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科尔森的担忧
    以科尔森的能力,其实早就猜到过会有这么一天。

    上一次见到那位迦勒底新的成员时,就感受到了对方的掌控欲,那毫无疑问是种帝王般的感觉,老实说,科尔森对此有种深深的担忧。

    沈河并不拘泥于管理的手段,九头蛇的理念同样可以被迦勒底接受。

    他之所以决心为迦勒底服务,甚至不惜离开弗瑞,也是在警惕这点。

    “以我们现在的发展潜力,的确有建造城市的能力。”科尔森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长官打算将城市建在哪里?”

    如果是建在美国,那在名义上就归属于美国的一部分,但如果是打算建立在月球,或者外太空一类的地方,那毫无疑问是打算完全统治城市,甚至一步步的扩大影响力,那与建国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谁能说阿提兰或者瓦坎达不是一座城市呢。

    “这个之后再说。”沈河却摇摇头,神秘一笑,“总之,你做好这个准备,这个消息如果在恰当的时机抛出,应该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好吧”科尔森点点头。

    前面铺垫了这么多话,到了关键的地方又不说了。

    这也是统治者经常做的事情,以前的弗瑞也是这样,说话只是说一半,让下属有个心理准备就够了。

    不过科尔森的心里愈发警觉起来。

    自由这个东西,在这个国家是被视为与“正义”具有同样的地位。

    侵犯自由,与侵犯人身安全,与邪恶没有什么区别,这也是神盾局与九头蛇最大的矛盾所在。

    如果迦勒底决心以武力实行统治那可是不亚于外星人入侵的大危机,甚至还要更严重。

    沈河并没有意识到科尔森的担忧。

    他虽然了解科尔森这个人,但依旧很难看透一位精英特工的内心,实际上,他今天找到科尔森说这些,只是打一个预防针。

    虚拟现实公司以及情报部门依旧会交由科尔森管理,但是当天空花园拔地而起的那一刻,科尔森就会多一个顶头上司,迦勒底也能够通过天空花园名正言顺的插手管理,而且只要整个虚拟现实公司搬迁到天空花园中,他们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逃脱不了女帝的眼睛。

    宝具这种东西,与英灵本身就是一体的。

    望着从办公室离开的科尔森,沈河想了想,觉得没有去和托尼说一声的必要。

    因为托尼并不是他的部下,他们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合作关系,而且以沈河对托尼的了解,他会支持天空花园的计划,因为那能够增强自身的实力。

    自从那一次被恐怖分子俘虏后,托尼其实就患有严重的受害妄想症。

    所以接下来或许可以考虑下旅游计划了,沈河对照桥心美可是一直念念不忘,还有鲁路修世界的天子蒋丽华,这几天内也要转移到他的城堡中,作为城堡的主人,总要见见

    另一边,离开沈河办公室的科尔森,则有些心事重重。

    他很清楚,沈河对于美国人所重视的自由,有些不屑一顾,而且身为华夏人,帝王思想已经是印刻在文化传统中,算得上根深蒂固。

    或许真的需要做好准备,科尔森不禁想道。

    就在科尔森思考的时候,他的私人通讯器忽然传来消息。

    是弗瑞。

    算算时间,弗瑞也差不多会来找他,因为战争过后,政府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顾及到迦勒底的态度,而弗瑞已经被视为与迦勒底的特别通讯人。

    科尔森想了想,直接发了一个消息。

    他希望能够与弗瑞见面。

    希望事情不会到最糟糕的那一步,科尔森转过头看了眼沈河所在的方向,心里叹了一口气。

    时间一晃,三天过去了。

    这三天内算是战争后的缓冲期,纽约未被战争波及到的地区,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秩序,而应对战争建立起的全球军事同盟,却未被解散。

    甚至各国都有一定的资金捐献,用于重建纽约被破坏严重的曼哈顿区域。

    外星人入侵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整个地球似乎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团结姿态,即便是最激进的种族主义份子,都不得不承认,在外星人面前,所有人类都是一家,这也已经成为了国际社会新的共识,甚至出台了一系列以此为核心的协议。

    但是与这种状况相对的是,阿提兰王国和瓦坎达王国在这三天内的外交成果几近于零。

    战争期间,每天都有新的国家与这两个新进入国际视野的王国签订各种协约。

    而战争一结束,宛如商量好了一般,各种活动和协约的进程都被推后,给出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让人找不到半点毛病。

    第三天傍晚,曼哈顿废墟中的某家烧烤店。

    一身西装的科尔森正坐在椅子上做着烧烤,面前的烤盘不断发出滋滋的声音,而四周看起来空无一人。

    直到一身黑色风衣的弗瑞走了过来。

    “你竟然迟到了,你以前最讨厌迟到。”科尔森咽下了口里的一大块牛肉。

    “我只是讨厌别人迟到。”弗瑞看了眼面前的烤盘,拿起叉子叉了块牛肉塞进自己口里,“我还从来不知道你有这样的技术。”

    “交了女朋友后学的。”科尔森露出微笑,“而且如果被你知道了,兴许会把我派去远古森林做任务。”

    “听起来,你现在的长官不会这样做。”弗瑞用独眼独眼盯着面前自己最曾经最信赖的老部下。

    “没错。”科尔森也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实际上,他根本不会管我所做的事情,包括我来见你,他即便知道了也完全不会在意。”

    “这并不是因为信赖你。”弗瑞似乎是冷笑了一下,“这只是因为他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他不相信你能够翻起什么像样的浪花。”

    “或许吧”

    科尔森得承认,弗瑞说的是事实。

    沈河,或者迦勒底,对他非常信赖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本身所拥有的实力。

    迦勒底最强大的地方并不是虚拟现实公司,更不是所谓的情报组织,而是那一个个实力强大的非人类,被沈河称作“从者”的部下们。

    “说吧,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你约我来这个地方见面。”弗瑞又叉了块牛肉,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上一次,你可是残忍的抛弃了我。”

    上一次他们在虚拟现实公司见面的时候,弗瑞也和科尔森有过一次长谈。

    那个时候,科尔森告诉弗瑞,他在虚拟现实公司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价值。

    “你们,是不是打算开始试探迦勒底的底线?”科尔森没有绕弯子,很直接的问道。

    “没错。”弗瑞也很干脆的点头,末了,又补充了一句,“阿提兰与迦勒底的关系太近了,而且他们甚至不能被称为人类,瓦坎达倒是还有机会。”

    这已经算的上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阿提兰的异人族身上虽然有巨大的价值,但他们不可能会让人研究自己的族人的基因。

    而瓦坎达不同,他们之所以一并被打压,也只是因为世界安理会想要压低合作的价格,这种打压不会太持久,世界安理会还指望利用瓦坎达的技术来增强自身的技术实力,以对抗拥有托尼的迦勒底。

    “你们不会成功的。”科尔森很确切的说道,末了,停顿了一下,“我只是担心,你们的试探,会直接触碰到迦勒底的底线,那样的后果我们谁也没有办法承受。”

    “什么意思?”弗瑞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科尔森,我们就不要绕弯子,迦勒底内部发生了些什么?”

    从科尔森传递信息给他开始,弗瑞就一直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个部下了。

    “”

    科尔森沉默了会儿。

    他正在犹豫。

    他其实更希望能够以一种不算背叛的方式提醒下弗瑞,但是弗瑞对他太了解了,只是一些棱模两可的信息,怕是无法让弗瑞满意。

    到最后,还是在心里面叹了口气。

    “你应该已经见过了迦勒底的新成员,名叫赛米拉米斯的那位女性。”

    “对,她很危险。”弗瑞对女帝也是记忆深刻,“但是像这样危险的人,迦勒底内部有很多,比如说薇尔莉特、一方通行、御坂美琴·alter,而且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特性,就是对‘御主’沈河异常服从,其他人基本上没有影响到‘从者’的可能。”

    作为一个势力的领导者,沈河并不算非常强大。

    至少他的部下中,比他强大的大有人在,所以包括以前的神盾局,和现在的世界安理会,早就不止一次的尝试过直接接触‘从者’。

    无论是他们本身的价值,还是对迦勒底的分化,都值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结果,近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早就有专门的心理测评师对这些从者的心理进行了测评,这些来自其余世界的存在,对他们这个世界展现出了一种强烈的“冷漠”,他们根本没有把自己视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他们的一切行动都是以沈河的意志为指令。

    而且有证据表明,“御主”对“从者”有一定强制性的统治力。

    所以基本上,世界安理会也渐渐放弃了关注从者,转而把视线聚集在御主的身上。

    “赛米拉米斯是不同的。”对于弗瑞的疑问,科尔森也给出了确切的回答,“她和贞德夫人一样,都是历史人物的‘英灵’,所以我查了一下她的历史资料,结果表明,她是亚述的女帝,那位赫赫有名的毒杀者,野心家——她的传说与她展现出来的性格基本一致。”

    “女帝”弗瑞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他终于明白了科尔森的意思,也明白了科尔森来找他的原因。

    迦勒底势力中出现的第一位野心家。

    大危机。

    “即便是女帝,她也应该要服从沈河的意志。”弗瑞用询问的语气说道。

    迦勒底的内部结构,御主和从者之间的关系性质,对于外界而言一直是个迷。

    但是以其他人的情况来看,御主的意志似乎是绝对的。

    “但是,长官的意志,只是守护人类文明。”科尔森低头注视着桌面上的烤肉。

    他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也很清楚自己的担忧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所以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以史蒂夫为偶像的科尔森,真正的信念,只有一句话——守护人民的自由与安全。

    人类的发展,不应该以自由为代价。

    “”弗瑞微微闭上了眼睛。

    过去作为神盾局局长,一切都已经习惯性的做好最坏的打算。

    过了好一会儿,弗瑞才睁开了眼睛。

    “有多少人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他直接将科尔森列为“我们”的阵营。

    “队长会守护自由。”科尔森对这一点很自信。

    “就只有史蒂夫?”弗瑞忍不住问道,“守护者呢?娜塔莎呢?托尼呢?如果是被称为圣女的贞德,有多大的可能性会站在人民这边?”

    “他们其实都不重要。”科尔森摇了摇头,“重要的是长官的意志,如果长官被赛米拉米斯说服了,谁也救不了。”

    相比于弗瑞,科尔森更能够直观的感受到迦勒底的力量。

    要是不惜牺牲大量人民的性命,迦勒底甚至有能力征服世界。

    这也是他一直在尽力避免外界触碰到迦勒底底线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弗瑞似乎猜到了什么,“只是针对赛米拉米斯?这听起来就像是在干涉皇帝的后宫争宠。”

    “好了,我今天已经说了够多了。”科尔森直接站起来,“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但这种特殊时期,你们的动作最好小心一点,要是长官对你们产生了严重的不满,再被那一位吹下耳边风,后果绝对会让你们后悔万分。”

    这句警告,其实就是科尔森叫弗瑞过来的主要目的。

    他很清楚沈河有多么重视从者们,赛米拉米斯这样一位从者的出现,带来的危机太大了。

    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前几天沈河说想要建一座城市,就是赛米拉米斯的建议,因为沈河在过去从未表现过这样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