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五章:毛遂自荐的女帝
    科尔森走后,弗瑞依旧留在这家烧烤店。

    原本他今天来,是想要从科尔森这里得知其它的事情,比如说宇宙魔方与洛基权杖的处理方案。

    但结果,却得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女帝赛米拉米斯。

    弗瑞并非全然没有对付迦勒底的底牌,比如说隐居起来的惊奇队长。

    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对世界的破坏无疑是毁灭性的。

    更重要的是,以他如今在世界安理会面前的地位,远远比不上从前,对迦勒底地盘的试探势在必行,根本没有改变的可能。

    到了这次“秘密会谈”的第二天,科尔森就明白,自己高估了自己那位老上司的能力。

    因为第一波试探已经来了。

    华夏的官方新闻发布会公开示意迦勒底,希望能够合作开发,将还略显单调的虚拟现实世界快速充实起来,打造一个真正的第二世界,以此推动着诸如技术研发、医疗模拟、教育改进等等重大方向的新时代规划。

    在华夏发表了新闻之后,各国都同步开始。

    总体而言都是各大专家畅想虚拟现实世界对人类文明的积极面影响,而这些影响,无一不是需要与各国进行合作。

    这显然是在以大势争夺虚拟现实的掌控权。

    而且还是让沈河的“故土”,华夏来带头。

    “不好拒绝啊”

    沈河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感到很头疼。

    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胜国,这个漫威电影宇宙世界中的华夏同样是世界安理会所代表的利益团体之一。

    只不过地位一直是处于边缘地带,很显然,沈河的出现对于他们而言,可以被视为机会。

    “他们提出的建议,的确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都有益的。”科尔森站在沈河的面前,“长官,虚拟现实世界的潜力巨大,单单技术、医疗、教育这三个方面,就能起到划时代的效果,仅仅靠我们自己,恐怕很难发挥出虚拟现实世界的真正潜力。”

    “你的意思是说”沈河皱了皱眉头,“同意他们所说的合作?”

    如果真的只是合作,沈河其实没有太大意见。

    但这件事情的本质,连他都很清楚,一旦放开口子让世界各国参与进来,未来的虚拟现实世界很有可能就不关迦勒底什么事了。

    天空花园要想发展,虚拟现实世界这个史上最巨大的吸金库,显然不能丢,毕竟仅仅靠着卖设备,又能赚多少钱。

    但正如科尔森所说的那样,本身就占据舆论掌控优势的世界安理会,现在还是占理的那一方,甚至很多下了订单购买第一批虚拟睡眠舱现实产品的人,都纷纷在虚拟现实公司的官方网站下留言,希望能够尽快看见一个更加丰富多彩的虚拟现实公司。

    毕竟以购买一辆小轿车的价格购买一套虚拟睡眠舱,却只能玩一款比较单调的“战争兵器扮演游戏”,未免太无趣了。

    “如果我们自己开发出一个虚拟现实的轮廓,大概要多少时间?”沈河问道,“这应该不算难,很多幻想作品中都已经有了类似的设定,数据模型的建立交给贾维斯的话,短时间内应该能搞定。”

    将贾维斯作为虚拟现实公司的智能主脑,短时间内设计出一个具备基础功能的虚拟现实世界,应该不难。

    建造虚拟现实公司就好像建造城市是一样。

    只要先指定了标准,建立了轮廓,掌握了最高级的权限,后面入场的人,就只能在轮廓上添砖补瓦。

    “长官。”科尔森轻声道,“如果虚拟现实世界内的一切都由虚拟现实公司掌控,很容易触犯反垄断法。”

    “”沈河无语。

    不垄断的话,还怎么赚大钱。

    不过又想要利益,又想要名声,这本来就是自相矛盾的。

    “让我先考虑一下吧。”最后沈河也没能想到什么办法。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欲望乱人心,如果是在之前,合作就合作了,反正单单卖设备赚的钱就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现在,天空花园正在诱惑着沈河的内心,他甚至渴望着能够建造第二个神域,甚至要超越阿斯加德。

    这样的变化,科尔森自然也察觉到了。

    从虚拟现实公司建造以来,沈河从未在意过要赚多少钱,一直都是无所谓般的丢给托尼。

    甚至就连情报部门,沈河也从未在意过要发展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而且很少真正关注。

    而现在这样的变化,果然是赛米拉米斯带来的么

    “对了,科尔森。”把烦人的事情先丢到一边,沈河打起精神问起了他所关注的一件事情,“我让你收集的材料,你收集的怎么样了,以现在虚拟现实公司的能力,要收集那些东西应该很快吧。”

    “已经收集完毕。”科尔森回答道,“大约明天就能全部运到公司,不过长官,那些古董究竟有些什么用?”

    沈河让他收集的,除了大量很常见的建筑材料以外,基本上就是一些古董,而且还都是些没有价值的古董。

    比如说一些遗迹里面的砖块。

    一些地方的泥土以及地下水。

    看起来,就好像要举行什么宗教仪式一眼。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沈河依旧是这样一句话,和一个神秘的笑容。

    “希望是个惊喜。”科尔森也同样露出笑容。

    只不过他的笑容深处有一丝苦涩,这段时间对他而言可不好熬。

    在科尔森准备转身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沈河忽然叫住了他。

    “差点忘了,科尔森,赛米拉米斯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只能拜托你去给她介绍一下了,如果有什么性格上的不妥之处,还请你多担待一下,毕竟她在过去是位女帝,有的时候我也很无奈呀。”

    “没问题,长官。”科尔森的笑容更加苦涩了。

    如果有什么情况是只能够他这位特工头子才能介绍的,也只能是这个世界的各个势力形式了。

    上次见面的时候,赛米拉米斯就从未掩饰过她对这个世界的浓厚兴趣,这是其余人所没有的。

    在科尔森离开之后,沈河独自一人思考了下虚拟现实世界的解决方案。

    既要保证迦勒底的利益,又要保证全人类的利益和发展。

    不过,等到天空花园升空之刻,迦勒底的地位毫无疑问会有一个全新的变化,还别说,沈河还真的有一个灵光一闪的想法,好好安排一下,或许能实现目的。

    总有种事情越来越多的感觉。

    沈河想了想已经被送到城堡中的天子蒋丽华,叹口气,带着早点下班回去的想法开始了工作。

    他要独自一人完善脑海里的计划,现在倒是有些迫切的希望赛米拉米斯和鲁路修能尽早来帮他。

    时间在工作的时候飞速流逝。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很突兀的,沈河受到了科尔森的紧急通讯。

    “十分钟前,黑蝠王一行人在访问洛杉矶的时候被人突袭,他们直接在街道上打起来了,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贾维斯,把视频调出来。”沈河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让贾维斯调出了网络上的视频。

    视频中显示,黑蝠王的堂兄,阿提兰王室亲卫队队长戈尔工,直接从一个宾馆的楼上破墙而出,用他的变异蹄子一脚震碎了马路,然后朝着一个方向猛追过去,造成一片混乱,从宾馆中甚至还能够听得见密集枪声。

    这个莽汉。

    沈河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戈尔工的性格原本就非常鲁莽,黑蝠王又往往无法及时开口阻止他。

    “抓到了突袭者吗?他们是什么人?”沈河问道。

    即便这断时间没有怎么关注过异人族的外交发展,他也清楚,异人们在地球上的日子并不怎么好过,人类的排他性有的时候超乎想像。

    现在再出了这样一档事,在舆论上无疑是不利于阿提兰的。

    即便是短短的这几分钟内,这个视频的下方都是一些“太可怕了”、“恐怖”、“怪物”之类的词汇。

    “没有抓到,但根据我们的特工汇报,对方是专业人士,而且很清楚他们的手段,怀疑在过去是神盾局特工。”科尔森先承担责任,“这是我的失职。”

    “你不用道歉,科尔森。”沈河叹口气,“你已经够忙了有没有可能是九头蛇残党?在神盾局大战中,不知所踪的特工中一大半可都是九头蛇特工。”

    由不得沈河不这样想,如果是神盾局特工的作战风格,那是九头蛇的概率就非常大了。

    “我不确定。”科尔森摇了摇头,“但九头蛇这短时间一直很老实,可以说进入了完全潜伏期。”

    “这样么”沈河思考了一会儿,“如果对方是特工,那就把娜塔莎派过去,会是娜塔莎对手的特工应该不存在才对。”

    黑寡妇作为特工无疑已经是登峰造极。

    毕竟是复仇者联盟中的一员,即便是大名鼎鼎的铁骑,在黑寡妇的面前都只能算是小辈。

    “好”

    “aster。”就在科尔森刚刚答应下来的时候,通讯那头忽然传来赛米拉米斯的声音,“不如让孤也一并跟着去看看吧,孤可是很感兴趣呢。”

    “赛米拉米斯?”沈河一愣,望着视频通讯中突兀出现在科尔森身后的女帝,“你还在那边吗?”

    “因为孤有很多事情想问。”赛米拉米斯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而且这种事情,迦勒底也派一位代表过去,更好介入些吧,若只是让特工插手反而容易落人口舌。”

    “科尔森,你觉得呢?”沈河把视线转移到科尔森的身上,他有一些犹豫。

    虽然说赛米拉米斯说的没错,现在的迦勒底的确有资格光明长大的介入有关异人族的事情,毕竟他们名义上是异人族最大的盟友,在世人眼中与阿提兰关系密切。

    但让女帝来代表迦勒底,他总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谁知道女帝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我认为”科尔森稍稍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但最后还是说道,“我们的确可以派一位‘迦勒底成员’参与。”

    “连你都这样说的话”沈河迟疑了一下,点头同意下来,但随后面色一肃,“赛米拉米斯,你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不要由着自己的性格乱来,一切尽可能听从科尔森的安排,不然,我绝对会惩罚你。”

    沈河说这话的语气和表情都很认真。

    他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毕竟他对女帝的能力还是不怎么了解,在剧情中,她所扶持的天草四郎时毕竟是最终失败的一方。

    “孤知道了。”有些出乎沈河预料的是,赛米拉米斯也收起了那副慵懒的面容,认真的回应,“孤可不是无谋之人。”

    “我也只是提醒一下。”沈河稍稍放心了一些。

    他也没有什么其余从者适合派遣,只能相信女帝了。

    通话挂断之后,赛米拉米斯望着面前的科尔森,微微吊起眼角,表情中透露出一丝不快。

    “——汝方才,是打算让aster派遣其余从者么?汝莫非以为孤是这么好糊弄的人?”

    刚刚科尔森只是说派遣一位迦勒底成员,并没有说派遣谁,只是可惜沈河没有听出这一句的话外之音。

    “陛下,我可没有这样的意思。”科尔森露出苦笑。

    只是他的招牌式笑容对于赛米拉米斯而言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令她的眼角吊的更高了。

    “与孤做对,对汝可没有丝毫好处。”女帝美艳的面庞上透露着十足的危险气息,“孤初登帝座之时,仅仅因为孤乃女流之辈,反对者众多,然反对者最终都臣服于孤,汝可知为何?”

    没有等科尔森回话,女帝大手一挥,紧接着说下去。

    “因为孤创下了男子也无法做到的丰功伟业!”

    “”

    平时随时能够口若悬河的科尔森,此刻也只能沉默,然后继续持以苦笑。

    他刚刚已经是极力控制自己。

    但是依旧被对方看出了他心里的抗拒。

    只是,他抗拒的原因可是和“丰功伟业”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