞德在椅子上坐下来,缓缓说道:

    “我只能说,迦勒底也是在不断摸索,摸索着如何‘守护世界’,或者说‘让世界更加美好’,这次的战争让我们看见了自身的短处,我们能够击败超级犯罪,能够击败外星军团,却很难阻止外星军团伤害人们,而民用武器的推出,更多的是提防政府在拥有强大武器后,过于强权,也是在提防被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

    这些话,此前从未有人告诉过这些年轻的守护者。

    他们在这个团体中的地位,还远没有达到可以参与决策的地步,所以他们和其余的普通人一样,只能够看见事情的表相。

    而在普通人说完之后,他们都有种焕然大悟的感觉。

    毕竟斯凯以及旺达他们可以说都是社会黑暗面的受害者,就算是帕克,他的父亲同样如此。

    “而且,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这个世界最大的敌人,并不会是‘军团’。”沈河的视线望着他们,很认真的说道,“这一次的战争,你们也已经看见了,奇瑞塔人的军队,在我们迦勒底的强者面前,不值一提,但假如有一天,敌人是比我们还要强大的强者,你们觉得仅仅是凭借着我们卖出去的武器,能够抵挡住敌人?”

    “这怎么可能?”斯凯惊呼出声,“比迦勒底还强大的敌人?”

    这一场战斗中,迦勒底展露出来的强大,可以说已经是深入人心了。

    不要说别的,就说那一百多个从总部请来的帮手,就给人种难以想象的强大。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沈河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的奇瑞塔人在宇宙中其实不值一提,真正强大的是他们的主人,不如说,整个宇宙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情况,真正的强者甚至能够以一己之力颠覆整个宇宙,数量对于这种存在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只有英雄才能击败他们。”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清楚了。

    无论普通人的手中掌握了多少力量,要想守护这个世界,都不能缺少英雄。

    或许迦勒底中来自其他世界的技术有能力改变这一切,那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事情,最少,沈河一时间想象不出什么样的军团才能够打赢拥有无限手套的灭霸。

    “这就好比是地球上的超级罪犯?”帕克最先反应过来,“和当初的绿巨人先生一样,宇宙中的‘警察’和‘军队’对这样的罪犯也毫无还手之力,所以宇宙也需要守护者?”

    “没错。”沈河耸耸肩。

    这个比喻很形象了,漫威世界的地球就相当于漫威世界的宇宙的缩写。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官方只能充当背景。

    “好了,姑娘们。”沈河站了起来,“你们或许对自己的未来有过迷惘,或许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还不够理解深刻,但无论如何,这个世界都是属于英雄的世界,人们需要英雄,而你们,最少是英雄预备。”

    类似的话,他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但是所谓的领导者就是这么一回事,有时候也需要不断的重复,以坚定他人的信念。

    “英雄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感应敏锐的帕克吓得猛地站起来,在沈河刚刚做过的椅子上,突兀的出现一位身穿厚重礼服的颓废美女。

    “孤乃赛米拉米斯,请多多关照喔,叫蜘蛛侠的小男人。”

    空气中飘荡着香甜的气息,女帝微笑着伸出手掌,指检触及的一瞬间,帕克猛地一哆嗦,浑身的汗毛都束了起来了。

    他的蜘蛛感应告诉他,面前的女人极度危险,甚至危险到了一句言语、一道视线,都足以轻易的剥夺其他人的性命。

    “啊啦。”赛米拉米斯收回了手,掩着嘴发出轻快的笑声,“还真是敏感呢。”

    纯情的小蜘蛛几时候见过这样绝美动人的人,一下子脸色涨红,怦怦直跳的心脏和不断给予危险警告的蜘蛛感应加起来,都让他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赛米拉米斯。”沈河有些困恼的喊了一声。

    “知道了,孤知道了。”

    赛米拉米斯发出噗哧的笑声,完全不在意贞德就在一旁,直接伸出一只胳膊箍住沈河的脖子把他搂到身边来,红唇凑到他的耳边。

    “aster,不如把这些‘预备英雄’交给孤来管理如何,孤可是很感兴趣呢。”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沈河的面色绷直,努力不让自己在部下面前丢脸。

    和比较容易害羞的贞德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占据主动性的,还是非常不适应这样抚媚大胆的性格类型。、

    “因为,那边好无聊嘛。”赛米拉米斯你的手指在沈河的脖子上滑动,“明明是宴会,那些人却只是在自顾自的享受美食,孤很寂寞喔,就跑来找aster了。”

    一旁看着的旺达几人面对女帝的举止,都已经是面红耳赤,帕克更是直接转移视线,心里面不断默念暗恋对象的名字。

    “请放开御主。”

    贞德已经忍不住了,微微鼓起的脸颊表示她已经有点生气了。

    “嗯?”赛米拉米斯不但没有放开,竟然将另一只胳膊都箍了上去,小半个身子都挂在沈河的怀里,她以俯视般视角的看着贞德,“孤乃女帝,可从来没有听从他人号令的习惯,向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汝既然同为英灵,不会不明白这点浅显的道理吧。”

    英灵即便拥有了现代人的知识,也不会变成现代人。

    换句话说,帝王依旧拥有者帝王的尊严,他人的命令很容易被视为挑衅。

    某些御主,甚至不得不以臣子的姿态面对他们召唤出来的从者,毕竟在正规的圣杯战争中,一位御主的令咒也只有三道,从者不配合的话,想赢得战争是不可能的。

    贞德没有说话,她只是把略带些危险的视线转移到了沈河的身上。

    “咳咳。”

    沈河干咳了两声,直接伸出手把赛米拉米斯拉了下来,

    “你还是先去和其它的人认识下吧,这毕竟也是你的欢迎宴会。”

    还没有被强化的女帝,在力气上不可能比得过沈河。

    “孤知道了。”

    赛米拉米斯也没有什么反抗的松开,但在离开之前,纤细的手指忽然轻轻勾了下沈河下巴,凑近了过来,鼻腔中吐出来的气息直接呼在沈河的脸上。

    “这一次就看在aster的面子上算了,下一次,aster的话就不一定管用了喔。”

    不过顷刻间,她的身形直接消失在空气中,只剩下残留于空气中的香甜气息。

    看见了女帝那最后的笑容,沈河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她根本就是故意借助动作挑拨贞德开口,然后再以所谓的帝王尊严赢下一城,实际上完全没有生气。

    “真是的,赛米拉米斯女士有点过分呢。”在离开了帕克等人之后,贞德依旧是微微鼓着脸颊,伸出手环住沈河的手臂,“迷惑御主什么的,即便是我,也无法忍耐,御主自己也要争气些呀,不然是成不了优秀的aster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