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二章 97舰攻和中轰谁都不傻
    豫南大别山脉,东双河村,11点23分。

    “嗡——”

    在大别山青翠的群山上空,3架97舰攻在前,2空层,370速度,4架伊-166在后,2.2空层,480速度。

    朝着正南方向高速推进追逐。

    因为之前在平西村空域,打击那3架97舰攻,耽搁了一些时间。

    直到飞到浉河南面8千米的东双河,杜剑南4机才成功的把双方的距离拉近到2千米。

    看着在西面5千米距离,2.5空层,周海,陈振华,赵茂生3机,一直绕着2架中轰撕咬。

    而梁添成,徐俊峰2机,因为变向追击时间太晚。

    之前的十三里桥拦截已经落空。

    此时在西3千米,3空层,贴着碎云层下方,一直南向加速竞飞,想要在曾家冲一带重新完成调向拦截。

    在这种情况下,杜剑南不愿再使用无线对讲发布命令,怕干扰周海他们3机的攻击飞行。

    而是朝着右边并飞的杨梦青,不断比划着手势,做出应对命令。

    示意战机进行东南方向2.5空层攀升,进行东部的预警拦截,防止这3架97舰攻朝东逃逸。

    在西面60米并飞的杨梦青,做出收到的手势,然后杜剑南开始和左面并飞的僚机陈盛馨,高举着左手做出命令手势。

    随即,4架原本跟飞在3架97舰攻后面的4架伊-166,齐齐掠翼,朝着东南部空域折向攀升。

    “クソ野郎、八ガ、なぜ東に進まないのか?”(混蛋,八嘎,为什么不东向转进)

    陆航Ki21-1中轰的驾驶员前田治中尉,满眼怒火的远望着东5千米并飞的3架97舰攻,扯着嗓子大骂:“武漢まで飛ぶつもりか!”(难道打算一直飞到武汉)

    现在这个局面,除非有战斗机群飞来增援,或者中国战斗机群主动脱离,5架轰炸机的结局简直就是九死一生。

    前田治和吉本太郎中尉(96陆攻),之所以默契的选择一直高速南飞,而不是东向偏向,和3架97舰攻汇合。

    除了在东2千米有2架中国战斗机,飞行隔离(梁添成,徐俊峰)以外。

    就是怕一旦冒险突破汇合以后,中国9架战斗机的全部打击力量,都会集中在自己这边2架中轰的身上。

    而3架97舰攻趁机逃脱。

    要知道在刚才的浉河北岸,就是因为这3架97舰攻的无耻逃脱,使得中国战斗机群能够集中火力,由6打6变成了6打3。

    完全击落了那3架97舰攻。

    假如不是这3架97舰攻的无耻变向,以6对6,说不定大半的轻轰就能成功的东飞和战斗机群汇合。

    那么现在他们这2架南向转进的中轰,只要面对3架战斗机的攻击,而不会像现在,一旦汇合,说不定就是3倍9架的围攻!

    “哒哒哒——”

    在前田治的大骂声里,2架中轰,3架伊-166,不断的拉近,点射,在对方的战机上面,留下或多或少的弹洞。

    然后又错位飞离。

    现在,无论是前田治,还是吉本太郎,显然都对东5千米,3架97舰攻的‘人品’,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就准备硬耗下去,等着那3架97舰攻坚持不住,自动的东飞滚蛋。

    好带走‘属于’他们的6架中国的战斗机。

    “クソ野郎!”

    而在前田治,吉本太郎东5千米,2空层的金崎梦生,望着西面的2架死活都不过来汇合的中轰,一遍遍的破口大骂。

    他就等着这2架中轰飞过来吸引火力,他好率领3机趁机逃亡。

    然而,这都飞过浉河南面近10千米的航程,那2架中轰依然傻不拉几的不知道东向转进,过来吸引火力。

    “クソ野郎!クソ野郎!”

    金崎梦生一边驾驶着97舰攻拼命逃亡,一边满脸狰狞的大吼:“あなた方が武漢まで飛んできて、おじいさんが最後まで付き添う人がいます!”

    (有种你们一直飞到武汉,爷爷奉陪到底)

    “向きを変え、後ろの戦闘機は向きを変えた!”(变向了,后面的战斗机变向了)

    听到后面投弹手的惊惶大喊,金崎梦生伸长脖子,猛然后望一眼,就惊惧的看到那4架中国战机利用着速度优势,开始进行东南方向的竞飞攀层。

    “クソ野郎!クソ野郎!またこれに来ます!”(混蛋,混蛋,又来这个)

    看到这一幕,金崎梦生气得魂飞魄散。

    他知道这4架战斗机,又想飞到自己3机的东南前方,欺负自己只有后半球覆盖的火力,要从左前侧翼发动攻击。

    然而,面对着中国空军的这种无耻打法,金崎梦生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却是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打,够不着。

    逃,跑不赢!

    “どうする,どうする,どうする?”(怎么办)

    在这一刻,一种深深的颤栗的绝望情绪,开始从金崎梦生的心里蔓延,让他浑身僵硬,面如死灰。

    ——

    鸡公山。

    花旗楼的一群大佬,在震惊的听到了陈布雷的报捷以后,一时间全部都开始失语。

    不是说日军正在攻击信阳机场,而且像雷托夫说得那样,既然发现那里的天空有火光闪烁,一定是有战机中弹在空中爆燃。

    可怎么又扯到了东南四十里的石山口水库那边,打出了0:15的大捷?

    “给信阳县部打电话,问问信阳机场那边的情况。”

    在这个时候,老蒋终于变得聪明一点,改变了刚才逮着信阳机场的电话和电台猛打的方法。

    要走迂回路线。

    岂不知道,信阳县部这时候已经被燃烧弹炸得火焰滚滚,一片火海。

    陈布雷连忙又跑下一楼,慌忙去打电话。

    “既然德邻在电报里面说击落14架,1架迫降投降,那么一定就是这个数。”

    白崇禧脸上露着笑容说道:“为了打信阳机场,日军居然出动了2批,这么多的飞机,看来杜剑南的东京轰炸,把他们打疼了!”

    “所以这件事情,钱大钧,毛邦初,是要担重责的!把这支中队单独放在信阳机场,就是放宝器在险地!”

    老蒋的脸色此时已经缓和了很多,却还在装腔作势的给自己解脱。

    “这件事情会不会是这样?”

    雷托夫沉思着说道:“是东面的15架日机,引起了信阳机场的提前升空,然后2个中队一起去打,在石山口水库遭遇,然后这南面飞去的日军机群轰炸信阳机场,紧接着就和回程的2个战斗机中队,还有任店的2个中队,进行了空战。”

    这个解释良好的假设了,信阳机场的战斗机是提前升空。

    而且又合情合理。

    花旗楼北阳台的大佬们,纷纷点头认可。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一片微微的轰鸣声,在空气中震荡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