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 鬼面
    全本.,最快更新黑巫秘闻最新章节!

    “有这么危险吗?”二龙问。

    张文涛点点头:“大巫师对于阴间教总堂的内部管理非常严格,明令禁止外人出入,一旦被抓住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总堂里面到底什么样,能不能给个地形图什么的。”我说。

    张文涛摇摇头:“我虽然是‘鬼师’,其实说白了,也就是画面具鬼脸的匠人,并没有实权,只是地位比较超然,大家比较尊重我罢了。”

    “计划是什么?”二龙问。

    张文涛道:“冥王游行那天,县城像逛庙会一样热闹,男女老少都要在路边等着,迎接冥王巡视绕境,到时候会有很多人带着面具扮演各种角色。我会给你们三人三个面具,你们带上之后混入游行队伍,然后跟随冥王回总堂,至于进去之后怎么办,就看你们自己了,我帮不上任何忙。而且你们要记住了……”

    我们三人虚心聆听。

    张文涛道:“如果你们三个被抓住了,千万不要供出我,可以吗?”

    我们互相看看。妹妹有点不高兴,哼了一声,二龙则笑:“没问题。张大哥能帮我们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没必要再陷入这里。”

    张文涛揉揉太阳穴:“我不是贪生怕死,也不是胆小如鼠,当年红色浪潮的时候,造反派的小将七八个人拿着铁锨镐头把我逼到死胡同,我都没害怕,拿一把菜刀把他们全砍跑了。我现在是老了,拖家带口,一旦教派里查出是我吃里扒外,我自己的生死是小,全家老小恐怕都有生命危险。”

    二龙点点头:“理解,你只要帮我们混进队伍里,其他的事都不用管了。”

    张文涛看看表,站起来说:“你们好好在这里休息吧,明天白天我会再来,给你们送饭和水。屋里的东西你们都可以用,电脑也可以,反正没有网络。但是有一条,不能私自出去,一旦暴露身份,什么都完了。”

    他交待之后,顺着暗道的楼梯走了。

    等他走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回过味,妹妹说:“二龙哥,我们不会真的被软禁了吧?”

    二龙打了个哈欠,说了一句既来之则安之,早点休息吧。

    折腾一天,我是又困又乏,妹妹还想和我说什么,我摆摆手,不管说什么反正今晚做不出决定,不如好好睡一觉。

    二龙把那些垫子都翻出来,又找来几个可以盖在身上的毛毯子,这间密室倒是保暖,一点都不冷,也不过分的燥热,待着很舒服。

    我把衣服脱下来,给妹妹卷了个枕头。我和二龙在桌子抽屉里随便翻出一沓书,当枕头睡觉。我这人从小在农村待惯了,睡觉时候枕头越硬越好,哪怕是一块砖头也行,就怕睡软枕头,躺上就迷糊。

    我很快就睡了,睡得极舒服,一夜无梦。起来的时候,坐在垫子上一时恍惚,竟然记不得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妹妹和二龙,好半天才回忆起来。

    密室里看不到白天黑夜,完全封闭,唯一的照明就是头上的灯泡。妹妹抱着膝盖,靠着墙发呆,二龙则坐在一边,翻看着从抽屉里找来的资料,看得非常认真。

    妹妹看我醒了,告诉我里面有个水龙头,可以洗脸,但水里有股铁锈味,应该是不能喝。

    我到塑料布的帘子里面,果然看到了水槽子,把水打开,极为冰冷,条件艰苦就将就将就吧。洗了脸,我坐在桌前,摆弄着笔记本电脑,所有的盘符都极干净,几乎没有什么文件,我看妹妹挺无聊的,便打开电脑自带的小游戏让她玩。

    我从二龙那里拿了几份资料看。正看的时候,张文涛来了,提着一塑料袋的饭菜和矿泉水,我们三人狼吞虎咽的吃了。

    张文涛说了一声,“晚上我再过来。”然后又走了。

    在这里的一天,过得极其无聊,我们三人聊着大天,天南海北地一顿吹,二龙跟我们讲了很多关于八家将的小故事,我和妹妹都快听傻了,没想到这里那么错综复杂呢。

    二龙道:“我最佩服的人有这么几个,师父自不必说了,还有一个,曾经为了苍生,自愿在地狱苦度的人,叫刘洋。这第三个或许你们都不知道,此人名叫李大民,行踪诡异莫测,他是第一个引进了彼岸香并批量生产的人。”

    “彼岸香是什么?”妹妹好奇地问。

    二龙道:“你们听这个名字,彼岸香,自然是和彼岸花有关系。李大民能通行阴阳,把阴间的彼岸花引到了阳间种植,并进行研制开发,最终形成了毒品彼岸香。服用此香后,能够和恶鬼进行鬼交。”

    “什么是鬼交啊?”妹妹问。

    二龙停滞了一下,笑笑说:“就是和鬼发生关系。”

    我和妹妹惊讶地嘴都合不拢:“人和鬼?”

    二龙点点头:“要么说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尤其是在这个方面。后来全国乃至全世界,发展出一种特殊的秘密会所,贵客来了以后可以和女尸……新鲜女尸的阴灵未散,客人服用彼岸香后,人、尸、鬼可以三位合一。”

    我们兄妹俩真的听傻了,我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马上构想出那个画面。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二龙说:“后来国际刑警加大了对彼岸香的打击力度,这些会所也都关闭,至于现在地下还有没有就不太清楚了。李大民已经失踪,彼岸香来源被断,目前市面现存的彼岸香用一粒少一粒,在国际黑市上一颗就价值千金,真的比同体积的白金都贵。”

    妹妹咋舌:“没想到这个大江湖里这么多高人啊,真好玩。”

    我哼了一声:“好玩?这叫生死。这些人都是拿命拼出来的。二龙哥,你说真的有阴间吗?”

    二龙道:“当然有了,师父解铃就是黑无常的弟子,曾经经历过地狱苦修,还在中阴苦界中被折磨了很长时间。不过,那里我从来没去过,只是听说。听这些前辈高人说,阴间的结构极其复杂,不像咱们的阳世有天有地就成一方世界,阴间地狱分为十八层,最底下还有个名为无间的另世界,复杂到人类的认知根本理解不了那地方。世界上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一套阴间观,他们理解的阴间各不相同,哪个是对的,或许都是对的。”

    妹妹说:“我听说过一句话,人心即地狱。”

    “有道理,”二龙点点头:“这句话可以理解的角度太多,关于地狱,恐怕只有全知全能的神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次卧底阴间教,其实我也想看看,那位大巫师到底有什么手段,到底是怎么宣传的。”

    时间在聊天中消磨得很快,晚上的时候,张文涛又来了,不光带来了吃食,还有一个大包裹。我们吃完饭之后,他从包裹里拿出颜料、描笔以及各种工具,然后拿出一个面具模型,聚精会神画起来。

    他画的鬼脸极其狰狞,圆目牛眼,头上长着两只角,大嘴裂开,露出两个尖尖的獠牙。

    我见过不少鬼脸,顶多也就是吓人罢了,而这张鬼脸真正能渗透出一种无法言说的阴森之气。

    我看到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张真正的鬼的脸。

    “张大哥,这张鬼脸是怎么画出来的,你想象出来的?”我问。

    张文涛停下手里的笔:“你说错了,我是观大巫师那张画以后画出来的。”

    “啊?”我们都吃惊。

    张文涛说:“整个教派里像我这样的鬼师一共有五个,观摩大巫师的地狱图是我们的必修课之一。观地狱图的时候是在一间密室里,不能光看就完了,还有专门的法门去‘观’,一旦观进去就好似自己真正的走进了地狱阴间,那种真情实感,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同身受。我们五人各有分工,有的画鬼卒、有的画阴差、有的画冥王,还有的除了画面具还要制作整套服装,分工非常明确。”

    他拿起手里的面具说:“大巫师曾经说过,人的面相就决定了内心。戴什么面具就会走进什么人的心里,戴鬼的面具就是鬼,戴神的面具就是神。”

    妹妹尝试着问:“这是给我们三人画的吗?”

    张文涛这才反应过来:“不,不,你们的已经准备好了。面具画好之后,还要风干、清洗、打磨,其中步骤很多,仅仅三天是来不及的,所以你们的我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