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泰国和尚
    老雷头赶紧挤过去:“警察同志,我是村主任。”

    警官从兜里掏出证件给他看,“我是刑警大队的林彦,让你们村民马上回家,不要进行围观。”

    老雷头摸不准警察的路数,正迟疑的时候,林彦不高兴了:“赶紧的,不要围观,都回家,我们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没办法,老雷头招呼我们都回去。

    警察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天一样的存在,众村民都听话走了。我落在最后,磨磨唧唧没走,好奇地想看看警察怎么处理。

    几个警察靠着车门在低声商量什么,看那意思,人不走光他们是不能做出什么行动的。

    我让妹妹先回去,我说我要找个地方撒尿。

    妹妹知道我在撒谎,没有戳破我,只是让我小心些,她和村民们都回去了。

    我顺着小树林蹑手蹑脚又回去,藏在一堆树枝后面,小心翼翼拨开,往外瞅着。

    那些警察还在低声谈论着什么,林彦应该是个大官,对其他警察进行安排。

    我屏息凝神,尽量屏住呼吸,不想让他们发现。

    林彦冲着车里说了句话,时间不长,吉普车里缓缓下来两个人。我一看就愣住了。

    下来的第一个人是位老道,大热天穿着一身长袖的灰色道袍,下巴留着山羊胡,头挽发髻,头发都白了。这老道腰板溜直,眼睛很小,炯炯有神。后来还跟着一个人,是个小年轻,也穿着道袍,可气场比老道差了太多,弓腰弯背的,看样子像是老道的徒弟。

    难怪警察要把村民们赶走,原来他们车上还藏着道士,这件事确实不能让太多人知道,要不然好说不好听。

    林彦和老道说着什么,老道要去察看撞毁的警车,他突然站住,猛地一侧头,目光正落向我现在藏身的地方。

    我咯噔一下,吓得都僵住了。我藏在树林里,周围全是树枝树叶,警察都没发现我,可这老道居然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我敢肯定,他并不是无意中一看,肯定是发现了我,眼神透过树木,直直盯着我。

    我不敢再待下去,小心翼翼从树后出来,然后撒丫子狂奔,一口气回到村子。

    等我回到家,还是心神未定,坐在沙发上,就跟中暑似的,那魂儿半天都没回来。脑子里一直浮现老道士回头一瞥的情景,怎么也抹不掉。

    三舅出去斗法已经过了一天。我在客厅走来走去,浑身发慌,脑子里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想了想,拿起手机尝试着给三舅打了个电话,原本以为肯定打不通,谁成想接通了。

    里面响了几声,然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喂?”

    我愣了,觉得这个声音有些似曾相识,可又想不起来。我说道:“我,我找安冬。”

    “你是王强吧。”那人说。

    我心跳加速:“你,你是谁,安冬呢?”

    那人嘿嘿笑:“我马上就来找你了,会告诉你安冬的下落。”随即,电话挂断。

    这人说话一股泰国味,这塑料普通话只能出自一个人,那就是素班。三舅的手机怎么能落到他手里?

    坏了,我有种强烈的感觉,三舅真的出事了。

    惶恐不安中一天很快过去。夜幕降临,一家人吃过饭,老雷头来了,他和我老妈和妹妹客气了两句,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对我使了个眼色。我跟着他出来,问怎么了。

    老雷头道:“咱们村被警察封锁了。”

    “啊?”

    他继续说:“我到村口去看了,拉了一圈的警戒线,禁止出入。那些警察暂时住在村委会里。”

    “他们中间有没有两个道士?”我问。

    “道士?”老雷头迷糊:“哪来的道士。”

    既然他不知道,我也不想再提这个事。

    老雷头说:“强子,下午警察在我家坐了老半天,我把这两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都跟他们说了。他们还去察看了疯狗尸体和那些被疯狗咬了的村民。”

    我点点头,老雷头大半夜的跑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个?看样子,我真成他的左膀右臂了。

    老雷头有些不好意思:“警察问我怎么对付疯狗的,我就把你交代出去了,说你教村民用艾蒿,用朱砂……强子,雷叔是为了你好啊,警察对你很感兴趣,你以后要飞黄腾达哩。”

    我这才明白,他过来的原因是因为把我卖了,他良心不安,赶紧来打个招呼。

    我说道:“行,那我知道了。警察说没说这事啥时候可以解决,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出村。”

    老雷头摇摇头:“他们说快了,谁知道怎么回事,我看这里面有事。”

    我们又不咸不淡地聊了一会儿,老雷头走了。

    我心事重重回到屋里,把目前知道的线索排列起来,却始终无法串成有逻辑的一串,此间迷雾重重,实在是想不明白。

    如今天热,到了晚上会有村民出来乘凉。可今天却极其反常,我站在二楼的窗户往外看,村路一个人都没有,静的极其诡异。

    平时零星还有狗叫,如今打疯狗之后,村里的狗都死光了。整个村子静谧得像是墓地。

    第二天我起的很晚,到一楼客厅的时候,看到妹妹没有上班,正在厨房里打豆浆。我这才想起,村子已经被封锁,如今休学休班,全村人都困在这么大的地方出不去了。

    我们一家三口吃着早饭,老妈问我,知不知道你三舅的下落,怎么一去这么多天没有消息。

    我苦着脸说不知道。又劝慰她放心,三舅能耐大了,不能出事。

    吃完饭,家里的气氛很沉闷,加上屋外大日头高悬,连点风都没有,热得人心情烦躁。

    妹妹把空调打开,我们一家三口自己忙活自己的,妹妹窝在沙发上看书,老妈择着菜,说中午包饺子吃。而我坐在一边看着电视发呆。

    看了一会儿实在没意思,又打扰到妹妹看书,我想去看看张宏。

    这两天发生这么多事,没顾得上看看他,不知怎么样了。我出了院门,看到一群村民朝着村口疯跑。我赶忙拦住一个问怎么了,这位大哥气喘吁吁说:“村口来了个外国和尚,大家都去看西洋景呢。”

    外国和尚?我有点纳闷,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事情的发展越来越怪了。

    我没有去张宏那里,而是跟着大家伙来到村口。大槐树下围着一群人,我挤过去看。

    在人群之中,地上盘膝坐着一人,我一看此人,吓得汗毛倒竖。

    来人是素班!

    素班身高体壮,肤色黝黑,坐在地上好像肥猪成精。他穿着花花绿绿的泰式夏衣,大肥脚上套着白色的人字拖,头型也变了,扎起四五个小辫,显得戾气十足,又有些呆萌。

    素班一站起来,围观的村民都发出惊呼,原来他的腰间围着一条五彩斑斓的活蛇,像是围了一圈腰带,蛇头还在吐着信子。

    素班看到人越聚越多,双手合十,用蹩脚的普通话说道:“萨瓦迪卡,我是泰国来的高僧,想请教各位一件事。”

    众人议论纷纷,“原来是泰国和尚。”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素班绝对是无利不起早,他能在这个时候进村,恐怕和三舅有关系。

    我藏在人群后面,矮着身子不让他看到。

    素班笑眯眯说:“谁能告诉我,安冬住在什么地方?”

    安冬就是我三舅,可说到他的大号,村民们没有几个知道的。

    这时候人群里有人说:“安冬?我知道。是强子的三舅吧?顺着村路往北走,有一个红色的小别墅楼就是他家。”

    素班双手合十,笑着说:“萨瓦迪卡,感谢指点。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他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转过身面向北方,缓缓走了过去。

    众人眼睛盯着地上的东西,刚才指路的村民从人群里挤出来,伸手拿起来,对着阳光照。

    看了一会儿,突然喊了一句“我的妈啊”,他把那东西扔了出去。众人跑过去看,那东西竟然是一只死老鼠的干尸,皮上没毛,缩成了成人的中指长短,黑森森的,尖头鼠目,五官竟然还很清晰。

    众人吓得嘶嘶倒吸冷气,有个抽旱烟的老头,拽着文惊呼:“这,这是个妖僧。”

    这时有人看见我,说:“强子,这个泰国妖僧要去找你三舅。”

    素班已经走出去数步,这胖子耳朵倒是灵,回过头一眼看到我,笑眯眯说:“王强,我们又见面了。”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呼吸不畅。

    素班一张大肥脸上满是笑意,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到你家再说。”

    坏了,妹妹和老妈还在家里,我怎么可能把这么个危险分子领回家。我硬着头皮说:“有什么话在这说吧。”

    村民们把我和素班围住,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瞧着,搞不明白我怎么会和一个泰国和尚挂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