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 刺杀
    王强坐在椅子没有动一下,突然暴起抄起椅子砸向液晶电视。液晶电视没了影像,一片漆黑,砸破的洞里冒着黑烟。

    白先生通过麦克说:“小林先生,你要冷静,识时务者为俊杰。时代已经发生变化,你要调整自己的心态,对不对?”

    王强冷静下来,在屋里走来走去:“不管到什么年代,我也不会说出当年的秘密,这是一个军人的职责和底线!你们可以杀了我,也可以折磨我,我什么也不会说。”

    白先生大怒:“我们辛辛苦苦复活你,是为了什么?!你自己说!你也太没有良心了。”

    王强抬起头看他:“我感谢你们,我答应会为你们做一件事,出生入死在所不惜。让我说出当年的秘密,这就算了。”

    白先生真是拿他一点招都没有了,挥挥手让两个当兵的把王强押进了单人禁闭间。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了,王强每天都这么盘膝坐在床上,除了吃喝睡觉,很少挪动一下,他在以近乎入定的方式打坐。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能感觉到他的心念每天都在强大,那种执着的念力没有消减反而更加厉害。

    他这种人小时候就接受战争机器的洗脑教育,一直到参军参战,一生都浸淫在这里面,现在让他识时务,简直是不可能,那就相当于支撑自己的精神支柱倒塌了。

    时间过得很快,几天之后白先生来了,这次是自己来的,一脸寒霜:“小林政次先生。”

    王强坐在床上,撩起眼皮看他。

    “你说过的话,是否算数?”白先生问。

    “一字千金。”王强淡淡说。

    白先生点点头:“我们现在就需要你做一件事,跟我来。”

    他就这么敞着门,走在前面,王强从床上下来,趿拉着拖鞋跟在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穿过走廊,到了一处密室,这里只有白先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大胆子,王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而是一名铁血战士,真要杀他易如反掌。

    这间密室像是会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木头匣子,雕满花纹,看上去有些像骨灰盒。

    白先生做个手势,客气地让王强坐,然后把雪茄递过去,问他抽不抽。

    王强拒绝。王强这个人别的不说,本身特别自律,日子过得就跟苦行僧一样。

    王强让白先生直说,请不要绕弯子。

    白先生抽着雪茄,吐出一口烟圈,把木头匣子拿过来,打开暗锁掀开盖子,示意王强往里面看。

    王强看了一眼,这一看我是心惊肉跳,匣子里装的居然是一颗人头!

    看得有点眼熟,我顿时坠入黑暗里,这颗人头居然是陈龙的!

    当初关在水牢的时候,陈龙在隔壁,我们是牢友。这是一条光明磊落的汉子,也是马来西亚鬼王的徒弟。后来白先生设套,让他的女朋友伺候我,被陈龙误会,再这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天,他就死了!而且死的极惨,被人枭首,脑袋直接割下来,惨不忍睹。

    王强的眉头跳了跳,对于他这样见惯生死的二战老兵,一颗人头实在引不起惊吓。他靠在沙发上,用问询的目光看着白先生。

    白先生也靠回沙发,翘着二郎腿抽着雪茄烟:“小林政次先生,你是否知道中国古代一个故事,叫做荆轲刺秦王?”

    王强没有说话,目光锐利如鹰,盯着白先生。

    白先生是久闯江湖的老司机,在王强的逼视下竟然有些不自在,便说道:“中国古代有个皇帝叫秦始皇,此人极其暴政,要统一六国,有个国家的太子就请了一位刺客,名叫荆轲,让他去刺杀秦始皇……”

    “有话可以直说,用不着绕弯子。”王强打断他。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白先生拍着眼前的匣子说:“你眼前这颗人头的主人叫做陈龙,是马来西亚鬼王的徒弟。陈龙和鬼王的女儿私奔,后来还杀了鬼王的女儿……如今鬼王勃然大怒,布下悬赏,谁能杀了陈龙并交付他的人头,鬼王将会重赏。所以,”他顿了顿说:“我想让你带着这颗人头去交给鬼王。”

    王强看看匣子:“荆轲刺秦王……你是想让我借这颗人头之机杀掉鬼王?”

    “不错!”白先生拍手:“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小林先生,这可是你答应我们的,要为我们做一件事,出生入死在所不惜!”

    王强沉默片刻:“我可以帮你们,但是有个问题很奇怪。听你的口气,这位马来西亚鬼王非常的厉害,我这一去很可能就是同归于尽,难道你们不需要我做实验体了吗?”

    白先生正要说什么,王强打断他:“我希望你能说实话,我马上就要为你们付出生命,希望你不要再说假话蒙骗。”

    白先生笑笑,点点头说:“好,就告诉你实话。本来你这个灵魂体是我们拥有的最后一个,但是就在前天晚上,通过不间断的打捞,从河里的基地遗址,我们又打捞出四个长筒,里面都是灵魂体。”

    “所以,我也就没那么重要了,是吧?”王强说。

    白先生道:“刺杀马来西亚鬼王,这件事非常重要,你是我们千挑万选才出来的,最适合做这个任务的人。你和我们表面没什么关系,鬼王从你身上怀疑不到我们这里,而且你是个老兵,单兵作战能力很强,就算是鬼王那样难缠的对手,我相信抱着必死之心,也必然会得手!”

    “鬼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王强问。

    白先生道:“这个人是东南亚最顶尖的黑衣阿赞,也就是黑衣巫师,掌握很多的黑巫术降头术,家里大大小小养了几百个小鬼儿,据说他家里最霸道的一个鬼是横死的新娘,肚子里本来有了孩子,在结婚的路上遭遇车祸,本来欢欢喜喜去结婚,结果变成惨案,死了之后怨念极大,被鬼王收付炼化,成为东南亚一等一霸道的厉鬼。”

    “鬼王的性格呢?”王强问。

    白先生道:“小心眼,睚眦必报,而且此人六亲不认,他曾经说过,只要给钱他连自己的妈妈也可以下降头。我们将军和鬼王有很深的矛盾,有他在将军就如鲠在喉,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被鬼王算计,所以要尽早除掉这个祸害!”

    “你们已经有计划了吧,说来听听。”王强说。

    白先生道:“从现在起就没什么小林政次,你就是王强!我会给你王强的一切证件,然后送你从泰国偷渡到马来西亚,到了那边自然会有人接应。你拿着陈龙的人头贡献给鬼王,借机杀了他。”

    王强问,鬼王养了这么多鬼,会这么轻易被我刺杀吗?

    白先生道:“鬼王只是个巫师,他不是金刚不坏身。用刀刺他,他也会流血,也会死亡。在你奉献上人头的时候,他必然心绪大乱,无暇吟咒,你便一击得手。记住,你的对手是鬼王,不能让他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如果击杀未中,便没有第二次的机会!”

    他顿顿说:“杀了他,你就可以获得自由,可以到你任何想到的地方去。”

    王强点点头,目光炯炯看着白先生:“你信任我?”

    “信任!”白先生说:“因为你是帝国的将士!”

    王强看着他,重重点了点头,居然向白先生要了一根雪茄。白先生亲自为他点燃烟。“什么时候出发?”王强问。

    “明天早上。”白先生道:“有一条船会送你出去,然后偷渡到马来西亚的槟城,下了船自有我们的人接你。”

    王强被送回房间,这次居然门没有锁,白先生让人送来很多美食和美酒,只不过这次再没有送姑娘过来。

    王强只是吃很少的东西,保持最低的消耗,到了晚上他安然入睡,睡得极沉。

    趁他睡觉的时候,我的意识和小艾剩余的那一丝灵意在慢慢融合。我似乎进入了它的世界,它也似乎进入了我的世界,我们彼此之间在交融。一瞬间的工夫,我似乎感知到了缅甸和尚生前的修行,感觉它的法力正在快速向我的意识里渗透。这个过程其实很艰难,但我和小艾甚至和以前的妙哥吞配合太久了,我们的每一分心念都能融合的恰当其份。

    这一刻,我得到了小艾所有的法力和它生前的知识传承,这种感觉很痛苦,也很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