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特异点的真相
    “但是,革命军也没有做错吧。”

    一直倚靠在树上,叼着棒棒糖的切尔茜忽然开口。

    沈河还是第一次听见她说话。

    “我也只是这样一说。”见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切尔茜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大家想啊,要是革命军不站出来,北方也就算了,南方的人民都会被帝都抢光,而且任由人们惊慌逃窜的话,会有相当一部分死在危险种手中吧。”

    “......的确是这样。”

    因为切尔茜的话,娜洁希坦也得以找到台阶下,“重建帝国之后,人民是必不可少的,此时革命军也只能站出来。”

    沈河微微眯起眼睛。

    他想要让艾斯德斯留下足够的影响力,革命军其实有些碍事。

    但没有什么好借口的话,也没办法做什么。

    “如果只是这样最好。”沈河也只能这样说,“但是在保护好平民之后,他们不能再靠近帝都.......你们最好把这当成威胁看待。”

    “明白了。”娜洁希坦也松了口气,“我会转......”

    “吼——!”

    森林之中,忽然传来连绵不绝的吼声。

    “河,是危险种。”托尼将侦查功率开到最大,“数量相当惊人啊,我们又闯到哪个危险种老巢里了吗?”

    “没办法,速战速决吧。”沈河神色如常。

    这个世界的危险种除了少数比较危险,大多数都只是体型巨大的杂鱼。

    不过经验值的收益还是挺高的,毕竟是活动副本。

    指令下达之后,所有的从者,包括夜袭众人全部分散冲了出去,这一段时间因为经常游走的缘故,她们也猎杀了不少的危险种。

    沈河本来也想跟着去,但是目光瞥到了站在那里不动的切尔茜,想了想,索性朝着她走去。

    “你不去帮忙吗?”

    “咦?”切尔茜似乎没想到沈河会过来搭讪,楞了一下,随后解释道,“因为我的帝具不是战斗型,对付敌人还好,像这样的危险种,就只能尽可能不拖后退了。”

    “原来如此。”

    沈河忽然用目光上下打量着切尔茜,也不说话。

    “沈先生......”切尔茜似乎被看得有些害羞,面色微红,“这,这样盯着人家看的话......”

    “好了,你的演技有点假。”沈河面无表情,“还有,我妻子就在不远处,所以你不用担心。”

    “......”切尔茜的表情顿时僵住。

    “我只是有些奇怪你的气质。”沈河隐隐有一个猜测,“你的身上有一种颠覆氛围的开朗本性,以这个世界的情况,要么就是单纯之人,要么就是心境透彻,七窍玲珑,你显然是后者,怎么,看出了革命军的问题所在?”

    “......”切尔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咬着牙齿,“沈先生对女孩子都这么直接的吗?”

    “别想着错开话题。”沈河叹了口气,“这些天托尼给你们讲了不少东西,我相信娜洁希坦也已经看出来了,革命军不会同意实行君主立宪制。”

    “......这种革命成功之后的事。”切尔茜双手环胸,微微下移视线,“我才不想管呢。”

    “我也不想管。”沈河依旧盯着她,“但托尼是我的部下,我不希望看见他的努力白费。”

    “......”切尔茜似乎意识到,没办法轻易糊弄过去了,她终于抬起目光与沈河对视,“你说这些,是希望我做什么?”

    她相信,对方说这些话不会没有目的。

    “我希望......”

    就在沈河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河。”托尼从天而降打断沈河的话,“情况有点不太妙,呃,你竟然在撩妹。”

    “......”沈河黑着个脸,“发生什么事了?”

    “危险种的数量有点多。”托尼忍不住打个冷颤,但正事重要,“这些家伙就好像疯了一样,不单单是我们这里,整个森林中的危险种都在暴动,我刚刚在天空上看见,它们似乎开始朝着帝都涌去。”

    “你没有看错?”沈河也顾不得切尔茜了,他抬高了声音喊道,“薇尔莉特,带我去看看。”

    穿着IS装甲的薇尔莉特从天而降,握着沈河的手掌又重新飞向高空,直至此时沈河才发现,就连空中都出现了成群的危险种。

    而地面上正如托尼所说。

    大量的的危险种从居住的地方走了出来,嘶吼着奔跑,甚至撞倒大树,掀翻地面,逐渐汇聚成洪流,朝着帝都的方向涌过去。

    这是......兽潮?

    阿尔托莉雅所说的三天之后他会知道的事情,就是指这样的动静?

    动画里可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沈河脑海里飞速的思考,他直接连通了与艾斯德斯的通话。

    “艾斯德斯,你那边有没有出现什么情况?”

    “情况?”艾斯德斯以冰锥刺穿一头巨大的危险种,“除了有很多猎物自己跑过来送死以外,一切正常。”

    “看来你那边也是一样......”沈河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总之,你全力保护好你所看见的人民。”

    “这些弱者有什么值得保护的......”

    “这是命令!”

    “好吧,遵命,御主。”

    艾斯德斯看了眼那些跟在军队后面惊慌失措的人民。

    就当是为了美食吧。

    结束与艾斯德斯的通话之后,沈河的面色有些难看。

    虽然这个世界上的危险种只是杂鱼,但也要看是谁,对普通人民而言,这种全球性的危险种暴动,已经足够宣布这个世界文明的灭亡了。

    更不用说,说不定还会有些强大的超危险种冒出来......

    “咚——!”

    让整片大地都为之震动的巨响。

    沈河有些艰难的转过头,发现了这震动的来源。

    那是一座移动的巨山。

    即便距离这里有相当遥远的距离,依旧可以隐隐看见那深入云霄的山峦,以及那宛如龙首般庞大的头颅。

    巨鳌。

    沈河的脑海中浮现这两个字。

    在女娲补天的神话中,仅仅是四条腿,就可以支撑天地的巨龟,面前这一头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其身躯庞大到距离可以从距离数百公里的地方看见,每一步踏出都让整片大陆传来沉闷的撞击声,宛如世界末日的倒计时。

    超超超超超级危险种。

    沈河已经完全明白了。

    为什么阿尔托莉雅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又会不惜屠杀平民也要守护住圣杯。

    恐怕只有圣杯的力量,才能让她战胜这种级别的怪物。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特异”两个字所体现的地方。

    “说好的低难度副本呢。”

    沈河苦笑了一下,晃了晃头,把自己身为渺小的人类面对单纯的“巨大之物”的恐惧压下去。

    这危险种虽然看起来超级壮观,但迦勒底的胜算也不低。

    不过,这种级别的危险种,很有可能不止一头。

    还是不要插旗了......

    “我们下去吧。”沈河看了眼下方。

    其余的从者和夜袭中的众人都已经聚集在一起。

    “沈先生......”即便是娜洁希坦,此时也失去了以往的镇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还能是什么。”沈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危险种呗。”

    娜洁希坦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什么也说不出,只是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却颤抖到怎么也点不着火。

    身为夜袭的boss,却如此不堪。

    但夜袭中没有人笑话她。

    她们能够理解娜洁希坦的绝望,因为它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弥漫。

    什么推翻帝国,什么守护人民,什么革命,所有的信念、梦想、希望,在这种大恐怖之下,都是如此的苍白可笑。

    甚至整个人类,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托尼。”沈河此时却没有心情安慰她们,“你分析计算下危险种的行动轨迹,看看它们有没有受人控制。”

    “我已经分析完了。”托尼的声音从战甲中传出,“附近的危险种都有很明确的目标,那就是不远处的帝都,有没有受人控制不知道,但从刚刚的战斗来看,他们会针对性的攻击人类,而无视贞德和休比她们......河,要不要我去弄几颗核弹过来,一颗炸不死,两颗总行吧。”

    对比夜袭众人,沈河这边即便是托尼,都表现的还算镇定。

    当然,最先看见那头巨龟的时候,也是大呼小叫。

    但那只是单纯的对壮观之物的惊叹。

    毕竟毁灭世界这种事情,现代人早已经可以做到。

    “先不急。”沈河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即便干掉这头超级危险种,也不能说接触危机,我们总不能一直留在这里清怪。”

    “能干掉吗?”

    脑袋里一片糊桨的娜洁希坦,敏锐的抓住了沈河的话。

    夜袭其余人,也都紧紧盯着沈河。

    “......”沈河的视线从她们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当然能。”

    虽然只是简短的三个字,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给人以莫大的勇气。

    “我就说嘛,那种大块头也就是体型大而已。”蕾欧娜活动了一下胳膊,“我们的帝具可都是用危险种尸体做的。”

    “哈,哈哈。”拉伯克干笑了两声,“蕾欧娜大姐头,如果我快死了,你能不能满足我最后的一个愿望。”

    “咦,你的愿望不应该去找boss吗?”

    “哇啊啊,我还不想现在就死掉。”

    看的出来,夜袭这个小队中,每个人都充当着重要的角色,在沈河给予希望之后,她们自己就能很快重拾信心。

    “好了,现在情况紧急,有些话我就直接说了。”沈河看了眼手表,直接动用一张初级延时卡,“托尼,一方通行,美琴·alter,你们跟着夜袭去革命军总部,控制住革命军,将所有人都安全的带过来,要是有不听从的......交给一方通行处理。”

    “放心。”一方通行嘴角勾起反派般的笑容,“我会做好一位恶党应该做的事。”

    “沈......”娜洁希坦刚想说些什么。

    “沈先生。”切尔茜忽然插话进来,她带着轻松的表情,“能让我也参与进来吗?我会告诉一方先生一些人的名字。”

    “切尔茜,你......”娜洁希坦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boss。”切尔茜脸上的微笑不变,“如果还继续天真下去,会死更多的人喔。”

    “......”娜洁希坦沉默了下来。

    “行,那就这样说。”沈河看了眼沉默的娜洁希坦,没有管她,继续吩咐道,“贞德,你带着休比和美琴去和艾斯德斯汇合,力求将她那边的所有人平安带过来,其余人跟着我去帝都。”

    “御主。”贞德有些担忧,“你那边没问题吗?”

    “放心。”沈河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笑道,“有齐木在呢,而且我差不多明白了阿尔托莉雅的目的。”

    “嗯。”

    贞德轻点了下头。

    “那么,出发。”

    沈河一声令下,所有人按照各自的任务分散开来。

    两仪式赶了几步跟在沈河的身边。

    “最大的那个家伙,我能杀掉。”

    “我知道。”沈河转过头望着式,“就算是神你也能杀掉,只是,我们的目的不是进攻,而是保护,如果这个世界的人类都死光了,那我们的任务也就是失败了。”

    “保护啊......”两仪式没有再说话。

    但沈河分明看见她微不可察的撅了一下嘴唇。

    有点可爱。

    因为有齐木楠雄带着瞬移的缘故,众人很快来到皇宫,这一次,那些士兵却没有。

    沈河等人直接来到倒塌的大殿中。

    阿尔托莉雅依旧坐在残损的王座之上,好像从未移动。

    她似乎没有察觉到沈河的到来,视线只是凝视远方,那每一步都带来大陆震动的庞然大物。

    沈河示意其余人留下,独自一个人踏着废墟,走到王座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战争就要来了,你不用准备吗?”就好像是熟友交谈的语气。

    “......”

    阿尔托莉雅的视线,这才放在沈河的身上。

    “不会有战争。”她说,“我在继承王位之前,就知晓了不列颠的命运,为了能让自己的王国尽可能的得以延续,我隐藏女性身份成为男性的王、将内心冰封起来抛弃了感情、让剑下堆积了无数冤魂,但,战争没有拯救一切,它让我的子民死伤殆尽。”

    “......”沈河注视着阿尔托莉雅的眼睛。

    身为黑化反转状态下的亚瑟王,她的双目中有着冰冷和无情,但这依旧无法掩盖那份悲伤。

    “你打算怎么做?”沈河轻声问道。

    “以圣杯的力量,将这帝都从这个世界中分离,成为永恒的乐园。”阿尔托莉雅没有隐瞒。

    “这样要杀很多人。”

    沈河已经猜到了这个回答,他看懂了那份悲伤。

    要做到这个地步,仅仅是献祭有罪之人,远远不够,这位王已经准备好了拎起屠刀,将杀戮子民的沉重哀伤背负在自己的身上,而拯救这个国家,拯救幸存的人民。

    也就是她的目的。

    也是白呆毛王,在绝望中拔掉呆毛黑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