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望将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61章 他们还是新兵吗?
    起床号吹响,夜松和豆苗回到房间开始整理背囊。

    “你俩在干啥?”徐成诧异的问道。

    “测五公里不背背囊吗?”

    “我们测的是徒手5000米,用什么背囊,快下楼集合。”

    好久没有和一群人集合了,夜松和豆苗都感觉新鲜不已。

    各排报告完毕后,魏兴友将队伍带到营区大操场,指导员和几个排长拿着秒表和计分册已经在那里等候。

    “今天测试5000米,也就是说绕着操场跑五圈。成绩记个人成绩和班成绩,取得第一的班级将获得‘军事训练’流动红旗。现在全体都有,间隔一米五,向右看齐!”

    在热身的时候,徐成向夜松和豆苗道:“等会儿跑的时候要拼尽全力,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向我们说一声,我们会拉着你们到终点的。”

    夜松和豆苗相互看了看,有些无语的点了点头。

    有没有搞错!原本以为你们是跑重装五公里越野,谁知道是这么平整的路面而且还是徒手的,我们就算是倒着跑都能及格了!

    “喂,你俩手上绑的是什么?”万排长在一旁问道。

    “报告排长这是负重,我们忘记摘了。”夜松笑了笑解开胳膊上的铁环。

    万排长一边伸手一边责怪的说道:“这是你们来这里的第一次测试,能不能给老兵们一个的形象就全看今天早晨了,可不能如此随意对待啊……卧槽,这么沉?”

    万排长接过铁环胳膊明显的一坠,惊诧不已的看向他俩。

    “麻烦您了万排长,测试完我们就带走。”

    万排长将这些负重放在一旁,望着他们的背影如同两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自嘲笑道:“恐怕全连的人都看走眼了。”

    魏兴友一声枪响,全连人便向前飞速冲刺。而队列的最前方,则是两个陌生的上等兵。

    “那俩傻子是谁啊,怎么刚开始就拼命的冲刺,他们以为这是短跑吗?”

    “好像是昨天刚调过来两个,据听说是从那个军事基地调过来的。”

    “我说呢!在那里他们一定没跑过5000米所以才这样,孬兵就是孬兵。”

    魏兴友站在操场内无奈的摇头道:“他们差得太远了,连分配体力这点都不懂,唉!”

    两个排长同情的向万鸿说道:“节哀吧,摊上这么一对宝,你只能认命了。”

    万鸿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

    二班全员此刻都暴怒不已,徐成边跑边骂道:“那两个蠢货,还说能跑20分钟,骗鬼去吧!崔凯,刚刚你怎么不拉住他们啊?”

    “他们速度太快,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就已经冲过去了。”

    一个中士道:“班副,要不我去把他们拉住?”

    洪开民道:“算了吧,你冲过去会影响你的体力分配,咱们还是无视他俩,发挥好个人实力就行了。”

    徐成咬牙切齿道:“等回去再好好的收拾他们!”

    除了抱有期待的万鸿和愤恨不已的二班,几乎全连的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夜松和豆苗,等待着他们体力不支而被超越。

    第一圈结束。

    很多人望着前方的两人暗道,差不多该到极限了吧?

    第二圈结束。

    应该撑不住了吧?

    第三圈结束。

    卧槽,你们有完没完,难道你们还想保持这个速度到终点?

    第四圈过半。

    很多人都崩溃了,很多人已经被他俩套圈了。

    一旁的魏兴友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秒表都有些抓不稳。几个排长都不敢想象他们竟然能一直保持这个速度。

    二班的人现在都欣喜若狂,崔凯骂道:“草,这还用得着我陪练吗?让他们练我还差不多。”

    夜松和豆苗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一直保持着那个速度前进。

    “老豆,要不咱俩比比看谁先到终点?”

    “可以啊,最后一圈咱们冲刺。”

    于是众人见到了更加惊悚的一幕。

    两人速度越来越快如同离弦之箭,将所有人都套了圈,让其他连的人都惊叹不已。

    “17分13!17分14!”

    万鸿高声宣读着他俩的成绩。

    “老豆,又输了吧?”

    “切!我这是让你,有种下次咱俩比一比武装越野。”

    “行啊,下次咱们再试试。”

    说着两人向着那一堆负重走去,说笑间把铁环再次带好。

    一个排长和魏兴友说道:“连长,莫非咱们连捡到宝了?”

    魏兴友撇了撇嘴:“只不过是跑得快而已,还要看其他方面才能判断。”

    ……

    “小伙子们,好样的!”徐成拿着流动红旗走进来赞赏道。

    一个中士拍着夜松的肩膀道:“想不到你们还挺谦虚的,不过有些谦虚过头了吧。”

    “是啊,你们可把班长吓坏了,流动红旗不保全班都要跟着挨训。”

    洪开民向夜松身旁的中士道:“好了杨骞,赶紧收拾内务,等会儿就要集合开饭了。明天就是周六,你为他们介绍一下营区各个设施。”

    “是!”

    上午主要任务是対装备进行保养。

    对于装甲车,夜松和豆苗虽然很熟悉但操作的都是些废旧的老家伙,看到营区有这么多新式装甲车自然是欣喜不已。

    然而各班已经开始对装备进行维护了二班全员却依然在一旁干站着。

    “班长,咱们班的车在哪里啊?”

    “咱们班的车昨天出了点故障目前正在维修……嗯,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去修理班那里看看,顺便让我们的新同志长长见识。”

    这个营区的修理厂车间相比于军事基地要小得多,但其中的各种设备让夜松和豆苗羡慕不已。

    “老宋,我们班的车修好了没有啊?”洪班长向一名老兵问道。

    “一时半会儿修不好啊,目前连问题出在那里都不知道。”

    夜松和豆苗在他们聊天时,走到正在修理的老兵旁,一边看着他们修理一边讨论。

    “……所以我认为应该是高压燃油泵出了问题。”

    “不对不对,如果只是简单的柱塞损坏,他们完全可以用逐缸断油法确定是哪一缸有问题,再通过对每缸的进气道、喷油器压力和雾化测试,完全可以断定下来,所以我认为应该是电机的问题。”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执拗,你看那张电路图……”

    两人争吵声越来越亮,以至于修理厂间内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负责修理的老兵们刚开始听到这两个新兵在讨论如何修理,暗笑不已的同时想从他们对话中找出漏洞进行反驳,然而很快他们便震惊了,他们试着按照两个新兵的思路与方法竟然真的排查出故障。

    一个黒瘦的老兵擦了擦手中的油,对还在真论的夜松和豆苗道:“那个,两位小同志?不要吵了,刚刚经过我们再次检查,电机和高压燃油泵都出现了问题,你们都很了不起啊!”

    说完其他修理班的士兵都向他们鼓掌。

    老宋向一旁已经陷入呆滞的洪开民问道:“他们还是新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