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八章:贞德的开解
    所有的特工装配的都是特制的冷冻子弹。

    包括科尔森也同样如此。

    他虽然是高级特工,而且管理者整个迦勒底情报部门,依然身先士卒。

    当一位特工不敢去危险的地方时,他就已经失去了特工的身份。

    “撞开。”科尔森做着手势。

    身边的两位身高体壮的特工直接踹开大门,瞬间举枪射击,里面还一脸懵逼的人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中枪倒地

    冷冻枪是高效的麻醉弹,中枪则倒,使用上甚至要比真弹更加有效。

    短短几秒钟后,科尔森望着地面上躺了一地的人,基本上可以确认他们就是突袭黑蝠王的武装分子。

    但是

    “谁是带头的?”科尔森忽然感觉到不太妙。

    “长官。”通讯频道中传来声音,“四点钟方向有两位伙伴失去联系。”

    “快追上去。”科尔森直接冲出公寓。

    毫无疑问,领头人早就发现了他们,然后抛弃了部下,独自逃离。

    而此时在公寓的一个出口,一位看上去四十来岁,微微发福的男子穿着黑色夹克小步走出来,回头看了眼后,混入街道人群之中。

    他就是策划那起突袭的人,海勒姆。

    一位曾经的神盾局六级特工,经历了死亡后,又被救活,还被清除记忆。

    “科尔森。”

    从海勒姆的喉咙深处吐出这几个字。

    疼痛使他想起了一切。

    当初主持清楚、篡改他记忆的人,正是科尔森。

    不过,在找科尔森之前,他必须要抓住那些异人族,哪怕只是抓住一个,这些异人族很有可能知道让他犹如疯了一般寻找的真相。

    蓦然间,人群哗然。

    混在人群中的海勒姆警觉的抬起头,他看见了让人群骚动的事物。

    那是一个站在电线杆顶端的女人,一只鸽子停在她抬起的手指上。

    恍若皓月般明亮的视线,注视着自己。

    跑!

    海勒姆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想法。

    对方绝对是冲着自己来的。

    然而他只是刚刚转身,一个慵懒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跪下。”

    肉体失去了控制,额头上冒出了斗大的汗珠,双膝重重的砸到地面上,海勒姆不由发出惨叫,膝盖骨直接被他自己撞碎了。

    赛米拉米斯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走来,周围的人群带着二分惊恐,二分崇敬,六分迷恋的让开一条道路。

    女帝根本看也没看跪在地上的海勒姆,她的视线,是看着带着两人赶来的科尔森。

    “废物。”毫不留情的呵斥。

    科尔森望着跪在地面上的海勒姆,张了张口,也只在女帝面前低下了头。

    但是此时,相比女帝的呵斥,更让他震惊的,是海勒姆。

    这个由他注视着被救活,再亲自下令删除记忆的特工,科尔森自然认识。

    女帝似乎专门走下来,就是为了呵斥这一声一般,也只是吐出这一个单词之后,她的身形缓缓消散。

    如果不是还跪在地上呻吟的人,就好像她从未来过。

    “把他带走吧。”

    科尔森眼神复杂的望着这个曾经的同时。

    救活他们,然后让他们承受巨大的痛苦,再删除记忆,这一直是科尔森隐藏在心理最深处的痛楚。

    迦勒底代表仅仅抵达洛杉矶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抓捕了罪犯,这一件事情被媒体们相继报道。

    赛米拉米斯神秘现身贫民窟的视频,也被神通广大的媒体们公布了出来。

    这短短几次的表现,已经让所有人对找到了一个确切的名称来形容她。

    ——女王!

    高贵的气质,傲慢的性格,不容置疑的霸道。

    这一切都让人们为之疯狂。

    崇尚强者是人类的特性,每个男人都有抖的一面,再加上那最关键的,毫不讲道理的美貌,让赛米拉米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掀起了粉丝狂潮。

    而这一切的肇事者,女帝则直接乘坐飞机回到虚拟现实公司。

    她这次的目的,原本只是露个面,现在也已经达到了。

    而且还抓住了一次科尔森的任务失败。

    后面的事情,甚至都不用她多说什么,科尔森直接在会议室中认错。

    “差一点就让犯人逃跑,是我的失职。”

    “”

    沈河这次没有说什么没关系之类的话。

    因为四周还有不少其余的特工。

    犯人虽然是过去的神盾局特工,但毕竟不是什么有着非凡能力的人,即便这样,在提前知晓了对方藏身位置的情况下,依旧差点让他跑了。

    这就是失职。

    只是沈河一时间也没有想到什么处罚方式。

    “总之,人还是抓到了。”沈河看了眼手中的文件,“科尔森,你在上面写到,海勒姆自己刻在自己身上的符号,是当初参与gh-325注射的特工拥有的共同特性?”

    “没错。”科尔森点头,“我们当时没能找到这些符号所代表的意义,但是我们有了一些猜测。”

    这场会议,是沈河首次叫来了当前虚拟现实公司情报部门内的高级特工开会。

    所以其余的特工都认真的听着。

    他们可不像科尔森,没有那么多与沈河见面的机会,这是展现自己的好时机。

    “我知道这个符号代表着什么。”沈河轻轻的敲了下桌面,“我见过与此有关的未来。”

    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

    直到不久前,他们才明白了,迦勒底早早的就知晓了外星人入侵的未来,此前很多莫名其妙的准备,都在外星人抵达这一刻展现出成果。

    能够知晓未来的事情,最少代表着他们也终于进入到迦勒底的权利核心。

    是人都会有野心的,哪怕是立志守护世界的特工。

    “这些图案不是立体的,而是三维的。”沈河看了眼面前的特工们,缓缓的说道,“它代表了一座存在于地球地底中的城市,历史可能要比阿斯加德还要悠久,那是最早来到地球的外星人留下的痕迹,科尔森,我要求你们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这座城市。”

    沈河没有想到,电视剧《神盾局特工》中的剧情这么快就出现了。

    但那座地底的外星城市,出现的恰到好处。

    它可以转移视线,并一步步的将事态倒向沈河所希望看见的方向。

    “还有什么别的信息吗?”科尔森问道。

    “你可以去找找那几位‘实验体’。”沈河望着科尔森,“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你要找到确切的位置,如果找到了,就将功赎罪,如果没找到那就让有能力的人来找吧。”

    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科尔森做不到,那就只能挑选其它人,来代替他的位置。

    “我会找到的。”科尔森说道。

    “那最好。”沈河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最初将一切都交给科尔森,一半是因为自己并不在意这些,另一半是因为他信赖科尔森的人品。

    但虚拟现实公司做到这个地步,能力已经是更重要的东西。

    只是,做出这样的决定,沈河的心里并不怎么好受,因为这已经意味着,他真正的把科尔森放在一个下属的位置,今后的关系就有了变化,不再如一开始那样。

    随后的时间里,沈河又询问了一些细节上的事情,一些以前从未询问过的内容。

    比如说如今情报部门的结构、主要的人员、主要的工作等等。

    这些特工们,都感觉到了某种变化。

    但是除了科尔森以外,他们都乐于看见这种变化。

    正常会议一直从夜里七点持续到十点,沈河感觉就像是强行往脑海里塞了一堆他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

    所有人离开后,他独自坐在椅子上,消化刚刚了解的东西。

    还要思考后续的计划。

    这日子一点也不咸鱼!

    冷不丁的,一双柔软的手轻轻的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把沈河吓的条件反射般的站起来。

    “什么嘛,这个反应。”赛米拉米斯双手环在胸前,“难得孤想试一下从者做的事情。”

    “”

    沈河无语,他刚刚是被吓了一跳好么。

    “你一直在旁边偷听?”

    “没有。”女帝理直气壮的回应,“孤也就是在你命令他们找到地下城市时来的。”

    “这差不多是从头听到尾了吧。”

    沈河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然后看着女帝无所谓般的表情,觉得认真就输掉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收拾了一下东西,转身准备回去了。

    “这么急着回去吗?”

    赛米拉米斯的身形一闪,霎那间出现在沈河的身边,明明是千娇百媚的女孩,却宛如好哥们一样的抬起胳膊搭在沈河的肩膀上,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不过,孤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让许多人都憧憬的圣女大人洗白白躺在汝床上,这其中的滋味很美妙吧。”

    “呃。”

    沈河张了张口,一副没能转过来弯的表情。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开起车来了。

    不过,这可不能承认。

    “我对贞德的感情,没有你说的这么肤浅。”沈河的脸色有些恼怒,“贞德的身上有太多能吸引我的品质了。”

    “品质?”赛米拉米斯的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真正的王永远不会拥有真正的爱情。”

    “”沈河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了,他很认真的望着赛米拉米斯,“可我不是王。”

    “你会是的,从你决定建立迦勒底开始,你就已经是了。”

    赛米拉米斯留下这最后一句话之后,身形再一次悄无声息的消失。

    但她的话已经进入到沈河的内心中。

    这段时间以来,他的确感觉自己的处事方式开始不同以往。

    作为一位曾经的普通人,沈河毫无疑问会享受财富,也享受权利。

    “果然,还是觉得赛米拉米斯这家伙没安什么好心”

    沈河站在自家房间的门口中喃喃自语,然后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打开了房门。

    一如既往的,贞德就站在房门后,带着温柔的眼神。

    “欢迎回来。”她走过来给沈河脱下了外套,“工作辛苦了呢。”

    “有你这句话,就一点都不辛苦了。”沈河傻傻的笑了一下。

    他忽然觉得自己刚刚脑海里的质疑和想法有些可笑,能够拥有这样在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媳妇,给个皇帝当也不要呀。

    “今天怎么啦,在门外犹豫那么久?”贞德皱了下可爱的鼻子嗅了嗅,“身上还有赛米拉米斯的气味。”

    “”沈河的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

    “御主。”贞德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眼神隐隐带着些危险的气息,“别想着撒谎喔,御主有没有撒谎这种事情,向主祈祷一下就知道了。”

    “主连这都管的么。”

    虽然情况很不秒,沈河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启示应该不具备辨别谎言的功能吧。

    “真是的。”

    贞德低声叹了一句,转过身将沈河的外套挂在衣架上,认真的整理者有褶皱的地方。

    “我也不是非知道不可,只是赛米拉米斯你似乎想要将御主引导到很糟糕的方向上,御主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

    “”沈河也沉默了一会儿。

    他忽然走过去,从身后轻轻的环住贞德的身子,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

    “那么,贞德你是希望我走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呢?”

    沈河却是有一点点的迷惘了。

    自从纽约大战以来,他好像一下子,就站在了世界的顶端,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无数人的注视,改变无数人的人生。

    与此对应的,是渐渐躁动的欲望,对财富,对权利,对未来。

    “只要不是太斯巴达的那种,我都能接受哦。”贞德轻笑了一下,就在沈河的怀里转个身,脑袋贴在他的身上,“原本从者的职责,就是帮助御主的成长呢,所以御主只要坚定不移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下去就行了。”

    “口是心非。”

    沈河挪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摩擦着贞德的脸颊。

    “最初相遇的时候,你听到我希望改变这个世界的灾难,眼睛里都要冒出小星星了,你呀,明明就是对救世主没有什么抵抗力。”

    “哪里有。”

    贞德不依的晃了晃马尾辫,难得的撒了一下娇,抬起头用淡紫色的美丽眼瞳凝视着沈河。

    “然后呢,御主的这个心愿,现在改变了吗?”

    “那倒没有。”沈河皱了下眉头,“这里虽然不是我的故乡,姑且也是一个与我的故乡非常类似的地方,而且已经在这里建立了根基,可不能让人轻易毁掉了。”

    “这不就行了吗?”贞德轻笑了一下,伸出手贴紧了沈河放在她脸颊上的手掌,“我曾经为了自己的目标,近乎放弃了一切,其中也包括了一些本不应该放弃的东西,比如说仁慈,所以即便最后被烈火焚烧,我也没有觉得那是我应有的结果而且,即便再来一次,我也依旧会这样做。”

    贞德虽然是圣女大人,虽然无比的温柔善良。

    但是,她也只会为自己在意的事物牺牲自我。

    所以,如果是站在她前进道路上的敌人。

    大概没有几个会认为她是善良的圣女吧。

    沈河明白了贞德的意思,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肯定要放弃和改变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