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农女如玉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窦娥’
    想法很美好,可现实却很无奈。

    以章邦有和黄氏一向的作风,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会下地劳作呢。

    章如玉把两人推出了家门,可刚来到院门外,章邦有就跳起了脚,指着章如玉怒骂起来。

    “死丫头,真当老子没脾气是吧,啊?别以为今天我对你好点,你就分不清谁是老子了,让我下地干活,别做梦了,老子像是下地的人吗?要去你去,别来找我,给我让开,老子这一天跑来跑去累得很了,要好好的歇歇。”

    章邦有一把推向章如玉,看她一动不动,更加的火大了。

    “你个贱人,让开,别让我动粗啊。”章邦有色厉内荏的样子,明显的有些虚,他还记得今天章如玉在镇子上大发神威的样子,生怕她对他也一样下狠手。

    章如玉些时的确在心中考虑,要不要动手,只是这个想法,很快就放弃了,身边有一个破系统在时刻的监视着她,她连想法都不敢多有。

    “就是,小妹儿,你也不看看现在的天时,都快黑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行不,先做晚饭好不好?我和你爹这一天又累又饿的,可没力气干活了,走,咱回家吧,啊。”

    黄氏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拉了章如玉的手,就要往院子里走。

    同时她还不忘给身边的章邦有使眼色,示意他一起帮忙,将章如玉架回家。

    只是章邦有对章如玉的身手有顾忌,别说架上她,就是眼神都要躲着她的,自然一动不动。

    就在章如玉快要爆发的时候,一个声音打破了三人的对峙。

    “你们一家三口这是要出门?天都快黑了,不好好在家里呆着,又要闹什么妖蛾子呢,全都跟我进来。”

    章邦年的突然出现,让章邦年和黄氏明显的松了口气。

    两人高兴的叫了声“大哥来了”露出一脸的喜色,让章如玉不得不回头看了看这位童生大伯。

    “都进来,我有事说。”章邦年估计是作先生的时间久了,身上的气势还挺足,看了章如玉一家三口一眼,双手背在背后,率先进了三院的小院。

    章邦有和黄氏也不怕章如玉了,两口子高高兴兴的跟在章邦年的身后走了,徒留下章如玉一个人站在院门外生闷气。

    “如玉,发什么愣啊,快进来。”三个大人站到院中,章邦年狠瞪了兄弟一眼,又看了看门外的侄女,扬声叫了一声。

    章如玉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后,答了一声“来了”才转身进了院子。

    这位大伯在记忆中,对原主不错,再加上他为人还算精明,为了不让自己掉马甲,章如玉觉得还是应该给他这个面子。

    一进院子,章邦年就示意章如玉把院门关上,她听话的关上院门,越发好奇他今天来的目的。

    “老三,给我跪下。”章如玉刚刚把两扇大门给关上,章邦年的暴呵声就从身后传来。

    章如玉很是吃惊,回头看着章邦有老老实实在跪在章邦年的面前,心情瞬间好得爆棚。

    章邦有却不知道章如玉的心情,也没时间管,此时他正委屈的仰头看着大哥“大哥,我没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我怎么听说,你又把如玉给当赌注了,你这是要翻天了是吧?爹怎么说的?你怎么答应爹的?你这样明知故犯,是不是想让爹再对你执行家法。”

    章邦年声声的斥骂,让章邦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让章如玉看得两眼直冒星星。

    原主的记忆里可章邦有一向是高大的,凶恶的,章如玉虽然不怕他,可在面对他的时候,总会有力不从心之感。

    毕竟现在的社会大环境下,章邦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有天然的优势,谁让他是爹,她是女儿呢。

    像她今天在镇上的行为,虽然面上好似暂时压制住了他,让他为她掏钱买了药,但她也没得到什么好。

    就凭当时老大夫最后的那句不轻不重的话,她就知道,老大夫其实是在隐晦的提点她。

    也是因为有这个顾忌,刚才在面对章邦有那无赖式的反抗时,她才会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过现在好了,知道章邦有心里也还有三纲五常,那就好办了。

    “别啊,大哥,我又没犯错,你可不能让爹又打我,再说了,这死丫头在这里站得好好的,那里被我当赌注了?这明显是有人见不得我好,在造谣。而且我也没有赌钱啊,今天一天,我可没进赌场,你和爹要不信,可以去镇上问问,再不行,你去问二哥,我今天可是在他有里吃的午饭,吃完饭还在他那里歇了个晌呢。哥,你是我亲哥,你可不能听别人糊说,冤枉我。”

    章邦有说着双膝挪动,人已经来到了章邦年的面前,一把抱住章邦年有双腿,“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一边哭还一边大叫着“冤枉啊……”那声音,那表情,堪比窦娥,看得章如玉整个人直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行了,闭嘴,嚎什么嚎,你什么德性,你自己清楚,干没干,我也不会去查,只一点,你给我记住了,你做天做地,爹和我都不管,但你不能打如玉的主意,她是我们老章家的闺女,可不是你一个人的闺女,要是你敢把她当赌注,输了,让她沦落到不好的地方,爹和我都不会放过你,你也别想再当章家人,这是底线,你要记住了。”

    章邦年明显比章如玉面对章邦有更有绝断,他一把推开抱他大腿的章邦有,后退两步,厉声把自己这一趟的目的说了一遍,然后就朝着章如玉走了过来。

    “如玉,有事去家里找我和爷爷,我们会为你做主的,别怕,你是好姑娘,多去家里和你大姐一起做做针线,看看书,一切都有爷爷和大伯在呢,别怕。”

    章邦年轻声的安慰着章如玉,来时有多着急,现在就有多轻松。

    特别是他之前在看到章如玉好好的站在院门口时,章邦年才松了那口气。

    章家出了章邦有这个不孝子孙,做为大哥,他自觉有愧,特别是在面对章如玉的时候,更觉得对不起她,想要补偿她,可她从小就不和人亲近,特别是老宅的人。

    这让他在面对她的时候,总会显得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