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渔船惊夜
    第二天早上,王强很早就起来了,有人送来最新的换洗衣服。

    王强站在盥洗台边,第一次开始整理仪容,好好洗了洗脸,用剃刀把胡子茬的毛刺都给刮干净,凝视着镜子里的人,我第一次从第三者的角度来审视自己,发现自己其实还蛮帅的,以前就是太没自信,一年的牢狱生涯已经摧垮了我了。但是现在,有人在顶用我的身体,焕发出了不一般的气质。

    王强的眼神里带着自信、偏执和阴鸷,这是一种极有魅力的眼神,就连来送衣服的东南亚美女,都直直地看愣了。

    王强把衣服穿好,跟着当兵的走出禁闭的单人间,顺着走廊走出去好久,通过一扇铁门,到了外面。

    出现的地点是在河边,阳光明媚,绿木葱葱。河岸边靠着一条木舟,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座木筏,上面有人招手,示意上去。

    王强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青山中小山村炊烟渺渺,我心生感慨,在这里关了大概半个多月,经历了很多难以想象的事,现在终于可以离开了,只是用的是如此离奇的方式。

    王强一步步走向筏子,身后忽然传来声音:“等等。”

    他回头去看,居然是雅雅。她手里捧着一个包袱,里面四四方方。我猜出来了,应该是那个装人头的木头匣子。

    雅雅把包袱递给王强,王强冷漠地看着她,点点头接了过来。

    雅雅目光有些动情,轻声说:“王强,你还记得我吗?”

    王强冷漠地说,不记得了,我会完成任务的。

    “那好吧,”雅雅勉强笑笑:“祝你顺利。”

    王强拿着包袱,背在身后,上了筏子,盘膝端坐在最边上,似乎入定的老僧。船夫喊了一声号子,撑着竹竿,筏子渐渐离开了岸边,向着河水的远方行进。

    王强抬起头,看着渐行渐远的河岸,和站在岸边一直站定的雅雅,他轻轻地说了两个字,丽子。

    从以前的只言片语中,能知道丽子是小林生前未曾当兵时的恋人,岁月匆匆,几十年转眼而过,物是人非,他能记住的只有这个名字。

    王强打开包裹,里面除了人头匣子,还有一些证件,都是王强的,也就是我的,身份证护照手机啥的。

    我暗暗长舒口气,心痒痒的难受,总算脱离龙潭虎穴,只要找机会夺回身体就行了。

    这个念头只是想想,我能感受到小林政次的精神力实在太过强大,连小艾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打草惊蛇,他只要把舍利子项链随手给扔了,我就干瞪眼没招,一辈子等死吧。

    慢慢找时机。

    筏子划了大半天,出了这条河流,到了集镇。王强下了筏子,在集镇里等来了接头的人。接头的是个东南亚小个子,说话叽里呱啦也听不懂,他让王强上了一辆破旧的货车,开着车离开集镇。

    接下来的行程,行走的路线极为陌生,王强索性闭目养神,手里一直抱着那个包裹。

    我也没有闲着,在舍利子里和小艾的灵意积极融合,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是一次自我突破的重大契机!

    也算是因祸得福,我居然可以用灵体的形式去融合一个古老的生命,吸取它所有的营养。

    经过两天的行程,王强终于踏上了一艘破旧的渔船,船驶进了公海。槟城是一个旅游城市,靠近马六甲海峡,是马来西亚的一座名城。王强通过的不是正常途径入境,只有偷渡了。

    这条破渔船居然藏了九个偷渡客,白天的时候只能藏在最底下的货仓里,只有晚上才能出来透个气。货仓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渔产品,满地臭鱼烂虾,那股腐烂的味道能熏死个人。

    自从出了海,王强一直守着包袱,默默坐在货仓一角。偷渡客有男有女,身体素质都不怎么太好,出海的这几天一直在晕船呕吐。

    通过船员的告知,还有一天的行程就要进入马来西亚境内,快到槟城。

    这天深夜遭遇到了狂风暴雨,整条船像是树叶一样受到大风大浪的摆弄,货仓里的味道似乎更加浓郁,这些偷渡客全都像死人一般随处卧着,有的人甚至就摔在臭鱼里。

    忽然有人惊叫,大都是东南亚人,说话叽里呱啦听听不懂。王强盘膝在地,闭目入定状态,听到声音微微睁开眼。这时,爬过来一个偷渡客,被他一把拉住,问怎么回事。

    那人是华人,用汉语说死人了,有个人死了。

    王强抬头去看,死的是个半大老头,大概五十多岁,真是无法想象,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为什么要偷渡。老头躺在地上,脸色发青,身体一动不动,随着船体一会儿滑向左,一会儿滑向右。

    尸体撞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女人还护着孩子,发出尖叫。

    她再也受不了,跌跌撞撞跑到货仓门口,用力拍着铁门,时间不长,门开了,外面进来一个凶狠的小个子,他肤色深黑,眼神极其诡诈,手里提着鱼叉,大声地喊着什么。

    王强拉住那华人低声问,他说什么。华人低声说:“他让我们不要找事,要不然把我们全都扔到海里。”

    王强微微点点头。

    女人搂着孩子在大声的哭泣,指着尸体。小个子破口大骂,用手里的鱼叉狠狠鞭打着女人,她的孩子在大声地哭泣,货仓里都是哭声,嘈杂的耳朵都聋了。

    小个子揪住女人的头发开始往外拖,从外面又下来两个船员,都是一身橙红的捕鱼服,浑身是水,目光凶狠。

    一个船员一巴掌把女人打翻在地,用皮靴狠命地踩着,后来跳起来跺,女人惨叫着滚来滚去,整个场面让人看得心里发堵。有几个偷渡客看的哇哇大吐,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

    小个子拿起鱼叉对准女人就要插,这时那华人拉着王强的胳膊:“你去救救她吧。”

    王强看看他,用日语说了一句话。华人愣了一愣,脸色骤变,啐了一口:“晦气,原来是日本人。”

    这时,小个子一叉子插在女人的脖子上,一只脚踩在女人的脸上,鲜血直冒,染红了他的黑色雨靴。

    那孩子只有五六岁,什么也不懂,坐在妈妈尸体旁边哭得泣不成声,不断地嚎哭,嗓子都喊哑了。

    小个子朝着女人的尸体啐了一口痰,拿起叉子就要插向小孩子。手刚抬起来,被人抓住,怎么也送不下去。

    拦住他的人,正是王强。

    王强背着包袱,面容冷漠,用汉语说:“大人可以杀,孩子不可以。”

    小个子用东南亚语快速说着什么,那三个船员都围了过来,把王强围在中间。大雨磅礴,大浪翻滚,船体在上下颠簸,船一会儿摆左一会儿摆右,其他人都在地上滑来滑去,只有这四个人站在那里不动,保持着平衡。

    小个子端起鱼叉看着王强,王强紧紧盯着他,两个人在隔空对着眼神,好一会儿,小个子点点头,放下鱼叉,吩咐了两句。三个船员各自分工,搬起地上的两具尸体,一前一后出了货仓,大门被重重关上了。

    王强在昏黄摇晃的灯光中走回自己的位置,慢慢地坐下。货仓里除了孩子的哭声,其他人鸦雀无声,都在看着他。

    而他极为平静,依然盘膝在地,闭着眼入定。

    那孩子被别的女人抱在怀里,哭声渐渐止住。经过一夜的颠簸,第二天终于风平浪静,货仓里每个人都经历了生死。大家死去活来,折腾得没有力气,躺在地上气喘吁吁,孩子也没了力气,喊着妈妈,躺在角落睡着了。

    临近傍晚的时候,有人打开门,小个子探头进来,招呼着什么。王强拉住华人,问他说了什么。经过昨天一夜,这个华人的态度好了一点,用汉语说:“到槟城了,现在已经靠岸,但是还不能下船,等到夜深了才可以。”

    王强点点头。

    不知不觉过去很久,门再次打开,小个子招呼着人都出去,王强背着包裹在人群的最后面,等到其他人都出去之后,临到他的时候,那小个子拦住去路,不让走了。

    王强看着他,用日汉两种语言说:“你什么意思?”

    小个子粗鲁地推着他的前胸,大声说着什么,面相极其凶恶。这时又过来四五个船员,其中还有膀大腰圆的大胖子,他们把王强推进货仓,后面的铁门重重关上。