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九章 新我
    那团黑烟在空中游移,时而变化形态,如同一团黑色的能量团,渐渐向我飘浮过来。

    我在实验室里艰难地躲避着,可房间就这么大,藏都没法藏。外面的白先生通过麦克说话:“王强,乖乖的接受试验,你逃是逃不掉的。”他用泰语和身边人交待了什么。

    四面的玻璃墙壁忽然有了不一样的变化,似乎起了一层毛边。我没理会,继续躲避那团黑烟,无意中碰到了玻璃墙,一阵电流声,全身酥麻,疼痛难忍。原来他们把四面墙体都通了电,这缺德的。

    我呼吸急促,墙是不能靠了,只能在不大的房间里躲避着,就在这时,悬浮在半空的黑烟突然不动了,像是一团乌云。我站在不远处,提心吊胆地看着,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一个瞬间后,它以极快的速度扑面而来,我完全做不出任何反应,黑烟扑在脸上。

    眼前顿时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心里一阵发紧,坏了!用手在脸上摸,可什么都摸不到,却隐隐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顺着脸上的七窍往里钻。

    我呼吸急促,跪在地上,脸朝下,拼命地咳嗽,想用地心引力把那个东西坠下来,可是一点用没有,依然能感觉到莫名的外来物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往身体里钻营。

    这个时候,心念忽然出现小艾的声音,它显得极为惊慌:“主人,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一股极为强烈怨念附在身上。”

    对啊,我还有小艾,我赶紧说:“你能不能把它驱逐出去?”从来没见小艾如此惊慌过:“不行啊,这股怨念太强烈了,而且进来的太快……不过可以试试。”

    它这么一说,我心中狂喜:“赶紧试啊。”

    小艾说:“主人,我必须取得你身体的全部控制权才可以,现在的我没法和它开战。”

    我一时犹豫,小艾的前身妙哥吞是个大阴谋家,曾经就想这么夺舍我。虽然这段时间以来小艾表现不错,但我其实还是一直提防着,现在它这么一说,我是给还是不给?

    我一咬牙,目前的情况已经到了最糟糕的地步,我不给小艾,身体就要被这股极强烈的怨念占据,我肯定斗不过它,下场就是被它吞噬而魂飞魄散,给了小艾至少日后还有拿过来的希望。

    犹豫不过一秒钟,我就做出了决定,在心念中大喊:“小艾,过来拿我的身体。”

    小艾答应着:“主人,这次我必须全面掌握才行,咱们两个需要颠倒位置,你到舍利子来寄居,我进入你的身体。”

    我心里一惊,这时候不能矫情了,告诉它,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我的眼前陷入黑暗,心往下落,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身体没了,五官没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似乎落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深渊里。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渐渐清晰起来,我对外界的感觉很奇怪,不再是“看”和“听”,而是直接触觉到。眼前没有任何画面感,都是感觉进入意识后再加工出来的。

    我“看”到了小艾,它没有具体的形体,但我知道那股力量是它,此时的它只剩下一丝灵气,几乎被湮灭。

    我“浑身”发凉,虽然没有身体,却能感觉到无边的绝望。此时,我“看到”了自己的身体——王强。他已经被一股不知名的怨念所占据。小艾居然在抢夺身体的战斗中,输给了这个莫名的侵入者。这股怨念怨力强大,本身没有法力,居然能在这次夺舍中,把小艾消灭个精光,几乎魂飞魄散。

    我现在寄居在舍利子里,吓得“瑟瑟发抖”,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恐惧。我现在就是一团灵魂,连身体都没有,苟居在一个小小的法器里,只要这个王强稍发觉,我估计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在做什么,我和身体之间还有一些冥冥中说不清的联系,能够感知他的行为和看到的世界。

    为了说得清楚一些,管我的身体和现在的寄居者,也就是那股怨念,统称都叫王强,一个新的王强,一个新的我。

    王强在心念中玩弄着小艾唯一剩下的一丝灵体。能看出来,他想消化掉小艾,把它变成自己的一部分,但小艾剩余的这股灵意,十分顽强,一时半会消化不了。

    王强的心念如同红光扫码一样,在全身掠过,忽然触碰到了舍利子。

    我紧张起来,坏了,他还是发现我了。

    王强的心念向舍利子扫过来,我“呼吸”急促,用尽全力封锁着舍利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有的一切都是下意识的。

    能感觉到他的心念力量无比强大,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执着和充满着无穷怨恨的人,这样的人简直天生就是干黑衣巫师的料,他的执念甚至比张宏还要强烈。

    可惜的是,他只是具备了巫师的基本素质,却没有相关的法力和法门,他的心念解不开舍利子的“锁”。我长长舒了口气,随即又紧张起来,因为我相信他一定发现了这枚舍利子的端倪,他可以不借助法力,只要把舍利子拿下来随便扔一个角落,我就完了,一辈子封在这里面,出都出不去。

    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生和死就在这个王强的一念之间。

    他的心念没有停留在舍利子上,继续向身体别的地方扫视,这时小艾剩下的那唯一一丝灵气,突然“嗖”的一声,钻进了舍利子里。

    王强的心念进不来,可小艾的灵体却能进来,因为舍利子,就是小艾的家。

    我感受到一股纯纯温温的能量来到身边,在我的感觉里,这是一个女孩子,我宁可相信它是个女孩子。它带给我的感觉,似乎让我回到了童年,嗅着乳香的奶油饼干早饭,那种温暖和舒适,无法用具体的语言来描述。

    我拥抱这股力量,能感觉出这股力量也在回抱着我,它像是找到了失去已久的家园,投入了我的怀抱。

    这时我看到王强把手放在了舍利子上,我心跳加速,他是想干什么,真的要把我扔掉吗?

    王强的手摸了摸舍利子,明显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他把手缩了回去,应该是放弃了扔掉的想法。

    这时实验室里的麦克响了,我通过冥冥之中对身体的联系,还是能感知到外部世界的。

    麦克里响起白先生的声音,他说着:“王强?你还好吗?”

    王强从地上站起来,他的眼神都变了,看人是居高临下的看,眼睛里充满着对世间一切的鄙视。

    我目瞪口呆,这毕竟是我的身体,外貌没有改变,但焕发出来的气场让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这么霸气,有魅力,能出现这种眼神,就像是霸道总裁一样。

    王强说了一串日文。

    白先生用泰语吩咐了两句,实验室的门开了,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着防护服的士兵,拿着一把椅子递给王强。王强坐在椅子上,眼睛里是对两个士兵的漠视。他的腰板挺得溜直,一看就是军人,那种铁血的味道挡都挡不住。

    白先生尝试着问,你会说汉语吗?

    王强闭上眼睛,我忽然出现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因为我能感觉到王强正在用强大的心念扫视着我以前的回忆!我的家人,我的住址,我的朋友,我生活的环境,甚至我的秘密,所有经历的一切都在他的扫视下。有一些东西他无法解读,部分浮于表面的记忆都在他的掌控里。

    他陡然睁开眼睛,用还有些生涩的汉语说:“能听懂,会说些。”

    “你不是日本人吗?”白先生有些难以置信。

    “才、学、的。”王强用极强的语气语调,一个一个字往外蹦。

    白先生和外面的人商量了一下,白先生道:“那我们就用汉语交流吧。能说说你的名字吗?”

    “小林政次。”王强一字一字道。

    “身份?”能听出白先生心情非常激动,说话都颤颤。

    “隶属、日本关东军、陆军14联队长。”王强说。

    白先生问道:“你知道大红莲计划吗?”

    王强沉默一下,说:“我就是、大红莲计划、参与者之一。”

    “大红莲计划是什么计划?”白先生追问。

    王强说了四个字:“高度机密。”

    外面一阵骚乱,白先生道:“现在的时代不同了,你可以说出当年的秘密。”

    王强抬眼看了看他:“我只、效忠大日本天皇陛下、只听从上司、水部安次郎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