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下马威
    我指着女助手:“你到过中国,到过内蒙,我见过你!”

    女助手微微一笑,收了钻石,站在白先生的身后。

    白先生道:“你们先认识认识,王强,她叫雅雅,是土生土长的泰国人,几年前开始跟着阿赞威做事,那时候我们就有接触。阿赞威经常夸赞雅雅,说她办事就两个字,得体。这也是现在我把她收到身边的原因。前些日子到中国,也是我派她去的,我想看看铁面这个家伙能折腾成什么样,结果太让我失望。”

    我看着他:“白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白先生笑眯眯,做个手势示意我说。

    “铁面到内蒙创办阴间教,是你指使的?”我问。

    白先生摇摇头:“我没这么多闲工夫布这样的局,对我来说损人不利己,不过我知道铁面背后的人是谁,他又想做什么,有什么计划,可惜这些都不能告诉你,再说了,告诉你也没用。这个盘子大到完全超出你的想象。”

    “白先生,”我嗫嚅一下:“你怎么才能把钻石给我……”

    白先生笑呵呵看着我:“我倒是挺欣赏你的。”他打了个响指,女助手雅雅拿出雪茄盒,抽出一根雪茄收拾利索递给白先生,然后点上。

    从这个举动可以看出来,两个人已经有了很深的默契,白先生的每一个意思雅雅都能清楚地解读。难怪阿赞威说她办事得体。

    白先生抽着雪茄说:“刚才苏哈将军用枪指着你的脑袋,你居然可以和他对视,嗯,不简单。苏哈将军可是个杀人魔王,身上煞气极重,能在枪口下和他坦然相视,你也算是条汉子。”

    我胆子也大了起来,说道:“无非一死,生死置之度外,这些就不成问题。”

    白先生大笑,看着身后的雅雅,说道:“到底是年轻人,不知是说无知好呢,还是说有胆有识。”

    他磕磕烟灰,看着我:“苏哈将军是要杀你的,但你是我请来的贵客,怎么能死在他的手上。”他把雪茄掐灭,站起来:“走,跟我转转去。”

    白先生身材修长,一身白色衣服怎么那么帅,戴着太阳帽拿起文明棍,就像是七八十年代的那种老华侨。

    我跟在白先生的后面,一起往外走。

    现在虽然接近年底,可东南亚的丛林还是很闷热的,我折腾的一头汗,而白先生脸色白净,不见汗珠,说话大声大笑,很是爽朗。村庄里不光有当兵的,还有一些老百姓,我们站在田野前,看着一片绿色的花海,他问我:“王强,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麦子?不知道。”

    “是罂粟。”他呵呵笑:“没见过罂粟吧?十月种植,四月花开,到明年的年初就可以成熟了。知道这些亩的罂粟能带来多大的价值吗?”

    我喉头咯咯响,挤出三个字,“不知道”。

    白先生笑了笑,说道:“都说罂粟不好,让人家破人亡,抛开这个问题不谈,其实罂粟能让人到达一种从没到过的境界。人嘛,活着就应该多尝试尝试。”

    我心里腹诽不已,心说你怎么不试。

    白先生站在罂粟田边感慨了一阵,继续往前走。我正愣着,身旁的雅雅推了我一下:“干嘛呢,跟上去。”

    在这个鬼地方我是身不由己,先不说能不能逃出去,身份证、护照、钱和手机都在人家手里压着,就算出去,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要饭估计都要不着。

    既来之则安之吧。现在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看看情况再说。

    走过田边村路,到了一片茅屋区,白先生带着我和雅雅走进茅屋,里面有四个男人正在审问一个犯人。

    这犯人明显是老百姓,坐在椅子上哭得稀里哗啦,旁边那四个男人还给他递烟,让他平复心情。看着挺好心,但我能看出来,他们四个人纯粹就是在猫玩老鼠,逗着这个犯人玩。

    犯人不敢不抽,他们的对话我也听不懂,可就是觉得这个场景极其压抑和变态。

    白先生笑:“好戏来了。”

    一个男人转到犯人背后,猛地锁住这个犯人的喉咙,其他几个人死死压住犯人的手脚。犯人本能的挣扎,怎么也动不了。背后的那男人掏出一把削水果的那种刀,放在犯人的喉咙上,猛地一划,血“噗”的喷出来。剩下的人都不躲开,喷了一身,他们还在说笑,视若无物。

    背后的男人用水果刀开始割,人的脖子皮肉组织很多,一时半会儿割不断。犯人死不了,在巨大的痛苦中挣扎,可手脚都被死死压住,怎么都动不了。

    我看得一阵干呕,实在看不下去转身就走,门口被雅雅封住,这女孩冷冷地看着我:“滚回去!”

    我看看白先生,白先生坐在窗边,拄着文明棍看得真是津津有味。

    雅雅低声说:“白先生最讨厌别人不听话,他让你看你就看,不要多惹麻烦。”

    我没办法,又回到座位上。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犯人的头颅割下来,一个没有头的躯体坐在椅子上,从腔子里不断往外涌血。

    我头晕眼花,像是中暑一样看什么都迷糊,脸色惨白。白先生站起来往外走,我踉踉跄跄跟在后面,等到了外面,吹着山风晒着太阳,我恍若隔世,真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白先生笑眯眯地看着我:“你不是说人无非一死嘛,怎么还怕成这样?”

    我后背都湿透了,冷津津的,低着头不说话。

    白先生道:“人生在世谁能不死,死亡是我们必须要经过的一道门槛,你要死她要死我也要死。可我们怕的是什么,并不是死亡的本身,而是死亡的过程和等待。”

    他感慨了一句:“我父亲是得病死的,当时用了全世界几乎最好的医疗手段,还是没有挽回他的性命。我们足够有钱,足够到让他在重病中省略大部分的痛苦,可剩余的那些痛苦还是会使他每天都在惨叫和悲泣。”他看看我:“苏哈将军会有一千种办法来折磨你,让你不会那么快死去,如果提前知道了这一点,你还会和他对视吗?”

    我低着头想了想,摇摇头说:“不会了。”

    白先生不说什么,继续往前走,我和雅雅跟着。到了另外一个茅草屋前,白先生推门进去,屋子很大,里面有四五个穿着东南亚传统长裙的女人正在洗衣服,还有几个士兵正在窗下打牌。有个满脸皱纹的老兵估计是输了,气势汹汹站起来,过去揪住一个女人的头发。

    这女人长得很漂亮,脸蛋丰腴白皙,一看就不是东南亚人,像东亚这边的,中日韩之类的。女人也不反抗,任由这个像猴子一样的老兵揪着头发,两人到了里面的空地上,老兵直接把她摁倒。

    两人的声音在室内回响,其余的女人该洗衣服洗衣服,那些当兵的还在打牌,显然司空见惯,不足为怪。

    我头重脚轻,感觉到一阵生理性的恶心,又不好走出去,跪在地上干呕。

    白先生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两个人,雅雅面无表情,站在白先生身后。

    看了一会儿,白先生站起来往外走,我在心里谢天谢地,终于不用受这个折磨,跟了出去。

    到了外面,白先生说:“王强,看到了吧,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你刚才看到的那些女人都是有着良好身份的上流精英,她们有的是记者,有的是富二代千金小姐,还有女律师、女导游、女演员等等,可被抓到这里之后,她们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军妓。”

    他顿了顿继续说:“你知道比当军妓还要悲惨的事情是什么吗?”

    我喉头发紧,摇摇头。

    “那就是甘心当军妓,当军妓当到麻木。”白先生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硬汉烈女,我们有一万种办法可以把老虎变成小猫。所以中国有句老话我最欣赏,也是我的座右铭,现在送给你。那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低着头喃喃念叨着这句话。

    白先生笑笑,继续往前走。我勉强跟在后面,今天的经历真是对世界观极大冲击,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角落,堪称人间地狱。

    这时我们来到一间茅草屋前,是清冷的高脚屋,很小,似乎只有一间屋子,门口只有一个穿着军装的老人,正在抽烟。四周没有人,气氛很诡异。

    “这里,”白先生指着屋子说:“里面的情况,就是我千里迢迢请你来到这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