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鬼境
    青木和尚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奔过来,他的速度很快,我做不出反应,只见僧袍一闪,我被和尚来了个小擒拿,倒负右臂,直直摁在地上。

    我心念一动,小鬼儿马上出现在身边,张着血盆大口扑向青木。青木在黑暗里发出了笑声,他另一只手在空中舞动,僧袖带起,正按在小鬼儿的头上。

    小鬼儿本是阴鬼,人鬼殊途,青木这只手竟然能以实打虚,按住小鬼儿的脑袋,不让它前进一分。

    此刻的青木,一只手压住我,一只手按住小鬼儿,好像一点力气都没费,整个人进退得度,潇洒得体。

    他开始诵读经文,语速很快,小鬼儿拼命挣扎,却像是孙猴子进了如来佛的掌心,怎么都挣不脱。小鬼儿极为痛苦,嘴里发出一声声的惨叫,身上竟然冒起了一层层的黑色烟雾。

    这时心念中响起妙哥吞的声音,极为急促:“王强,我上你的身,你用力去打和尚的后背。”

    话音一落,我感觉全身发热,似乎多了很多的力量。青木没有察觉,仍在快速诵经。我马上明白了,青木不知道我身上有两个阴魂,他以为我只收了一个小鬼儿。

    我瞅准机会,用出全身的力气挣脱了青木的束缚,青木马上觉察,可也晚了,我们两个离得实在是太近了,我抬起一掌,用尽全力,正打在他的后背。青木难以置信,“你……”这句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飞了出去,跌跌撞撞竟然打出去好几米,一头栽在草丛里,再也站不起来。

    周围看热闹的那些人全都乱了,我不敢恋战,冲小鬼儿一招手,小鬼儿迅速收进了舍利子。我钻进另一面草丛,三晃两晃逃走了。

    跑了一阵,大脑一片空白,上气不接下气,看没人追来便停住,坐在树下喘息不停。

    刚才那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太快,我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消化。首先,我没有害人心,这么一串动作,吓唬那些人,一掌打和尚,完全是被逼的,我是逼上梁山,事情也不知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现在怎么办?我有点大脑当机。肯定不能回去,其他人不说,那群日本和尚就能把我生吞活剥了。打道回府?我开始萌生退意。

    这时,妙哥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王强,你想逃避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妙哥吞轻声柔和地笑:“别忘了我是阴魂,他心通也是鬼通之一,我无法解读你想什么,但是我能感受到你的情绪。你在懊悔、恐惧和焦虑。”

    “我不是坏人,刚才那一切都是我被逼反击,我……”我徒力争辩。

    妙哥吞轻轻叹了口气:“王强,你真是个孩子,没有长大。做了就是做了,何必和别人解释,内心强大的人用不着和别人解释。我聚灵成形以来,一直体验现在这个时代和生前那个古老时代的差别,这是个价值观多元化的时代,你只为自己负责,做事的唯一标准就是不悔。那些日本和尚就一定代表了正义,你就一定代表坏人?我到觉得日本和尚青木狼子野心,他觊觎舍利子,打着降妖伏魔的旗号来争夺宝物。人家打到你家门口了,你还空谈善恶,这不是迂腐是什么?”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受了一点,对啊,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我还纠结那些问题,实在是愚昧。

    “记住了,以后行走江湖,你只为自己,其他的都要屈从于这个第一准则。”妙哥吞说。

    “那现在怎么办?”我说。

    妙哥吞道:“不要离开,我们还要想办法进入万人墓的鬼境,去找到最厉害的女鬼,只有吸收了她的鬼气,我才能进一步提升法力和修行境界。”

    我听从妙哥吞的指导,在草丛中潜伏,小心翼翼又杀了个回马枪。我先去了营地,一群人聚在帐篷前高声谈论,他们毫无睡意,聊着刚才发生的事,最激动的就属那马尾巴姑娘了,就跟扎了鸡血似的,极其亢奋,说自己刚才怎么被吓的,都快吓尿了……周围人哈哈大笑,他们已经从恐惧中走出来了,反而觉得很好玩。

    我恨得牙根痒痒,真想把小鬼儿再放出去吓吓他们,极力压抑住这个念头,不能打草惊蛇,我小心翼翼又去了湖边。

    周春晖还绑在树上,脸上画满了血红色的符咒,垂着头一动不动。和尚还在团团围坐,却没有诵经,连声音都没有,一片死寂,这些和尚跟石化的石头差不多。

    我蹲在草丛里一段时间,深夜四周寂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远处的湖水在月光下显出白粼粼的映像,似乎生出了一片片的瘴气。

    蹲了一会儿,我浑身被风冻透了,冻得紧紧抱着肩膀,想问问妙哥吞下一步怎么办,总不能在这窝一宿吧。

    就在这时,忽然湖水面“哗啦啦”的波动,有人影从湖水里走了出来。我看得目不转睛,这个人真的是从水里走出来的,一步步走到岸上,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个鬼魅般的剪影,最古怪的是,他身上竟然没有滴水。

    他一步步走到和尚面前,没有停下脚步,穿过和尚围坐的圈子,来到树前。

    我看得目不转睛,也不知哪来的冲动,我从草丛里钻出来。

    那人十分警觉,马上转头,我心怦怦跳,还是坚定地走过去。月光下,终于看清这个人,一瞬间我的脑子嗡一声,他竟然是解铃!

    解铃看到我,并没有特别讶异的表情,像是理所当然,他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

    他抬起周春晖的头,用手抹去周春晖脸上的符咒。那些符咒是青木用鲜血写的,这么一划,顿时花了一片,导致周春晖脸上都是血污,透出一种阴森的狰狞。

    “你在干什么?”我轻声问。

    解铃看着我:“你的境界又进了一步。”

    “你又在胡言乱语什么。”我大怒。

    解铃道:“你看看这些和尚。”

    我低头去看,这一看吓了一大跳,这些和尚一个个和泥塑木雕的一般,这不是简单的打坐了,他们脸上完全看不见生气的律动。

    我再看看四周,不知何时,森云遮天,到处都是迷雾。

    解铃道:“你不应该看到我的,我现在在鬼境里,我是来放女鬼阿丽回去的。”

    “女鬼阿丽?”我愈发的糊涂。

    解铃道:“这片万人墓里,有一个女鬼,名叫阿丽,法力高深,鬼修到了很高的境界。明天晚上的月圆之夜,就是她境界大通之日,但是十分不巧,因为你们的船在湖水中央的时候,冲撞了阿丽的车驾,她上了周春晖的身,然后又被这些半吊子和尚吟用法力封印在周春晖的身体里。到了明天,周春晖很可能被这些和尚送到庙里,重新超度阿丽,那就耽误了明日晚上的良时,阿丽上百年修行会毁之一旦,同时也会伤害作为封印的周春晖!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后果,都无法设想。”

    “现在放她回去岂不是放虎归山?”我说。

    解铃严肃地说:“阿丽不是虎,她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她只是借助万人墓诸多阴气造了鬼境,在里面吸收日月精华,悟道天地。人能修行,鬼也能修行,你不要种族歧视好不好。”

    他前面说的还振振有词,后面突然冒出个‘种族歧视’的现代词,我听得失口而笑。

    解铃怎么说的且放在一边,我其实也想让女鬼现身,好方便妙哥吞把它吸收了,如果总封印在周春晖的身体里,像解铃说的,到明天那些和尚很可能把周春晖弄回寺里,到时候再想见那女鬼,就难上加难了。

    解铃看着我:“我倒是对你感兴趣,你竟然出行鬼境,径通无碍。能做到现实世界和鬼境平滑切换,功力大增啊。”

    我也有点纳闷,刚才我并没有请妙哥吞上身,也没有开法眼,却自然而然地进入了鬼境,这是怎么回事。

    我想起小红帽的鬼境了,当时我和钱明文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进入了小红帽设计的情境中,当时我以为是小红帽把我们弄打晕了,然后再作法造境。可现在看,似乎另有原因。

    解铃说:“你别偷着高兴,我告诉你,这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