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三舅出手
    “呦,你还跟我谈上条件了,行,我听听都啥条件。”高爷说。

    三舅道:“第一个,你手上还有没有关于那座墓的同一批明器,不管多少,我都收。第二个,有没有关于你四爷爷盗那个墓的具体信息,我也想知道。”

    高爷别看傻乎乎的,可傻里透着小精明,坐直身子:“敢情你是想……再进那墓里看看?”

    三舅笑:“当着真人不说假话,确实有点这个意思。”

    高爷想了想,摇摇头:“不行不行,我不卖了。”

    我们还没说话,古董老板急了:“别呀高爷,一个十万啊,你不是缺钱吗,金主来了怎么又不卖了。”

    高爷扫了我和妹妹一眼,说道:“不卖就是不卖,废什么话。”

    这人性格古怪,想一出是一出,而且脾气臭的像块石头。我们一时没招了,三舅笑笑:“既然高爷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那我就出十万只买小乌龟,这总可以吧?”

    “那也不行。我不卖了。”高爷把乌龟抱在怀里不撒手。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乌龟关系到那座墓,而那座墓又关系到能否救出吴法师叔侄,没想到就卡在高爷这小子手里了。

    我们轮着劝,这人不知是什么打算,就是不吐口,问他为什么不愿意,他也不说。问急了,逼着我们走,说自己的茶都让狗喝了。

    正说着,我肚子咕咕叫,捂着肚子站起来:“高爷,你家厕所在哪呢,上厕所总可以吧?”

    高爷说,我这院子里只有旱厕,你能行?

    “不行了,要拉出来了,我不挑旱厕不旱厕的,赶紧的。”我急了。

    高爷给我指个方向,我赶紧过去,果然有一间砖头砌成的旱厕,里面很久没人用过,还挺干净。我蹲在坑上,哼哼唧唧的拉着,正拉得痛快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兄弟,你在里面呢?”

    听声音是高爷,我哼哼说:“在呢。”

    “我说你快点,我也得上厕所。”高爷在外面直跺脚:“肯定是炸酱面吃多了。”

    我这个乐,心说话,就你这个大鼻涕沾大骨头的吃法,不拉肚子才怪呢。

    “高爷,我尽量快点。”我说。

    高爷在外面唉声叹气,两只脚来回跺着,嘶嘶直抽冷气:“不行了不行了,都快冒尖了。”

    什么叫幸福,只有一个蹲坑,你在里面拉得舒爽,有人在外面排队着急,这就叫幸福吧。

    高爷砸着门:“兄弟,你快点啊,只要你出来,我就答应你们的两个条件,行吗?”

    呦,有门!我乐了,这人真是不能以常理而度之,刚才说不答应,现在就因为一泡屎自己就怂了。

    我说:“行,我信你高爷,北京爷们吐口吐沫就是个钉。”

    我擦完屁股站起来,慢慢悠悠把厕所门打开,高爷像是一阵风一样卷进来,把我挤到旁边,他蹲下就解裤子。

    我可不想看他怎么排泄的,赶紧逃出来。院子里有水龙头,我接着水洗了洗手,过去坐着。

    妹妹和三舅在那喝茶都有点心不在焉,因为高爷的拒绝,三舅有点郁闷。

    我哈哈笑,妹妹瞪我一眼:“笑什么笑,没心没肺的。”

    我说道:“你们搞不定的事我搞定了,高爷答应三舅的条件了。”

    三舅眉头一挑:“真的?你怎么说服他的。”

    我嘿嘿笑,没说话。

    时间不长,高爷提着裤子回来,脸色不善。把小乌龟拿过来,递给我们,然后说道:“等着!”他进到里屋,时间不长,提着个老式的箱子出来。打开箱子,我们看到里面有一面铜镜和两个银钗。

    “这是?”三舅问。

    高爷说:“这是同一批出土的,一个小乌龟,一面镜子,还有两个头钗。四爷爷当时把这些东西托人送到北京我爷爷手里,千叮咛万嘱咐,说把这些东西收好。我实在没办法了,才卖出小乌龟,剩余几样根本没打算外露,刚才我已经答应这位兄弟,没办法。”

    我洋洋得意,“高爷说话吐口吐沫就是个钉,小弟佩服。”

    我正要去拿镜子看,高爷把箱子盖上,手压在上面:“且等。你们有条件,我也有条件。”

    “高爷请讲。”三舅说。

    高爷说:“我很小就听四爷爷的故事,后来又看了《鬼吹灯》,《盗墓笔记》那些书,我就有个梦想,一直想真真切切的去斗里看看,看看倒斗到底是咋回事,怎么就那么吸引人呢。各位兄弟,只要你们答应我这个要求,看见没有,这些东西,我打包打折全给你们。你们要是不答应,我也不卖了,豁出去让人家说我说话不算数。”

    我看向三舅,三舅皱着眉,他是真不想带着这么个货去江北。

    我清清嗓子,岔开话题说:“高爷,为啥拉屎之前,一开始你不打算卖给我们东西了?”

    高爷看着我妹妹,吱吱呜呜说:“我一眼就看出你们的打算,你们买我这些东西,肯定是惦记那座墓。你们到墓里不要紧,你们不能带着这位妹妹去,我就见不得女人冒险。”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面面相觑,这位高爷长得丑行事古怪,倒还是一副侠骨柔肠。

    妹妹哈哈笑:“高爷你误会了,我是跟他们一起来北京玩的,根本就不是一伙儿,我本来也没打算到墓里去,我这就走,行吗。”

    高爷说:“你走不走我不管,反正我就这么个条件,你们要是带我一起玩,我就把这些东西让给你们,这辈子我就这么个愿望,不答应我不成。”

    三舅看看古董老板,他咳嗽一声:“这个嘛,老板你别误会,我们可不是倒斗的……”

    能在潘家园做买卖,这老板也是七窍玲珑心,赶紧道:“各位大爷,各位老板,我打眼一看,你们就根骨不凡。我说这位爷,我是潘家园老人儿,七行八作什么没见过,倒斗的也认识不少,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外传去。再说我的人品你问高爷,我们都多少年的老朋友了。”

    高爷点头:“老陈人不错。”

    原来这位古董老板姓陈,他说:“我不少东西就是倒斗的寄放的明器,要说犯法我都应该进多少次笆篱子了。你们这次进墓,真要有好东西,就放在我这,我指定给你们卖出高价,还安安全全的。”

    三舅沉吟道:“两位都是敞亮人,我也不瞒你们了,我们这次确实有找墓下斗的想法,但并不是为了里面的东西,什么古董财宝,我们并不感兴趣。”

    陈老板来了兴趣:“先生,我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人天生就爱听离奇故事,谁要是讲一半不说,我抓心挠肝的。我干这一行很大的原因,就是能接触到各个群体,能听到很多有趣的故事。你这样,你简单说说,不必讲细节,你们到底是为了那座墓的什么?”

    高爷也催促,让三舅说。

    三舅想了想:“这样吧,陈老板你先回店里,今天晚上八点还来此处,我就能让你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

    陈老板这个胃口钓得高高的,又不便催促,只说好。

    等他走了,三舅和高爷交接,问他怎么收钱方便,是银行转账吗?高爷一摆手:“这小乌龟是我交给陈老板的,你和他交易去,我不能插手。其他几个东西,我打个折,一个五万,你卷包会。”

    铜镜和两个银钗,一共十五万。三舅也不坑他,带我们出来到银行直接转账二十万。

    等办完了事,我和三舅要回四合院,让妹妹回去自己玩。妹妹就是不走,非要看三舅晚上想干什么。三舅想了想说:“思思,你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东西,今天晚上不要大惊小怪。”

    妹妹好奇地说:“三舅你放心吧。”

    等我们回去的时候,高爷在院子里支起一个炉子,里面烧着炭,上面架着铁丝网,他刚刚到附近超市买了一堆肉,正在芭比Q。我们一回来,他就热情招呼我们上桌,三舅告诉他,钱已经转账过去了。高爷摆摆手,不当回事,招呼我们吃饭。

    我发现这位高爷身上还是有一些可爱的地方。

    正要吃,卖古董的陈老板也来了,带着一些酒水,我们几个热热乎乎在院子里吃了一顿烤肉。

    吃完了也晚上八点多了,我和妹妹把东西简单收拾收拾,把地方腾出来。

    三舅说:“高爷,陈老板,你们还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

    陈老板摇头:“看不出来,看你挺斯文的,像是老师。”

    三舅笑:“其实我是个法师。”

    陈老板和高爷眼珠子瞪圆了,三舅说:“咱们关起门来,我做一场法术给你们看看。强子。”

    我答应一声。

    “你把那面铜镜挂在树上。”三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