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阿赞汶洛
    我们凑过去看,在水晶面所呈现的空间最右下角,隐隐有个人影。这人影并不大,也就成人的巴掌大小。

    我们蹲在地上仔细看,从人影的轮廓来说,还真像是吴法师。

    吴法师本人不会这么小,之所以呈现视觉上的这么大,是因为透视关系上的近大远小,按照身形比例来看,他应该是从很远的地方,刚刚进入这一方空间。

    还得说香港这两个记者见多识广,男记者说:“如果吴法师是刚刚进入的,那么说明,想进入这里面,只有一个入口,这个入口是在水晶墙对面很远的地方。”

    假如把里面的这方空间看成是一个巨大地下室,我们所看到的水晶墙面是落地窗,那么进入这个地下室的唯一入口,是在这道落地窗的对面。

    我用手电仔细照着这一面水晶洞壁,它是全封闭的,周围的山洞也没有其他岔路。从这面洞壁的对面进入,这只是一个理论上的可能,我们完全找不到通往对面的路在哪里。

    “他是怎么进去的?”唐硕难以置信。

    我们本来想走的,吴法师突然出现在里面,又引发了一阵好奇。

    摄像师拍摄了一会儿,大家做了一些猜测,都是不着边际,唐硕道:“差不多就走吧。”

    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男记者还在紧紧盯着水晶墙面看。我们叫了他一声,他似乎没有听到,目不转睛看着。

    “怎么了?”摄像师过去问。

    男记者回过头看我们,脸色极度苍白,好半天才说了一句粤语。这句粤语说的很快,也比较复杂,他们几个都听懂了,只有我没听出来。

    我有些着急,问他是什么意思。男记者咽了下口水,慢慢的,用蹩脚的普通话说:“里面,并不是凝固的。他们,都在动。”

    我用手电照过去,光斑下,阿赞汶洛依然悬浮在半空,三舅依然坐在那里,身前蜡烛的火苗抖动,要说唯一有明显变化的,是吴法师的身形,好像大了一些。刚开始是巴掌大小,现在已经到了膝盖长短,说明他正在向着我们这个方向靠近。

    男记者又在用粤语说,唐硕看我着急的样子,直接用普通话翻译,说:“他说,水景墙里并不是凝固的,里面也在动……只是里面的时间和我们的时间不一样。”

    “什么意思?”我眨眨眼。

    唐硕说:“就是字面的意思,里面的时间和我们的时间不一样,属于两个时间系统。可能我们的一个小时,是里面的一秒。所以里面才会让我们觉得动的特别慢,不是不动,而是相比较我们,动得慢。”

    我喉头咯咯响:“你觉得对吗?”

    唐硕苦笑:“我不知道。但是前三十多年的人生经验告诉我,即便听上去再荒谬的事,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就算如此,也是于事无补,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我说。

    众人觉得差不多,该离开了。我有些落寞,三舅就在眼前,却没有找到他的办法,只能看着他像是油画上的一部分,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突然摄像师大叫一声,他用手电紧紧照着墙,喉头咯咯响。

    我们看过去,这一看全都吓坏了。本来阿赞汶洛是背对我们的,不知什么时候,他在墙里竟然转过了身,依然悬浮在半空,居高临下紧紧盯着我们!

    我发现他和照片上的形象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老的迹象。我拿出照片进行对比,照片上他多大,现在的他还是多大。一开始我们都猜测他有八十岁了,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也就是五十岁左右。

    “这,这怎么回事?”我有点吓蒙了。

    唐硕大声说:“时间!是时间!还有外面那个女孩的尸体,为什么不会变老。这里是阿赞汶洛的修行洞窟,这里的时间和外面的不一样!”

    我们一时搞不清楚其中的关节,但觉得唐硕的分析有道理。男记者把笔记本翻出来,快速在上面记录着什么,然后他和摄像师商量着。我们在旁边看着,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商量了一阵,摄像师把摄像机架好了,准备拍摄。唐硕过来拦住:“你们要干什么?赶紧走啊!”

    摄像师说着粤语,我大概能听懂,他们说这里的素材很特别,打算现场做一段采访。

    唐硕有些焦躁:“不可以,时间来不及了,咱们赶紧出去吧。”

    这两个记者很固执,非要坚持做完这段专访才行。向导过去拉住唐硕,说道:“就让他们做吧。做完了,大家都踏实。”

    男记者把刚才计划好的大纲看了一下,然后站在镜头前,侃侃而谈。他说的是粤语,又快又复杂,我几乎一个字都听不懂。

    说着说着,说到一半觉得不对,停下来还要重新录。唐硕都快疯了。可他一个人走,还不敢,人多在一起活命的几率大。

    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阿赞汶洛的身形似乎比刚才更大了一些,我揉揉眼,仔细去看,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阿赞汶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我们所在的这面水晶墙移动过来。他的这个移动并不是线性的,看不到其中的延续状态,而是像掉了帧的电影,每一次变化,身形会变大,距离会变近。

    移动的过程相当诡异。

    强烈的不安让我几乎窒息,我大吼了一声:“别录了,危险!”

    所有人都停下来,现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静了片刻,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突然水晶墙面里伸出一只手,正是阿赞汶洛的。他这一手正抓住了男记者的头发。

    男记者背对着水晶墙,没有任何的防备,陡然抓住,吓得魂飞魄散,惨叫了一声,手脚乱蹬。

    向导大喊了一声:“赶紧救他!”

    等我们再反应已经晚了,阿赞汶洛竟然活生生把男记者往里水晶墙里拖。水晶墙是固体平面,刚才我用匕首都很难刨动它,现在阿赞汶洛竟然能把一个大活人给拖进固体里。

    我们眼睁睁看着男记者竟然真的被拖了进去,水晶墙像是屠刀的平面,刹那间有大量的鲜血渗出来,密密麻麻,鲜血淋漓!

    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看傻了。

    里面的空间和时间果然难以想象,男记者被拖进去竟然化成了一帧一帧的图像,展现了他死亡的整个过程,就像是一个变态漫画家的作品,充满着超现实主义的魄力,以及说不出的恐怖气氛。

    “跑啊!”唐硕大喊了一声,掉头就跑。

    我还傻愣愣站在原地,看着阿赞汶洛又在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水晶墙面,似乎要从里面冲出来。摄影师还在收拾摄影机,我过去拉住他,这个胖子非常焦急,指着摄像机叽哩哇啦说了一串话,眼瞅着要来不及了,向导还真不错,帮他一起扛着机器,我们往外跑。

    后面卷进来一阵恶风,整个洞窟似乎都在昏暗下来。我们顾不得往后面看,连跑带奔,真是把吃奶的劲头都用上了。时间不长,又跑回了在石头莲花上打坐女尸的地方。这几个人跑得贼快,这时候活命要紧,真是亲爹顾不上野娘。

    我突然脚下一拌,在后面摔倒,他们几个连跑带窜,根本没人回头看我,刹那间跑进黑暗里不见了。

    我再想爬起来,就感觉后面恶风将至,我看着那石头莲花,心一横,来了个就地十八滚,咕噜噜滚到石头莲花的后面,刚藏好,就看到一道黑影,仿佛脚不沾地一般,从后面一掠而过,追了过去。

    我是又惊又怕,藏在石头后面大气都不敢喘,刚才过去的是阿赞汶洛?

    这个时候,我竟然感觉到一阵好笑,他们拼死拼活逃命,反而不如我躲在石头后面安全。

    我擦擦头上的冷汗,坐在那,就感觉心脏噔噔噔这个跳,都快从腔子里跳出去了。

    这个阿赞汶洛实在是太吓人了,一开始我还真是幼稚,想着跟这样的黑巫师谈判,让他到中国给人治病,这不相当于与虎谋皮嘛。

    我坐了一会儿,等气喘匀了,正想从石头后面爬出去,忽然听到人说话:“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