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八章:古一的命运
    古一小露了一手之后,不要说托尼,就算是托尔都有些拘束。

    毕竟懂的越多,越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但是沈河一直表现平淡。

    他随意的坐在其中一个位置上,古一亲自替他们烫了一壶茶,倒进扁平的小碗中,每一个小碗都恰到好处的只有一颗茶叶立在正中央。

    沁人的清香逐渐充盈在整片空间中。

    在沈河端起小碗打算喝一口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托尼的赞叹声。

    “好茶。”

    “你不是不喜欢茶水吗?”沈河转过头。

    “”托尼张了张嘴。

    他只是恭维了一句,硬要说破干嘛。

    “哦,我这里也恰好有不错的咖啡。”

    古一似乎抱歉般的看着托尼,也未见她有什么动作,但是托尼手中的小碗霎那间变成了一杯咖啡,还是用印着星巴克图标的杯子。

    “那我可以要点酒吗?”托尔见状,也连忙放下了自己的小碗。

    于是,他面前的小碗同样不可思议的变成了一大杯的啤酒。

    沈河觉得,古一还差一个发出惊叹的吃瓜群众就完美了。

    “太不可思议了!”

    好吧差点把托尔带来的女朋友简给忘了。

    简完美的充当了一个装逼者必须有的围观群众,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带着震惊和兴奋的神色,嘴里面喋喋不休:

    “这是怎么做到的?空间置换?从科学的角度讲,如果要将一个东西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必须先能量化,托尔,这和你们的彩虹桥原理一样吗”

    托尔的表情都有一些尴尬,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在简的面前向来没什么地位。

    “这只是很简单的小手段,孩子。”古一看向简的目光满是长者般的仁慈。

    “您真是一位神通广大的法师。”

    简的恭敬而又崇拜的双手合十向古一施礼,完全忘记了她的男朋友就是位神灵的事实。

    沈河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逼格完全被对方压下去了,托尔看起来是帮不上一点忙了。

    “我想,这是‘维山蒂’体系独有的特性吧。”沈河微微一笑,“毕竟是要抵抗来自多维空间的黑暗入侵者,在空间方面的造诣的确远超其余的魔法体系,甚至时间上,也”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

    但古一的眼神在霎那间深邃了些。

    知晓他们的魔法体系是建立在三位一体的上古神系“维山蒂”下并不算什么,但维山蒂体系的核心是空间和精神,与时间无关。

    至尊法师精通时间的唯一原因,就是被命名为阿戈摩多之眼的时间宝石。

    “沈先生的体内,也蕴含着浩瀚而强大的魔力。”古一的眼神恍若要将沈河看个透彻,“想必沈先生也是一位强大的魔法师吧。”

    “不。”沈河很干脆的摇头,“我对魔法一窍不通。”

    “”

    古一的脸上直接写着不相信这几个字。

    沈河身躯内的魔力强度虽然比不上她,但也已经超越了她所有的弟子。

    更不用说,对方的身边还跟着一位完全由魔力和精神构成的圣灵。

    “我的魔力,来源于我的职业。”沈河并未多做解释,他只是耸了下肩,“想要在魔法一途上有所成就,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天赋,和对知识的追求之心,这两样我都不具备。”

    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好好的做个很有前途的御主多好,魔法什么的,不想咸鱼的时候随便学点就够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方向。”古一的视线从托尼的身上扫过,“魔法不一定适合所有人。”

    “没错。”沈河点下头,索性直接说道,“但它一定适合托尼。”

    天赋、对知识的追求,这两点奇异博士有,但托尼看上去甚至比奇异博士更强。

    “我想,斯塔克先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古一也已经猜到了沈河的目的。

    她不得不承认,托尼的天赋是他这么多年所见过的最好的一位,但她所看见的未来弟子,可不是托尼。

    至尊法师,只能拥有一位。

    一旦出现了两位,那就意味着冲突,和战斗。

    “不错,我是一位科学家。”托尼插话进来,他知道轮到他说话了,“但我对一切知识都有着十足的兴趣,我并非抱着希望成为法师的心态学习魔法,而是希望探寻未知的领域,找到我所陌生的一切背后隐藏着的一切秘密,那样,我能在我自己的方向上走的更远。”

    托尼难得的说话客气,但其实就是在告诉古一,他根本不想成为对方的弟子。

    他只是本着合作、学习、探讨的目的而来。

    “魔法一途,近乎永无止境”古一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而人类,终究精力有限。”

    “”托尼把视线看向沈河。

    这话要让他来接的话,他就会告诉对方他有多么天才。

    但沈河已经叮嘱过他,不要让对方有抓住他的狂妄痛斥一顿然后把他赶出去的机会。

    “所以,古一法师,是想我们讨论一下不朽的方法吗?”沈河看着面前的古一,嘴角带着意义不明的笑容,“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和生活的目标,凡人很难扛过不朽的生命,即便是被誉为神灵的阿斯加德人,也只有三千年的寿命,那么,古一法师你的目标是什么?”

    远超人类极限的不朽生命,是古一法师最大的秘密。

    这会成为秘密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没有拥有永恒的资格,而是因为使她不朽的力量,来自于她所警惕并厌恶着的黑暗。

    所以当沈河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古一就意识到,她的秘密可能已经被沈河知道了。

    “迦勒底守护人理,只是在外星人的面前吗?”古一最后没有回答沈河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当然不。”

    沈河脸上的笑容并未褪去,他感觉自己已经抓回主动权了。

    “我们自然清楚来自多维空间的威胁,只是你在这方面一直保护的很好。”

    “保护的很好?”

    古一的表情上,已经看不见最初的从容,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淡淡的茫然。

    “我已经阻止了无数次可怕的事件。”古一望着沈河,“但糟糕的事情总是接踵而至假如你们真的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一直在守护世界,要怎么做,才能不断前进而不是停滞在某一个时间上?”

    “所以”沈河同样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你看见了你停止的未来?”

    其余人都默不作声。

    他们完全听不明白这两人对话的意思。

    因为这样的对话,只有同样知晓未来的两人之间才明白。

    “即便已经过去如此漫长的时间,我也一直在恐惧停止。”古一微微低下了眼神,“但那一天早晚会来临。”

    “有的时候,知道未来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沈河皱了下眉头,“但是在我们的观念里,未来不过是一种可能,假如你不想停止,你也应该能够改变它,甚至找到一个永无止境的守护的可能在今天这场见面之前,我一直以为停滞不前是你自己的选择。”

    沈河记得在电影里,古一死亡时表达了自己对生命的渴望。

    即便那只是电影,刚刚的话中,也足以说明古一不想死亡。

    那她的死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是所谓的不可逃脱的命运?

    “那的确是我自己的选择。”古一又重新抬起视线,“因为那已经是最好的未来。”

    “”沈河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看见了多少个?”

    “28744923048932。”

    “”

    沈河有些被这一连串的数字吓到了。

    并不是因为数字的庞大。

    而是因为在他过去的记忆中,见过有关漫威平行宇宙的一个帖子,已有的出现过的编号最大的一个漫威平行宇宙,就是十四位数编号。

    他不记得那个数字本身是什么了,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巧合。

    而且,这个数量下,古一全部死了?

    “这根本不符合常理。”沈河的眉头皱的很紧,“没有任何人的命运是必须走向悲剧,更不用说是在如此庞大的基数中你们这个宇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古一摇了摇头,神色忽然恢复了最初的从容,“但它使我相信,总有一些命运无法逃离,所以我做出了选择。”

    “”

    沈河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他忽然有一种,想办法去其它的漫威宇宙找死侍的冲动。

    “等等——”

    沈河的脑海中忽然意识到一件事,这让他迫不及待的问出口。

    “你所看见的那些未来中,有没有我们的存在?”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了”古一神情有一些复杂,还是回答道,“但就我过去所看见的那些,没有看见过你们。”

    “那现在不去看看吗?”

    沈河知道她是在说,在自己等人出现在这个世界后到现在的这段时间,她没有再用时间宝石看过未来。

    “不了。”古一勉强一笑,“那实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无论看了多少未来,看见多少时间线,都找不到一个逃脱命运的办法。

    这实在是种非人的折磨。

    古一花了非常漫长的时间,才开始接受自己的命运,就像所有的平凡人一样。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沈河也没有强行要求。

    他已经有了一个猜想,所谓的时间宝石,所能够看见的未来,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时间线,只不过是无数漫威平行宇宙的画面。

    如果真的是这样。

    他们这些外来者,甚至他们这个宇宙,都不会出现在那些未来之中。

    面前的古一,显然也是意识到这点。

    她不想再次查看未来,就是想给自己留一个希望。

    这样的话

    “来做个交易吧。”沈河望着古一,表情郑重,“你传授托尼魔法,我尝试拯救你的命运。”

    “我已经接受了我的”

    “没什么好犹豫的吧。”沈河直接打断了古一,“假如你已经看了那么多的未来,你就应该会知道托尼有成为至尊法师的潜力。”

    “但总有一些事情比生命更重要。”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一步,古一也索性不再掩饰什么。

    她看见的未来中,托尼成为至尊法师之后,有很大的概率会和她的另一个徒弟发生冲突,更大的概率,是托尼自己陷入知识的诅咒中无法挣脱,最终走向某个极端。

    “在我们的观念里,守护世界并不是从无数的未来中选择一条。”沈河深深的看了古一一眼,“而是创造,创造一个自己希望看见的未来,假如说托尼成为至尊法师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那么我们会纠正它。”

    如果说无论如何改变,依旧会有不可挣脱的命运施加在自己身上。

    那的确是非人的绝望。

    但沈河有这个信心,或者说,相比于那种绝望,他宁可坚定的让自己有这个信心。

    无论古一多么厉害,无限宝石又多么厉害,那也始终是漫威这个体系里面的东西。

    而迦勒底,毫无疑问是处于更巨大的体系当中。

    “”古一没有再说话。

    她正在犹豫,或者说,能够看见未来,让她比普通人还要缺少了尝试的勇气。

    她宁可选择一条对这个世界而言相对安全的未来,也不敢轻易打破它,让一切走向她无法看见的未知。

    “我想,我大概听明白了。”托尼忽然开口,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抬手搭在沈河的肩膀上,“河,谢谢你相信我。”

    “我不是相信你。”沈河没好气的拍掉他的手,“只是相比于所谓的未来,我更相信我自己以及我的从者们。”

    “你就不能让我感动一下下么。”

    托尼无语,不过也没有在意,他并不是会把内心情感挂在嘴边的人,他只是看向古一。

    “首先,我要确定一点,你所看见的未来中并不存在迦勒底,而且你在迦勒底出现后到现在都没有再看过未来,对吗?”

    “没错。”古一轻轻点头。

    经历过绝望之后,她早已经不想再使用时间宝石了。

    “既然这样,你还在坚持什么呢?”托尼毫不客气的给予讽刺的笑容,“我们现在所处的时间线,你根本就没有看过吧,原本一切就都是未知,你怎么就确定我成为法师会比不成为更糟糕?更何况,你以为你不教我,我就没办法超过你未来的弟子吗?如果是这样,我承认你逗笑我了。”

    他直接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几张纸,甩到古一的面前。

    那上面是沈河给他抄录的魔法,以及他自己写的注释。

    “你的教授不过只能缩短一点时间,即便只是靠着这些,就没有谁能够超过我,因为我是托尼·斯塔克。”托尼昂然道,“这个至尊法师,我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