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老巢
    阿赞威说了几句话,杨溢翻译说:“阿赞说了,你信不信他无所谓,我们这次的目的是抓住小红帽,让他伏法,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我在旁边苦劝,让钱明文别犟着了,做人做事不用意气用事,小红帽如今下落不明,以后再出来肯定为祸人间。

    钱明文坐在沙发上抽着烟,阿赞威闭目捻动佛珠,我和杨溢一左一右苦口婆心,只有妹妹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饶有兴趣看着我们。

    钱明文大吼:“行了,我听你们的还不行吗。”他指着我的鼻子:“姓王的,这次要出了什么问题,你要背全锅!”

    我讪笑:“那能出什么问题,行行,只要抓住小红帽,啥锅我都背。”

    钱明文问我们怎么弄。

    阿赞威从怀里掏出一根针,说了几句话,杨溢道:“阿赞说,需要你的一滴血,他要开坛落血追踪。”

    钱明文一摆手:“不行!不能用他的针,我信不过他,别他妈的针头再有点啥降头的。”他回头对我妹妹说:“小妹妹,麻烦你把你家用的针线拿来。”

    妹妹还真听话,时间不长取来了针包,钱明文抽出一根针,用打火机来回熏烤消毒,觉得差不多了,对着手指肚一扎,挤出一滴浓浓的血。阿赞威在地上摆好了蜡烛,又掏出一个针管,里面不知装着什么血,在我家客厅的地上开始画起图案。

    我刚要叫,杨溢一把拉住我,低声说:“开坛了,一会儿我帮你收拾。”

    画完了图案,阿赞威要过那根针,把钱明文的血在蜡烛上烤着,众人都屏息凝神看着,大气不敢喘。

    只见那滴血咕嘟咕嘟跟烧开了差不多,冒出很多气泡。

    阿赞威拿着针,插在地上的图案中央,他一边诵经,一边用手指触摸那个血图案,顺着一个方向游动。这个过程大概能有十来分钟,他结束了诵经,把蜡烛熄灭,然后站起身。

    杨溢赶紧过去和他说话,阿赞威轻轻点点头,说了什么,杨溢快速说着,两人在用泰语对话。虽然我什么都听不懂,但感觉阿赞威语速很慢,沉稳有度,先是摇头后是点头。而杨溢语速极快,似乎在说服阿赞威什么,两人最后达成了共识。

    杨溢说:“阿赞刚才找到了小红帽的位置,我说用不用我们一起去,阿赞说不用,他自己去就行,恐怕会有危险。我实在拗不过他,只好这样。你们都休息吧,我开车送阿赞威到小红帽藏身地点,让他俩斗去。”

    “不行!我也得去。”钱明文说:“小红帽是我弟弟,他现在全家灭门,不管怎么样,他这一根独苗伏法的时候,我要在现场。”

    杨溢好心提醒:“可能会有危险。”

    钱明文冷笑:“生死难关我都闯过来不知多少了,还怕这个。我始终相信我弟弟已经变好了,我不跟你们犟,但我肯定要过去,他一旦临死前有啥遗言呢,我要帮他完成!”

    杨溢看看阿赞威,说了几句话,阿赞威犹豫一下,看看钱明文,然后点点头。

    这时候,我妹妹突然一举手:“我也去!”

    我大怒:“思思,别捣乱,赶紧回去睡觉。”

    杨溢笑眯眯地和我说:“要不然都去吧,让小妹妹也去,有阿赞威在,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也去。”

    我过去拉着妹妹的胳膊,让她回去睡觉,可这小丫头上来倔劲,非要去看看,还跟我说,哥,你都经历过这么多好玩的事了,全都瞒着我,不行,这次我一定去!

    她也大了,二十出头,我一时还真摆弄不了她,弄了一头汗。

    钱明文过来道:“行了行了,你就让小妹妹去吧,这样吧,我保证她的安全,行不行。”

    杨溢也道:“我也去,也会保护小妹妹安全。让阿赞威一个人对付小红帽去,咱们四个人守在一起看戏,能有什么危险。你这个当哥哥的也不要一意孤行。”

    钱明文和杨溢左右夹攻我,我的脑袋有点大,这才体会到刚才我们劝钱明文时他的心态。最后我脑子都晕了,权衡一下利弊,确实也看不到危险,只好答应妹妹一起去。

    我们几个出门上了车,阿赞威给杨溢指路,杨溢看着车出去。

    一路无话,我们都没有交谈,随着时间的过去,心情有些焦虑。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夜里九点来钟,上了国道。

    这条路进了山,有盘山道,相当偏僻,一路上只有些零零碎碎的小村落,其他全是荒山野岭,山上偶尔还能看到一些荒芜的野坟头。气氛有点诡异,杨溢开着音乐,不过没人往耳朵里听。

    正开着,阿赞威忽然说了一句话,杨溢把车停在路边,和我们道:“小红帽就在这。”

    我们面面相觑。这鬼地方大半夜的连个车都没有,一边是高山,一边是落崖,小红帽怎么能藏在这里?

    我们下了车,阿赞威迎着山风走到落崖边缘,往下看。

    今晚月光黯淡,往下看是黑森森的山石树木,不过这处悬崖坡度挺大,并不陡峭。

    阿赞威跟谁也没商量,突然翻过栏杆,一纵身跳到下面的土坡,开始往下滑着走,身影消失在黑暗里。

    杨溢赶紧回车里翻出个大功率手电,也翻过栏杆,跟我们说:“各位兄弟姐妹,我也去了,你们慢慢商量下不下。”他打着手电,手电光亮在黑暗中晃动的十分清晰。

    钱明文看看我和妹妹,他也翻过去,跟了下去。

    我有点着急,怕错过好戏,对妹妹说:“下面太危险,你在上面等着。”

    “不行,我也得去,你带带我嘛,”妹妹撒娇说:“哥,求你了。”

    我实在没办法:“你真是我的魔头星,下去一定要听话!”

    妹妹反而不耐烦:“知道了,拿你当盘菜你还拿上了。”

    我翻过栏杆,拉着妹妹的手,我们小心翼翼顺着土坡往下走。说是不陡,可也够滑的了,我们走得特别慢,等来到下面和他们汇合的时候,已经晚了二十多分钟。

    杨溢打着手电,光亮在黑暗中很明显。我和妹妹走过去,看到他们三人站在洞前。这个洞在山坡最下面,大概一人来高,非常隐秘,不远处是江水,月光晦暗,此处一切都沉浸在阴森里。

    阿赞威正在对着洞口诵经,声音低沉,曲调宛转,听上去酷似佛陀纶音。等他念完了咒,杨溢用手电照着洞窟深处,大声喊:“小红帽出来吧,别藏了,我们找到你了!你要是还不出来,我们的阿赞就要念经念到你死!”

    里面寂静无声,洞窟深处黑森森的。

    钱明文问:“小红帽真的藏在里面?”

    杨溢不耐烦:“对啊,阿赞威那是什么功力,找到了他的老巢。小红帽应该是个修法之人,刚才阿赞威用巴利语经文逼迫他现身。”

    正说着,洞里传出细细碎碎的声音。我拉着妹妹的手,明显能感觉到她害怕了,手抖个不停。我拉着她往后站了站。

    众人没有说话,杨溢用手电照着,大家屏息凝神盯着洞窟深处。

    时间不长,里面隐隐有个人影出来,一步一步缓缓走到洞口处。手电光亮正照在他身上,那人可能长时间躲在黑暗里,极度不适应强光,用手背挡着眼。

    钱明文过去一巴掌打开手电,厉声道:“别他妈瞎照。”

    杨溢喉头咯咯响,“好,好,我不照。”

    他略向下移动手电,没有对着洞里那人的眼睛。那人慢慢放下手。我在后面看着,确实是小红帽,他还穿着那件赭黄色的夹克,脏得没法看了,裤子全是泥,头上戴着那顶小红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睛里多出了一些神,我无法形容是什么眼神,看起来他就像是一个绝望的先知。

    钱明文一看见小红帽落魄的这个样子,对于想杀自己的事早扔到了九霄云外,老钱居然哭了:“兄弟,兄弟,哥哥来晚了,咱们哥俩早就应该守望相助,怎么能让你落到……这般地步……呜呜”

    小红帽的眼睛眨了眨,眼神里的悲恸之色更甚。

    阿赞威往前站了站,手里捻着佛珠,双手合十,说了几句话。

    杨溢赶紧翻译:“小红帽,你已经杀了四个人是吧,只差一步功德圆满,我们今天就是送你这份功德来的。”

    小红帽微微挑眉。

    杨溢道:“你不是要杀五个人才能证道吗?这第五个人,我们带来了。”他突然用手一指钱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