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五章:托尼的决定
    离开帝都的沈河,并不清楚后方所发生的事情。

    但是在察觉到阿尔托莉雅,甚至是那些圆桌骑士的影子英灵都未追上来后,他也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

    要么,就是那种力量无法长久保持,要么,就是有使用限制,比如说不能离开帝都范围之类的,不然没理由不追击。

    离开帝都的时候,托尼也带着赤瞳两人飞过来。

    蕾欧娜的手中还抱着一位只剩下头颅和躯干的壮汉,气息微弱,但还活着,伤口处也都做了止血处理。

    “河,究竟发生了什么?”托尼的声音中还残留着恐惧,“就差一点点,我们就完蛋了,那种攻击真的是人类能发出来的吗?”

    如果说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还抱着单纯增长见识的想法,那现在已经完全把这种想法丢掉了。

    拯救世界真的要抱着战死的觉悟。

    “我也没有想到。”沈河摇了下头,“先离开这里吧。”

    这次行动虽然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麻烦,但总的来说,还是收获颇丰,单单银色活动礼箱就有四个,金色也有一个。

    更不用说知晓了帝都的情况,和夜袭搭上了关系,以及捕捉到抖s女王一枚。

    艾斯德斯的意识已经陷入了模糊,贞德用无差别治愈的神器“圣母的微笑”维持着她的性命,众人就这样一路飞速撤离,直至在距离帝都足足三十公里的一处丛林中停下。

    “贾维斯,扫描下伤员情况。”

    托尼放下赤瞳等人,手掌放出蓝色的光芒扫过布莱德的身躯。

    “先生,伤员已经严重失血,三根内骨断裂,内脏各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建议立即使用急救药物,在二十四小时内送往医院进行手术。”

    “河。”托尼看向沈河,“能让贞德帮忙吗?这人的情况很不妙。”

    “这里还有一个更不妙的。”沈河指了下躺在贞德怀中的艾斯德斯。

    这位实力强大,不可一世的女王大人,现在双目紧闭,口里不足的流淌出血沫,更糟糕的是,她体内的帝具,魔神显现·恶魔之粹,似乎正处于反噬的阶段,这让她浑身散发着惊人的寒气,阻止贞德的进一步治愈。

    “她是敌人。”赤瞳走了过来,目光盯着艾斯德斯,“为什么要救她?”

    “敌人吗?”沈河不置与否,“据我所知,艾斯德斯虽然对敌人手段残暴,却从不无故杀害普通人民,亦不腐败贪财,甚至将身为将军得到的所有奖赏都发给部下的将士。”

    站在帝国,甚至是帝国人民的角度来说,这可是一位抵御外敌,立下赫赫战功的功臣。

    “喂,你究竟是哪一边的?”蕾欧娜大声囔囔,“这个女人可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革命军,选择帮助残暴的帝国,这难道还不是敌人?”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是革命军这一边的。”沈河轻轻摇头,眼神忽然撇到了从战甲中出来,面色似乎有些犹豫的托尼,“托尼,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的确。”托尼点头,“我大致了解了现在的情况,所以有个建议,当然,具体怎么做,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说吧。”沈河眨了眨眼睛。

    和托尼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带他去其它的世界,沈河也想听听托尼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而且,他也有了一个计划。

    “很显然,现在的势力一共有三方,我们,革命军,以及占领了帝都的那个女人。”托尼说出了大家都清楚的事情,然后望着沈河,“我们的目的,和革命军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而我想,革命军再怎么弱小,也总能帮的上一些忙,更不用说我们已经救了他们三个,不,四个精英。”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和革命军合作?”沈河轻笑了一声。

    “当然。”托尼没有听出沈河这声轻笑中的意味。

    他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没有说出来,迦勒底每天只能在这个世界上滞留三个小时,扶持一些当地势力,来拟补其余时间的空闲,是完全有必要的。

    而这个世界的本土势力,似乎也只有革命军适合。

    “这个建议很好嘛,大叔。”蕾欧娜抬手搭在托尼的肩膀上,看向沈河,“当老大的人也要多听听合理的建议,你放心,就冲着你们救回了布莱德,再带回艾斯德斯的首级,我们boss肯定会同意与你们合作。”

    即便只是杀掉艾斯德斯这一点,就已经可以把沈河等人带到夜袭约定的汇合地点了。

    毕竟艾斯德斯是boss最忌惮的敌人,而杀掉了艾斯德斯,也能说明他们绝对不是帝国的人。

    “托尼。”沈河根本没有搭理蕾欧娜,只是看向托尼,“你弄错了一个关键地方。”

    “”托尼有点迷惘。

    “我们的目的,与革命军的目的根本不一致。”沈河语气平淡的说道,“帝国历经繁荣,随后腐败,受到压迫的人民揭竿而起,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时代变迁,但是,革命军接管帝国之后,需要多久会重新腐败?托尼,你该不会忘了农民起义的局限性吧,不用多久,又会是新的战乱。”

    “所以”托尼似乎明白了,“我们根本不是来解决战乱的?”

    “没错。”沈河的视线看向远方的帝都,“那种危险的力量,才是必须我们解决的目标。”

    假如这里只是单纯的斩妹世界,那以迦勒底的宗旨,其实没有插手的必要,因为无论是帝国胜利,还是革命军胜利,都不过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正常进程。

    但是,那个圣杯,以及那种献祭生命后得到的强大力量,才是真正有可能彻底毁掉世界的东西。

    “凭什么”

    低沉的声音,忽然插入进来,赤瞳微微咬着嘴唇,眼瞳死死的盯着沈河。

    “你凭什么说,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战乱?革命军会善待人民,只要击败了帝国,人们就能拥有活下去的权利。”

    “”

    沈河似乎有些头痛的揉了揉脑门,但还是给她解释了一下。

    “帝国并不是万恶之源,真正的罪恶,是人类自身的贪念,是不受约束的力量,即便现在的革命军会善待人民,他们的下一代呢?谁掌握了帝具,谁就拥有碾压他人的力量,谁拥有了权利,谁就存在着以权谋私的可能那些受到贵族压迫的革命军,难道就没有希翼成为贵族的人吗?”

    在这种制度还具备严重局限性的时代,可以说剥削者压迫的越凶,被压迫者阶级就越向往剥削者阶级。

    沈河完全相信,革命军中必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成为贵族心生向往。

    这是人性使然,也是农民起义难以逃脱的局限。

    “这些”赤瞳的目光在挣扎,“只是你的猜测。”

    革命军中会有人腐败,赤瞳从未意识过这个问题,因为就她所见到的,革命军内是有别于帝国的另一派景象,所以她和夜袭中的所有人,都坚信着革命军会改变这个国家。

    这是她们为之战斗的信念,要不然,仅仅是杀死一部分的坏人,也无济于事。

    “或许吧。”沈河耸耸肩,“最少十来年的和平应该是有的。”

    这个世界的帝国,凭借着帝具这种东西,已经强大太久了,所以她们并没有多少王朝更换的经历。

    更何况,即便意识到了农民起义的局限性,她们也别无它法。

    “河。”托尼忽然开口,“这对我们来说难道不是很简单的问题吗?只要建立一套能够制约权利和力量的制度,再普及知识,重塑观念,开启民智,解除根深蒂固的阶级思想,大约二十年到三十年,新的一代人成长起来后,这个国家就能进入文明快速发展的纪元。”

    以现代人的思想来看,解决封建社会的发展弊端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甚至可以有很多选择。

    即便现代社会的制度同样存在弊端,但是人们的生活条件,生存尊严,都要比封建时代好上太多了。

    说这就是赤瞳等人梦寐以求的世界也不为过。

    “大叔。”蕾欧娜目光炯炯的盯着托尼,“能不能详细点说,这真的很简单吗?”

    “这个就要从社会制度的基本构成说起”

    “托尼。”沈河直接打断似乎真的打算认真讲解的托尼,“你应该知道,你是在做多余的事吧,我们通常情况下不插手文明的自由发展。”

    “对,这是迦勒底的规定。”

    托尼看了眼地上被斩断四肢的布莱德,又望着蕾欧娜,和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赤瞳。

    他的心声在告诉他,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

    “河。”托尼认真的看着沈河,“拜托,请看看这个世界,我们只需要稍微的推它一把,人们就能走向幸福的道路,这难道不是迦勒底作为人类文明先驱者应该做的事吗?我用了接近四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了我作为超级天才存在的意义,这就是我想做的。”

    成为钢铁侠之后的托尼,可以说是所有英雄中责任感最强的一位。

    他的压力,他的恐惧,尽数来源于对守护世界的责任。

    “我有一个问题。”沈河微微眯着眼睛,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你的这份责任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嘛。”托尼两手一摊,“谁让我是全人类最聪明的人呢,你大概是没法理解那种所有人都指望你的感觉。”

    “这倒是。”

    沈河差一点绷不住的露出得逞的笑容,为了掩饰,他直接转过身。

    “贞德,带艾斯德斯过来,我们看看这位还有没有救,其余人休息一会吧。”

    “喂——”蕾欧娜喊了一声,却被托尼拉住。

    “他这是已经同意了,只是拉不下面子而已。”托尼当然看得出沈河的意思,他招了下手,“我来给你们详细的讲一下社会制度的问题,我可是很少亲自教导学生”

    另一边,沈河和抱着艾斯德斯的贞德微微走了一小段距离。

    以他们的听力,自然听到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御主。”贞德笑脸盈盈的望着沈河,“其实御主原本就像让托尼来教导她们改变这个世界吧。”

    “算是吧。”沈河并没有否认,他有些得意的笑道,“一个谎言往往要有很多谎言来掩盖,更何况,由我来扮黑脸,能够让她们心怀感激,也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接近夜袭,最少,我们的确需要一些人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为我们做些事情。”

    以迦勒底的宗旨而言,在带上托尼的情况下,的确不好大肆改变什么。

    但是,如果看到这个世界后不做些什么,那托尼就不会是钢铁侠了。

    “只是这样,好感度就全让托尼得了哦。”贞德的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容。

    “我是这种趁机刷好感的人吗?”沈河哑然。

    再说了,即便是借助解决社会制度上的帮助,能够获得也只是感激和尊敬,蕾欧娜那个豪爽大姐暂且不说,对于赤瞳而言,真正的好感度是要从成为同伴开始,被尊重的话,就难以改变了。

    而且眼下,还有一位重伤的艾斯德斯。

    “她的情况怎么样了?”沈河让贞德把艾斯德斯放在柔软的草地上。

    “很不好。”贞德的手掌心一直在绽放治愈的光芒,“除了受损的内脏以外,她的身体里还在不断的涌现寒气,单单靠‘圣母的微笑’,要想治愈需要很长时间。”

    “能够先让她醒来吗?”沈河问道。

    “可以。”

    贞德的另一只手微微拂过艾斯德斯的额头,没过一会儿,她缓缓的睁开眼睛。

    没有过多的痛楚,只是从未有过的虚弱感。

    恢复意识之后,艾斯德斯很快明白自己所面临的状况。

    身躯的重伤,帝具的反噬

    “终究,还是输了么。”艾斯德斯喃喃道,双目中并没有过多的不甘,“那就去黄泉走一遭吧。”

    “这就放弃了?”沈河眉梢一挑,“你没有什么遗憾吗?”

    “遗憾自然是有的。”艾斯德斯轻咳了一声,脸上浮现出一丝惋惜,“直到最后,也没有体验过恋爱的滋味。”

    “”

    相比于早有预料的沈河,贞德倒是一脸惊讶的望着她。

    “很可笑吗?”

    艾斯德斯艰难的转过头望着贞德,她明白就是这个人正在维持着自己的生命。

    那手掌触及的地方,也是这冰冷身躯中唯一还有温暖感觉的位置。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贞德用委婉的语气说道,“只是觉得,这和你表现出来的风格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