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变故
    阿赞娜木说杀人就杀人,瘦子就这么死了?

    现在留在场的都是自己人,谁也没有说话,黑暗中只有阿赞娜木手心的绿光,在幽幽颤动。

    “你们要等到什么时候?”阿赞娜木冷冷说:“这样一个普通人的魂火连十分钟也维持不到。”

    二龙的脸凑近火苗,他喉头动了动:“已经这样了,那就抓紧时间吧。”

    我忽然想起头上还有拍摄的仪器,别把这些事传到外面去,赶紧把摄像头拿下来,看不出是不是正在工作,赶紧扔到一边。

    “拍摄信号不会传出去吧?”我担心地说。

    二龙道:“应该没事,刚才对讲机都没信号,这里应该是屏蔽了电子信号传递。”

    “知道也无所谓,”阿赞娜木的脸色呈幽绿色:“大不了全杀了。”

    众人沉默了片刻,三舅清清嗓子说:“这些都是后话,赶紧先办正事。”

    阿赞娜木举着手里的绿光,向前踏出一步,进了主墓室。这一步至关重要,所有的目光都在看她,紧接着她又跨出第二步,整个人都走了进去。

    这一进去,并没有触发任何机关。她一步步走向棺材。

    我们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三舅落在最后拉着我,用极低极低的声音说:“一会儿如果有变故,自己机灵点,赶紧先走。”

    我紧张到了极点,心脏跳得都快从腔子里蹦出去,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三舅……”我颤抖着说。

    三舅面色凝重,用手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心,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坚强起来。

    我们到了棺材前,阿赞娜木小心翼翼抬着手里的绿光,照到棺材的上面。里面躺着一具尸体,面目如生,穿着民国时期的黑色长衫,头上戴着西瓜帽,紧紧闭着双眼,像是那个时候的老太爷。

    阿赞娜木轻轻移动手里的绿光,从这具尸体的头开始往下照,尸体的双手交叉在胸前,一直往下照,在尸体两侧堆满了亮晶晶的东西,类似珍珠片。

    高爷好奇,伸手进去拿,二龙打了一下他,厉声说:“你不要命了?”

    “我就是好奇,想看看是什么,又不贪。”高爷委屈地说。

    二龙不知从哪弄出一双筷子来,小心翼翼探进去,夹住一片拿出来。绿色的光照在上面,我们都看清了,这居然是圆形的立体镜面,四面光滑,光照上去白白的。奇怪的是,说它是镜面,里面却不反照出光影。

    “唉,”我说:“这东西会不会就是机关的感光片?”

    二龙道:“真是奇了,这位陈大帅是从哪弄到这么多感光片布置在自己墓室里。”

    三舅一摆手:“如果这里是陈大帅,那我们在生门见到的那具尸体是谁?”

    “行了,”阿赞娜木说:“猜来猜去都是瞎猜。你们把尸体弄出来,我用役鬼经文和他沟通,看看他到底是谁。”

    二龙道:“这具尸体有古怪,你们退后,我来就行。自己照顾好自己,误伤了可不负责任。”

    除了阿赞娜木,我们几个一起退后,高爷在我的身旁,他全身止不住的抖动,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的,呼吸急促,几乎喘不上气了。

    阿赞娜木在棺材头给二龙照亮。二龙把背包挂在胸前,一撑边缘,嗖的一声,整个人飞到棺材上,两只脚踩在棺材的两边,整个人俯下身,两只手也撑住了棺材的两边。他以俯卧撑的姿势,悬在尸体上面。

    我和高爷看得目不转睛,我紧张到牙床子都发痒。不就是把尸体从棺材里拿出来吗,至于这么费劲吗。

    二龙腾出一只手,从背包里取出一根皮带,这皮带是特制的,两头分别有两个套索。他把一个套索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个套索套在尸体的脖子上。

    高爷拍手,轻声说:“专业啊,这是盗墓专用的捆尸索。”

    二龙双手一撑,身体慢慢抬高,那尸体也跟着动起来,像是在慢慢坐起来。

    二龙的身体缓缓向后爬行,手脚配合相当好,那尸体被带着,真的坐起来,两只手还交叉在胸前。

    二龙把捆尸索从自己的脖子上解下来,一只手还得拽着,怕尸体又躺回去。然后他翻身跳到到了棺外,拉动捆尸索,尸体跟着继续动起来。

    就在尸体要出棺材的那一瞬间,突然它往前倾动,整个扑向了二龙。尸体这一下太过突然,而且违背了物理规律,像是它自发的要扑过去一样。

    二龙是干什么吃的,反应极快,一看躲不过去,整个人马上躺在地上,两只脚翘起,紧紧蹬在尸体的前胸,不让它趴在自己身上。

    他在下面喊:“哥几个帮忙啊。”

    我们都过去帮忙,我和高爷抓住尸体的两只手臂,把它抬起来。这一上手才感觉,这尸体真他妈重,重得邪乎,好像一大口袋子水泥。

    而且这么一拉,尸体的两只手从袖筒里彻底伸出来,两只手极其惨白,十指鼓鼓胀胀,看上去不像是真手。

    二龙一咕噜从尸体下面钻出来,突然高爷一松手,我这边吃不住力,手一抖拽不住,尸体“啪”一声落在地上。

    我勃然大怒,当场就骂高爷:“你挺大的个子,还能不能办点事?”

    高爷愣愣地看着尸体,我正要骂,二龙挡住我:“算了算了,谁都有失手的时候。娜木你赶紧的,该做法做法,这鬼地方真是让人不舒服。弄完了赶紧撤。”

    阿赞娜木举着绿火走过来,蹲下来察看尸体,高爷也凑过去看。阿赞娜木不高兴:“你看什么,退后。”

    高爷嘟囔:“你这小娘们脾气这么大。”

    阿赞娜木脸色“唰”一下变了,回头看高爷,眼神里带着杀气。

    我虽然也讨厌高爷,可毕竟他是从北京来的客人,我过去拽他,别让他妨碍阿赞娜木。我更怕这个女人,自从她杀了瘦子之后,我对这个人敬而远之。

    高爷笑:“你这女人就是欠日,纯粹就是给你惯的。”

    他这话一出,连二龙和三舅的脸色都不好看了。阿赞娜木不怒反笑,站起来看着他:“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就在这时,想不到的变故突生,高爷毫无征兆中突然出手如电,谁都没想到,他竟然出手攻击娜木!娜木不是二龙,她没有什么武术底子,她属于法师系,对于近战贴身完全不在行,“啊”的轻叫一声。

    她手里的绿光随即熄灭,周围顿时陷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这个变故谁也没想到,黑暗里三舅不知在哪喊了一声:“强子,自己保护好自己,有可能的话,自己先走!”

    我知道这时候各自为战,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我去找三舅,也是他的拖累。我答应一声,然后根据脑海中残留的墓室地形图,向着门外跑去。跑着跑着,撞在一样东西上,差点没把我撞晕。我用手一摸,差点没尿裤子,原来是棺材!

    怪了,我是往门外跑的,怎么跑着跑着,又跑回来了?

    这口棺材很大,我坐在地上靠着它,心怦怦乱跳。眼前什么都看不见,黑暗里又没有一丝的声响,整个世界像是突然湮灭了。

    我不敢叫人,只能坐在这里一动不敢动。思考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可大脑过度紧张,完全无法对焦,一片空白,心跳得就跟按了加速器一样。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深吸口气,做了深呼吸,心情慢慢平稳下来。

    我摸着兜,记得里面装着一块巧克力,我摸出来之后,朝着远方向一扔,巧克力砸在什么地方,发出“啪”的声响。

    这声音其实并不大,可是黑暗里却非常醒目刺耳,我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很轻,有点女人化,似乎是阿赞娜木的。

    她突然鬼魅一笑,笑嘻嘻说:“诸位,你们慢慢玩,谢谢为我提供肉身,我先走了。”随即脚步声向着远方消逝。

    黑暗里又是一阵脚步声响,有人快步追了出去。

    我轻声叫着:“三舅,三舅,是你吗?”

    三舅在黑暗中说:“强子,你一会儿跟出来,我到外面看看。”

    他的声音也向着那个方向逝去。我马上反应过来,那个方向应该就是出去的隧道。

    甭管那么多了,赶紧出去吧,一连串的变故真是让人窒息,我现在特别渴望外面清冷的山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