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托尔的回归
    托尼这样一番豪情万丈的话说出来,倒是让众人愣了半响。

    沈河发愣是因为,他原本也就是想说这些的。

    今天过来主要目的还是寻个原由和古一见一面,眼看着迦勒底就要借助天空花园搅动天下大势,还放着一个神秘强大的至尊法师不管不问,的确容易出问题。

    至于让托尼学习魔法,古一愿意指点更好,真不愿意,法师这么多,总找得到办法。

    古一也愣了一下。

    她的目光看见了面前的纸张,上面记录的都是她这一脉的魔法。

    只是空有魔法,没有介绍、出自,甚至从托尼写的这些注释可以看出,他连魔法体系的基本知识都不具备。

    这就好像给普通人一本九阴真经,内功心法,保证和看天书一样两眼一抹黑,那需要深厚的国学理论,道家基础,甚至是医学伦理。

    这样的话

    “既然如此,那就更没有让我教授的必要了。”古一脸上的笑容不变,“卡玛泰姬的知识可以共享,每一位能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允许阅读书籍,你们也一样。”

    “”托尼看向了沈河,眼里的询问意思很明显。

    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面前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还是不肯教,那他也没办法。

    “那就这样吧。”沈河点点头,算是同意古一的说法。

    对方之所以会和他说这么多,只不过是因为他也“知晓”未来,有些事情无法隐瞒,但并不意味着,古一就会被轻易说动。

    见证过那种绝望的人,如果只是几句话就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那古一这么多年就白活了。

    “那我需要留在这里?”

    托尼有些郁闷,但是沈河都已经开口,他知道这件事也只能这样了。

    “你可以记录这里的知识,再出价钱请一位法师回去。”沈河喝了一口茶,直接当着古一的面说道,“我相信不是每一位法师都甘愿留在这里,而放弃外面的花花世界。”

    “我们不会限制任何人的行动,我们只禁止一些知识的实践。”

    古一也知道谈话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她站了起来,对着沈河微微点头,然后一挥手,这个被扭曲的空间轰然破碎。

    他们已经从镜面世界回到现实世界。

    在古一离开之后,莫度又走了过来。

    “各位。”莫度说道,“师尊令我满足各位的需求,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带他去一趟你们的图书馆吧。”沈河指了指托尼。

    有贾维斯在,只要很短的时间,就能将整座图书馆都搬回到电脑当中。

    “图书馆有一位管理员”莫度有些迟疑。

    卡玛泰姬的知识虽然在名义上可以共享,但是在借阅上却有规定,每一位借阅的人都必须按照既定的流程借阅书籍。

    而且有些书籍,除了古一以外的人根本看不懂。

    “我们已经得到古一的允许了。”沈河回应道。

    “好吧。”莫度也不再说什么。

    但是从脸色上看得出来,他对这种破坏规则的行为十分的反感。

    沈河稍稍留意了一下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即便这位莫度法师真的在之后成为反派,以现在的迦勒底实力,也没有小心翼翼的必要。

    “看起来,我没帮上什么忙。”

    在莫度离开之后,托尔才有些讪讪的开口道。

    岂止是没帮上什么忙。

    沈河有些无奈的看了简一眼。

    不得不说,这两人真的不怎么适合,简的个性要强,托尔也是位豪爽壮汉的类型,此刻在女友面前像个小受一样,只是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托尔,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沈河问道。

    因为托尼还需要一些时间去记录魔法,以及找到那个愿意跟着他走的法师,所以他们还得在这里多呆一些时间。

    “”托尔低头望着简。

    很显然,沈河问出的这个问题不怎么讨这热恋中的两人喜欢。

    但这是托尔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很快。”托尔低声说道,然后抬起手轻轻搭在简的面颊上,“我不得不回去,彩虹桥需要宇宙魔方进行修复,而九界都因为洛基的行为陷入战乱,我在这里多呆的每一天,都可能会导致更多的人死亡。”

    “所以你是在说,和我的约会害死了很多人?”简显然有些愤怒。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根本无法承受住这样的罪行,也难以想象和恋人在一起会害人一类的事情。

    “我不是这个意思。”托尔连忙解释,“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保护你,相信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上一次你也是让我相信你。”简咬着牙齿,“但是你把我丢在”

    “很抱歉打扰你们。”沈河忽然出声,“托尔,你们修复彩虹桥,大概要多长时间?”

    “不会很长。”

    托尔也只能歉意的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女友,然后看向沈河。

    “但九界的混乱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平息,沈河,我回去之后可能很快就要离开”

    之前沈河对他说想要跟着他去一趟阿斯加德。

    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

    毕竟沈河帮助过他,而且他们还是一同战斗过的战友。

    只是现在想想,就发现如今并不是招待客人的好时机。

    “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沈河微微迟疑了一下,“我想,阿斯加德可能会拥有一些对人类有用的技术,此外,我希望能借用一下修复完毕的彩虹桥,送我们去一些星际上的地方。”

    原本推进阿斯加德和地球的盟约,就是计划的一部分。

    现在建立了天空花园之后,沈河甚至想让阿斯加德也参与进来,虽然奥丁可能不会同意,但事在人为,毕竟奥丁也清楚自己年岁已高,阿斯加德的未来还是决定在托尔的手中。

    而无论最后成功与否,借助彩虹桥去一趟星级文明,无论是参与银河护卫队的剧情,还是抢夺力量宝石,都可以去尝试一下。

    “如果是这样,我和海姆达尔说一声就可以了。”托尔怕沈河不理解,还刻意解释了一下,“他是彩虹桥的掌管者,他的视线能够穿越千万世界,因此无论在何地,只要呼唤他的名字,都可以被他所‘看见’,我会让他回应你的召唤,在彩虹桥修复以后。”

    “行吧。”沈河迟疑了一下,还是缓缓点头。

    他自然是知道海姆达尔的,这个可以说是阿斯加德最大“雷达”的神灵,用于一双异常强大的双眼,但是却没有强大的实力。

    实际上与托尔在一起的时候,他偶尔也能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视线。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久违的咸鱼一段时间了。

    沈河一想到这点,心情就不由有些放松。

    接下来的事情虽然挺多,但是也没什么是他必须要做的,毕竟有女帝在,而等到鲁路修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后,他就跟清闲了。

    要去哪个世界玩玩呢

    沈河已经开始做着自己的旅游计划。

    同时继续带着贞德在这个有着异域风情的城市里闲逛起来,欣赏景色、品尝美食、购买些小玩意。

    这才是生活啊。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托尼终于搞定了所有的事情。

    他带着一位男性法师来到沈河面前。

    “我还以为你会选择一位女性法师。”

    沈河总觉得这一幕有些怪怪的,尤其看着托尼打算开口介绍的时候。

    “实际上,我原本是这样决定的。”托尼耸耸肩,“但是卡西利亚斯他是这里最优秀的法师,既然他想要跟我走,那当然再好不过。”

    “你说他叫什么?”沈河望着这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眼神有些许狂热的男子。

    “卡西利亚斯。”这名男子直接走上来,对沈河伸出手,“我一直很仰慕你们,在追寻宇宙的真理上,迦勒底似乎走在了全人类的前面,我也很乐意向斯塔克提供帮助。”

    “和古一法师说过了吗?”沈河与他握了一下手。

    这人可是奇异博士剧情的反派,虽然此时还未反叛,但沈河有理由相信,他不过是古一选择的一颗棋子。

    “这是我的决定。”卡西利亚斯微微一笑,“我敬重古一法师,她拯救了我,但是,我已经做出选择。”

    “既然这样那就走吧。”沈河也没有再说什么。

    当一个人看过数量如此庞大的未来之后,对其的影响是难以想象的,所以沈河也不确定古一在想些什么。

    但他能确定的是,古一没有阻拦,就说明她已经默认。

    “所以你们这是玩了一整天?”

    托尼望着沈河和贞德旁边大包小包的东西,顿时感到不公平,他这一天可是累的够呛。

    “不要在意,托尼。”沈河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华夏有一句话,叫做能者多劳,所以你以后会更累的,虽然你是天才?”

    “”托尼现在对沈河夸他是天才已经没有半点自豪感了。

    在众人返回的飞机上,沈河找了个机会,还是叮嘱了托尼一句。

    “这个卡西利亚斯,在未来是个野心勃勃,但脑子有坑的反派。”沈河大致的解释了一下,“他坚信黑暗维度内的大佬会给他永恒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我估计他同意你的雇佣,应该是有某种计划,你自己看着办就好了。”

    “你应该早一点告诉我。”托尼嘴角抽动了一下。

    作为他这样的富豪,根本不会将危险分子留在自己的身边。

    “你要是怕了,可以在天空花园学习。”沈河倒不怎么在意,“在天空花园的范围内,赛米拉米斯就是主宰,他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好吧。”托尼看了沈河一眼,“听说你取消了去阿斯加德的计划?”

    “嗯,现在并不是个好时机。”沈河没有否认。

    “那太可惜了。”托尼一脸的失望。

    他可是一直期待着能去一趟阿斯加德,作为科学家,他对于传说中的神域有着十足的好奇心。

    大概是因为上次被沈河说开了缘故,托尔回去后就和简有了小小的矛盾。

    好不容易安抚下来后,他也已经没有了继续游玩的心思了。

    他决定尽快带着洛基回去。

    于是,仅仅是从卡玛泰姬回来的第三天。

    沈河带着托尔来到城堡的地牢中。

    这里是真正的地牢,没有阳光,没有精致的装潢,有的只是阴冷的气息,微弱的光线,以及冰冷的墙壁。

    洛基已经在这里被关了很多天了。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逃离,他原本对一切牢笼都充满了信心。

    但是这个地方,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他的魔法无法穿透这里的墙壁,无法影响给他送饭的女仆,无论他如何花言巧语,甚至是消失不见,或者变成蛇,变成蝴蝶,他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找到一丝一毫逃离的希望。

    他不得不承认,他快要疯了。

    他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他的计划成功了没有,奇瑞塔人是不是已经攻下了地球,他是否已经被遗忘。

    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是等待。

    而今天,这种等待终于到头了,在见到沈河与托尔的一霎那,洛基内心平静了下来。

    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信息。

    “所以,你们是来带我回家的吗?”

    洛基平静的望着托尔,脸上看不出半点失败的颓废感。

    “你难道就没有一丝的忏悔吗?”

    托尔望着自己的弟弟,怒火一下子冲了上来,他伸手掐住洛基的脖子,把他粗暴的推到墙上。

    “你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因你而死!?如果你不是我的弟弟,用鲜血给他们偿命是你唯一的结局!”

    “是吗?”洛基表情平淡,甚至带着讽刺,“所以你希望看见我痛哭流涕,跪倒在你的脚下感谢你救了我一命?”

    “你会受到惩罚!”托尔缓缓的深呼吸,眼里满是痛惜,“你会在阿斯加德牢笼里度过你的余生,直至腐朽,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那可未必。”洛基在嘴皮上从来不落下风,“而且我知道,你所在意的这些地球人,绝对会在我之前腐唔,唔。”

    他的下巴忽然长出了一圈圈的连锁,蔓延至将嘴巴都完全封住。

    “何必浪费时间呢,托尔。”沈河收回了手,嘴角带着笑意,“等你平复了九界的战乱之后,你会登基为王,而你的弟弟只能带着他对王位的垂涎留在阴暗的角落里,胜利者是没有必要搭理失败者的呻吟——因为他们也只剩下呻吟了。”

    对于洛基这种人,你越是为他愤怒,他就越是有成就感。

    就将他当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去无视,反而更有效果。

    比如说现在的洛基就恶狠狠的看着沈河,甚至想要扑上来,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也什么都说不了。

    托尔的注意力也从洛基的身上收了回来。

    解决了危机,带回了洛基,而且即将登基为王,这一系列的事情让他这个大汉的脸上根本藏不住笑容。

    “谢谢你,沈河。”

    托尔重重的拍了一下沈河的肩膀,笑的像朵灿烂的小花一样。

    “我会邀请你作为阿斯加德永远的朋友,参加我的登基大典。”

    洛基的挣扎更严重了。

    他不想让自己表现的像个失败者,但是他更无法忍受看见他这个愚蠢的哥哥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很期待。”

    沈河完全没有搭理洛基,他轻轻一挥手,众人直接出现在大门口中,随后他拿出了宇宙魔方。

    “根据约定,空间宝石交由你们带走,而心灵宝石则由迦勒底保护。”

    “谢谢。”托尔再次和沈河来个大大的拥抱。

    “不用和简道别吗?”沈河将宇宙魔方递给她。

    “不了。”托尔苦笑道。

    “好吧。”沈河露出理解的表情,“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当然。”

    托尔知道沈河是指什么,他没有再犹豫,直接启动了宇宙魔方,最后挥手之后,带着洛基离开了这里。

    甚至没有和其他人道别。

    他们的离开,代表着原著中纽约大战的剧情,彻底结束。

    沈河伸了下懒腰,看了下时间,抬脚走出别墅。

    赛米拉米斯说在天空花园中修了一处温泉,其余从者都已经过去了,所以托尔的离开连一个送别的人都没有,即便是沈河,都有些巴不得他快点走。

    毕竟,温泉只修了一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